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的陈赓及四兵团

mqwusy 收藏 7 13948
导读:风流大将,幽默无敌,将军出马,几无败绩!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的陈赓兵团序列: 第13军 第37师(抗战时番号为第386旅,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10旅) 第109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28团,抗战时番号为第772团) 第110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29团,抗战时番号第20团,原属冀南军区,1943年9月奉调太岳军区) 第111团(解放战争初的番号为士敏独立团,上党战役后改编为第21团,解放战争时番号第30团) 第38师(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13旅) 第112团(解

风流大将,幽默无敌,将军出马,几无败绩!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的陈赓兵团序列:


第13军

第37师(抗战时番号为第386旅,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10旅)

第109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28团,抗战时番号为第772团)

第110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29团,抗战时番号第20团,原属冀南军区,1943年9月奉调太岳军区)

第111团(解放战争初的番号为士敏独立团,上党战役后改编为第21团,解放战争时番号第30团)


第38师(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13旅)

第112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37团,抗战中后期番号为第17团,前期为386旅补充团)

第113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38团,抗战时番号为决1纵第57团)

第114团(1949年由南阳独立团、宜阳独立团合编)


第39师

第115团(豫西6分区第39团,原为太岳4分区基干2团)

第116团(豫西6分区第40团)

第117团(豫西3分区第164团)


第14军


第40师(抗战时番号为决死1纵队、决1旅,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11旅)

第118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31团,抗战时番号为第25团)

第119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32团,抗战时番号为第38团)

第120团(由叶城、方县游击部队组成)


第41师(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22旅)

第121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原第22旅第65团,原为太岳2分区警备5团)

第122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原第22旅第66团,原为太岳4分区独立1、2团合编)

第123团(原新安独立团)


第42师

第124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11旅第33团,抗战刚结束时的为屯留、襄漳两个游击大队升级组建)

第125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22旅第64团,原为太岳1分区新编7团)

第126团(随廖运周起义的第110师等部组成)


第15军

第9纵队

第25旅(独立1旅)

第73团(34团,昔和独立团)

第74团(38团,抗战时的番号为新10旅28团)

第75团(39团,抗战时的番号为新10旅29团)


第26旅(独立2旅)

第76团(43团,抗战时的番号为新1旅2团,为晋豫游击支队改编)

第77团(45团,沁和独立团)

第78团(48团,辉县独立团)


第27旅

第79团(1分区36团,邢台独立团)

第80团(4分区部队)

第81团(5分区部队)


第19军

第55师(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12旅)

第163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34团,抗战时番号为决2纵第6支队)

第164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35团)

第165团(解放战争时番号第17军第51团)


第57师

第169团(解放战争时番号为第36团,抗战时番号为决1纵第54团)

第170团(解放战争时番号第17师第50团)

第171团(陕南勋白独立团)



第6军

第17师(解放战争、抗战时番号皆为新编第4旅)

第49团(解放战争和抗战的番号皆为第771团,抗战初原属第386旅,1938年5月属青纵,1940年6月属新编第4旅)

第50团(解放战争和抗战的番号皆为第16团,抗战时属第386旅,1943年10月奉调延安)


386旅,又称第10旅;决1旅,又称第11旅,是陈赓将军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的两只铁拳。其属下的第772团、第20团、第25团和第38团是陈赓将军军事生涯最得意的四大主力团队。


原386旅的第16团战斗力也极强悍,解放战争是西野头号主力团队,抗战时期是386旅的主力团,在386旅编制内打过不少大仗、恶仗,并参加过百团大战,这五个团应为陈赓将军麾下五大主力团队。


逐鹿中原


1947年5月24日,中央军委就已定:调陈赓纵队于7月份到陕北作战,以协同第一野战军进击胡宗南。具体地说,是协助西北野战军攻打榆林。


但由于6月30日,刘邓大军渡过黄河,拉开战略进攻的序幕,中央军委又认为调陈赓纵队渡黄河向南出击,对支援陕北战场和刘邓大军亦有利。所以,毛泽东在7月4日,给彭德怀、习仲勋的电报中指出:“又估计到刘邓12万人已渡河,向陇海路前进,如若陈纵队到豫鄂陕边开辟战场,对刘邓亦有帮助。”毛泽东在电文中还要求陈赓纵队及其配属部队,“于20天内完成一切政治、军事、经费、干部等项准备,8月9日以前渡黄河。”


