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关东风云(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82.html


张尧股长拍了拍陈怀仁的肩头说道:“老乡,我可以十分负责任地告诉你,东北人民暗无天日的亡国奴生活就要结束了!把腰板儿挺起来吧!”

陈怀仁一边笑着擦着泪,一边点头说道:“长官说的是,自从小日本子进咱中国,咱们这罪可没少遭!小日本自可真不是人操的,阴损狠毒都他妈了巴子的占全了!如果长官不嫌弃,我愿意跟长官走,也去杀小日本子,再也不受这份儿罪了。”

张尧股长掏出一盒南方产的水乡牌香烟,“来来来!老乡们!抽一支咱们中国产的香烟。”说完给每一位劳工散了一根。劳工们一边抽,一边欣赏着精致的烟卷,啧啧称赞不已:“还是咱中国的洋烟好抽,你看看这烟多高级,小日本子哪比得了。”

陈怀仁从腰里摘下烟袋锅和烟口袋,递给了张尧股长,“长官,你是南方人吧?也尝尝咱这关东烟!”

张尧股长接过来,挖了一锅烟装上并点着,吸了一大口细细地品着,点了点头说道:“嗯,是冲了一点,不过我还喜欢。老乡,你贵姓?”

“回长官的话,小民姓陈名怀仁。”

张尧股长摇了摇手说道:“老陈哪,以后不兴叫长官,要叫同志,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讲究的是官兵平等,爱护百姓。以后你就叫我张尧,张尧同志,张同志都行,记住了?”

陈怀仁感动地点了点头,像这样的军队还真是头一次见到,从长官到士兵都很随和平易近人,以前谁见过军队当官的同老百姓唠家常?张尧股长又接着说道:“老陈,我有件事想请各位帮忙,也不知行不行?”

陈怀仁一拍胸脯说道:“长官……同志请说,只要我老陈能办到决不含糊!”其他劳工听说有事要帮忙,也都围了过来想听个仔细。

张股长把烟袋锅在墙上磕了磕还给老陈,“是这样,我们的战士战斗了一夜,我想让他们都能吃上热饭喝上热汤。可是我们为了执行任务来得匆忙,没有带来炊事人员和炊具,战士们只是带着行军干粮。我们缴获鬼子许多粮菜,我想请各位帮忙做几天饭,让战士们都吃上可口的饭菜,不知各位是否方便?”

陈怀仁听完后哈哈一笑说道:“张同志你太客气了,我当是什么事呢,不就是一个做饭嘛,没说的!我们包了!”

“这可是两千人的饭哪!”张股长还不放心,同时也考虑到“总参防疫一大队”的用餐问题,又提醒了陈怀仁一句。

“张同志多虑了,鬼子的食堂有四五个呢,供应三四千人没问题。我们都是干这行的,平时给鬼子磨洋工,每个食堂都是五六个人,给咱自己的队伍做饭可用不这些人,我们几个做两千人的饭绰绰有余,真要是人手不够,我回屯子里去找人,张同志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陈怀仁说完,其他劳工也七嘴八舌地插嘴,“张同志也太客气了,这算个啥事儿?能给小鬼子做饭,不能给咱的队伍做饭,这也说不过去呀!”

“就是!你们大老远的来这解放我们,我们被小鬼子刮得溜干净,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慰劳你们,出点子力还不是应该应份的么!”

“早知道是你们,这晚都吃上饭了,我们还当是鬼子哪,愣是没敢出来,裤裆里放屁整两叉去了!”

