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91/


小雅思绪忙乱,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清理起自己全部能杀鬼子的弹药装备。

还是只有八发子弹,三支小铁箭;这样的装备怎么去击杀现在还侵占小山村的那群有禽兽。。。。。那群毫无人性的日本鬼子;“谁来帮帮我,谁送我一点杀鬼子的武器弹药;”小雅内心的呼喊几乎就从心里喊出来,可现在有谁能听见自己这无助的呼喊。

仰头看见一米刺眼的阳光从树缝中插了进来;

好累,发自内心压抑的累,美丽的小雅几乎承受不起这又一无情的打击;她靠在了冰凉的枪管上;

老爸,老妈,大虎,小虎的影子又出现在眼前;

现在出现的不在是英勇魁梧的父亲,慈祥的母亲,天真的大虎小虎,而是让小雅痛心入肺的小山村,父母亲人被鬼子残杀的情景;

喀嚓。。。一树枝在大雪下折断了,雪花又飘进树洞;

小雅手轻轻移动了一点想躲开掉落的雪花。

。。。。 。。。。

夹子。。

大虎做的夹子,小雅无意在慌乱中摸到了放在最底下的一个小小小的夹子;“哦,老天爷;谢谢老天爷;”一个小夹子就象一根救命的稻草,她紧紧的抓住了,希望来临的太快了,太让人激动了,太兴奋了;她狠狠的用手拉起小夹子弹下,叮当一声狠狠的反弹回来,打得小架子阵阵发抖,显示出它特有的威力;

可爱的小夹子呀,你太好了,在最要命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她反复看起这个小东西,简单而实用的小东西;做十个。。一百个。。。小雅心里盘算起来;

大冬天的那里去找材料做夹子呢,这又是一个艰难的问题;

“ 靠自己,现在只有靠自己,没有人可以依靠,没有人可以帮助;只有自己;”

“我是最年轻,最聪明,最英勇,最好的猎人,没有什么可以难住我;”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子不停鼓励自己,鼓励自己去完成一件几乎很难完成的任务。

小雅回想到了梦境中的甜美,梦境中的温暖,梦境中的欢快;“如果没有鬼子,不是鬼子;我们是多么幸福,没有了,全部都没有了,一切只有血和恨,只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方式做最后的决斗;”小雅狠狠的咬了咬牙:“杀鬼子,为死难的父母亲人和那些无辜的乡亲报仇;杀鬼子,这里是我们中国人的家;他们是一群恶狼,我要把全部死在他们做恶的地方;”

必须要让小山村那些恶狼受到惩罚;

必须要为惨死的父亲母亲大虎小虎复仇;

必须要让那些狂妄的日本鬼子付出生命的代价;

新的希望,新的复仇;让几乎心灰意冷失去斗志的小雅信心十足,她坚信自己一定能完成任务,一定能让那些死不瞑目的中国人含笑九泉;小雅看了看树壁,抽出匕首深深的在树壁上刻上了父母大虎小虎。。。的灵位,她恭敬了跪下拜了起来;

简单的仪式却是那样的庄严肃穆,树壁的名字也刻下了一个普通中国人对日本鬼子刻骨铭心的恨;

她又用白色的皮毛包裹好猎枪,系了系身上的白皮袄,把长发拢进了白皮帽;

从头到脚一身雪白;雪白的躯体透出了冷冰冰的煞气;

幽灵又要出发了,她要去完成没有完成的事情;她要去把小山村的那群凶残的恶狼一个一个的击杀,让他们痛苦的死去,死在中国美丽而英勇无比的猎人手里,让他们死在中国大地上;不能让他们带着血债离开这里,绝不!

寂静的小山村只有一队队卫兵走来走去,唯一的声音就是皮靴和冰雪摩擦出喀嚓喀嚓的声音;一个白色的幽灵快速的出现在山头;

又消失了;

经过上次意外的事情发生后,美丽幽灵现在的复仇已经变得理性而睿智。

她看着下面的小山村,她要再次等待出击的时机;

黑夜越来越深了,温度也急剧的冷下来;

卫兵开始换岗了,一阵闹动以后;几个卫兵抱紧衣服往自己的小木屋跑去,他们要去喝酒吃肉了,然后舒舒服服在温暖的炕上睡上一觉,没有人感觉到幽灵的出现,因为他们根本感觉不到;

她是森林的使者,森林中的幽灵;

小山村又恢复了寂静,刚才还灯光闪烁热闹的几个小木屋 黑下来了;

她看着村子的一切;

看到自己的家,那里曾经给她温暖,给她开心,给她快乐的家;

父母住的房间已经漆黑了,她看见自己原来的雅致的小屋还亮着一点灯光,在寒夜里她看着是那样明亮;

幽灵从山头几个飞跃。。。。轻轻的飘落在自己家的平平的屋顶上;

这里太熟悉了,每年都不知道有多少天在这里度过,每次多的肉到是她晾在这里。夏天一家都在这四方平平的屋顶上纳凉,吃着从山上摘的野果;

突突突。。。。

俩道可怕的亮光出现在村口,俩辆摩托车这个时候从外面回来;是长钢和寺远的摩托,早上去司令部开会,因为在冰滑的道路行驶,耽搁了不少时间。。。。

长钢从停在场地的摩托上下来,瘦弱的身体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寺远提着那把华丽的战刀站在后面,等待长钢的命令;

不知道为什么,长刚从内心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杀气,是那种让他心跳的杀气;他不知道杀气从什么地方而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以来,这个让他敬佩的聪明的可怕的幽灵般的猎人只要一出现,他就感觉到从没有过的心灵压抑;

他阴毒的眼光扫了山村四周,冷冷的。。

一双锐利的眼光和阴毒的眼光终于在漆黑寒冷的夜色中碰在一起,幽灵内心也感觉刺透的冷,感觉到了对手的阴冷残酷;

几分钟,漫长的几分钟;

长钢动了动身体,拉了拉大衣;

幽灵这次又胜利了,是内心的胜利,她把恐惧交给了眼前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