7月19日,中央军委再次电报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滕代远、薄一波、王宏坤、郑位三、李先念、谢富治、韩钧等领导,讲明了这一决定的战略意图。


该书是描绘周副主席讲话中,再次透露中央军委改变了计划,陈赓纵队仍调陕北。但这些语句,明显是作者编的,因为那时还没有录音机,也许是根据一些材料整理发挥的,不知有没有会议记录并后来的作者能看到这些。


所以陈赓将军“听”到这里,明确的战略意图,又为什么会改变呢?……陈赓将军在书里不明白,读者不明白,作者也没有交代明白。唯一只能是,再从周恩来的讲话里弄懂,可能是陕北的敌情严重了。


会后,毛泽东立即起草了一封致刘邓、陈粟和华北、中原前线领导同志的电报。电报指出:“陈谢兵团照原计划于八月出潼关、洛阳,切断陇海,调动胡宗南一部增援,相机歼灭之,以配合陕北之作战。该部亦与太岳、太行保持后方接济。该部是否远出伏牛、桐柏,依情况决定,有利则远出,不利则缩回河北。现陕北情况甚为困难(已面告陈赓)。如陈谢及刘邓不能在两个月内以自己有效行动调动胡宗南一部,协助陕北打开局面,致陕北不能支援,则两个月后胡军主力可能东调,你们困难亦将增加。”尔后,在发给以上领导同志的又一封电报中指出:“陈谢出豫西后,胡宗南对陕北攻势必被破坏。除现已东调10师两个旅、79师一个旅及骑1旅外,必再调至少六七个旅使用于潼关、商洛方面。估计一个月内,胡宗南很难对我举行有力进攻。……


本人认为,陈赓兵团进军豫西体现了极高的战略眼光,这个跟“吃不吃刘邓饭”没关系。这段历史,本人一直没搞懂,可能原来光盯在到底是谁提出来此举的。本人虽最崇拜陈赓将军,但不敢随便就将此功划给陈赓将军。因为,此举不是方面军将领所不能提出来的,而陈赓将军当时率领不过一个军的兵力,跨战区机动支援西北、大别山两个方向,对于一直在晋南作战的陈赓将军来说。环境没有给陈赓将军方便,如刘邓、陈粟当时的位置或他们的参谋长所处的环境——大范围战争局面的思考和拥有相应的机动作战权利。


实际上,作者也交待较清楚了,就看读者尤其是军史迷怎样理解了。本人是这样理解的:


中央开了小河村会议,并邀请陈赓将军出席,还有一系列的电报表明,当时中央对于陈赓纵队的使用方向是存在两个方向:


第一,也是最早的,支援陕北作战,这个是在五月。


第二,是南下豫西和陕南,支援刘邓并协助西北作战。这是根据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新形势作出来的计划。这是进一步的挺进,这个比第一个作战方向无疑要高得多,但正由于是单独作战,这完全要看执行这个作战的将领的个人统帅能力。如果失败或不成功,那还不如调往西北,直接支援西北作战。相应的后果在会后毛泽东的电报也阐明了,就是如果西北失败,胡军主力将调往东线,进一步危及中原。这有可能使刘邓付出极大牺牲的挺进大别山前功尽弃。这大概也是中央让陈赓将军前往中央参加会议的目的,看将军的意见,也就是将军是否有这个能力。


从这本书的材料看,陈赓将军主动挺身迎接了这个挑战。


陈赓将军指挥所部8万余人,从8月22日夜和23日拂晓分成左右两个纵队分批渡河,渡河工具为几十个油包,三根椽子连接着三个油包编成一架大油包。一架大油包能载运一个班,一挺机枪和一门小炮。如右纵队首批由18架大油包载18个班,约2个连。其它船只也基本是小船,数量为几十只,载运能力与大油包无异。24日兵团全部渡河完毕。


8月27日,蒋介石从尾追刘邓的部队中抽调整3师、15师、206师等部西援,会同洛阳地区之守军共八个旅的兵力,组成第五兵团,以李铁军统一指挥;以分布在陕东和灵宝、陕州地区之整30师之27旅、整15师之135旅、整76师之75旅(即新1旅)、整1师之167旅、整36师之165旅的1个团等部约四个半旅的兵力,组成陕东兵团。准备东西夹击陈赓兵团。


诚如毛泽东指出:“陈谢出豫西后,胡宗南对陕北的攻势必被破坏。”