陈怀仁挥挥手,“大家别贫了,赶紧给同志们做饭去!刘老五,你那里是不是能放三百人?哎!大柱子,你那放个二百来人没问题吧?……”陈怀仁开始主动地分派任务,张尧股长高兴地宣布,陈怀仁为伙食管理员,统管全军的伙食,有什么困难来找他,报酬暂定为每天五斤高粱米。

日本内阁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应付支那事变的对策,内阁总理大臣近衛文麿,陆军大臣林铣十郎,分别向内阁成员通报了中国政府和军方,给日本政府和军部的照会。在给日本政府的照会中有这样一段话:

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于日本政府言而无信的卑劣行径十分愤慨,各大城市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要求政府出兵光复东北。甚至许多曾经遭到侵华日军荼毒的中国公民,已经开始自发地组织志愿军,准备奔赴南洋寻找日军复仇,支援南洋人民的抗日斗争,目前不完全的统计数字表明,报名者已逾二十万人。中国政府一贯认为,东北是中国无可争议的领土,日本军队是地地道道的侵略者,理应被强制驱逐出境。但是,考虑到诸多现实的因素,中国政府已经做出巨大的让步,使日本移民有充分的撤离时间。遗憾的是,对于中国政府所给予的方便,却被日本政府不恰当地利用,作为蓄意拖延归还时间的借口,严重地损害了两国政府的诚信纽带,我们有理由认为日本政府是没有信誉的政府,和平解决中国东北问题的途径,已被这种愚蠢的行为所阻碍。为此,我国将采取如下对策:

1、 中国政府正式宣布,同日本断绝一切外交关系,并保留对日宣战及加入同盟国的权利。

2、 我国政府不组织,但是也不阻止国民组成南洋志愿军,此行为属于民间自发行为,政府尊重国民的意愿,体现了我国政府的民主政治。

3、 硫球群岛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中国政府将对该地区行使主权。从即日起的一个月的时间里,该地区内的所有日籍居民立即迁出,否则将按非法入境予以惩处。

4、 将日军731细菌部队用活人做试验,秘密研制细菌武器的反人类行为,向全世界曝光。

5、 中国已将我军拍下的日军在南京犯下的,残忍的,下流的暴行,已经整理汇编成音像资料,并命名为《地球的超级禽兽》,将在全世界发行。

6、 中国人民解放军奉命做好准备,随时武力收复被占领土,届时,所有日本人都将被视为侵略者,生命和财产安全不被保障。

7、 停止同日本的一切贸易,直至日本归还吉、黑两省。

如果日本政府一意孤行,以上行动将在1942年1月1日起实施,日本政府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

陆军大臣林铣十郎通报了中国军方,关于停止对日一切武器装备供应,并向苏联出口武装直升机和新式火箭炮的威胁照会。当林铣十郎宣读最近的战报,战报中披露支那军突袭哈尔滨平房地区,设在该地区的“十七号军事基地”被占领,所有的研究设备和机密资料,尽悉落入支那军的手中的消息时,与会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哑口无言。前几天还狂妄叫嚣的陆军部一干人,今天也偃旗息鼓默不作声,都被中国的狠毒招数镇住了。

在座的谁不知道“满洲第731部队”是干什么的?也许这是唯一能同中、美、苏抗衡的秘密武器,但又是见不得人的阴谋勾当,一旦真相大白于天下,日本将再次成为世界舆论的声讨目标,中、美、苏等大国很可能趁火打劫,保不准又干出什么危害帝国利益的阴谋事件,无论从政治还是从军事方面的利益,都会对日本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而且这个秘密武器已经不再存在了。如果中国人真的给苏联提供先进武器,已经在苏联远东占优势的关东军,很可能被苏军反败为胜赶出远东地区。真的出现这种结局,那可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愚蠢作为,日本将成为世界永远的笑柄。无论是支那军直接进攻满洲,还是以志愿军的名义下南洋,对于帝国军队都是很大的麻烦,只有傻子才会相信“民间志愿”的学说,还不是中国政府耍的变相参战的把戏,又增加了一个强大的劲敌。

还有硫球群岛的主权要求,不答应中日必有一场海战,美国人很可能同支那人结盟,美国太平洋舰队不仅获得了喘息之机,还能相互间在海上和空中优势互补,对帝国南太平洋舰队构成致命地威胁。中、美、苏真的联手,大日本帝国危矣!支那人够狠毒的,招招都指向日本的死穴,都是陆军那帮狂妄的家伙惹的祸,本来两国合作得好好的,偏要无事生非。如果你陆军有实力,别说一个满洲,恐怕整个中国大陆都被吞了。既然没那个本事,就乖乖地把满洲还给人家,一心一意地做好远东的战事不就得了。这回可倒好,被人家来个中心开花,帝国的军队大多在苏联远东苦战,满洲的军队也被支那东北和华北两大军区的部队牵得死死的,上哪里抽调足够的兵力夺回“十七号军事基地”?

