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八十九节 艰辛 漫漫归途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给66师发电报,今晚我们强攻罗王镇,希望他们可以配合我们两面夹击日本人,如果他们不能够出兵帮忙,也要记住我们将在今晚到明晨之间通过罗王镇抵达他们的战线,让他们千万不要射击自己人。”宋晓鹏命令通讯兵给66师发去电报,随后他最后一次检查了出击部队的武器装备,把忧郁的目光投向了前方十分平静的罗王镇。

驻守罗王镇的日本人也不是白痴,他们早就接到了谷雨联队长的电报,知道了逃离的中国战俘很可能从罗王镇逃离,所以他们事先做好了准备,一方面防备当面的中国军队66师发动袭击,另一方面他们把主要兵力部署在了罗王镇的防御重心火车站,在火车站周围,日军构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加强了一列装甲车厢,日军兵头大队长自信满满的认为罗王镇的防御固若金汤,他给谷雨联队长发去了一封电报:“罗王镇防御十分坚固,请联队长阁下放心,我部将全力以赴,堵截逃脱的支那战俘。”

谷雨丢下了那份电报,在瓢泼大雨中指着一幅地图对那些围拢过来的日伪军军官说明目前的两军态势,“诸君请看,现在支那战俘在这个位置,我联队在他们东面和南面,兵头大队堵住了他们的西面,支那战俘的北面是三浦联队防区,他们往哪里走是死路一条,所以,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支那战俘已经被团团围住了,他们不可能在逃跑了,今晚,我们就要解决掉他们,但首先,我亲爱山木队长,侦查队队长,请你告诉我,和我们作战的这支部队除了那些从洪堡逃出的卑贱战俘,还有一些人是什么人,那些烧得焦黑的日本坦克又是怎么回事?”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到了山木队长的身上,山木队长脸憋得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哈,”谷雨嘲讽的笑道,“我们打了半天,却不知道对手是谁,请问,你这个侦查队长是不是严重的失职,山木君,我的部队历来都不喜欢养闲人,所以,如果你不打算自己解决,请你自己到师团部报到吧,就说我谷雨容不下阁下。”山木队长无言以对,他忍受不了联队长对自己的羞辱,独自离开了部队,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最起码他并没有回到师团部报到。

等到山木离开后,谷雨重新对眼前一批令他丧气的日伪军军官说道:“好了,诸君,打起精神来,我不需要这个愚蠢的侦查队队长,他给我的情报甚至还不如一条狗给我的,我认为支那战俘中除了那些逃跑的支那战俘,还有一些真正的中国军人,他们很可能就是我们最可怕的敌人,后羿师的战士,所以我们才遭受了战争开始以来最可怕的伤亡,我们也是帝国最勇敢的军人,我们也需要用实际的战绩来证明自己,诸君,拜托了,今晚,在这里,证明自己的生存价值,万岁,日本帝国,万岁,日本陆军,万岁,日本军人。”“万岁,万岁,万岁。”谷雨和那些日本军官如同中了魔咒一般挥舞双手高喊着万岁,那些伪军军官互相看了看,再看看魔兽般的谷雨,极不情愿的举起了双手,一起高喊“万岁,万岁。”喊得有气无力,十分的微弱。

“收到一封紧急电报,宋连长,请立刻交给师长。”一名通讯兵把刚刚接收到的紧急电报交到了通讯连宋连长的手里,宋连长接过了电报纸,粗略看了看,马上转身走出了通讯室,快步向师指挥部走去,途中他遇到了廖副师长,廖仲并没有刻意注视他,看到宋连长向他敬了一个军礼,随手还礼,急匆匆走向了另一个方向,宋连长也并没有把这份至关重要的可能决定几千名战俘命运的电报交给廖副师长,而是径直走进了参谋长的房间。

“有意思,他们要越过我们的防线,一群战俘,在凌晨到达。”冯山仔细阅读了这份电报,他闭上眼睛沉思了数秒钟后睁开眼睛望着宋连长说道:“我说有一个假设,请注意,是假设,当你身处高度紧张的前线战壕里,在漆黑的夜晚或者黎明时分,看到从敌人战线一端冲过来一大群黑影的时候,你会怎么想,你会怎么做?”宋连长被这个假设吓住了,他无法回答,也不敢回答,冯山代替他回答道:“如果是我,我会毫不犹豫的命令士兵开枪射击这些黑影,因为他们很可能是前来偷袭的日军士兵,所以,宋连长,我很感激你送来这份电报,好了,接下来的事情由我处理吧,你记住了,你从来没有接收过这份电报,也从来没有把这份电报交给我,记住了没有,如果你对别人提起这件事情,那么,你的妻子和儿子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相信你不会忘记的,对吗?”宋连长点头如捣蒜般的回答:“是,参谋长,您放心,我今天根本就没有见过您,您千万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冯山阴险的笑道:“我怎么会伤害你的家人,你有什么重要电报,还要第一时间交给我,好了,回到通讯室,好好干,汪总裁是不会亏待你的。”宋连长额头上渗出一片小汗珠连声说道:“好的,我明白,我明白。”他走出了冯山的房间,突然觉得浑身无力,虚弱的靠在了过道的墙壁上,他无意识的把双手放在了额头上,慢慢蹲了下去。

