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其他职业选择

泣血连载视频聊天生活:我们不是鸡,请不要逼我们失业


深夜,弟弟从南京就读的大学打电话来了,他说:“姐姐,请你结束网络视频聊天的工作,网上到处转载一条新闻,很多论坛都骂视频聊天都是鸡……”

我感到了他在电话那头颤抖,随后传来抽泣和话筒掉落的声音。我顿时感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压迫自己下沉,山城重庆的美丽夜景是那么的面目狰狞,一种欲望如鲠在喉,我真想把它吐出来,把罪恶的城市全部染成血红——

“我不是鸡!ukiss网站,我们没有钱赔你100万!那些心里肮脏的网友,请你们不要逼迫我们失业!视频聊天为什么不能是我们的职业?我们多数是毕业了很久的大学生,我们也曾经努力寻找‘不是鸡’的工作!”

但是我不敢喊出来,爸爸去得早,下岗的母亲已经睡熟,为了她每天晚上的均匀的呼吸,为了她不在风雨无阻清晨去街边卖稀饭、早点,给弟弟挣学费,我愿意继续干视频聊天的工作,愿意继续被那些人指责为是在“卖”,是在“当鸡”。

我们是昨天中午知道ukiss要向我们索赔100万的,3位姐妹一边捧读报纸,一边号啕大哭,他们到底和记者达成了怎样的协议,牺牲我们来达到炒作自己的目的?

午餐照样是三碗面条,掌柜都知道我们的口味,我的是番茄丸子、辣妹小张是杂酱潲子、胖墩阿莲是她最爱吃的豆花面条。但是我们难以下咽,泪水吧答吧答掉在碗里,为了生活,半个小时后我们还得去对着电脑,给客人唱歌、跳舞。

下午,胖墩阿莲打来电话,说不知道是哪些人捣乱,论坛上到处在乱说。而她的爸爸妈妈都看了报纸,妈妈要求她重新回到ukiss网站上班,而爸爸则强烈要求她辞职,去跟舅舅卖建材。胖墩阿莲说,她坚决不回ukiss,也坚决不去卖建材,她要坚持一边继续作视频聊天的工作,一边考研究生。

报纸刚刚结束炒作,罪恶的网络又开始向我们开刀,人人都有姐姐有妹妹,人人都有母亲有姑姑,你们为什么不放过我们?

好在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从今天起,我、胖墩阿莲、辣妹小张将轮流用文字连载披露我们的网络视频聊天生活,那将字字是血:我们只是暂时没有其他职业选择,我们不是鸡!

如果网友对我们网络视频聊天生活有任何善意的提问,请在跟贴中提出,我们会尽可能回答你们的提问。如果是恶意伤害,恕不回答。

本文内容于 2009-1-18 10:37:29 被昨日黄花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