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十大合战之谜——桶狭间之战 zt

刘福通大龙头 收藏 2 732
导读:开运的奇袭战   说起织田信长的战斗,大概所有的人都会首先想到桶狭间之战。因为桶狭间之战是最有名的。从这个事情引申开来,如果问“织田信长最擅长什么战术”,十有八九的人会回答“奇袭战术”。   不过,认为织田信长擅长奇袭战到底对不对呢?放眼信长后来的战斗历史,就会发现,从桶狭间之战以后,信长再也没有用过奇袭战。   仔细想想,这也是很正常的。因为战斗的对手也知道桶狭间之战,从而认为信长是奇袭的天才,肯定会加倍防范,既然已经有所防范,那么奇袭也便不可能实现了。   另外,信长本身在

开运的奇袭战

说起织田信长的战斗,大概所有的人都会首先想到桶狭间之战。因为桶狭间之战是最有名的。从这个事情引申开来,如果问“织田信长最擅长什么战术”,十有八九的人会回答“奇袭战术”。

不过,认为织田信长擅长奇袭战到底对不对呢?放眼信长后来的战斗历史,就会发现,从桶狭间之战以后,信长再也没有用过奇袭战。

仔细想想,这也是很正常的。因为战斗的对手也知道桶狭间之战,从而认为信长是奇袭的天才,肯定会加倍防范,既然已经有所防范,那么奇袭也便不可能实现了。

另外,信长本身在那之后,也没有碰到过一定要用奇袭的情况。都是在经过充分的准备之后,堂堂正正的从正面一决胜负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信长最擅长的战术是奇袭”是大错特错的。桶狭间之战,可以说是他生命中唯一一次奇袭战。

那么,对信长来说桶狭间之战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另外,作为信长对手出现的今川义元来说,桶狭间之战又代表了什么?我们就此来探讨一下。

信长的父亲信秀是在天文十二年(一五五一)三月三日病死的。信秀与美浓的斋藤道三,骏河的今川义元打了一辈子的仗,终于快要完成尾张统一的时候,实际上,尾张国内还是有很多敌人存在的。也就是说,信秀死后,尾张统一的事业,就由继承家督之位的信长来完成。

信长背负着与尾张各地的织田同族战斗的宿命,弘治元年(一五五五)四月,打败下四郡守护代清须城主织田信友。后年弘治三年十二月,杀死弟弟信行,终于在永禄二年(一五五九)三月,成功打败上四郡守护代岩仓城主织田信贤,完成尾张统一。

但是,在信长同族相残的时候,终于平定三河的今川义元也开始向尾张发展。虽说“永禄二年信长平定尾张一国”,但这只是说尾张国内没有了敌对势力,并非指领土方面完全在信长的支配之下。

那么,这个今川义元以骏府今川馆为大本营,领土囊括骏河、远江、三河,现在更是将势力伸向尾张。今川氏在元弘、建武之乱的时候,初代今川范国跟随足利尊氏建立军功,成为骏河、远江两地的守护,其后,远江统治权被斯波氏取代,一直拥有骏河的支配权,在七代氏亲时成为战国大名,经八代氏辉,目前当主为九代义元。义元时代是今川氏最繁盛的时期,在军师太原崇孚(雪斋)的辅佐下,义元被称为“海道第一弓取”。

根据一般的说法,永禄三年(一五六零)五月的桶狭间之战时,今川义元为了上洛而来。由于今川氏与足利氏本为同宗,因为从足利氏分出了吉良氏,从吉良氏又分出了今川氏。因此有“御所绝而吉良继,吉良绝而今川继”这一说法。而当时,足利将军势微,吉良家又缺乏人才,所以今川义元上京辅佐将军,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主张今川义元上洛说的人认为,今川义元当时官居治部大辅,从治部大辅经三河守而登征夷大将军之位,正是足利尊氏走过的路。也就是说,今川义元是要上洛而途经尾张织田氏的领地时,被织田信长偷袭成功的。

