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在伊拉克扭转乾坤的因素

美军在伊拉克扭转乾坤的因素

作者: Ralph Peters

伊拉克形势改善之迅速令民主党对这一话题避之尤恐不及,就像他们在没有摄像机在场时躲避我们的军人一样。

伊拉克的情况当然仍有逆转变坏的可能,而且结局亦不会十全十美。但种种足以令人乐观的迹象已令左派失败论鼓吹者的谎言在美国人民中失去市场。

在伊拉克各类形式的恐怖袭击至少减半,有的下降达百分之七十五。一个饱受创伤的国家正在力图恢复元气。我们的死敌阿盖达恐怖分子的“街头信誉”已丧失殆尽,这是阿盖达遭受的又一难以愈合的致命伤。美国军人的血没有白流。

伊拉克局势突然出现惊人变化是怎么回事? 为何好消息源源不断? 个中原因有些是众所周知的,但有的却被人忽略。笔者认为美军能够从失败边缘扭转局势不断赢得胜利主要有以下五个原因:

美军坚持不放弃

即使我们当中有些人开始怀疑伊拉克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病态社会时,美国军人仍然不为所动,英勇地履行军人的职责。面对伊拉克的恐怖分子和美国国内幸灾乐祸的反美分子,美国军人和陆战队员表现出不屈不挠的精神。这是能够扭转局面的第一大原因。

如果没有美军的英雄气概和牺牲精神,我们在伊拉克将一事无成。美军指挥官的胆识和勇气同样起了重要的作用,如陆军中將Ray Odierno就是这样的一位浑身是胆的指挥官。他被媒体讥讽为太好战、太冒进、对敌人太狠辣。但抗击邪恶所需的正是像Ray Odierno这样的指挥官,而不是那些大谈什么“良心”的懦夫。只有年复一年地反复重创敌人才能让他们信服美军是不可战胜的。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被美国媒体抹黑的军人的话,那此人非Ray Odierno莫属。谢天谢地,Ray Odierno 已获晋升继续留守伊拉克督战。

David Petraeus将军接掌指挥权

David Petraeus将军接掌指挥权为伊战注入三个要素:他不满足于控制局势,他要赢得这场战争;他能因应新形势随机应变制定策略;他愿意为有创新意识的下属担当责任。

2006年底美军中层指挥官已开始寻求与一度为敌的武装分子结盟共同对付阿盖达的机会。David Petraeus将军从中意识到实施战略转变的潜力。他力排众议,只要方法奏效他一概支持。在David Petraeus将军的领导下,美军对恐怖分子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清剿。与左派的迷思相反,事实证明和平只能建立在邪恶敌人的尸体上。

增兵

加派部队驻守恐怖分子已被清除的地方以巩固战果固然重要,但增兵的关键在于对敌的心理震摄效应。在增兵之前,敌人相信他们正在赢得胜利,他们密切注视我们的媒体,而我们的媒体则让他们相信美国会撤军。Muqtada El Sadr 落得今天的下场正是相信《纽约时报》的结果,真是活该!

增兵给敌人传达的信息是:我们不但不会撤军,我们要加大赌注!增兵使敌人目瞪口呆如同挨了一记闷棍,同时也给对阿盖达早生厌倦的逊尼派阿拉伯人壮了胆,增强了他们对阿盖达反戈一击的信心。

敌人的疯狂与残忍

阿盖达将伊拉克视作其与文明为敌的“圣战”的前线算是美国的运气 。阿盖达在伊的野蛮行径令他们在当地的盟友众叛亲离,在战略上输得一塌糊涂,成了被围追堵截的逃亡者。宗教狂热者总是残忍异常,但他们却无法预知何时会触犯众怒。阿盖达在伊拉克的嗜血行径很快就搞得众叛亲离,结果等于帮了我们大忙。

伊拉克人民厌倦流血和毁灭

这是一个最容易受忽略而又最关键的因素。迄今我们对伊拉克人的态度如何会出现前后截然不同的变化还缺乏了解,但这种转变决定了我们战略的成败。我们清楚的是,当暴君在像伊拉克这样一个由人为划定组成的国家倒台后,种种被压抑的怨恨必然会以暴力的形式爆发出来(南斯拉夫是另一个例子)。人们似乎需要通过暴力将仇恨从体内挤压出去。但在精疲力竭后伊拉克人突然产生了对和平的渴望。忽然间人们对那些自称为伊拉克保卫者的武装团伙变得忍无可忍,对恐怖分子和武装分子的逆来顺受化为积极抗争。

现在不论是美国人还是伊拉克人都变得理智冷静了,都明白建设和平所需的是理智而不是激情。

在感恩节来临的时刻,让我们读一读一篇来自巴格达的短文:

为了彻底消灭伊拉克的基督徒,2004年阿盖达恐怖分子在伊拉克南部的多拉镇炸毁了当地的圣约翰***堂。到去年春天,礼拜活动完全停顿。随后美军第二军团的第十二步兵师进驻该地。 在陆军中校史提芬迈克尔的带领下,美军制定出周详的计划,清剿了多拉的恐怖分子,并重建了教堂。

上周一大群心怀感激的***徒在教堂重新展开礼拜活动,这真是一次名副其实的复活。十五位穆斯林教主参加了弥撒仪式以示对基督徒邻居的支持。难道还有比这更令人满怀希望的景象吗?

饱受磨难的伊拉克基督徒今年可以在自己的社区教堂庆祝圣诞节了。圣诞颂歌中“和平降临大地”之语对他们来说有着特别意义。对于将此变为现实的美军第二军团十二步兵师的官兵来说,他们的座右铭依然是“Ducti Amore Patria"(”爱国精神引令我们”)。

在感恩节来临的日子,我们应该感谢这样的军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