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黑道权欲财色之舞--《天诏》 (八) (八)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


郑天龙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服务小姐推开了房门,随后出现久违的贺铮。

“老伙计!”郑天龙发出一声热切的呼唤,激动忘情地窜起身,直奔到贺铮的面前,神态夸张地伸出双手。

贺铮矜持地慢慢伸出一只手,表情沉静而漠然。

郑天龙热烈地摇动贺铮的手:“多年不见了,想你呀!”

贺铮不为所动:“你忙着发财,不见也罢。”

“老伙计取笑了。”郑天龙拉着贺铮入座,然后掏出香烟,递上一支。

贺铮毫不客气地接过香烟,审视地环顾着包房,故作闲言实则话外有音:“这些年,世道在变,这个地方也变了样子呵。”

“是呀,你我也都变老了。”郑天龙有意回避,然后转脸冲着服务小姐吩咐:“快去安排上菜。”

服务小姐应声而去。

贺铮吸着烟,直硬硬发问:“你今天约我见面,是突发奇想?还是别有用心?”

“你不要误会。”郑天龙十分诚恳地表白,“我就是想见你,老伙计嘛,坐下来喝点小酒,叙叙旧。”

贺铮冷笑:“你我之间还有旧情可叙么?”

“别这么说。”郑天龙满脸讪笑,“冤家宜解不宜结,况且,我们毕竟是共事多年的老伙计,有什么话不能说开。”

贺铮讥诮:“你说的真轻巧。”

“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向前看嘛。”郑天龙自我解嘲。

贺铮鄙夷地望着郑天龙,目光犀利。今天,接到郑天龙的邀请后,贺铮马上拨通了周子敬的电话,汇报情况之后,征求是否应邀赴约?周子敬在电话里稍作沉吟,马上回答:此约可赴,看看郑天龙是何用意?目前情况微妙,局势尚未明朗,郑天龙此时相约肯定是别有用心,何不顺水推舟,也探一探对方的虚实。贺铮因此而保持着克制,否则绝不会给郑天龙留有丝毫的情面。

很快,酒菜摆上桌来。

郑天龙一边殷勤斟酒一边解释:“这个小餐馆没有什么好酒,咱们只能喝这个中州老烧了。”

贺铮故意表明:“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好酒。”

“那好,我们今天就喝个痛快。”郑天龙顺水推舟,然后高举酒杯,“来,还是老规矩,先干三杯。”

贺铮按杯不动,冷冷问:“说什么祝酒词呀?”

郑天龙想了想,忽而笑道:“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就为我们两个老伙计久别重逢,干杯。”

贺铮缓缓地端起酒杯,反唇相讥:“劫波好渡,一笑难成呵。”

两个人连干三杯。

郑天龙再一次拿起酒瓶,一脸真诚:“老伙计,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歉疚,我自罚三杯。”

贺铮不以为然:“如果罚酒能够洗清罪责,杀人放火之徒会愈来愈多。”

郑天龙装作没有听见,自斟自饮喝下三杯。

贺铮不示弱,也拿起酒瓶:“为了庆幸我没有被你们整垮,我也喝上三杯。”

郑天龙满脸悻然。

贺铮同样自斟自饮三杯。

“好酒!”贺铮重重放下酒杯,一吐豪情。

“爽快!”郑天龙高声喝赞,又一次为双方斟满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