但我认为,还有另一种可能性的,即今川的目的在于夺取尾张的领地。因为在当时今川氏的史料中,根本没有关于今川义元上洛的有关记载,上洛的记载都是来源于江户时代的军事小说,所以可信度并不是很高。反而是认为今川义元为了夺取尾张领地而来的比较符合逻辑。

义元在永禄三年(一五六零)五月十日,命井伊直盛、松平元康为先锋出发,自己随后在五月十二日从骏府今川馆起程。先锋、本队合计二万五千人的大军,而有些史料上称为四万,大概有虚张声势的成分在内。而为了迎战,织田信长最多可以动员的兵力为五千左右,除去在各支城把守的之外,能够上战场的也就只有三千左右。两万五千对三千,对织田信长来说确实是以一敌十的战斗。所以很多人都说,他这次的胜利是侥幸的。那么真的如大家想象的那样吗?

我们先来分析一个数据。在桶狭间之战时,大名还使用“贯高制”,今川义元当时的贯高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不过根据太阁检地时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 

骏河十五万石

远江二十五万五千一百六十石

三河二十九万零七百一十五石 

合计约七十万石左右。而今川义元的时代要比这时早三十八年,应该当时还不到这个水平。

而尾张一国就有五十七万一千七百三十七石。而且尾张要比骏河、远江、三河等地的土地肥沃的多,是战国时代有名的粮仓。所以人们往往被表面现象所迷惑,认为一方是统辖三国的大大名,另一方却是好不容易才统一了一国的毛头小子,双方力量差距就像大象与老鼠那样显著。但其实,如果你看到的是七十万对五十七万的时候,还会那么认为吗?

●信息操作与信息收集的差别

就像严岛之战时的离间计一样,在桶狭间之战时,信长也使用了很多离间计。可以说,在信息操作方面,信长比义元技高一筹。

从今天可以得到的信息来看,桶狭间之战前夕,信长实施的离间计有两件。一件是计杀户部新左卫门。户部新左卫门本来是织田的部将,统领笠寺附近。后来看到今川义元势力强大,再加之今川家的劝诱,遂寝返到今川家。

于是,信长首先把户部新佐卫门写给自己的信收集起来,交给右笔,命令右笔模仿户部新佐卫门的笔迹。右笔经过一年的练习,已经可以写的与户部新佐卫门一模一样了,于是让此右笔冒充户部新佐卫门写一封给信长的密函,让信长的家臣扮成商人的样子,装做偶然被义元发现的样子,送到今川义元那里。今川义元随即中计,将户部新佐卫门斩首。

离间计的另一例,是鸣海城(今名古屋市绿区鸣海町)的山口左马助教继、九郎二郎教吉父子的事件。这个山口父子本来是作为织田方统领鸣海附近领地,看到今川义元的势力延伸到尾张来之后,于是背叛织田家,投靠今川家。他们将尾张的情报完全泄漏给了今川方。

对于这个山口父子的离间计,与刚才对户部新佐卫门的密函战术不同,使用的是传闻战术。虽然同样是离间计,但信长不会用相同的手段。

信长首先令手下乔装改扮潜入骏府城,在那里散布“山口左马助是假装投靠今川家,等义元攻入尾张的时候,再与信长里应外合,前后夹击”这样的流言。

无论什么时代,流言都是有效的手段。而且,战国是个尔虞我诈的时代,因此离间计是最为有效的计策。有个词叫做“疑神疑鬼”,就说明了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的意思,这个流言传到义元的耳朵里,他也不辨真伪,就把教继、教吉父子召到骏府,令其切腹自杀了。

刚才的户部新佐卫门事件,根据史料记载,有弘治三年(一五五七)说,永禄元年(一五五八)说这两种说法,山口父子事件传说发生在永禄二年。也就是说,都发生在桶狭间之战前夕。信长可以在桶狭间打败义元,确实很大方面取决于永禄三年五月十九日战斗当天的偷袭,但是,我认为,与此同时离间计的成功也是十分重要的。

战斗结果不止取决于合战当天的实际军事力,还被之前的各种准备工作所左右,这不是从中可以看到的吗?