十月,蒋介石在洛阳集中整三师、二十师等七个旅,在潼关集中了一师、三十八师等八个旅,准备再度从东西两面夹击陈赓,恢复陇海路的交通。


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陈赓将军南渡黄河挺进豫西后,对大别山尾追刘邓主力和胡宗南两部相应的战略牵制作用完全达到了。并为刘邓、陈粟和陈谢三部逐鹿中原创造了条件。


最后,“吃刘邓的饭”,这话真正的意思就如乡下人网友所说,刘邓大军牺牲极大,陈赓及其所部的作战便利来自刘邓大军对蒋军主力的牵制。陈赓一向注重对部队的教育,所以经常引导所部将领和士兵多从全局考虑问题,不要只看到自己的成绩。所以,陈赓及其兵团,军政素养都很高。其他野战军也愿与陈赓兵团一起作战。


陈赓手下的将领,如周希汉、李成芳、秦基伟、刘金轩、陈康、刘忠等能力强、独当一面的中将,查玉升、吴效闵等勇猛机智的少将。还有在抗日战争时牺牲的叶成焕团长(772团首任团长),解放战争初牺牲的楚大明(20团团长,10旅即386旅副旅长)等英雄传奇人物。及772团、20团、25团、38团,386旅、决1旅等战斗力强劲、功勋卓著的部队。

--------------------------------------------------------

陈赓和林彪的关系


陈赓和林彪的关系,别的待查,目前主要集中在解放战争进军中南这一阶段。这距离现在最近,知情人最多,这是没有疑问的,也有陈赓自己写的文章作证,如从头再来网友所叙述陈赓写这篇文章的背景。林彪掌权后不久陈赓就去世了,陈赓具体怎么样不知道。李成芳和秦基伟后来进了牛棚,最近本人看了一份文摘旬刊(摘自某个文史杂志),另一个军长周希汉在任海军副司令兼参谋长时,被李作鹏纠出来要整他。陈赓兵团三个首任军长在林彪掌权期间都挨整,可以看出林彪对其在解放战争时与陈赓在中南配合时态度。而且,陈赓的家属在文革期间为了防止林彪党羽的抄家而将陈赓战争期间的文稿藏起来,都相当说明问题。后人能对林彪有什么好印象吗?!所以,林彪的支持者想把林彪重新立起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某些人还采取文革期间打倒一片来立某人的作法更是激起相当多的对立派。


陈赓与林彪在指挥上有不同意见,抵制算不上拔高。你不要因为你喜欢林彪,就看不得这些事情,采取整人的方式堵人的嘴来维护自己所谓一贯正确的威信是很可耻的。观解放战争中央军委对各野战军下达的命令,并不是命令式的,一般都是商量,迫不得已才下死命令,象林彪在辽沈战役前期的优柔寡断。而有些人胡吹林彪,真正的无限拔高,竟然否定四野内部罗荣桓、刘亚楼和邓华的重要作用。轻视粟裕大将歼敌第一的伟绩,惹得在此论坛招来一片反击声,这纯粹是自找。


看来你对“吃刘邓饭”是情有独钟,是否认为“刘邓的饭”非常好吃。刘邓大军所吃的苦是令人很吃惊的。本人看了一份二野在整个解放战争中的损失统计,数字惊人,二野损失21万多人,这些损失不止牺牲,还有失踪等,但四年多(1945—1950年)损失了这么多的人,真是令人难以致信。二野比较艰苦的大行动有,中原突围,这个是李先念指挥的,本人没看过相关书籍,不知损失多少人;挺进大别山,出发时约12万余人,主力转出大别山时5万6千人,加上在大别山建设军区的近万人,损失约5、6万人。所以,到刘邓手下去可不是去享福的,那是去要牺牲的。


本人认为,如果按《陈赓兵团征战记》介绍的情况分析,彭总可能对陈赓南下豫西持不同意见,但他的意思很清楚,西北的环境比豫西好些。陈赓西渡黄河后,西北野战军的实力肯定会大大增强,中央调陈赓纵队西进的是4个主力旅,约4万人,加上西北原有的三个主力纵队和部分野战旅5万余人,共有9万余人,兵力大大增强,唯一缺乏还是榴野等重炮,攻城差点儿。以彭总和陈赓将军二人的指挥能力是远超胡宗南匪部,西北肯定会有大大的改观。兵力有大的增加,就能打大的歼灭战,夺取好的装备,改善敌我的形势。陕北虽然不富裕,但只要越往南进攻发展就越好。这就是彭总所说的“(西北)猪头与(豫西)猪尾巴”理论。


