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子珍两上庐山 与毛泽东密谈一个半小时

航母魂 收藏 2 707
导读:1959年毛泽东在江青上庐山之前,派人将贺子珍接上庐山,他和贺子珍密谈了一个半小时,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谈了些什么。1960年夏,贺子珍再上庐山,然而这次她没有见到毛泽东…… 1959年中央召开庐山会议,陶铸携夫人曾志一起上了山。刚下榻,一个长途电话从南昌追了上来,中央候补委员海南岛的冯白驹心肌梗塞住进南昌医院,情况危急。陶铸和曾志赶紧飞到南昌。 陶铸到人民医院去看冯白驹,曾志听说贺子珍在南昌三纬路住,便迫不及待去探望她。曾志和贺子珍是井冈山时期的战友,也是一个被筒睡觉的“闺中密友”。

1959年毛泽东在江青上庐山之前,派人将贺子珍接上庐山,他和贺子珍密谈了一个半小时,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谈了些什么。1960年夏,贺子珍再上庐山,然而这次她没有见到毛泽东……



1959年中央召开庐山会议,陶铸携夫人曾志一起上了山。刚下榻,一个长途电话从南昌追了上来,中央候补委员海南岛的冯白驹心肌梗塞住进南昌医院,情况危急。陶铸和曾志赶紧飞到南昌。



陶铸到人民医院去看冯白驹,曾志听说贺子珍在南昌三纬路住,便迫不及待去探望她。曾志和贺子珍是井冈山时期的战友,也是一个被筒睡觉的“闺中密友”。1937年贺子珍从延安出走苏联后,曾志才从白区到达延安,和毛泽东住上下窑洞。她曾听毛泽东亲口说过:“我和贺子珍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十年夫妻啊!”



1947年贺子珍从苏联回国在东北工作时,曾志曾去看过她。转眼12年过去了,贺子珍还好吗?外界传言她有病,是真的吗?曾志怀着激动不安的心情,来到贺子珍近年长住的小院,今三纬路20号。



贺子珍看上去有几许凄凉



解放后,贺子珍名义上在华东局组织部门担任领导职务,实际上她主要是在上海延安路一座别墅疗养,没有具体工作。有时贺子珍也到哥哥贺敏学家去住一住,贺敏学刚解放时在驻守上海部队,后转业到福建任副省长。



1958年贺子珍再次来到南昌,江西省委安排她住在洪都宾馆。不久贺子珍提出想在南昌长期住下来。江西是她的故乡,这里的一切,她非常熟悉和留念。江西省当时的一些领导,杨尚奎、邵式平、方志纯都是江西人,特别是方志纯还是她在苏联莫斯科共产国际党校的同班同学。方志纯的夫人朱旦华原来是毛泽民的妻子,她的儿子毛远新当时在毛泽东身边读书。副书记刘俊秀又是她的永新小老乡,这一切使贺子珍感到非常亲切。江西省委将贺子珍的意见转呈中央获得同意。



1958年初秋,组织上在江西省委大院附近,,南昌三纬路20号,,安排了一处二层楼房的小院,调去了一个刚从护校毕业的女孩子卢泮云做贺子珍的随身护士。



三纬路离江西省委大院不远,闹中取静,几棵高大的梧桐将那所小院遮掩得疏落有致。小院中央一座二层楼的别墅虽然陈旧,却整理得洁净大方,透着一种气派。贺子珍一眼看上这所房子,很快和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在这里安居下来。那时候,贺子珍身边除卢泮云外,还有一位上海的医护人员叫查元清,,卢泮云熟悉工作后她回到上海,,,一位专门做饭的五十多岁的“江西妈妈”,一位门卫赵伯。江西妈妈和赵伯都是贺子珍从永新老家带出来的。



贺子珍还有一位由江西省委组织部分派的秘书叫刘洪经,三十多岁,不住在三纬路庭院,但经常来。刘洪经当时担任贺子珍的秘书工作,只向江西省主要领导同志汇报,对江西省组织部部长都保密。



