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秘录 行在江湖 第十章 惊魂一瞥

e袂飘飘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8/[/size][/URL] 俗话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时候,走江湖,好比走钢绳,实际上走的是一个险!别看有时你一路风顺,啸傲江湖,其实,江湖处处都潜藏危机,有时这危机就在你眼前、脚下,就看你能否及时察觉。有些行走江湖高手,昼伏夜出,是行踪隐秘,神龙不见首尾;有些日出而行,日落而歇,像个行人,又像是公干之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8/




俗话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时候,走江湖,好比走钢绳,实际上走的是一个险!别看有时你一路风顺,啸傲江湖,其实,江湖处处都潜藏危机,有时这危机就在你眼前、脚下,就看你能否及时察觉。有些行走江湖高手,昼伏夜出,是行踪隐秘,神龙不见首尾;有些日出而行,日落而歇,像个行人,又像是公干之人,这类人,多半更具隐秘性。他们更愿意被人们视为普通江湖上行走的人物。而木老六和赵虎却属于两者之间。

话说那晚,木老六、赵虎远远地跟着闵天灏,一会儿工夫,居然不见了闵天浩,两人跃上树梢,踏在枝头上,四目远眺,只见一轮皓月当空,万里无云,远山近林尽成一片墨黑,黑黝黝无边无际。哪里还看得见一个人影鸟兽。也不知闵天灏追撵那个黑毛怪物已至何方?

两人也不知东南西北,一路行来,到了天明,望见前面都是高山峻岭。于是,一路朝北走来,哪知天气甚热,赤日当空,好似火一般。本想找两匹快马,无奈四周却看不见人家。两人也顾不了许多,渴了就到山涧里捧溪流喝,饥了拿出随身带的干粮,胡乱吞两口,路上一点也不耽搁。行到下午,那里是临沂交界所在,有个市镇,到来恰好天色将晚。两人又累又饿,见前面不远处,一所高大房屋门前挑出招牌,上面写着“青枫镇王家店安寓客商”,就直奔过去。

走入店中,只见左边有很多伙计在那里,煎熬炒爆的烹调,只烧得五香扑鼻。右边柜台里面坐着一位身穿月白单衫的俊俏佳人,年纪二十多岁,生得明眸皓齿,杏脸桃腮。只是二道冷眉插鬓,风韵之中,带些杀气,对着木老六、赵虎细看。那柜台横头坐着一个眉粗目大,一脸横肉,形容可怕的彪型大汉,知道不是善良之辈。一路看着,已到了里边,生意十分热闹。

木老六和赵虎刚一落座,小二呈上菜板,让他们点菜。木老六道:“就取些开胃的菜肴罢,钱不必考虑。”小二应声下去,不多时搬上美酒佳肴。木老六为自己和赵虎各斟一杯酒,赵虎正想推辞,木老六给他递个眼色,赵虎不再开腔。小二站在一旁问道:“两位爷喜欢楼上住,还是楼下住?”木老六道:“倒是楼上凉爽些,拣一间宽大的卧房便是了。”小二道:“小店的房间都是极宽大的,那里面左首,一并连二间厢楼,最是浩畅,床帐被褥又干净,又华丽,而且房价一式。”忽然,赵虎一掌拍在桌上,大声吼道:“小二,你有完没有?如此啰噪,烦不烦也!”小二吓了一跳,赶紧退倒一边,木老六随即笑道:“就是那里便了。”小二道:“就请两位爷慢用,小的一会来引领二位。”说着,赶紧退下。

小二一走,赵虎道:“老六,咋你就爱贪这一杯呢?”

木老六笑了笑,压低嗓子道:“虎兄,这你就不知了。我们赶了一天的路,疲惫已极,若是滴酒不沾,反惹人注意,况且,这里与北面接近,鱼龙混杂,只是多留一点心便是。”

赵虎道:“老六,如果这酒里给你下了药,该是如何?你没看那老板娘一脸的杀气?”

