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原创】雷文之手——纪念领受大校衔

.

【纪念观察哨好不容易领受大校军衔第二贴】

.

雷文之手

.

THE OLD SWIRE ESTATE

.

◎兴国宾馆内有一幢气势不凡的建筑,那宽敞的平台及高大的楼层与周围的别墅相比显得格外醒目。薛理勇告诉我们,这别具一格的宅子原来是出自名家手笔。

兴国宾馆位于沪西兴国路72号,占地200亩,几乎占据了兴国路、华山路和湖南路三条马路相围的全部土地。宾馆内大树参天,绿草如茵,13幢风格各异,营造别致的西洋别墅掩映在绿树丛中,身处其中会有一种摆脱了嚣闹的城市而进入乡间度假树的感觉。

在旧上海,这个地区是当时的高档住宅区。如今兴国宾馆内的别墅大多兴建于上世纪的20至40年代,只要参照每幢别墅所拥有的绿地,你就可以猜测到当时主人的身价和地位了。

延安东路和延安中路在解放前分别叫做爱多亚路和福熙路,再以前它们则分别是叫做洋泾浜和长浜的两条相接的河流。这两条河就是上海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分界河,河北是公共租界,河南是法租界。

1900年,法租界的西界在白尔路,就是今天的重庆中路,1914年法租界扩张成功,今华山路以东的地区全部被划进了法租界新界。租界外的土地大多是农田,当这些农田被划进租界后就成了城市用地,地价便会即时攀升,而有头脑的商人也会将眼光瞄准新租界这些地价刚上升,而且还将大幅度上涨的土地。

早在1901年,一位原在公共租界工部局工程处任职的美国人雷文(F.J.Raven)就在上海美国侨民的鼓励下,成立了一家房产开发公司。经过一年的努力,这家“中国营业公司”(China Realty Co,Ltd.)正式在南京路16号挂牌开业,注册资本100万两白银,实收21万两白银。根据当时美国税法,侨民在海外开办的企业也必须根据规定纳税,所以新开发的公司一般会采取异地注册(主要是向香港,以及美国个别征税少的州注册)的办法逃避或减少纳税,而中国营业公司就向美国特拉华州注册。直到1924年,美国为了保护海外侨民的利益,颁布了一项关于海外侨民的商务注册章程,根据这一章程,美侨在华企业可以不向美国政府纳税,但必须向美国政府注册,于是这家公司便正式向美国政府注册,改英文名为China Realty Co.,Fed,lnc,U.S.A,。中文行名照旧。

由于雷文本来就是工部局工程处的职员,所以他不仅熟识工部局的城市规划和工程计划,可以有选择地购进发展前景良好的土地,同时他任常务董事时,又把不少原工程处的同事拉进了中国营业公司,为自己的操作提供了方便。仅几年时间,中国营业公司的股价不断上升,1930年资本总额达800万两白银,在上海诸房地产公司中名列首位。

与公共租界相比,法租界的商业和经济落后许多,法租界公董局的税收不足,可用于新租界开发建设的资金实在有限。于是当这块新租界刚到手时,法租界公董局便出台了相应的措施,支持和鼓励开发新租界的各种商人和商事机构。中国营业公司主要是通过以下两种方法参与法租界的房地产经营。其一是直接投资,即由公司出资购置土地,对原农田进行平整、改造,使土地升值后再以高价出售;另一种即房地产中介,他们先对愿意出租、转让土地的业主调查登记,再由他们寻找想租用、购买土地的下家,公司收取中介费用。今兴国宾馆的地产就是由中国营业公司先期购进,以后大部分转售给太古洋行(Butterfield&Swire)。

太古洋行与沙逊洋行、怡和洋行、英美烟草公司在旧中国被合称外商在华的“四大财团”。1853年,英国人施怀尔(W.H.Swire)在美国创办施怀尔兄弟公司作为英国施怀尔集团的分公司,主要负责将美国产原棉运往英国,将英国产品运往美国。仅一年以后,施怀尔就决心脱离施怀尔集团,独自去澳大利亚发展属于自己的事业。1861年美国内战爆发,这场战争延续了5年,美国的原棉出口已不可能,英国的施怀尔集团蒙受了极大的损失,而抵达澳大利亚的施怀尔即与巴特菲尔德(R.S.Butterfield)联手成立“巴特菲尔德和施怀