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后果,既然支那军敢在华北释放毒气,为什么不能反过来对帝国应用细菌武器?在座的内阁成员和军方各部的头目,一声不响地沉闷了半天,谁都不肯第一个开口,却都拿目光瞟着山本五十六。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山本五十六也许能收拾这个烂摊子,且不说他事前有先见之明,至少他还能同支那政府对上话。

而此时的山本五十六坐在那里,面无任何表情地看着天花板,根本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但是,山本五十六的心里却在不停地说着,而且是忿忿不平加幸灾乐祸地说着:“一帮鼠目寸光的白痴!我早就说过帝国不宜两面作战,现在尝到难受的滋味儿了吧!你陆军部不是很张狂么,今天怎么都成哑巴了,一群投机钻营的小人!……”

山本五十六本来在温泉疗养,沉浸在泡温泉的舒适,和软玉温香的爱抚中,暂时忘记了纷乱的国内政治和军事带给他的烦恼。可是好日子没过上几天,就接到了紧急内阁会议的通知,无可奈何地又回到了恼人的东京。

内阁总理大臣近衛文麿,面对沉闷的气氛实在捱不过去了,硬着头皮对山本五十六说道:“山本君,你对目前局势有何见解?解决支那军突袭731事件有何妙计?不妨说出来给我们听听,须制定一个万全之策才好。”

山本五十六将目光从天花板收回,仍然面无表情地对内阁总理大臣近衛文麿说道:“我的见解已经说过无数回,想必各位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还有,我山本什么时候变成了专给小孩子擦屁股的妇人了?”

近衛文麿知道山本五十六还对前几天的事耿耿于怀,自己也十分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听从他的意见,于是十分诚恳地对山本五十六说道:“山本君,你就不要再说风凉话了,我承认对情势的判断错误,以致于造成目前不可收拾的局面,在此,我向山本君表示深深的歉意。不过此时关系到大日本帝国的生死存亡,你我以及在座的诸位应同舟共济才是,为了日本的利益还请山本君抛弃前嫌,寻找出化解眼前危机的办法。作为总理大臣,对于战略错误给日本带来的巨大损失,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会议结束以后,我将向天皇陛下递交辞呈,今后帝国的命运就靠诸位的努力了,拜托了!”

内阁总理大臣近衛文麿的话音未落,陆军大臣林铣十郎也说话了,他站起来向山本五十六鞠了个躬说到:“对不起,山本君!真正应该负责任的是我,事实已经证明你的策略是正确的,对于给帝国利益造成的损失,我感到十分地内疚。但是请山本君相信,虽然以我为首的陆军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们的出发点和目的都是为了大日本帝国,我个人的学识和能力不适合在继续担任陆军大臣一职,因此我也将向天皇陛下递交辞呈。山本君,希望你能力挽狂澜,使帝国再振雄风,我们都会支持你的!拜托了!”

两个人的态度都这么诚恳,倒使山本五十六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再继续端架子就显得心胸太狭隘了。他连忙站起来,分别给近衛文麿和林铣十郎鞠了一个躬说道:“二位坦荡无私的胸怀和敢于承担负责的勇气令山本敬佩!山本毫不怀疑二位对天皇陛下和日本帝国的忠诚,山本也不敢将个人意气置于帝国利益至上,我想二位也不必引咎自责,事情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听山本五十六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都一亮,显然山本五十六已有对策,相互之间交头接耳,气氛逐渐活跃起来。山本五十六扫视了一下众人,虽然心里有几分得意,脸上仍然没有任何表情地继续说道:“诸君可以看看这一句话,‘以上行动将在1942年1月1日起实施’,为什么中国政府不马上实施?显然是在给我们一个暗示,他们不想为此把事情做绝,不太情愿同日本开战。因为这样一来,苏联和美国是最大的受益者,对于中国并不是最大利益所在,中国人的目的是用我们来牵制苏、美。”