三纬路20号别墅是解放前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的房子,上下两层有上十间房间,贺子珍要求卢泮云和她住在一间房子里,房子里铺着两张小床。晚上贺子珍睡眠不好,常常半夜坐起来对卢泮云说,房上有坏人要害她,有时她还要半夜起来打“壁虎”。卢泮云性格温顺,总是揉着睡眼劝慰“贺妈妈”。1959年的贺子珍比较清瘦,春秋喜欢穿列宁装,穿戴很整洁。夏天穿着更加简单,两条短辫用黑卡卡在脑后。


1959年7月曾志的到来,令贺子珍惊喜兴奋,但贺子珍的形象,在曾志看来却有几许凄凉。贺子珍刚刚五十岁的人,已生华发,身体瘦弱,上身穿件洗褪了色的短绸褂子,下面是条黑色的半节裤子,赤足拖双布鞋,手中拿一把蒲扇。地下洒满了水降温,客厅湿漉漉的,两脚像泡在水里。贺子珍像平民妇女一般生活着,质朴、善良,曾志感到贺子珍头脑很清醒,并不像流传的那样。这次见面给曾志震动很大。



“趁江青还没上山将贺子珍接来”



一回到山上,曾志就去180别墅看毛泽东。曾志向毛泽东讲了她和贺子珍的南昌见面,特别提到贺子珍记性很好,过去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曾志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毛泽东。他沉思片刻,很干脆地对曾志说:“我想见见她,毕竟是十年的夫妻嘛”



毛泽东知道这是个难题,接着对曾志说,“你跟汪东兴同志讲一下,趁江青还没上山之前,将贺子珍接来,晚上两点,小封,,封耀松,,值班时来。”曾志在她的回忆录中写过那日之事。曾志将毛泽东所嘱之言告诉了汪东兴。汪东兴一知道此事,找来庐山会议江西省接待委员会主任方志纯商量,因“趁江青还没有上山以前,将贺子珍接来”,时间比较紧,当即决定了“严格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的策略,初步决定曾志、朱旦华等人承担这个工作。可能主要是考虑朱旦华和毛泽东家族关系比较亲近,在南昌和贺子珍关系比较友善;曾志和贺子珍关系悠久,刚刚看过贺子珍,两人去请贺子珍上山比较合适。



毛泽东下午请曾志、朱旦华在180别墅二楼客厅里吃了一餐便饭,只有四个菜,朱旦华记得有一盘青椒炒肉丝,毛泽东自己有一小碟炸辣椒,江西人嗜辣,毛泽东吃的还要辣。毛泽东看着朱旦华无从下筷子,笑着说:“你这个上海人也要学吃一点儿辣。”接着宽慰地说,“江青是怎么也不吃辣。”毛泽东大笑。



那天毛泽东的心情很好,但好半天没有提到贺子珍,直至饭快吃完了,毛泽东才问:“很想和贺子珍见最后一面,怎么搞好?”曾志没有说话,她的目光望着朱旦华,朱旦华也没有讲话。



毛泽东的目光也转向朱旦华。毛泽东是不是希望朱旦华和曾志一起下山接贺子珍呢?这其中有一个朱旦华和毛泽东一直共同保守的秘密。1949年6月,贺怡陪同贺子珍从沈阳辗转至天津,准备进京去见毛泽东,毛泽东发现不妥,要朱旦华和方志纯陪同贺子珍两姊妹离开天津直下上海。那件事朱旦华夫妇处置得比较妥善。



这时毛泽东蓦地单刀直入:“旦华同志,你看呢?”



朱旦华表态:“我听主席的。”



毛泽东点点头。但事情又起波澜,由于陶铸的阻止,曾志没有继续介入此事。汪东兴向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作了汇报,最后商量由杨尚奎的夫人水静下山接贺子珍,朱旦华在山上陪同。



一个半小时密谈



7月7日水静下山,8日下午接贺子珍从南昌出发,那时庐山还没有山南公路,贺子珍是坐小车经九江上山来到牯岭,朱旦华记得是在晚上9点左右才到达,下榻在日照峰28号,今河西路99号,当时一个很偏僻的房子。朱旦华早已等候在那里。可能由于毛远新这个纽带,朱旦华虽然与方志纯再婚,贺子珍在南昌仍喜欢到朱旦华家走动。此时在庐山看见朱旦华,贺子珍心安地笑了。



