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王文把部队安顿好,就和李择两人一起出去了,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面对着手下军官的疑惑,王文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要去办点机要的事情!”

两个人骑着马在路上一路狂奔,来到了离平城有30多里的虎啸林。

虎啸林虽然名字叫林,但是却是一座山,因为传说中曾经有一只东北虎盘踞在这里,所以因此得名。

两人在山岗前面驻足,看着青翠的山岗,久经沙场战阵的他们心中多了一份宁静,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两人在上山的路上牵马并肩而行,李择问到:“你不是说带我来找地图吗?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

王文笑了笑:“地图就在这个山上!”

“哦!”李择一脸的疑惑。

“独眼豹是原来盘踞在东北一带的响马,这个人是个老滑头,在东北做恶多年,对这一地区的地理情况了如指掌,知道很多为外人所不知道的秘密小道!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总能顺利的逃生!这个人不跑江湖已经很多了年,这几年也还算老实,所以也就没有再引起政府的注意,再加上前线战事紧张,也就没有精力再来管他的事!最近,他一直隐居在这虎啸林!”王文看了看李择继续说道:“我们这一次的任务是要尽量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越日军的重重防线,接近多伦,所以我想,只有这个人能帮我们指条明道。”

“这个人可靠吗?”李择一听这个人曾经是人人所不齿的响马,心理顿时多了一层防备。

“恩!我和他是多年的老交情了!”王文笑着回答到。

李择一听这话心里又是一惊:你一个堂堂东北军的高级军官怎么会和一个响马是老交情呢!

王文看出了他的心事,忍不住笑了笑:“当年独眼豹可是威震东北,手下几百号人马个个都是悍将,在东北来去自如,地方的部队都已经拿他们没办法。当时,我还是个团长,奉命绞匪,跟这老小子干了几仗,他手下几百号人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从此独眼豹的势力也就没落了!”

李择看着王文一脸的无奈,笑着叫骂道:“老交情!!亏你狗日的想的出来,我看是老冤家还差不多!这他娘的根本就是血仇啊!”

这几话话说的王文也笑了起来,他淡淡的问了一句:“其实独眼豹原来的名号叫通天豹。你知道独眼豹的右眼是怎么瞎的吗?”

“你做的!??”李择一脸的震惊。

“哪啊!”王文轻轻的笑了笑,还没等李择悬着的心有半点轻松,他又缓缓的补了一句:“是孙营长干的,他可是我手下数一数二的神枪手啊!”

一说起孙营长两个人的情绪顿时都低落了下来。

王文说道:“当年我当团长的时候,孙武就是我手下的团长,等我当上了师长,他却死活不同意我升他的职,说是当了团长就不能带兵冲锋拼刺刀了!硬是在我的手下占住了尖刀营的位置,这么多年来,一直冲锋在前,只可惜……”说到这,王文的声音低了下去。

“孙营长是我们中国军人的榜样!”李择安慰他道:“希望中国军队中,能有更多的像孙营长这样的军人!”

王文看了他一眼,感激的笑了。


“不过,话说回来!”李择轻轻的笑了笑:“你绞了这么多年的匪,到头来却要向人家寻求帮助,听起来还真的有点讽刺啊!”

王文冷冷的笑道:“只要能让老子打日本人,求谁我都不在乎!”

“只是”王文看了李择一眼,故意说道:“独眼豹虽然这几年已经没落了,但是并不代表手中没有几把枪。这一次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可是一个警卫员都没带啊!要是到时候在山上遇到点什么事,李师长可别怪兄弟我没有事先通知你啊!”

李择听了这话,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为了打日本人,就算是龙潭虎穴老子今天都要闯一闯了!”


不多时,从山上的密林中出来几个人,手里端着枪,把王文他们围在了中间,恶狠狠的盯着他们,其中一个领头的大声叫道:“干什么的!”

李择看着王文轻轻的笑了笑,心里想:看来这帮人还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啊!

王文看着那个小头目,大声的说道:“给你们大当家的通报一声,就说东北军54师师长王文来访!”

“东北军54师!”那帮人听见这个名号,明显紧张了许多,其中一个人连忙跑回去通报去了。

不多时,那个报信的人又带来了一群人,几十条枪把王文他们包围了起来,另一个小头目大声叫道:“大当家的请两位贵客上山!”随即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旁边的小喽罗站在两旁散 出一条道来,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俩。

王文放眼望去,前面的密林中,杀气腾腾,不知道暗地有还有多少支枪已经瞄准了自己的胸膛。

那个小头目有凶神恶煞的说了声:“请!”

王文和李择相视一笑,昂首挺胸,大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