山本五十六的分析令众人点头称是,其实山本五十六早就持这种观点,只不过是被胜利冲昏了头没重视而已,等到吃了亏才回头感到山本的英明。

“那么,中国人是不是在恐吓帝国政府呢?显然不是,或者说不全是。在列出的惩罚措施中有真有假,我认为有两点是中国人铁心要做的,那就是收回满洲和向南洋派遣所谓的志愿军!”

说到这里,山本五十六微微叹了口气,“如果我们不过早地暴露出我们的雄心,也许向南洋派遣志愿军还会晚一些,中国自恃国力莫名其妙地强大,必然要同我们和英、美争分一杯羹,而我们暴露出的强硬坚定了中国人的决心,这就应了中国的一句话,欲速则不达。但是也要说明,如果中日开战,中国人所有的话都会变成真的,会不择手段地击败我们为目的。因为中国人是有原则性的,他们已经给我们留有余地,如果我们执迷不悟,他们必然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尤其是中国军队的总参谋长,那是一个极端仇日,极端理智,极端聪明的家伙,此时他也许在为我们失误,使他有了同我们作战和杀害日本平民的借口而窃笑呢!我认为我们要做的第一步,驻牡丹江的第2师团,佳木斯的第4师团各抽调一个联队,会同牡丹江的第5战车团,哈尔滨的第12飞行团和山炮大队,立即向平房地区的中国渗透部队展开进攻,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十七号军事基地’!”山本五十六最后的话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对于他的一反常态感到十分不解,陆军部次官梅津美治郎对山本五十六说道:“渗透到平房地区的支那军战斗力很强,驻哈尔滨的第5独立守备队被彻底击溃。另据各地的侦察报告,渗透的支那部队是被称为‘野狼团’和‘血狼团’的精锐组成,这是支那军南北两支战斗力最强的特种部队,同时调集到满洲便可以表明是有备而来。还有一支身份和历史不详的部队,三支部队装备先进精良,并有数目不详的武装直升机配合。支那军的东北军区各个机场,都已经驻满了大量的作战飞机,可以轻松地起飞支援渗透部队。在牡丹江、佳木斯等城市至哈尔滨铁路沿线,已经发现抗联的部队在活动,同时满洲各地的破坏活动层出不穷,显然都是有计划地配合这次渗透行动。在这种情况下,我军贸然攻击,是不是风险太大了?”

山本五十六有点凄惨地一笑说道:“我又何尝不知道呢!我也同诸君一样,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荣誉和尊严,在中国政府限定的期限内搏上一搏。如果日照大神保佑,也许真能夺回基地,即便彻底予以摧毁,不让中国人得到机密资料也是胜利。当然,这一切都是由你们来做的,我只是同中国人谈判而已。”山本五十六的赌徒性格再次暴露出来。陆军大臣林铣十郎点点头说道:“我明白山本君的意思,他置身在外是为了同支那人好说话,我国政府也就有了回旋余地,那我就完成这次任务以后再辞职吧!谢谢山本君,你是帝国的希望!”日本政府一边秘密备战,一边进行谈判的准备,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次毫无希望的进攻,但是也寄托着一丝希望,幻想能有奇迹发生。

中国联合政府的国防部也在召开会议,ZD部长传达了MZD总统的指示,借助“擒魔一号”计划的实施效果,因势利导使偷袭升级为战役行动,把捅在日本人肚子上的洞再搞大一点。