木老六“嘿嘿”冷笑道:“虎兄,说实话,自咱跟了闵大人出京,这一路,我这脾气多少也收敛了一些,若换上平时,哼!哪还容你什么药不药的!”

赵虎道:“那是自然。”

木老六道:“我也暗中观察一番,这种生意好的馆子,多半这时是不会下药的,人来人往的岂不露了马脚么?”

赵虎笑道:“说得也是。哎,我说老六,这里也是通往北平的要道,我们莫不如在这里等些时日,或许能等得闵大人?”

木老六端起酒杯,感叹道:“是呀,我也这么想,不过,这闵大人也是,一天多的路程,怎的也该赶到了啊,来来喝酒,不谈这些,喝酒,你我各自小心就是。”

两人饮了一回酒,用过晚膳,唤小二引自己到后面。上了楼梯一看,果然里面房屋十分精雅。后面有个月洞,向外一张,却是靠山造的,望望山景,还算不错。

到了黄昏,两人走到间壁一间房内张看,却是两个年少客人。见两人举止行动,知是世家子弟。其中一个客人,年纪二十岁光景,二道剑眉,一双虎目,鼻正口方,只是下颌微微前翘,英气勃然,像个英雄。另一个年纪看似十七八的客人,皮肤白净,二眉细长,杏仁一般两只大眼,竟是水灵灵的清澈。给人孱弱、娇小的感觉。两人一高一矮,头戴书生巾,都是一袭青衫长袍打扮,像是远道而来,风雅多情的书生。

木老六走上前作揖,问道:“仁兄尊姓大名?府居何处?”

那年纪稍长的青年不慌不忙还礼道:“小弟高池,北平人氏。这是我小~小弟,木荻便是。敢问两位兄弟大名?”

木老六、赵虎都报上自己姓名,当下,四人算是彼此认识。

见天色尚早,木老六还想与高池聊上一会,没料到,那高池只是客套地一笑,并无闲聊之意,木老六很是扫兴,便唤赵虎回房间早点休息,走了一天,也该收拾收拾,明天还要继续赶路。随与高池、木荻告辞。

回到房间,木老六一脸不快,懒懒地往床头上一靠,话也不想说。赵虎见状,也是皱着眉头,心有疑虑地告诉木老六自己的看法:“老六,我看这隔壁两人倒有些蹊跷。那高池倒是不说,但那木荻却有些不对。”

木老六一下从床上坐起,正色道:“我看也是。那高池分明不愿与我们说话,尽找语言唐突咱俩,那矮些的木荻,男不男,女不女的,看着多别扭啊!”

“嘘——”赵虎赶紧示意木老六小声说话,怕隔壁听了去。

没想到,那木老六却蹭了起来,说道:“怕什么怕?老子气不打一出来,就想弄点甚事出来!一天到黑遮遮掩掩,藏头露尾的,算他什么鸟?!”

赵虎见木老六越说,反而火越大,只好轻声相劝道:“老六,你这火还是该熄一熄了,人家不想多说,自有人家的道理,你我两个冒冒失失闯进人家房内张看,就已是不对了。”

木老六一听,倒也是,立时,火气消了一半。

两人说说谈谈,不觉已有二更时分。木老六忽然腹痛起来,要去出恭。急忙下楼来,喃喃自语道:“茅厕在何处?这时腹中痛得紧,不及问小二,方才望见后面靠着山岗,不如从后门出去,到林子里出恭罢。”

哪知开门出去,却是几间矮屋,堆着些木柴煤炭,只没有门户出路。这时候,木老六正想回走,肚里头却绞肠的痛起来,哪里还忍得住,只得就在屋檐下墙角边蹲下来,扯开裤子稀里哗啦的一阵急泻,腹中顿觉舒坦。正在把些乱草揩着,一眼看见脚下地板缝里,竟透出些火光来。木老六暗道:“怪了,莫非这里还在楼上不成,怎的下面有火光呢?”随走到缝边,将身伏在地上,往下一张,不看则万事全休,一看吃了一个大惊,木老六骇得几乎魂飞魄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