7月9日晚上9点多钟,毛泽东出于多种考虑,要水静陪同贺子珍乘坐杨尚奎的专车来到180别墅。当时毛泽东身边只有一个警卫员封耀松。贺子珍被封耀松引进二楼客厅,一个半小时左右贺子珍才被水静从二楼扶下来,坐车离开180别墅。



在这一个半小时中,贺子珍到底和毛泽东谈了什么,或者没谈什么,真正的当事人只有毛泽东和贺子珍。他们两人都没有留下与此有关的文字资料。



不过曾志在回忆录中说,“事后我问主席,久别重逢的感觉如何?毛泽东叹息着摇摇头说:‘大失所望看来她的精神还是不正常,我吃安眠药,她一把抢过去,说是有人放了毒,唉’”


7月10日上午,贺子珍被请上小车下山。



贺子珍美庐见林彪



1960年夏,林彪偕叶群及两个孩子又来到庐山疗养,被庐山管理局交际处再次安排到180别墅。这一次林彪夫妇住在楼上,两个孩子,老虎和豆豆住在楼下。彭毓炎此时已担任了第一招待所所长,交际处安排他的堂妹彭毓云做林彪的服务员。这一次,林彪的身体比1958年好了一些,他能够出门散步,走得不远,两个孩子穿戴整齐,常常陪同林彪散步。那一年老虎读初中,豆豆读高中,姐弟俩自己在院子里看书、谈天,很少出外游玩。1958年和1960年林彪一家两次住美庐,都是孟昭藩司机开车。



林彪当时肠胃不好,每天早晚用盆子蒸一种药,上午到院子里的时候不多。彭毓云清楚地记得一天晚上她当班,刚吃过晚饭不久,林彪静静地坐在窗前听收音机。有人来看林彪,门口警卫电话通报姓名后,叶群慌忙从二楼跑了下去,接两位女性上楼。叶群大声说:“育荣,你看谁来了?”



林彪从沙发上抬起眼睛,亲切地笑道:“多会来庐山的?”



“刚来。一听说你在180住着,我就来看看你。小林,你身体还好吗?”一口亲切自如的江西话。



谁称林彪为“小林”?彭毓云这位从不爱打听的年轻服务员,也不禁好奇地注视起来人。说话者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女同志,清秀、朴实,她身边是一位年轻姑娘,圆圆的脸,笑得很甜。显然那姑娘认识林彪,大方地叫了一声:“林总好”



林彪笑着点点头,转脸对年纪大的女同志说话:“我还是那样,每天看不了什么文字。只是精神比上山前强一点儿。”林彪的黄冈话带着拖腔。



叶群在旁边插话道:“林总身体不好,担子又重,每天是不要命都要看文件,看主席的书。子珍同志,你知道,在井冈山林总一直紧跟主席干。”



原来这位年纪大的女同志是贺子珍,身边那位女孩子是贺子珍的随身护士卢泮云。一提起主席和井冈山,贺子珍的脸色像日照峰的云彩那样,翻滚着细浪。林彪对叶群微蹙眉头,吩咐道:“叫孩子上来,见见贺娘娘。”娘娘,湖北黄冈一带的土话,即姑姑,黄冈一带也有称父亲的姐姐为伯伯,妹妹为娘娘的。



豆豆和老虎跟在叶群后面,对着贺子珍礼貌地说:“贺娘娘好。”老虎那时比叶群高,不用吩咐,叫卢泮云:“卢姐姐好。”豆豆只是微微一笑。1960年林彪一家上庐山,曾到南昌三纬路看过贺子珍。卢泮云一直在贺子珍身边,故不用介绍。卢泮云对贺子珍的这次回访印象深刻。



贺子珍在美庐待了近一个小时,和卢泮云双双离去。



1960年贺子珍在庐山住在脂红路162别墅,也就是1959年庐山会议罗瑞卿大将住的地方。脂红路到美庐有一扇后门,可以直接进出,不用绕圈子到180别墅前门。1959年庐山会议时,为了保障毛主席的安全,这扇门关了起来。会议结束后,这扇门一直是打开的,贺子珍和卢泮云回去走的就是后门,很近。