在为数众多的战国武将中,像信长这样重视情报的武将寥寥无几。对离间计的运用恰到好处,对隐藏情报也做的天衣无缝。我试举一例。

桶狭间之战前夜,即五月十八日晚上,在信长的大本营清须城的议事厅里重臣云集。根据以往的说法,这是在开军事会议,家老级的重臣一一发表自己的意见,出击还是笼城意见各不同,最后也未能达成一致,只好散会。特别是,其中老臣林佐渡守秀贞(通说中是通胜)提出“敌人四万,我方只有三千,野外作战毫无胜算。在清须城内固守才是上策。”信长对此的反应是“对于没有后援的清须城,固守只能是自取灭亡。不管怎么说,应该先出击才对。”两个人意见相左。

但是,事实上平时所说的那个军事会议是不存在的。被称为史实性很高的太田牛一的《信长公记》中写着“当天夜间没有任何行动,军队跟往常一样,大家在谈论各种奇谈怪论,直到深夜才各自回去。”

从信长的行事风格来看,这也是很自然的。重臣中说不定也有义元的奸细。在军事会议上说“明天我们要偷袭义元的大军”的话,难保这个消息不会传到义元那里。说起来,战国时代的君臣关系就是如此。“欲欺敌先欺己”,当时的信长大概就是这么想的吧。

那么,终于到了决战当天,五月十九日。

'

这天,义元本队打算从沓挂城出发向大高城进发。义元本队进入大高城之前,必须要先排除织田方在大高城附近建的两个砦——丸根和鹫津。因此,在十九日天亮前开始攻击。

信长得到丸根、鹫津两砦被攻击的消息是在凌晨四点。正在装睡的信长听闻此消息后跳起来,命令准备出战。有名的幸若舞《敦盛》中的一节“人生五十年,天下间,一切恍如梦幻;但凡一度生存,岂有永恒不灭者”,正是此时的情景。

起床之后随便吃了点东西,信长单骑从清须城飞奔而出,跟在他后面的只有五个小姓,主从六骑奔向热田神社。随后,二百人左右的杂兵也到了。

信长在那里进行战胜祈祷。人们经常说信长是无神论者,那其实是不对的。在他举行战胜祈祷的时候,士兵聚集到了千人,早上八点左右开始出发。听到主公出战的消息,信长的家臣们开始聚集起来,到信长早上十点左右进入善照寺砦的时候,军队已经变成三千人。

顺便说一句,这三千人已经是信长可以动员的最大人数。因为有些兵力必须留在支城内以防万一。

正午时分,信长率领二千兵力从善照寺砦出发向中岛砦前进。三千兵力中有一千留在善照寺砦内。其实这是信长的战略,包含着深远的意义。因为今川方面也会派出斥候来侦察信长军的动向,要防备他下一步的行动。将一千人留在善照寺砦内,给今川方造成信长本队还没有行动的假象。恐怕是把最引人注目的军旗,马印等留在善照寺砦内,以吸引敌人的注意。

不过,虽然我写着“从善照寺砦出发向中岛砦前进”的进军路线,不过这也和以往的说法不同。以前普遍的看法是,信长从善照寺砦出发,向相原方向迂回到太子根的小高丘,然后从那里偷袭位于桶狭间的义元。也就是所谓的“迂回奇袭说”。

对此,我忠实于《信长公记》的记载,采用了从善照寺砦出发向中岛砦前进,从那里进行“正面奇袭”,攻击了在桶狭间山休息的义元军的说法。

“奇袭的奇,是奇策的奇,从正面进行奇袭不是很可笑吗?”或许有人会这么认为。正因为如此,所以从来都是认为进行的是迂回奇袭,只有《信长公记》里是说的正面奇袭。

那么,从正面进行的攻击为什么会被称为奇袭呢?事实上,这里有一个怎样看待桶狭间之战的方法问题。这里,我们也要提到情报的重要。

话题稍微说远一点,战斗结束后的论功行赏,信长最先褒奖的是名叫梁田出羽守政纲的武士。被叫做出羽守这么了不起的名称,大家一定认为他是位重臣,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只是个尾张与三河交界处附近的,住在沓挂的地侍,也就是个土豪而已。所谓的地侍、土豪,是在战争的时候,拿着武器上战场,没有战争的时候,就在土地上耕作的人,也称为半农半武士

