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拉市武警驻地的电话梁爽不知道,但武警学院和武警总部冷剑少将的电话可记得一清二楚。

于是,梁爽想拨打冷剑的电话,希望能通过冷剑把这个消息传递到拉市警方。

一条人影快速冲过电脑室的门口,梁爽被包围了。

梁爽放下电话,一个翻身翻过一张电脑桌,把三号扯在身前,自己却藏身在宽大的电脑桌后面。

“哒哒哒哒”

子弹射进来,“当啷”一声,把电话击得粉碎。

“嘭”的一声巨响,子弹击爆了显示器。

梁爽用枪指着三号的头,问了电话线路房在哪儿后,寒声说:“无线电信号屏蔽仪在什么地方?不说,我现在就崩了你。”

“六号背着无线电信号屏蔽仪器在六楼……”

“砰砰砰!”

“哒哒哒哒!”

子弹继续疯狂地从门口射进来,把三号射成刺猬般。

梁爽抬手一枪,把另一台电脑的显示器击毁。但即使几十台电脑被击毁,也是治标不治本,网线还在呢!

梁爽抬手向着门口射了两枪,阻止对方冲进来。

他挑出电话线,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猛扯。

他转眼一扫,发现电脑桌上有很多纸张,计上心头,就推起一大堆纸,和着网线电话线点火燃烧起来。

房间浓烟滚滚,房间霎时间暗淡下来。

拉市特有的绚丽夕阳从玻璃窗照进来,显得特别的凄美怪诞。

电脑室自动的灭火装置喷出水来,整幢大厦的火警装置疯狂地鸣叫起来。

这么大型的公司,应该和市公安局的消防部门直接联系,出现火灾,消防部门会直接知道。只要消防部门来检查,梁爽的目的就达到了。

水淋湿了插头插口,电线短路,所有电脑和线路全部烧毁。

果然,消防部门的报警灯狂闪,因为今天很多虚假的报警电话,因此消防部门打电话给长龙大厦的保安部(就是一楼的电话)。

骤然响起急促的电话铃声,吓了一号一跳。

一号冲到电话机旁,拿起电话,不紧不慢地对警方说今天长龙大厦的电脑出现故障,总是疯狂地报警,请警官放心,没有事。

梁爽继续向门口射击,眼睛却四处扫射,寻思脱身之法。

拉市是有名的日光城,藏历12月20日,拉市晴天的几率多于一年中其他任何季节。

此时,一抹残红努力地透过没有拉下厚厚窗帘的玻璃幕墙,把如血的红色铺在电脑室里。

“嘚嘚嘚”

两个铁东西滚进电脑房。

这两个小东西黑不溜秋的,正冒着青烟,在梁爽不远处滴溜溜地转动。

“手雷!”梁爽心里大喊一声不妙,挺起身双手用力一按电脑桌,身子腾空跃起,跳上桌面,跟着双脚全力一蹬桌面,尽力前扑,扑在离手雷几米远的一张电脑桌上。

他的身体把桌面上的液晶显示器撞飞在地下,发出“嘭”的爆炸声。

梁爽什么也不顾,顺势从电脑桌上滚落下去。

“轰!”

“轰!”

梁爽的身子还没有和地面接触,两枚手雷就争先恐后地把它所有的能量释放出来。

梁爽躲在电脑桌下面,因为有几张电脑桌的阻隔,成功地躲过声浪的冲击波和手雷弹片的冲击波。

电脑桌被震得摇晃起来,还不时传来手雷弹片嵌入电脑桌噼里啪啦的声音。

电脑室顿时烟雾弥漫,硝烟滚滚。

手雷弹片的骤雨刚停歇,梁爽马上蹲着,左手拿起小转椅狠狠地朝玻璃窗砸过去,右手则举枪向烟雾笼罩的门口大概方向连续扣动扳机。

“砰砰砰!”