那晚,贺子珍一连抽了好几根烟



那天晚上,贺子珍去看林彪前精神还是好好的,显然叶群的话触动了她的心事,回来后的她静静地坐在床边,不洗不睡。卢泮云给她倒了一杯水,挨着贺子珍坐了下来。



卢泮云1958年8月从江西省卫校毕业,刚分配到江西医院,,今人民医院,,十几天,被组织通知“另有工作任务”,来到江西省卫生厅人事处重新安排工作。通过卫生厅人事处转到江西省委组织部,又被带到副省长方志纯家里。方志纯说:“毛主席原来的夫人贺子珍同志,组织上安排你去照顾她,贺子珍同志身体和精神不太好,不喜欢不熟悉的人在身边。你以后在贺子珍同志跟前就做我的姨侄女,好不好?”见卢泮云认真地点头,方志纯继续说道:“以后在贺子珍同志身边,不知道的不要多问,也不要对外乱讲。”年轻时的卢泮云胖胖的一张笑脸,对组织的信任既兴奋又紧张。



第二天,方志纯带着卢泮云来到洪都宾馆贺子珍住的房间,笑着说:“这次我把弋阳老家的表侄女送来照顾您,好不好?”贺子珍一把拉着卢泮云的手问:“你多大了?家里有哪些人?”对她很亲热。




7月10日上午,贺子珍被请上小车下山。



贺子珍美庐见林彪



1960年夏,林彪偕叶群及两个孩子又来到庐山疗养,被庐山管理局交际处再次安排到180别墅。这一次林彪夫妇住在楼上,两个孩子,老虎和豆豆住在楼下。彭毓炎此时已担任了第一招待所所长,交际处安排他的堂妹彭毓云做林彪的服务员。这一次,林彪的身体比1958年好了一些,他能够出门散步,走得不远,两个孩子穿戴整齐,常常陪同林彪散步。那一年老虎读初中,豆豆读高中,姐弟俩自己在院子里看书、谈天,很少出外游玩。1958年和1960年林彪一家两次住美庐,都是孟昭藩司机开车。



林彪当时肠胃不好,每天早晚用盆子蒸一种药,上午到院子里的时候不多。彭毓云清楚地记得一天晚上她当班,刚吃过晚饭不久,林彪静静地坐在窗前听收音机。有人来看林彪,门口警卫电话通报姓名后,叶群慌忙从二楼跑了下去,接两位女性上楼。叶群大声说:“育荣,你看谁来了?”



林彪从沙发上抬起眼睛,亲切地笑道:“多会来庐山的?”



“刚来。一听说你在180住着,我就来看看你。小林,你身体还好吗?”一口亲切自如的江西话。



谁称林彪为“小林”?彭毓云这位从不爱打听的年轻服务员,也不禁好奇地注视起来人。说话者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女同志,清秀、朴实,她身边是一位年轻姑娘,圆圆的脸,笑得很甜。显然那姑娘认识林彪,大方地叫了一声:“林总好”



林彪笑着点点头,转脸对年纪大的女同志说话:“我还是那样,每天看不了什么文字。只是精神比上山前强一点儿。”林彪的黄冈话带着拖腔。



叶群在旁边插话道:“林总身体不好,担子又重,每天是不要命都要看文件,看主席的书。子珍同志,你知道,在井冈山林总一直紧跟主席干。”



原来这位年纪大的女同志是贺子珍,身边那位女孩子是贺子珍的随身护士卢泮云。一提起主席和井冈山,贺子珍的脸色像日照峰的云彩那样,翻滚着细浪。林彪对叶群微蹙眉头,吩咐道:“叫孩子上来,见见贺娘娘。”娘娘,湖北黄冈一带的土话,即姑姑,黄冈一带也有称父亲的姐姐为伯伯,妹妹为娘娘的。