桶狭间之战的时候,像后面描述的那样,最先刺中义元的是服部小平太,取得义元首级的是毛利新介。按照以往的惯例,最先收到褒奖的应该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在桶狭间之战中,梁田政纲所发挥的作用可以从以下两点来分析。一是对义元本队的侦察以及报告。即十九日早上,从沓挂城出发的义元本队,到底经过那条路线向大高城进发,其部队人数为多少,中午吃饭休息的地方是在哪里,等等此类问题。也就是说,信长从梁田政纲的报告中,得出在哪里进行奇袭的结论。

另外一个作用,是将信长本队的二千人即奇袭部队,引导至准确的奇袭地。这是只有熟悉桶狭间地形的梁田政纲才能做到的。“人尽其材”大概就是这样子了,人可以根据给予自己的舞台发挥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作用。看到这个时候的梁田,令我不禁如此想到。

而且,从准确引导至奇袭地点来看,政纲可以事先就把今川方的斥候消灭掉了。可惜的是,这点从史料上无从考证了。两千人的奇袭部队接近桶狭间的义元本队,而今川方的斥候竟然没有发现,难免让人想到是被政纲的手下解决掉了。

●桶狭间古战场上的两个谜

根据至今流传甚广的迂回奇袭说,信长率领的两千奇袭部队,一举攻下太子根的小山丘,然后向被称为桶狭间的洼地进行石块攻击,最后取得了义元的首级。我所知道的电影、电视、漫画、戏曲等等所有的关于桶狭间之战的作品中,无一例外的都是设计的信长从山丘上,向着正在休息的义元本队冲下去。

理由就包含在这个地名里。狭间这个名词就意味着“洼地”的意思,而确实桶狭间附近的洼地很多。以前的解释都是说,义元在谷地的地方进行午饭以及休息。

不过《信长公记》中却是说,义元的休息地点不是谷地,而是叫桶狭间山的山上。想来确实如此。就因为率领两万五千人的大军的大将说了一句“正好到午饭时间了”,于是就在行军中的谷地洼地开始休息,这是不可能的。虽然说是行军中的吃饭,也应该选择合适的地方。

用这样的眼光重新看待相关史料,就会发现两点问题。一是作为织田家军配者的伊束法师,有本专门描写他的书叫《伊束法师物语》,书上记载“十七日敌本阵赴池鲤鲋,令其驻扎于桶。”

这篇文章被认为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写成的,“义元十七日将池鲤鲋作为本阵,然后顺势进入桶狭间布阵,在此吃十九日的午饭。”但是,在《伊束法师物语》前面一部分中有写道,松平元康进攻丸根砦,这些可以明确是十七日的事情。也就是说,这篇文章可以认为是“十七日,义元将本队在池鲤鲋布阵,先锋在桶狭间布阵。”

关键是,先锋部队已经在两天前,于义元休息的地方布阵了。

另一史料是《三河国郡志》,写的内容几乎是一样的。既然事先已经构建阵地,就不可能在狭窄的谷地休息,而是像《信长公记》中说的那样,在桶狭间山的山顶。

问题是,这个所谓的桶狭间山到底在哪里。我也询问过当地的老人“您知道桶狭间山吗?”可是问了好多人,都说不知道。信长时代的桶狭间山到底是从何时开始不这么叫的呢,还是说《信长公记》中桶狭间山不是一个固有名词,而是通指“桶狭间的山”呢?