总参谋长战邪站在东北地图前,正在介绍战争升级的具体计划,他指着黑龙江省的西部,与内蒙古接壤的地区说道:“这一带是平坦的大草原,居住民的密度很低,越过嫩江后,便是一望无际的松嫩平原,便于我军机械化部队行动。东北军区拟集中五个军的兵力,分南北两路突入黑龙江省境内,接应和支援突袭731的特种部队,为将缴获的细菌研究资料和设备,顺利地运抵安全地区开出一条通道。北路由东北军区的第31、40两军组成,目标是哈尔滨西北的齐齐哈尔,然后挥师东进攻占林甸、青冈、绥化。南路由第33、38、39军组成,沿嫩江两岸向东攻击前进,攻占沿途的泰来、大安、肇源、双城,切断黑龙江省西部日军各部同吉林省日军的联系,两路大军所开辟的走廊,是抢运731缴获物资的最佳通道。各路大军都有东北抗联部队配合,抗联总司令陈G向东北军区周远司令员报告,十个军已经全部到达指定位置,随时为我军提供协助和支援。并且由杨靖宇副司令指挥的抗联第一军,魏拯民指挥的第二军,已经同“擒魔一号”行动总指挥王鹏取得联系,随时可以切断从佳木斯、牡丹江至哈尔滨的铁路。华北军区的第1、8两军,已经到达辽、吉边界,同东北军区的部队一道,展开以火力攻击为主的蚕食进攻,牵制日军主力使其不能抽调兵力。

刚刚换装新式飞机的空3师,已经进驻乌兰浩特附近的我军机场,为这次战役提供空中支援,相信取得制空权有绝对的把握。新成立的空4师已转场到辽宁境内,这个飞行师是以新旧飞机混合编制,对可能回援黑龙江的吉林日军进行监视,并为辽、吉边界的佯攻提供支援。”

国防部副部长何应钦,听完战邪总参谋长的部署兴奋异常,低声向坐在旁边的国防部ZD部长请求,由他来担任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出一出积压已久的心头恶气。何应钦副部长了解我军的实力,以一个军的标准常规装备来说,仅重武器就装备有152毫米自行加榴炮74门,直-6型武装直升机27架,仿69-II式坦克84辆。多么强大的火力呀,绝非当年抗战初期的国军所能比的,击败眼前日军还不是手拿把拤的事,所以他有足够的信心指挥并打胜这场战役。

ZD部长听完何应钦副部长的请求,拍了拍他的胳膊笑着说道:“老何呀,我十分理解你的心情,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跃跃欲试呢!但是既然已经决定由东北军区来指挥,我们再临时换将怕是不妥,而且MZD总统也不一定会同意。这样吧,刚刚接到日本领事馆的通知,山本五十六率领一帮鬼子来谈判,以上次会议制定的原则和底线为基础,你就负责这次同山本鬼子周旋吧!”

何应钦副部长显得有点失望,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接受了任务,不过也算是多少得到一点补偿,蒋介石副总统同郭外长,一起戏耍苏联外长莫洛托夫,不是也很扬眉吐气的嘛。想到这里,何应钦副部长的心情好多了,开始盘算如何在谈判桌上消遣日本鬼子。

已经是占领“十七号军事基地”的第三天了,“野狼团”击退了前来增援的,日军驻哈尔滨第5独立守备队,使日军弃尸几百具又缩回哈尔滨。从此,鬼子再也没有任何军事行动,就连近在咫尺的第8、9、12三个飞行团,也没有出动一架飞机进行袭击。但是总指挥王鹏少将,已经接到了情报部转来的最新敌情通报,日军将在佳木斯、牡丹江等地抽调至少两个联队兵力,以及一个战车团,会同哈尔滨的第12飞行团,妄图夺回“十七号军事基地”。王鹏少将十分清楚,日军的行动无疑于是一种自杀式攻击,根本不可能达到既定的目的。且不说沿途有装备精良的抗联部队阻击,三天后我军将从西部发动攻击,两路大军共五个军的兵力一路杀来。只要我军高兴,随时可以使日军各个机场化作废铁厂,王鹏甚至都考虑到依靠自己的三个武装直升机大队,对日军的机场进行夜间突袭,然而战邪总参谋长却不同意,命令日军的飞机只要不出动,我们也不要主动去攻击。王鹏少将问为什么,战邪总长丢下一句话:“都给消灭了谁去远东挡苏联!”但是为了做到抢运工作万无一失,只要还有一个螺丝钉没运走,决不放松丝毫的警惕性,来自未来的王鹏可是清楚目前工作的重大意义。他命令两狼团展开积极的防御,在各自的防守方向上扩大攻击范围,出动武装直升机一个大队进行配合,坚决肃清尽可能大的范围内的日本人和汉奸,动员东北老乡坚壁清野,并暂时投亲靠友离开这里,给鬼子制造出大片的无人区,让鬼子变成瞎子和聋子,渴死、饿死、冻死前来妄图增援的鬼子。