豆豆和老虎跟在叶群后面,对着贺子珍礼貌地说:“贺娘娘好。”老虎那时比叶群高,不用吩咐,叫卢泮云:“卢姐姐好。”豆豆只是微微一笑。1960年林彪一家上庐山,曾到南昌三纬路看过贺子珍。卢泮云一直在贺子珍身边,故不用介绍。卢泮云对贺子珍的这次回访印象深刻。



贺子珍在美庐待了近一个小时,和卢泮云双双离去。



1960年贺子珍在庐山住在脂红路162别墅,也就是1959年庐山会议罗瑞卿大将住的地方。脂红路到美庐有一扇后门,可以直接进出,不用绕圈子到180别墅前门。1959年庐山会议时,为了保障毛主席的安全,这扇门关了起来。会议结束后,这扇门一直是打开的,贺子珍和卢泮云回去走的就是后门,很近。



那晚,贺子珍一连抽了好几根烟



那天晚上,贺子珍去看林彪前精神还是好好的,显然叶群的话触动了她的心事,回来后的她静静地坐在床边,不洗不睡。卢泮云给她倒了一杯水,挨着贺子珍坐了下来。



卢泮云1958年8月从江西省卫校毕业,刚分配到江西医院,,今人民医院,,十几天,被组织通知“另有工作任务”,来到江西省卫生厅人事处重新安排工作。通过卫生厅人事处转到江西省委组织部,又被带到副省长方志纯家里。方志纯说:“毛主席原来的夫人贺子珍同志,组织上安排你去照顾她,贺子珍同志身体和精神不太好,不喜欢不熟悉的人在身边。你以后在贺子珍同志跟前就做我的姨侄女,好不好?”见卢泮云认真地点头,方志纯继续说道:“以后在贺子珍同志身边,不知道的不要多问,也不要对外乱讲。”年轻时的卢泮云胖胖的一张笑脸,对组织的信任既兴奋又紧张。



第二天,方志纯带着卢泮云来到洪都宾馆贺子珍住的房间,笑着说:“这次我把弋阳老家的表侄女送来照顾您,好不好?”贺子珍一把拉着卢泮云的手问:“你多大了?家里有哪些人?”对她很亲热。




7月10日上午,贺子珍被请上小车下山。



贺子珍美庐见林彪



1960年夏,林彪偕叶群及两个孩子又来到庐山疗养,被庐山管理局交际处再次安排到180别墅。这一次林彪夫妇住在楼上,两个孩子,老虎和豆豆住在楼下。彭毓炎此时已担任了第一招待所所长,交际处安排他的堂妹彭毓云做林彪的服务员。这一次,林彪的身体比1958年好了一些,他能够出门散步,走得不远,两个孩子穿戴整齐,常常陪同林彪散步。那一年老虎读初中,豆豆读高中,姐弟俩自己在院子里看书、谈天,很少出外游玩。1958年和1960年林彪一家两次住美庐,都是孟昭藩司机开车。



林彪当时肠胃不好,每天早晚用盆子蒸一种药,上午到院子里的时候不多。彭毓云清楚地记得一天晚上她当班,刚吃过晚饭不久,林彪静静地坐在窗前听收音机。有人来看林彪,门口警卫电话通报姓名后,叶群慌忙从二楼跑了下去,接两位女性上楼。叶群大声说:“育荣,你看谁来了?”



林彪从沙发上抬起眼睛,亲切地笑道:“多会来庐山的?”



“刚来。一听说你在180住着,我就来看看你。小林,你身体还好吗?”一口亲切自如的江西话。



谁称林彪为“小林”?彭毓云这位从不爱打听的年轻服务员,也不禁好奇地注视起来人。说话者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女同志,清秀、朴实,她身边是一位年轻姑娘,圆圆的脸,笑得很甜。显然那姑娘认识林彪,大方地叫了一声:“林总好”



林彪笑着点点头,转脸对年纪大的女同志说话:“我还是那样,每天看不了什么文字。只是精神比上山前强一点儿。”林彪的黄冈话带着拖腔。



叶群在旁边插话道:“林总身体不好,担子又重,每天是不要命都要看文件,看主席的书。子珍同志,你知道,在井冈山林总一直紧跟主席干。”



