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提到华侨.给人的印象往往会联想到那些"油光白胖腰缠万贯"的人.其实这只是小部分的成功者.大部分你是看不到的.因为他们有的甚至连机票都买不起.更甭提衣锦还乡了.

我就属于后者.以经是拾多年的老侨了.却又黑又瘦且身无分文.穷的吃住都成问题.现在还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混.

转眼间,同来的伙伴都发达了.而我却是债务如山,国不能回.孤家寡人一个. 原因是我嗜赌如命.人说"赌徒与婊子一样,只要干上了.就不想工作了.我认为太对了.工作一整天才30来块.还干的半死,我手指一弹进出就是几个30.......呿.没劲. 这样呢,倒是过份的清闲自在.不过我的所谓的清闲,是到处求职没人敢要,大名鼎鼎啊,侨界有名的"赌侠"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所以呢只好每日里东溜西逛.自在呢?主要指去赌.只要高兴,不管是半夜还是3更. 可悲的是.我如今不但囊空如洗.还欠一屁股的债.

我挖空心思,到处借钱,到手就立即扑赌场.不然难以入睡.老是自我安慰.这点了债算啥.下次没准就中大奖了.可十多年了只能在梦中高兴高兴了.

我赖以生存的,是我的红本.因为新来的同胞没身份不能开店.想开店赚钱就借我们老侨的身份.所以我的名下也有几家超市哦.不过是空头的.但不是白借喔,每年有几千的租金.不过一般提前被我支空.他们一般会透支我.怕我饿死他们也麻烦.不过这样的好事也到头了.大赦了.他们的身份也快有了.有了,当然就不用再租借.哎....断了最后的财路.我咋办?

从小好逸恶劳.做事不脚踏实地.爱胡吹瞎吹,凡事不求正道.是我失败的主要原因.

但我总是认为:我的恶运始于偷渡.

不出国我就不会落到这步田地.依然会象王子一样快活. 往事回首.偷渡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 小的时候.我是家中的独子.父母宠爱.虽然双亲只是一般职员.但我从不比富家子弟差.家中我最大.高兴时父母都敢骂.工课平平,大学是上不了.社会上溜达几年后,母亲提前退职囊我顶了药店的缺. 伙拌们都羡慕."哇领薪金的工薪阶层,不用风吹雨淋的.可我并不那么想,嫌工资太少,连抽烟喝酒都不够,还要被人管.没劲.整天就想找窍门发大财.

一天.机会终于来了. 我的一个干姐姐再婚.干姐夫是美洲回来的.靠着做"蛇头"发了横财."人家以前可是县城的税务局副局长呐.都可以不干.你那破工作可惜啥"....干姐鼓励我下决心. 啊....出国,太吸引人了.大把的美金正等着我去拿.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于是我就使出浑身的解数.求他们成全 "你姐夫说了没法全垫.本钱还是要收的".干姐说.于是我亲朋好友借了个遍.还借了高利贷.终于达成了目的. 说是正规签证入境.其实是骗人的鬼话.最终还是偷渡.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出国就行.

那年我,26岁.1.75的身材.白净外加一幅近视镜.感觉要多好有多好.加上亲朋好友都预测我前景看好.准能发大财,使我飘飘然.心想没错啊,粗黑矮胖的干姐夫,那熊样都能发.我准比他强. 圣诞节是美洲人的大节.也是偷渡的最佳时机.选在节前我和一个伙伴登上了法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开始了冒险的斿程.

十几个钟头的飞行,在当地时间的晚上到达了法国的戴高乐国际机场.四个多小时后转机,又是一个八小时的飞行,就这样绕了半个地球.清晨时,到达目标国边上一个小国. 但出关的时候,出了点小麻烦.同机到的6个华人只一个顺利过关,我们两和其它一女两男却被叫到旁边的小屋细审.原因"不会半点西语.带的行李又多.有偷渡嫌疑. 按惯例这时蛇头"指派的接机人会来解围,但不知为何迟到.正着急.那3华人的接机人到.我们也求他帮忙.那好心的老侨果然以流利的西语将海关检查摆平.出了关,不由得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大门旁一男一女两个警察都觉得可爱,那服装极象早期的苏联红军.