王鹏总指挥的命令,使“野狼团”和“血狼团”乐开了花,本来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运动中偷袭,窝在工事里充当步兵,对他们来讲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纷纷称赞王鹏总指挥英明,有这样的将军率领何愁不打胜仗!

先来说说“野狼团”,“野狼团”的任务是监视北面的哈尔滨之敌,一下飞机便迅速地运动到了指定地点,就在“总参防疫一大队”潜入核心区大开杀戒时,“野狼团”也没有老老实实地闲着等敌人送上门。团长石二柱少校,就是原华北集团军王牌师第10师的连长,他的老师长王志勇已经是华北军区第10军的军长了。石团长命令三营留下警戒和修工事,其他部队一排为单位分别向东和向北搜索,石二柱团长知道这个地区没有大股的鬼子,以“野狼团”一个排的战斗力,可以毫不费力地消灭任何所遇到的敌人。任务是侦查这个地区的敌情和地形,消灭所有日伪武装人员,抢光所有能够为我所用的物资,拿不走的一律毁掉,早晨7点之前返回,营、连长来团里汇报战果。

近二十支狼群被撒了出去,一夜之间把这个地区,无声无息地搅个天翻地覆。不说狼群一路上杀了多少层层设卡的军、警、宪、特,血洗了几个鬼子开拓团的移民点,端了多少个伪乡公所,这些对“野狼团”来说还算不上战绩,只是捎带着搞的副业而以。

一夜之间的最大战果有三个,其一,摸进了平房火车站,屠杀了所有日本的武装和非武装人员,在中国铁路员工的带领下,缴获了用来囤积掠夺中国的待运物资仓库。

其二,截住了一列运送劳工的货车,上面装着千余名从吉、黑各地明征暗绑,以及从各个关押中国人的监狱里强制来的,准备运往满苏边境做苦工的中国劳工,其中有不少还是三年前国军的战俘。

其三,占领了在平房火车站专设一处配给店,里面存有大量的米面油盐、棉布、纺织品、火柴、烟、酒、白糖等。说到“配给店”不妨多介绍一点,日军占领平房期间,对平房地区生活物资实行配给制,对中国居民强行经济统治,以此进行经济封锁和掠夺。物资配给主要是控制粮食和生活必须品,凭“生活物资购入通帐”到指定商店购买,在平房火车站专设一处配给店。日伪当局在物资配给方面区分对象,配给物资品种、标准不一,对日本人、朝鲜人凭票配给大米,除汉奸、官绅外,其他中国人不准吃大米,吃者统属经济犯,要遭受日伪当局制裁,对所有日常用品一律以低标准配给,对中国平民百姓,只在元旦、春节配给少量酒和白面,严格控制民需必要消费。

当即,征集了所有能够用来运输的工具,再加上劳工们肩挑肩扛,也只是弄回了一部分。石团长的耳头支楞一宿,硬是没听到一点动静,正在担心白忙活一晚上的时候,接到各狼群发来的报告,不一会儿搬运大队就屡屡行行地回来了。石团长也顾不上高兴,立即命令派部队看守继续搬运。天色大亮,搬运暂时停止吃早饭,石二柱团长一边就着白菜猪肉炖粉条吃着大馒头,一边向王鹏总指挥求援,要求派缴获的卡车协助。这就是王鹏总指挥启发刘堂团长时所说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