◎当这些农田被划进租界后就成了城市用地,地价便会即时攀升,而有头脑的商人也会将眼光瞄准新租界这些地价刚上升,而且还将大幅度上涨的土地。

尔公司”,他们将澳大利亚的毛棉织品运往上海,委托琼记、普莱斯敦、布鲁尔洋行代理销售。但是,这几家代理商行的销售业绩实在太差,甚至连自己的经营也发生了危机,于是1866年施怀尔来到了上海并收购了布鲁尔洋行,并于该年11月28日在上海挂出了Butterfield&Swire旧牌,正式取中文名“太古洋行”。早期的太古洋行主要从事运销,他们把英国、澳大利亚的纺织品运往中国,把中国的茶叶、丝绸等土产品运往海外。据记载,1868年时,英国霍尔特公司下属“阿基利斯”号的船长出于私人恩怨而不肯将一家洋行委托的茶叶上船,准备空放英国,这对公司和船长都将是一个严重的失误和错误,而施怀尔却发现有多条装满原棉(上海在1895年前是原棉产地和主要输出地)的木船,由于货主破产而无法启航,于是施怀尔以极合算的价格购进了这批原棉,并委托船长运往英国,在这次交易中施怀尔不仅赚了不少的钱,还与霍尔特公司建立了良好的伙伴关系,此后他即获得了霍尔德公司的代理权,后来公司又获得英国利物浦公司、蓝烟囱公司、海洋轮船公司的代理权。1872年太古洋行在上海成立太古轮船公司(China Navigation Co.,Ltd,),成为与怡和轮船公司、旗昌轮船公司并驾齐驱的三大航运公司之一。1883年,太古洋行又在香港创建太古糖房(又称太古车糖公司),利用广东产甘蔗生产蔗糖及食糖制品,成为中国第一家机器制糖厂,今香港、广州以及上海等地把糖叫作“太古糖”即源于这家糖厂。

太古洋行的总部设在英国伦敦,上海行是远东总部,统管远东的中国、日本、南洋各地的业务。在上世纪初,施怀尔的儿子小施怀尔(G.W.Swire)接管了太古洋行,他长期在伦敦总部。太古洋行除了在上海行设主管,具体负责上海公司的业务外,总部还派董事会董事定期或不定期驻上海,监督上海行的业务进展,并对重要业务或重大事件作出决策。因此,在小施怀尔掌政时决定在上海挑选合适的地块建造太古洋行最高层主管的住宅,而他们就看中了中国营业公司那块位于沪西雷上达路、海格路、朱尔典路(今兴国路、华山路、湖南路)相围的土地,并以高价购进了这块土地,兴建“太古圈”(Taikoo Circle)。

整个地块中,原海格路695号(今兴国宾馆2号楼)规定为太古洋行上海行正副主管住宅,长期居住者为主管罗克(W.H.Lock);海格路727号(今华山路1215号)的居住者为原太古洋行工程部主管詹姆斯•李(Lee .H.James)。大约在1928年时,上海不论在工业、市政建设或高楼兴建均进入一个“黄金时代”,上海许多设计、承建的洋行和营造厂忙得生意来不及做。当时刚接管“新旗昌洋行”的安利洋行老板安利斯顿(E.S.Elliston)决心发展在上海的建设事业,于是他设法拉拢了原怡和机器有限公司高级主管工程师高默(W.C.Comersall)和太古洋行的高级主管工程师詹姆斯•李入股,在博物院路(今虎丘路88号)创建了信昌机器有限公司(China Engineers,Ltd,)。太古洋行当然不希望詹姆斯•李辞职,但是考虑到商业上的原因,还是愿意与詹姆斯•李保持良好的伙伴关系,于是同意以原价将海格路上的房地产转让给他,但是对围墙作了重新分割。