原来这位年纪大的女同志是贺子珍,身边那位女孩子是贺子珍的随身护士卢泮云。一提起主席和井冈山,贺子珍的脸色像日照峰的云彩那样,翻滚着细浪。林彪对叶群微蹙眉头,吩咐道:“叫孩子上来,见见贺娘娘。”娘娘,湖北黄冈一带的土话,即姑姑,黄冈一带也有称父亲的姐姐为伯伯,妹妹为娘娘的。



豆豆和老虎跟在叶群后面,对着贺子珍礼貌地说:“贺娘娘好。”老虎那时比叶群高,不用吩咐,叫卢泮云:“卢姐姐好。”豆豆只是微微一笑。1960年林彪一家上庐山,曾到南昌三纬路看过贺子珍。卢泮云一直在贺子珍身边,故不用介绍。卢泮云对贺子珍的这次回访印象深刻。



贺子珍在美庐待了近一个小时,和卢泮云双双离去。



1960年贺子珍在庐山住在脂红路162别墅,也就是1959年庐山会议罗瑞卿大将住的地方。脂红路到美庐有一扇后门,可以直接进出,不用绕圈子到180别墅前门。1959年庐山会议时,为了保障毛主席的安全,这扇门关了起来。会议结束后,这扇门一直是打开的,贺子珍和卢泮云回去走的就是后门,很近。



那晚,贺子珍一连抽了好几根烟



那天晚上,贺子珍去看林彪前精神还是好好的,显然叶群的话触动了她的心事,回来后的她静静地坐在床边,不洗不睡。卢泮云给她倒了一杯水,挨着贺子珍坐了下来。



卢泮云1958年8月从江西省卫校毕业,刚分配到江西医院,,今人民医院,,十几天,被组织通知“另有工作任务”,来到江西省卫生厅人事处重新安排工作。通过卫生厅人事处转到江西省委组织部,又被带到副省长方志纯家里。方志纯说:“毛主席原来的夫人贺子珍同志,组织上安排你去照顾她,贺子珍同志身体和精神不太好,不喜欢不熟悉的人在身边。你以后在贺子珍同志跟前就做我的姨侄女,好不好?”见卢泮云认真地点头,方志纯继续说道:“以后在贺子珍同志身边,不知道的不要多问,也不要对外乱讲。”年轻时的卢泮云胖胖的一张笑脸,对组织的信任既兴奋又紧张。



第二天,方志纯带着卢泮云来到洪都宾馆贺子珍住的房间,笑着说:“这次我把弋阳老家的表侄女送来照顾您,好不好?”贺子珍一把拉着卢泮云的手问:“你多大了?家里有哪些人?”对她很亲热。




贺子珍不爱说话,遇见什么烦心事,往往一声不吭坐下来。卢泮云习惯陪她静静地坐着,有时也倒杯水递根烟。贺子珍抽烟抽得很厉害,卢泮云有一个感觉,1959年贺子珍上庐山见到毛主席后,她的烟是越抽越厉害了。1960年夏天,贺子珍本来安排去上海的,林彪一家到三纬路走访她后,有一天贺子珍突然想到毛泽东可能又来庐山开会,当即吩咐卢泮云,向江西省委要车,她也要上庐山。当天,江西省委即派了两辆小车,同时派人很诚恳地告诉贺子珍,毛主席不在庐山。贺子珍固执地上车。九江第一招待所的程先喜,1959年庐山会议后又回到一招担任过一段时间的所长,他亲眼看见贺子珍风风火火地坐车前来,在饭厅坐下休息后不知因什么触动了心事,饭也不吃急匆匆地向江边走去,看出来贺子珍当时心情很激动。一行人飞赶过去,劝说半天请回贺子珍,两辆小车才平安地向庐山驶去。



上山后,贺子珍即去看望林彪,林彪住在180别墅,她才确信1960年毛泽东没有上山。深深的思念和失望紧紧地缠着贺子珍。



那晚,贺子珍一连抽了好几根烟,喟然说了一句话:“毛主席爱庐山,他还会来的。”卢泮云一抬眼看到,贺子珍眉宇间一片坚定飘然的神色,似乎在表述,她还要上庐山“碰”毛主席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