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53.html


马卜四得意地把枪往韩晋面前一送:“你们谁来!”

韩晋犹犹豫豫地要去接枪,这里应该只有自己的枪法是最好的了,自己可是“沙鹰之王”啊!

“我来吧!”一只手从马卜四手中抢走了手枪。

韩晋抬头一看,原来是杨靖宇。

杨靖宇走到马卜四刚才站的位置,左手对身边的土匪一伸手:“有酒吗?”

一个土匪扔给杨靖宇一坛没开封的酒。

路的另一头,那个刚才头顶茶壶的土匪搬来一张桌子放在自己刚才站立的位置,然后又在桌上放一张椅子,这才把一个拳头大小的茶壶放在椅子上。看样子,他是百分之百的不相信杨靖宇的枪法,不愿意在杨靖宇的枪口下冒险。

杨靖宇也学着马卜四的样子揪开封口,把酒坛子举过头顶,大口大口地喝着酒。

韩晋心中升出一团忧虑,杨靖宇喝了酒能比得过马卜四吗?再说了,就算杨靖宇把茶壶打碎了,那也只能算是和马卜四打了一个平手,要是打不中,那可就亏大了。唉,只赔不赚的买卖啊!

赵尚志看出韩晋的担忧,凑过来小声对韩晋说道:“韩大哥,你们担心,杨哥的眼睛厉害着呢!每年夏天,我跟杨哥都喜欢用箭射蚂蚱烤着吃,三百步外的蚂蚱杨哥都可以一箭射中!”

三百步!蚂蚱!

韩晋龇着牙看着赵尚志,用眼神询问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赵尚志看着韩晋诚恳地点了点头。

胡斐也小声说道:“韩晋,这杨兄弟对远程暗器极有天赋,我们在突袭九水镇的时候,杨兄弟的枪法比当年的小李飞刀丝毫不逊色。”

哇塞!小李飞刀!杨家“枪”法!

韩晋回头诧异地看着喝酒的杨靖宇。

杨靖宇把酒喝完,也把酒坛子一摔,右手快速一抬,头一偏,“啪”地开了一枪。

韩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揉揉自己的眼睛,那茶壶,居然,还在椅子上。

土匪们“切”的一声耻笑。

杨靖宇似乎根本没听到土匪们的反应,抓着枪管把手枪递给了马卜四。

和土匪们的耻笑态度不同,马卜四脸色苍白,动作凝滞地从杨靖宇手中接过手枪,突然大吼一声:“都别笑了!”土匪们马上就安静下来,紧张地看着自己的老大。

现场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马卜四像蚊子一样低声说道:“我输了!”

韩晋和所有的土匪都一样,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一个离茶壶近的土匪爬上桌子拿起茶壶对自己的老大大声喊道:“这混小子连茶壶都没打到,怎么能算他赢?大哥,你是不是喝多了?”

“就是就是。”土匪们也议论着。

马卜四长叹一口气说道:“你们看看那个茶壶,人家把壶盖上的纽扣大的把手打掉了。”

马卜四的这句话说得让韩晋都听得一惊。

茶壶才拳头大小,那壶盖上的按钮有多大,韩晋想像都能想像出来,自己站在这里连这颗按钮看都看不到,真不知道杨靖宇是怎么瞄准打的。

土匪们把这个茶壶在他们之中传来传去,没有什么异议,都默认了这一事实。

看土匪们传看的表情,韩晋也相信了这不可思议的事实。

韩晋真替杨靖宇惋惜,生不逢时啊!他要是晚生几十年,奥运会上拿第一块金牌的肯定不会是许海峰了。

杨靖宇突然身子一晃倒了下去。

韩晋、胡斐、赵尚志急忙蹲下扶着杨靖宇。

杨靖宇满脸通红,不住地打着酒嗝,眼光涣散着。

看着杨靖宇的这副样子,马卜四又神气起来,终于让自己发现一项比自己对手强的技能了,马卜四的尊严又找回来了。马卜四冲地上的杨靖宇嗤笑一声:“就这酒量!”

马卜四对自己的手下打了个手势,两个土匪马上抬了一张靠椅放在了韩晋身旁。

马卜四什么也没说,韩晋却看得出来,马卜四对自己这些人的态度已经变了。

韩晋和赵尚志把醉得像烂泥的杨靖宇搬上靠椅,杨靖宇还在不断地打着酒嗝,喷着酒气。

“你们谁敢跟我们二当家试刀?”马卜四叉着腰对韩晋又提出了挑战。

一个三十多岁的方脸大汉从土匪中走了出来。

马卜四神气地向韩晋等人介绍道:“我们二当家人称东北第一刀客,手上至少有十个鬼子的命。老二,这几人还是汉子,下手的时候留点情面,别伤他们性命。”

老二冲马卜四点点头,然后向韩晋等人一抱拳:“在下徐玉道,人称徐一刀,从小会点刀法,现在请各位高手指点一二。”

韩晋对这个徐一刀有点好感,于是也一抱拳说道:“好吧,我来领教领教二当家的刀法。”

“你?算了,从你手上的茧子可以看出,你是刚刚学刀之人。能够跟我过招的,只有你!”徐一刀一指胡斐。

韩晋既赞叹徐一刀的眼光,又同情徐一刀判断,选谁不好,选跟胡斐单挑刀法,这下徐一刀有好看的了。

徐一刀从一个土匪手中接过缴获的韩晋的宝刀,伸手递给胡斐,然后自己后退十几步,伸手拔出背后的大刀,亮出一招“斩马式”盯着胡斐。

从徐一刀的起刀姿势来看,韩晋觉得徐一刀果然是一个用刀的好手,只可惜,古有关公门前耍大刀,今有徐一刀找胡斐单挑。

胡斐并没有做出起刀姿势,而是双手抱在胸前,右手握着刀鞘,两脚微微张开,全无防备地盯着徐一刀。

徐一刀冷笑一声,一个箭步向前,在距离胡斐还有三四步远时,突然身子骤转,旋风一样从胡斐身边擦过,然后在胡斐身后四五米处迅速转身以一招“通天式”盯着胡斐。

整个过程中,胡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只有韩晋看得见,胡斐动了。

就在两人两碰的一霎,徐一刀突然刀锋一转,以刀背向胡斐脖子刮去。

胡斐则身形一动,竟从徐一刀刀下绕过,绕的同时,胡斐飞快地拔刀,刀身只出了三分之一左右又马上收回。

只不过,胡斐的动作太快了,所以一般人的眼中,胡斐就像没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