兴国宾馆最抢眼的建筑当数1号楼,原门牌号为雷上达路72号,户主是太古公司伦敦总部派驻上海首席执行米契尔(G.E.Mitchell)。这幢房子可以被理解为文艺复兴时期的帕拉第奥主义(Palladianism)风格建筑。

帕拉第奥(1508-1580)是意大利的著名建筑师。他早年在建筑工地上当石匠,一直接触到风格主义和文艺复兴盛期的建筑,并由此成为一位建筑画家和雕塑家。一直到他33岁时,帕拉第奥的才华才被一位叫詹乔治•特里西里(Giangiorgiotrissino)的人文主义建筑师发现,并把他带到了罗马。以后帕拉第奥多次赴罗马,并以他擅长的建筑画测量和绘制了许多罗马废墟的图景,这也许可以讲是前人没有做过的事,这些画后来大多被收入他的代。


◎进入建筑,立即就可以感受到,这宽大的扶梯与内廊,与其说是住宅,还不如说是公共图书馆更合适

表作《建筑四书》中,而原作品则大多被英国皇家博物馆收藏。该书在很长一段时期被欧洲视为建筑学的经典之作,并成为学习建筑者必读之书,帕拉第奥在建筑业中的地位和影响也可想而知了。

在文艺复兴之前,奴隶主贵族的政权和教会的教权统治着欧洲,只有属于政权和教权的市政建筑和宗教建筑才够得上谈艺术的资格,而平民的建筑只是“人住的房子”,几乎无艺术可言。直到文艺复兴时期,出现了中世纪欧洲世俗战胜宗教,平民战胜贵族,资本主义战胜封建奴隶主的意识形态的转变,一部分富裕起来的资本家既向往昔日贵族们的奢侈,又藐视压制他们,并将他们拒之门外的昔日艺术,而帕拉第奥则顺应了社会转制时期艺术的转变。

帕拉第奥的作品以邸宅和别墅为主,并最早将邸宅平面布置系统化。兴国宾馆1号楼的外观与意大利维琴察的神职人员大楼(Palzzo Chiericati)十分相像,这里虽然是太古洋行驻上海首席府邸,但是逢年过节和相应的日期,主人都需要举行社交活动和商业会议,所以米契尔府邸并没有按传统的别墅设计,而参照有相应公共空间的“广场”设计。进入建筑,你立即就可以感觉到,这宽大的扶梯与内廊,与其说是住宅,还不如说是公共图书馆更合适。

该建筑的主立面朝南,面对一个足有几十亩的大草坪。主立面两层,以中间为主中轴线,两侧形成严格对称,这是文艺复兴时期建筑艺术的主要特征之一;上下两层均为石制的连拱廊,底层是塔司干双柱柱廊,柱廊后为落地长窗,二层为爱奥尼亚双柱柱廊,以传统的石扶栏,在两侧的第一、第二节内廊中设计出圆拱,既可以增加建筑的牢固,又增加了建筑的情调。在传统或大多数的建筑中,柱廊的两端是封闭的,但帕拉第奥提出了一个新的设想,将封闭的墙也改为圆拱的窗,无形之中增加了建筑的空间感和立体效果。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太古洋行的英籍职员被作为敌对国难民遣返回国,洋行产业则作为敌产被日伪接管,原“太古圈”的房子也成为了日本军方的乐土。抗日战争胜利后,太古洋行重新收还了产业。但是太古洋行已估计到中国内战爆发在即,中国的生意也不会太好做,所以他们决定逐渐缩小在大陆的投资,于是这座米契尔府邸就通过途径变卖了。据说,蒋介石曾将许多重要活动和会议都安排在这里。

解放以后,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对这里一带房地产作了调整,以附近的“兴国路”为名建立“兴国宾馆”,作为上海主要的国宾馆。现对外开放。

.

【版权所有 潘莹斌 】

本文内容于 2007-11-24 12:59:01 被sdjmlb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