偷渡.虽花样繁多.但不外呼两种.有签证和无签证.前者以超时不返非法滞留而达成其偷渡的目的.后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偷渡.先签证到目标国的邻国.然后再与当地人蛇安排,以各种不同类型方法越境.象墨西哥与美国西部沙漠的偷渡既著名的"死亡之渡"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偷渡客在沙漠里死去.其中就有不少的中国人.

做"蛇头"的都是心黑手辣的家伙.明知此去有生命之忧.他也会说成是一朵花,如果你拼命压价,他才无所畏.刚好叫你过沙漠,因为危险越高利润越高.叫一个土人带队花不了多少钱.

墨西哥与美国西部是漫无边际的沙漠."蛇头"是随便叫一个当地土人,有跑过的就行,专挑夜黑风高的时候,[避开边防哨所马队巡警]带队的有的就是马匪.往往会把你洗劫一空然后,一走了之.

好的也一路疾行,往往只一半跟的上,因为他自已也要凭借星光和灯火.如果天亮了他也迷路.碰上巡警大家东跺西藏这时,本地土人也难逃一死.

偷渡者陆续在小国集结待命,在"蛇头"的安排下以不同的价钱分海陆空向目标国进发.钱多的买的起机票从空路.我是"亲戚"自然以最便宜的方式.时间定圣诞节前夜过关.....一天的清晨我被吩咐只能带一个小行李上路[为了爬山冲关方便].蛇头用车送我到一个大夏地下停车场,在这集中了8个偷渡者.三女五男全是中国人.一辆破12坐面包车两个鬼子司机.人一到齐就出发.

破车一路向山中进发. 天黑时到达山角下的一个小镇.全体不能下车也不能开灯.黑暗里就着矿泉水啃点干粮.鬼子以手机联系,车开到一个加油站.车上又上了一个瘦高的鬼子.原来这就是当地的带路人. 车子出了小镇向山脚进发.不久上了山坡的土路.破车喘着粗气艰难的爬上了山嵴.车灯的照耀下,不时有小动物窜过,原来我们进入了一片原始森林.一线天清楚的看到高耸入云的雪峰,白雪盖顶.在月光下十分秀丽.车子开始下坡了,大家都松了口气,

真怕坏在山上,那后果真不堪设想. 路边开始有了灯火.许多是空的,大概他的主人渡假时才会来吧?都有篱笆围了好大一块.车子到了边陲的一个小镇再走一小时,黎明前车忽然在公路的一个弯口停下.瘦高的鬼子叫大家拿好各自的行李.要冲关了.大家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果然百米处马蹄型的公路边有座平房.那就是关卡了.车子到卡处等8.00点开关.我们从这里下公路,直插对面山腰的公路,在前面的路上等车过关. 于是一行人开始随着高个潜行.

这些要穿越的土地都是私人的.用铁丝网隔开.我们是没得道主人同意的,叫非法闯入.绝对不能惊动狗和主人.护农场的大狗高大凶猛是会咬死人的.主人打死非法闯入者也没罪.大家併住呼吸紧跟鬼子.避在树阴下小跑前进.长长的铁丝网在那有个洞可以钻,也只有鬼子知道.所以谁也不敢拉下.

地下的枯枝败叶又多,露湿的道高低不平,已经惊动了狗叫此起彼伏.可怜后面三个女的个又小,包又大.一路是摔跟头过来的.三个钟头后我们终于穿过这片看似平静,却危机四伏的农场区.安全地进入了目标国.爬上山腰公路旁隐蔽.

不久我们的破车到,大家从隐蔽处迅速上车.正想松口气时.不幸的事发生了.前面风驰电掣来了一辆跑车.司机错车时减速,下窗,一脸惊愕.一个中国女人大包加小包给看了个正着.鬼子司机吓的脸色灰白说.这人的车速半个多钟就到关卡.定会报案的.关卡的人很快就会追来的. 大家气得直想埋怨,本来大家躲藏车中是不会有查车的了.我们将不再受苦,基本上大功告成.这样一来,车型车号会被严肃一路查处.这车是不能坐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