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了茅台来炖鱼

让人乍一听,“茅台炖鱼”和写作灵感这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哪能相提并论。其实不然,这里面有一个小故事,让我慢慢讲给你听。




那是2000年夏,我市公安机关署期严打会战搞得热火朝天。古冶公安分局王辇庄派出所民警和联防队员在夜间巡逻中,抓获一可疑人,身上还带有作案工具。经审查,这人姓张,近两年专门在深更半夜跳墙入院,在王辇庄盗窃作案九十余起。破案后的一天,时任派出所副指导员吕云平在我的办公室说起了这件事。听完后,当时我对这起案子本身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因为,公安机关破获盗窃案是常事,既便盗窃的数额大点,也只能在本市一些媒体上宣传宣传也就可以了,况且又没有多少峰回路转的破案过程,抓的是现行。吕指导员看我太忙,说会话儿要走,我又追问了一些详细情况。无意中,他笑着对我说出这么个细节:“这小子也忒损,他还交待用偷来的茅台酒让老婆给他炖鱼吃”。就是这句话立时就吊起了我的胃口,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同时,也来了写作灵感。我连问了吕指导员两句:“他真是这么说的?”“他真是这么做的?”吕指导员回答非常肯切:“那没差,我跟着审着”。于是,我奔着“茅台炖鱼”立刻乘车赶到王辇庄,找到所长和办案民警,重新进行了采访。我当时的新闻敏感就是:破获的这起盗窃案本身并不稀奇,用料酒炖鱼的倒是有,即便使白酒,多数家庭也舍不得用瓶酒,只能用散白酒。但用偷来的茅台酒炖鱼那可是绝对的新闻。要知道,一瓶茅台酒少说也得四五百元啊。回到机关,我很快写出了这篇稿儿。为了一下子引起编辑的注意,我特意把“茅台”放在了标题上和稿子的开头。我起的标题是:《不义之财肆意挥霍窃贼竟用茅台炖鱼》。为加重茅台份量,吸引读者,我特意用这么几句话作为导语:“我这个人不会喝酒,可又偷来了茅台,咋办?卖喽容易漏馅,送人又没那么大过儿,干脆让我老婆给我拿茅台炖鱼吃。这是古冶重大盗窃犯张某落网后的一番交待”。这篇稿件发出后,还真的达到了我预想的结果,一炮打响,发哪哪登。先后被10多家报纸采用,连石家庄的燕赵晚报也刊登了。接踵而来的是一张张从四面八方寄来的稿费汇款单,真可谓收获颇丰,虽说加起来也有200来块,但还不够买半瓶茅台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