突击发起的时间是凌晨一点点,宋晓鹏给敢死队下达了命令:“秘密潜入罗王镇,二十分钟内,枪要打响,四十分钟内,要在镇内占据落脚点,一个小时解决战斗,重点是夺取镇北火车站,如果不能消灭盘踞在火车站内的鬼子,鬼子会通过铁路获得增援,并且,从后面追赶上来的谷雨联队会把我们全部消灭在罗王镇,请你们记住,后卫部队最多可以顶住谷雨联队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能否生存下去,全看这一个小时的了,期待你们胜利的消息,弟兄们,明天黎明时刻,我们就将到达66师战线,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弟兄们,看你们的了。”梁朝发虽然是名义上的敢死队指挥官,实际上指挥敢死队的是宋晓鹏中校,在开战前一个小时,朴正日少校将带领一队伪装成日军的特遣队员率先进入罗王镇,突袭日军大队部,争取打掉日军指挥系统,瘫痪日军的作战指挥,掩护敢死队发动突袭,那些需要抬着走的重伤员将在后卫部队与敢死队之间隐蔽,一旦敢死队夺取罗王镇,他们将被优先送走。

宋晓鹏和朴正日自从后羿师一直并肩作战,经历了无数次的同生共死,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感情,宋晓鹏使劲在朴正日胸口捶了一拳说道:“千万要活着回来,我不能没有你这个好兄弟,你的祖国还需要你去解放呢。”朴正日大大咧咧的笑道:“放心吧,我有神灵保佑,不会有事的,我帮助你们解放你们的祖国,将来,你们一定要帮助我解放我的祖国亚。”宋晓鹏和朴正日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互相说道:“保重。”宋晓鹏目送朴正日带领一小队伪装成日军的特遣队员走入了黑暗之中,向着罗王镇方向而去。

廖仲集合起了一个营的部队,顺着冯山提供的路线和方向出发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走的这条道路是条不归路,是条永远也走不到目的地的道路。

在罗王镇以西十五公里的地方有个颂山坳,根据冯山提供的情报,战俘们会在今夜突袭颂山坳,从那里穿越罗王镇,直抵66师战线,廖仲是个急性子,集结起部队后立刻带领他们直插颂山坳,打算抢在特遣队和战俘之前占领这里,给战俘们一个惊喜,晚上十点,部队到达了颂山坳,当士兵们全部进入颂山坳之后,廖仲惊奇的发现这里没有一个鬼子,廖仲也是久经战阵的将领,猛然间醒悟过来,他大吼道:“弟兄们,我们中计了,快撤。”已经晚了,一颗颗照明弹腾空而起,四周山梁上出现了一排排的日军士兵,他们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坳内的中国士兵,日军三浦联队东园大队长喊道:“66师的弟兄们,放下武器投降吧,我们欢迎你们和我们一起建设大东亚共荣圈,你们不要白白丧失自己的生命,你们的父母和妻儿还在盼望你们回家,放下武器吧,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你们的指挥官一向克扣你们的军饷,残酷的虐待你们,把你们看作草芥,放下武器过来吧,我们大日本皇军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不要做蠢事,好好想想你们的未来。”看着上方荷枪实弹占尽了地形和人数优势的日本士兵,66师的士兵们丧失了勇气,一个两个,许多士兵丢下了自己的枪支,廖仲看着部下逐渐被瓦解,十分的不甘心,他想到难道是冯山早就和日本人勾结好了,要不然怎么会被鬼子包围?有机会自己一定要亲手宰掉这个畜牲,但现在敌众我寡,而且敌人还高高在上,硬拼的话的确不是什么好主意,想到这里,廖仲也丢下了手枪,命令士兵放下武器,向鬼子投降。

看到被包围在颂山坳的66师官兵放下了武器,东园大队长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的确很希望留下这些中国士兵的性命,引诱他们加入皇协军,利用他们的军事技术和技能为日军征服中国效劳,但是给他这个重要情报的中国军官早就有言在先,决不能够放这支部队一个人回去,否则他就有可能暴露,从而使得日军重要计划破产,所以,虽然不情愿,东园大队长还是下达了杀掉全部中国士兵的命令,一瞬间,颂山坳就变成了地狱,变成了休罗场,站在山梁上的每一个日军士兵的枪口都在对准手无寸铁的中国士兵开火,大肆屠杀着这些已经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

廖仲和许多士兵弹痕累累的身体在敌人的火网下翻滚着,他们痛苦的呻吟着,大声咒骂着鬼子们的背信弃义,许多人在中弹的一瞬间就失去了生命,毫无痛苦的死掉了,但还是有不少人在中弹后倒下却并没有马上死去,有一些士兵在鬼子开枪的一瞬间扑在了廖仲的身上,廖仲由此多活了一分钟,他甚至还有时间倒在地上抓起一支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步枪,发射了颂山坳之战中国军队的第一颗子弹,而后,日军用更加密集的火力网覆盖了那一区域,残酷的夺去了廖仲和其他士兵的生命。

当鬼子兵停止射击的时候,颂山坳充满了血腥气味,一些年轻的日军士兵看着照明弹照出下面血肉模糊的尸体时,忍不住跪在山坡上呕吐起来,另外一些日本老兵却在互相拍手祝贺,祝贺部队又一次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还有一些军曹走下山来,用刺刀挑动躺在地上的尸体,看看有没有活着的中国士兵,每当发现一个还有口气的中国士兵时,日本人总会先进行一番折磨在残酷的挑死他们,66师这一个营和他们的副师长全部死在了颂山坳,这一切,66师师长范捷毫不知情,翘首期盼援兵的特遣队和中国战俘也不知情,他们按照原先计划,按时发动了对罗王镇的进攻,就在谷雨大队长以为合围战俘成功,即将大获全胜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留守永城的联队部急电:“谷雨联队长,永城失守,请速回兵,夺回永城,急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