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生存与发展 第十五节 扩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马雯婷已经陷入了近乎于疯狂的工作状态,她日以继夜、殚精竭虑,将平生所学悉数付诸于基础建设之中,一片苦心和汗水终于结出了累累硕果,几家小型工厂以“大跃进”的速度飞速地运转起来,在异时空的世界里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神话般的奇迹。


相对于马雯婷而言,龙天可就轻松多了,有了马雯婷在背后的强有力支持,有了雄厚的经济基础,也有了较为完备的后勤保障,这些均有力地支援了他的扩军方案。


这一次的扩军与上次成军时不同,许多事情龙天不需要亲力亲为,比如新兵的日常训练和理论学习,自扩军之后,最忙的反而是三个排长和九个班长,新兵训练场上很少看到龙天的身影,倒是在夜间的枪械和战术理论课上,龙天还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角色。


在原有一个中队的基础上,龙天这次扩编为一个支队,人数扩大了十倍,达到了一千多人,部队番号也作了修改,由原来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台湾第一中队”,改为现在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第一支队”,下设三个大队,分别是海警大队,内卫大队,特勤大队。


1. 海警大队,负责台湾北部海域的警戒战备任务,包括护渔、护航和未来的海战,装备“郑和号”木制大型战船一艘和若干中小型船只,装备了马枪和船载前装滑膛炮,驻地设在淡水港,大队长是丁念祖;


2. 内卫大队,主要负责内部保卫工作,包括重点设施的警戒任务,部分承担控制区域内的公安工作,战时则充当预备队,大队长王长胜。


3. 特勤大队,主要担纲突发事件的应急作战任务,属于战备机动部队,平时在驻地纱帽山军营训练,战时则充当战场主力,大队长姜海。


原属于武警编制的公安派出所,龙天把它单独划了出去,交给了由马雯婷领导的台湾县政府,在马雯婷的提议下成立了县公安局,目前下辖台北(即淡水镇)、基隆(即鸡笼镇)、桃园三个派出所,局长是张继宗。


从地图上来看,目前龙天所控制的区域相当于现代的台北市、台北县、基隆市和桃园县,总面积约四千平方公里,相当于控制了台湾实际总面积的九分之一,人口二十多万,其中大部分都是从大陆迁徙而来的,随着各项工作步入正轨和发展速度的加快,在未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台湾全境都控制在了龙天和马雯婷的手中。


实际上龙天之所以能这么顺利就接管了台湾,明朝的“海禁”政策帮了他的大忙,因为“海禁”使得台湾孤悬海外,成了“没娘的孩子”,而龙天适时地出现在台湾,并利用郑和的关系,巧妙地从明成祖手中把台湾给“租借”了过来,可以说这个时候的龙天也是“皇帝”,是台湾的“土皇帝”。


招募工作一完成,紧接着就投入了紧张的训练当中,训练场上杀声震天,射击场里枪声四起,龙天充分调动起了老兵们的“传帮带”作用,基本上中队成立伊始的首批战士都当上了班排长,他们对新兵的要求不比龙天宽松,甚至于更严酷,体罚现象非常普遍,到最后龙天已经坐不住了,时常到训练场上监督有无恶性体罚现象的发生,并适时地处理了几起事件,总算把这股歪风给杀了下去,否则的话以后的兵可就难管了。


头顶共产党的红五星,身穿国民党的黄军装,肩上扛着一支猎枪,这就是武警战士的一身行头,龙天倒是已经习惯了,不过马雯婷总感觉非常刺眼,她现在兼任支队政委一职,用她的话说“这就是一支杂牌的狩猎队”,龙天可不管那么多,“狩猎队就狩猎队,只要能打鬼子就行”,不知怎么地,两人的这一番话给传了出去,到了最后变成了“只要能打兔子就行”,不过在战士们的眼里,鬼子和兔子区别不大。


“首长,情况不太对啊”,新兵训练刚刚完成,一身臭汗的姜海跑进了龙天的支队长办公室。


龙天正在写材料,一听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说道:“我说姜海,你小子记性哪儿去了?都说了你多少次了,进来的时候先喊‘报告’,你把我这儿当什么了?当你家啊?”,龙天略微有些不满地说道,不过从心里龙天非常看重姜海,是块能打硬战的料,唯一的缺点就是性子急,有点一根筋直来直去。


