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在易中天口中怎成了"可爱的奸雄"?


2007年11月19日 09:15:17 来源:光明日报



为了把曹操捧成“可爱的奸雄”,易中天在《品三国》中说了这样一段话:“曹操是真实的,也是本色的。包括他的奸诈、狡猾、残忍、暴虐,都表现得从容不迫,落落大方,真诚而坦率。这实在是一种‘大气’。‘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从这个角度看,曹操是英雄。而且是大英雄。”


这话出自大学中文

系教授之口,令人匪夷所思。先不论易教授的观点对不对,就这话本身而言,是说不通的。


连没上过中文系的大多数汉人都知道:奸,指邪恶;诈,指欺骗。奸诈,一般是形容一个人心狠手辣而虚伪、诡计多端的词。曹操既然“真诚而坦率”,他就应该是实事求是,胸怀坦白,甚至毫无城府的,而且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他怎么会“奸诈”呢?


曹操在做坏事时,比如杀害有恩于他的无辜者吕伯奢一家之时,也可能“从容不迫”,但是伤天害理,昧着良心,他“真诚坦率”得起来吗?他在青梅煮酒论英雄时,也许装得“落落大方”,但内心却谋划着如何吓唬和对付刘备,这也算“真诚而坦率”吗?


欧几里德说“我现在说的这句话是一句谎话”,即是一个悖论。咱们不管大哲学家欧几里德在那儿绕弯子,就说“我是一个不偷东西的小偷”,通吗?是小偷,则必然偷过东西;不偷东西,就不是小偷。这道理,连贩夫走卒都懂,可让大学教授那么一煽乎,就把咱们吓糊涂啦。


其实易教授这样绕弯子,情有可原——他是为了论述曹操的奸诈是“可爱的奸诈”,才如此强说的。连“奸诈”都“可爱”了,曹操身上的其他坏品质,如狡猾、伪善、残忍、暴虐,自然也就可以说成可爱无比了。易教授认为可爱,就“可爱”吧。但是,易先生心中的“可爱”,却不是普通人心中的“真诚而坦率”,这个“岔”,分就分在易教授的悖论上。


除了在电视上“品三国”,易教授新近在《解放日报》发文《这一回,我品〈百家讲坛〉》。他在“品《百家讲坛》”之时,又弄出一个悖论:他先说《百家讲坛》不是一个学术讲坛——咱们依此推理,既然《百家讲坛》不是学术讲坛,那他在那里讲的,当然不是学术;可他又说,学术原本有两种类型,或者两种任务,即研究和传播,“没有哪个人是完全不做研究就可以做传播的”,“做研究的人也没有一个不传播”,只是,“《百家讲坛》是向大众传播”而已。这里的悖论何在?既然学术有研究和传播两种类型,既然《百家讲坛》主讲者也做研究也做传播,则《百家讲坛》所讲的,当然属于学术。


学术和非学术,都让易教授占了,他能无往而不胜吗!但他的论调却犹如说“我租了一间门面卖东西,但我卖东西的地方不叫商店”;或者说“我租了个商店出售东西,但我出售的东西不叫商品”。是在哄人吗?


其实易教授无非是想说,《百家讲坛》既是学术的,又是向大众传播的,这样大家就很容易懂了。大概是为了回应舆论对《百家讲坛》娱乐化倾向的批评,他自己又不屑于与“娱乐明星”为伍,易教授才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为自己“正名”。没必要嘛。不管易教授愿意不愿意当明星,他在《百家讲坛》的“明星效应”是公认的,他的书也因此而畅销,完全没有解释的必要。更重要的、观众们更期待的是,老师们能把《百家讲坛》讲得更精确,更精彩。(王乾荣 原题:易教授的两个悖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