[原创]说起赌博泪涟涟,一个麻将人的自述!



各位战友,晚上好。我叫许三多,哦,对不起,说错了,我叫李三多。和最近影视上那个红得发紫的战友许三多有一字之别,但我没有他老弟活得光鲜。他为咱军人挣了光,长了脸,扬了眉,吐了气。但我喊他一声战友也真不是瞎掰,二十多年前我也是从部队这个大染缸,又说错了,大熔炉里出来的。要是不复员的话,说不定现在已是他的首长了。当然这是胡吣,我是说我的年龄可以当他的首长了。俗话说: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骏马能历险,犁田不如牛,坚车能载重,渡河不如舟,术业有专功,如是而已。想我当年英姿勃发,也有过九发子弹打八十六环的骄人成绩。好汉不提当年勇,时光不再,往事就不提了。许三多蜚声荧屏,靠的是过人的军事技能和顽强的战斗作风。我李三多没有别的本事,要说到玩国粹----麻将,那可真不是浪得虚名。在我生活这一带,也是远近闻名,响亮得很。至今我还保持着三个纪录无人打破:一是从晚上六点到十二点,整整六个小时不开胡的纪录;二是一晚上放三个龙七对的纪录;三是一晚上又放三元会对子胡,又放青一色对子胡的纪录。


想我李三多,也是打麻将的元老了。刚从部队回来那阵,麻将还只是星星之火,没有燎原。不知谁从那旯旮里找出一付老古董楠竹麻将来,六七排平房,几十户人家,除了几个从旧社会过来的老年人会打外,放眼四顾,谁敢横刀立马,就只有我李三多了。我为麻将的普及和发扬光大可谓呕心沥血,立下了汗马功劳。麻将这东西怪,并不会因为你的资格老就格外照顾你。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个更比一个强。你打得好,没有别人的手气好。黑猫白猫,逮到老鼠就是好猫,这个理论用到麻将的实践中,那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我有时候也真的郁闷,麻将于我,老艺了,何以总要交学费呢?关老爷虽说也有走麦城的窘迫,但总还有过五关斩六将的辉煌。而我这麦城一走就是走到天黑,一走就是十几二十年,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人说打十场赢七场那是正常,我打十场赢一场那是幸运。每当夜静更深,我端详自己这双手,这双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的手,这双我发誓砍了上万次的手,我就纳闷。这不是传说中的泡粑手吗?手指无缝,手背厚实。怎么会这么霉呢?看着看着我就来气,呸!那该死的相面人真他妈忽悠人,说我这双手聚财,聚他妈哪门子财。哦,原来是我理解错了,的确聚财,只不过是为别人聚财而已。


“李队长!你又在那里发表什么谬论?”


谁在乱喊?谁是李队长?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在乱说嗦。不就是前天晚上手气不好,输了你几大毛过嘛,有什么得意的。胜败乃兵家常事,要胜不骄败不馁,有机会咱们再切蹉,看看到底谁是他妈的运输队长。啥?我太孬,不想和我打,不要小人得志,中山狼,得意就猖狂好不好。看你兄弟这德性,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唉,胜者王侯败者寇,输了被别人洗涮也是难免的。俗话说不怕输得苦,只要不戒赌,坚持就是胜利,总有一天我会扬眉吐气的。只是不知道这一天是哪一天?这些年我为麻将事业,节衣缩食,省吃俭用,说句不怕丢人的话,硬是连双袜子也舍不得买,真是牌臭瘾大。那天我无意中脱了下鞋子,被那帮促狭鬼笑惨了。不吃稀饭不得饱,不穿旧衣不到老。其实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袜子上有拳头大的一个洞嘛,至于这么大惊小怪,象发现新大陆那么好奇吗?起码说明我这人勤俭节约呀。居然还有人说风凉话:“李三多呀李三多,你有钱去打麻将输,为什么连双袜子也舍不得买啊!”这些人好愚昧,人活着是为了物质享受吗?精神充实比什么都强。我们要做金钱的主人,不要做金钱的奴隶,输赢不重要,贵在参与。过了瘾,得了快乐,牺牲几个钱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这些道理跟这些人也讲不清,讲他们也不懂。呵呵。


我那老婆也一样不明白这个理。一看到我打麻将她就要激动,生气是激动的一种。说穿了还不是女人家眼窝浅,看不得别人有什么,殊不知人比人气死人。一会说张三买了车,一会说王五在搞房屋按揭,你累不累。不要说我李三多没钱搞按揭,就是有,我也不会去当那傻戳戳的房奴。人生短短几十年,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及时娱乐才是正事。啥?你说我在放屁。放屁就放屁,只要自己觉得香就行了。唔,等一下,电话响了。喂!你是谁?三娃呀,有什么事?绿叶茶楼三缺一,好!我立马就到。对不起,各位战友,我有急事要走了,那天有时间我们继续聊。祝大家晚安!拜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