“行了,行了,你别出去了,有事说吧”,姜海一听立即往门外跑,又被龙天给喊了回来。


姜海傻笑了一声,摸了摸后脑勺之后坐在了龙天面前,“首长,我发现这批新兵有点问题,我仔细地观察过几个,发现他们根本不象是刚刚入伍的,看这架式很象是从前就在官军里当过兵,刚刚进来的时候,那个跪姿绝对标准,而且纠正了许多遍都改不过来,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对长官行跪礼,首长,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问题啊?”,姜海挠了挠头皮之后,颇为疑惑地问道。


龙天心里咯噔一下,紧接着眉头立即锁了起来,这个细节问题他还真没有注意过,现在听姜海提起,他也隐隐感到情况有点不对,台湾已经很久没有过官军驻扎了,现在所招的这些兵有很多都是从大陆迁徙而来的,万一真有官军混充进来的话,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另有目的。


“姜海,你赶紧安排人手,对新兵营进行全面布控,给我把里面有问题的都集中在一起,先问问清楚,绝对不能让一个问题新兵进入部队”,龙天猛地站了起来,一拍桌子布置任务。


姜海领命而去,龙天长吁了一口气,“好险哪,想跟我玩无间道啊,嘿嘿,老子才是玩无间道的高手呢”,思忖之后,龙天突然想起了自己干卧底的“光荣经历”,忍不住笑了起来。


“龙大哥,什么是‘无间道’啊?”,语蝶恰在此时走了进来,显得很是好奇。


“嘿嘿,无间道嘛,就是你们所说的‘奸细’,我们叫‘卧底’,就是为了一项特殊任务,而化装打入敌人内部的人”,龙天解释道。


语蝶听到“奸细”两个字之后,脸色微微地变了变,咳嗽了一声之后趴在了桌子上,帮助龙天整理桌上的文件,不过她开始有些情绪不定了,连文件倒放都没有察觉。


“对了,语蝶,我记得当时你介绍了十几个新兵进来的,对吗?”,龙天问道。


语蝶的脸色一变,立即就被龙天看了出来,小姑娘毕竟太嫩了,她这一变化,龙天立即就想起了招兵时的事情。


“是啊,龙大哥,怎么了?他们是不是惹什么事情了呀?”,语蝶没有抬头看龙天,而是继续整理文件。


“哦,没事,没事,他们挺好的,新兵训练刚刚结束,正准备给他们分配下连队呢”,龙天眉头微微一展,脑子里的问号跳了出来。


两个小时之后,姜海跑了进来,这小子记性真的很差,又忘了喊“报告”了,看见龙天他大嘴一张,刚想开口就被龙天使了个眼色给阻止了,两人一道下了楼,直接走进了姜海的办公室,办公室里蹲着十五个人,个个被五花大绑,被五个强壮的特勤战士用枪逼着。


“首长,查过了,就这几个小子,都是同一天进来的,而且,而且。。。。。。”,很明显姜海已经知道了这些人的来历,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一味地看着龙天。


“而且都是语蝶介绍进来的,对吗?姜大队长”,龙天平静地替姜海把话接了下去。


姜海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姜大队长,他们还说了什么?”,龙天问道。


姜海一卷袖子,一副要揍人的架式,“这帮小子骨头硬得很,怎么问也不肯说,你又不让揍,真急死我了”。


龙天挨个看了一遍之后,突然间猛地一拍桌子,“妈的,都给我拉出去毙了”。


“好咧”,姜海高声唱诺,一挥手,五个战士就要动手往外拉人。


“大人饶命啊”,其中一人终于扛不住了,一下跪在了龙天的面前,不停地磕头求饶。


见有人开头,剩下的也不再嘴硬了,龙天和姜海一道,逐个隔离审问,供述基本一致,而且确实和语蝶有关,至于其他的就说不出来了,这帮人从前都是官军,受人安排潜入台湾,然后交给语蝶,由她介绍进入武警部队,具体进入之后的任务目前尚不清楚。


“语蝶啊,语蝶,你太心急了”,走出姜海的办公室之后,龙天遗憾地在喃喃自语。


龙天此时的心情非常沉重,语蝶又一次欺骗了他,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心痛甚至于有些恼火,警卫员王小柱向他报告,语蝶跑了,同时逃走的还有语兰,语蓉,语晴,估计是发现事情败露之后,集体畏罪潜逃的。