“啊!”烟雾迷蒙中传来一声痛呼,看来歪打正着,击中了人,可惜不知道击毙还是击伤了。

“嘭!”椅子砸中玻璃窗,玻璃窗没有破碎,只有一些小小的肉眼几乎看不出的裂纹痕迹。

靠,长龙公司真舍得下本钱,这些玻璃竟然是高抗碎能力的防弹式的玻璃,这些玻璃隔音效果也非常好,梁爽心中暗暗叫苦。

“哒哒哒哒”,mp5又怒吼起来,打得桌面木屑纷飞。

梁爽把身子全部隐藏在电脑桌下面,只抬起右手对着门口的方向不断射击,防止对方冲进来。

“咔嚓”,右手的枪没有子弹了,射击停顿下来。

梁爽把左手从桌子旁边伸出,一边凝神倾听门口的动静,一边右手单手换弹匣。

“哒哒哒哒……”,伴随着mp5压制性的射击,沉重的脚步声也传进梁爽的耳朵,梁爽用心地计算着脚步声的距离。

mp5终于停止怒吼,没有子弹了,梁爽也已经单手换好弹匣。

他猛地用脚一蹬电脑桌,身子在地下滑出来。

烟雾已经淡化,视线比较清晰了。

梁爽滑出电脑桌,就见到两个黑衣人冲入了电脑室。

梁爽双手同时上扬,同时扣动扳机,把他苦练的枪法发挥的淋漓尽致。

“砰!砰!”

两个黑衣人的头上同时长出一朵花——一朵血花,两个黑衣人的双眉之间同时多了一个洞——血洞。

“十八、十九号,你们没事吧?”门外传来一个人的呼喊声,回答他喊声的是梁爽射出的一颗子弹。

门外人想不到梁爽强悍如斯,忘了梁爽也有他们的通讯器材,忘了用加密频道,用公众频道地不断焦急呼叫:“点子扎手,十八、十九号已为真主献身,请支援……”

梁爽不知道门口还有多少支枪在等着沾他的热血,不敢莽然由门口强行突破脱身。

梁爽趁着对方胆怯,认准空调主机安装的大概方向,抱起一台电脑主机狠狠地冲向玻璃墙,把主机狠狠地砸向玻璃。

“嘭!”玻璃墙出现裂纹。

梁爽跟着顺手举起一台液晶显示器狠砸过去,玻璃的裂纹继续增大。

梁爽左手提枪,向门口方向开枪射击,吓阻手执mp5的家伙射击,他可不知道对方的弹药也不充足,mp5已经没有子弹了。这家伙有了mp5,就没有配备手枪,只能干着急。

梁爽右手举起椅子,狠狠地砸玻璃,心里痛骂这些玻璃的抗打击能力为什么这么强悍。

玻璃终于承受不住梁爽持续不断的打击,以整块的形式跌下去。

梁爽临窗向下望,拉萨这个大城市一般常见的住宅形式为2-3层的石砌碉楼,人住上层,一楼为仓库或圈养牲口家畜。墙壁粉刷成白色,阳台、窗前种植花草,在高原晴空万里的衬托下显现出一种迷人的油画般的绚丽色彩。

梁爽看看手表,五点四十分了,此时正是欣赏拉市落日壮丽景观的好时机。

可惜此时在梁爽眼里变成: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厚冰无裂文,短日有冷光。

本来不十分寒冷的拉萨,在梁爽的感觉里霎时间陷入“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的景象。

令梁爽心里安慰的是空调主机就安装在离窗台下面两米处,这是梁爽进长龙大厦时由于职业习惯抬头打量周围情况而无意中发现的,想不到这个职业习惯在必要时能救命。

梁爽跳上窗台,望望脚下的空调主机,再望望十七楼的一个离这台空调主机最近距离的阳台,计算自己跳到空调主机上,再从主机跳到十七楼的那个阳台的可能性。

拉市位于西藏中部,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气候特点是昼夜温差大,白天阳光普照,夜晚则需要穿羽绒服或棉大衣。

现在已经夕阳西下,阵阵北风挟着寒意袭向衣着单薄的梁爽。

梁爽再从十八楼望望公路上行驶着如儿童手中玩具般大小的汽车,不知道是冷还是畏高,抑或是其他原因,他的身子竟情不自禁地打几个寒颤。

梁爽心里暗叹倒霉:“我这个武警为了逃避泛突圣战组织武装分子的追杀竟要跳空调主机逃生。”

他这样真真实实地、没有任何保险措施地往下跳,如果他失足从十八楼跌下去,他保证他的爸爸和冷剑师父认不出原来的他。

梁爽定定心神,纵身往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