桶狭间附近最高的山,现在海拔64.7米,其周围的山丘都可以称为桶狭间山。义元在桶狭间山的山顶附近北侧布阵。

正午左右,在桶狭间山本阵的义元吃过午饭,接到丸根砦、鹫津砦陷落的报告,十分高兴的哼了三首小曲。根据史料记载,这个时候还召开了茶会,完全没有考虑到会被偷袭。

下午一点之前,桶狭间附近突降大雨。实际上,这场大雨对于信长军十分有利。因为今川方的斥候部队被大雨遮住了视线,另外,斥候部队因此散开。信长的两千部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桶狭间山脚下,正是靠了这场及时雨。

信长奇袭的时间,可以说是刚过下午一点。从绘图史料中可以看到,大雨中信长发出总攻命令的场景,而实际上,当时雨已经停了。雨过天晴,在树下避雨的义元家臣准备重新开始吃饭的时候,信长的两千奇兵冲上了桶狭间山。

完全没有想到被偷袭的今川军,顿时阵脚大乱。根据《武德编年集成》一书记载,义元刚开始以为是失火,或者是家臣打架,顶多认为是家臣有人谋反。

这时,在桶狭间山周围有五千左右的今川军,义元身边有三百左右的马回众,也就是所谓的旗本保护,义元在中间想尽快逃走。

一般认为,从五千人中找出义元不是很困难吗?但是,信长十分迅速的找到了义元的藏身之处。理由很简单,义元旁边放着涂漆乘舆。

这如果是马的话,那就很难找到义元的所在,他或许可以顺利的逃走。但是,涂漆乘舆却要了他的命。涂漆乘舆是经过将军特许才得到的特权。经常有人说“义元是个坐着轿子出战,连马都不能骑的软弱武将。”这其实是错误的。他是因为那是名门的象征,才坐着轿子的。而却因此丧命,人生真是不可预知的啊。

涂漆乘舆就在义元身边,也表示了这时候义元方对于奇袭还是毫无防备。假如有心的话,应该把涂漆乘舆放到远离义元的地方。

现在,一般被称为桶狭间古战场的地方,不是在桶狭间山上,而是在低处。这是为什么呢?现在,有两处古战场。关于这个谜题,我们再来讨论一下。

作为“桶狭间古战场公园”而设立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快到名铁的中京赛马场前车站的地方,位于丰明市荣町南馆。另一处是,在其西北方的名古屋市绿区有松町桶狭间这个地方。

顺便说一句,这两处的古战场公园,都是在桶狭间山周围,以海拔64.7米的山丘为中心的一带,丰明市的在山丘北麓,名古屋市的在山丘西麓。大概被信长偷袭的今川军,从山上逃到山下去了。

当时的情形,今川军可以逃的方向有两个。一是刚离开的沓挂城,二是准备去的大高城。从没考虑过如果被偷袭该怎么办,所以部将只能根据当时的情况做判断。我认为:逃往沓挂城的今川军被信长军在桶狭间山北麓的丰明市古战场迎击,逃往大高城的今川军被信长军在桶狭间山西麓的名古屋市古战场迎击。

那么,义元本身是在哪一个古战场被取了首级呢?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注意到《续明良洪范》的记述。在此简单叙述一下大意。

义元听从了家臣的建议,向大高城方向逃亡,骑着马,身边有岛田左京、泽田长门守等十二三个部将的陪同,在路上遭遇信长方的追击,侍臣一个个被杀,最后只剩孤身一人,先被服部小平太的长枪刺中,惊慌失措时被毛利新介取了首级。

即义元从桶狭间山向西下山,逃往大高城途中,被信长军追上取了首级。因此,如果按照《续明良洪范》的说法,义元被杀的古战场是在名古屋市的那处。

战斗最终结束是在下午四点左右。今川军战死者有三千人,可以看出这场战斗的惨烈。此后,今川家迅速衰弱的原因,在于很多重臣都死于此战。

此时,桶狭间附近的今川军约有五千左右,其他地方还有两万人马。不过,一听到“义元大人被杀”的消息,今川军大部分都逃回自己领地。仅从这点可以看出,当时总大将的凝聚力有多大,也可以说是象征了战国大名领国内的主从制关系。

第二天五月二十日,信长在清须城检验首级,标志着这场战斗的完全落幕。

对信长来说,桶狭间之战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当然,勿庸置疑为信长以后的发展打开了一片新天地,不过,我想并非这么简单。这场战争是象征战国武将新旧交替的里程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