“首长,要不要追捕啊?”,王小柱轻轻地问了一句。


龙天咬着牙捏紧了拳头,目光中冒出了火花,不过片刻之后情绪又平静了下来,“不用了,我知道她们去哪儿了,我去就行了,你们都给我守在军营里,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交待完了军营事务,龙天独自一人往纱帽山走去,三公里的距离显得特别漫长,龙天的神经有些麻木,总感觉视线有些模糊,甚至于怎么走到绝尘庵外的他都不清楚了,心乱加上心痛,时时地折磨着他的内心。


绝尘庵大门紧闭,庵内一点动静也没有,不过龙天发现庵门没有上锁,肯定是四个女人慌忙之中忘记掩饰了,语蝶几个真的是个不成熟的小女孩,这点小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龙天这个现代刑警呢。


重重地拍了几下门环,庵内没有任何反应,龙天想了想,对着门内喊了一声:“语蝶,是我,我一个人来的,你们不用怕,开门吧,我只是想找你们谈谈,没别的意思”。


庵内沉静了片刻之后,门内终于响起了蹑手蹑脚的走动声,透过门间的缝隙,一只俏丽的眼睛正向门外窥视着,龙天摊开了双手,又掀起了衣摆,示意自己并没有带人来,也没有带枪。


“吱”一声,庵门打开了小半扇,龙天一步就跨了进去,开门的是语蝶,她低着头,不敢看龙天,也没有说话,向外探了探头之后,又快速地把庵门关上了。


“别动”,语兰突然间从门后闪了出来,手中的左轮手枪正对着龙天的胸口。


龙天很轻松地笑了笑,他这一笑语兰就更紧张了,枪口在不停地颤抖着,脸色也慢慢地变得苍白。


“语兰,长本事了啊,在我面前玩枪,你忘了这枪是我亲手交给你的吗?枪是我的,所以它会听我的,你信吗?”,龙天轻蔑地笑了笑,对于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姑娘他真的有些生气了。


“语兰,不要”,语蝶发现语兰在激动之下,竟然想扣动扳机,情急之下尖叫了一声。


趁语兰走神的一瞬间,龙天快速地伸出右手,一个别腕反转,疼得语兰手一松,左轮手枪稳稳地落在了龙天的左手上。


“我是来找绝尘的,不关你们的事,请带我去见她”,龙天把玩着左轮手枪,把它轻轻地塞进了语兰腰间的枪套里,又给她扣上了套子。


绝尘静静地从后堂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脸惊慌的语蓉和语晴,两个小女孩和语蝶一样,都低着头,不敢和龙天对视。


“不用说什么施主啊阿弥陀佛之类的,很早我就知道了,你不用看语蝶,与她无关,是你们自己不小心露出马脚的”,见绝尘还想再装出家人,龙天抢先点破了其中的玄机。


绝尘看了一眼语蝶,语蝶焦急地摇摇头,表示不是她泄露出去的,绝尘哀叹了一声,心中倍感遗憾和失落,思忖片刻之后,她一侧身对着龙天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龙天进内堂详谈。


“你们四个到门外去看着,出去的时候把门掩上,我没有叫你们不要进来”,绝尘对着四个弟子吩咐道。


简陋的厢房,陈旧的摆设,没有任何奢华之气,唯一的亮点就是墙上挂着一轴裱糊过的画卷,画上是龙飞凤舞的狂草,是一首诗,不过龙天不认识。


两人面对面地坐着,四目相对时,麻木的是龙天,流泪的是绝尘,语蝶四人一直呆在绝尘庵外,隔着庵门听着里面的动静,不过除了隐隐听见绝尘的哭泣之外,还偶而夹杂着龙天的几声长叹。


龙天走进绝尘庵时是下午五点,但等他走出绝尘庵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在绝尘的房内,两人整整呆了一晚上,而语蝶四人竟然也傻傻地在门外等了一晚上,等龙天开门时,四个女孩同时倒在了门里。


“走吧,都跟我回去”,看了一眼地上四个冻得浑身发抖嘴唇青紫的女孩,龙天冷冷地说道,然后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语蝶四人面面相觑,又望了一眼庵内的绝尘,只见她点了点头,面颊上还有未干的泪迹。


这起“问题新兵”事件很快就划上了句号,十五名新兵也如期分到了各自的连队,语蝶四人也照旧呆在女兵班,经过了这一个晚上,所有的问题似乎都迎刃而解,只有语蝶心中仍然有些不快和疑虑。


在这件事情过后的不长时间里,龙天突然之间变得非常富有,马雯婷发现帐上的银子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五十万两,后来又陆陆续续地进帐不少,不但如此,在第二批招募的新兵里,姜海发现了更多善行跪礼的新兵,这一次是龙天亲自招募进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