山头现象,我倒是没较什么劲,因为本人对此没研究,另外用“山头理论”来解释我军的军事行动荒唐可笑。如果这样,林彪出关,只配带685一个团进入东北,只有这个团与他有点关系,如此兵力他只配当土匪。历史表明有人曾在这方面颇有“研究”,并为此较劲,整倒一大批“异已”,也整倒了自己,弄臭了自己。


最后,陆军在三军中算不上高技术军种,只要有经济实力,在一两年内很快就会扩充起来。海空军尤其是海军,海军所需的技术人才和装备是需要国家长时间的重视和积累。四野在东北有百万大军不算什么奇迹,本人对林彪在东北的前辈张作霖和日本关东军的实力有所了解,这二者的成就都在林彪之上。


粟裕将军以30余万兵力在解放战争中歼敌居第一,这绝对让人服气。彭德怀、刘伯承、粟裕和陈赓四部,兵力不过四、五十万,在解放战争中,在毛泽东的协调下,战略上相互配合,作用远胜百万大军,真是令人称绝。军队确实不是在多,而是将领如何使用。


彭德怀、刘伯承、粟裕和陈赓四人,本人最欣赏。他们军事生涯最长,战争期间基本是以少打多,以弱搏强,对付外侮功勋极大,是我军杰出将帅的突出代表。

--------------------------------------------------------

“吃刘邓饭”——陈谢兵团与刘邓


谁都明白历史是不好假设的。因为无法选照稳定的参照物。所以,要假设刘邓在内线歼敌,就应基本以刘邓南渡前的黄河北为依据,以此来假设。因为刘邓动后,敌情也起了相应的变化,同时我陈粟和陈谢都于七、八月相继南下,亦进入了外线。以变化了的情况假设就要大打折扣了,说服力不够。


如刘邓和陈粟都留在内线歼敌,晋冀鲁豫军区和山东军区的经济能力是否能顶得住,作者并没有详示,只是笼统地说应该比东北强,这个是站不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争史》第一卷的资料显示东北1945年的粮谷产量是2000万吨,而山东省1946年的粮食产量是650万吨。大家应注意的是东北是粮谷,一般指大米和小麦等谷类,而山东是粮食,涵义就比粮谷宽得多了,因此东北的农作物产量还要包括居全国第一的大豆,及玉米等等,估且共计算作3000万吨。当然这只是大概比较,但给出了大框架,亦相当说明问题。可以看出东北养部队的能力远远大于刘邓和陈粟所在的解放区。另外刘邓部队的生活标准又差于华东,如果刘邓和陈粟以东北这样的经济力量作后盾,那么在内线歼敌是站得住脚的。


很有意思的是,刘邓南渡黄河是1947年6月底,而在1947年4月,中央将华北最富足的冀察热辽军区及8万部队划给了东北。到1948年4月华北军区将刘邓陈的老根据地——晋冀鲁豫军区兼并,成立了新的华北军区。在冀察热辽军区划出后,华北原有的二级军区只有北岳和冀中军区,原封不动地兼并了晋冀鲁豫的太行、太岳、冀鲁豫和冀南四个二级军区,共计6个军区。


刘邓和陈谢南下都是无后方作战,后方完全不要了。刘邓所在军区的经济能力是吃紧的,但中央并没有给他们支援,如把华北划给晋冀鲁豫解放区。而是让最富足的撑死,饿死的“赶出门”去自己想办法。邓小平曾说南下是晋冀鲁豫军区1947年军费支出已近90%,解放区已无法承受,陈粟的山东解放区也有缩小的趋势。


刘邓和陈谢20余万大军南下,使得晋冀鲁豫解放区缓了一口气。虽然刘邓手下4个主力纵队减员较多,但另一部主力陈赓兵团并没有减员,刘邓一半的主力仍存在,最后在淮海战役中,陈赓集团担任歼灭黄维兵团的主攻任务,发挥了重要作用。


本人对刘邓和陈粟的战斗详情不太清楚,只能围绕陈赓将军及其兵团谈谈本人的一些感性认识,很肤浅。作者认为陈赓西进能解西北之急,但是否考虑过陈赓西进后,粮食虽然由太岳供应,但道路是否通畅。太岳解放区象晋绥解放区那样供应西北粮食,还要包括运输途中民工的消耗。既然还背着一个包袱,太岳解放区可就不能象陈赓兵团南下后,组建新的野战兵团,如后来的徐向前兵团。例如,贺老总的部队在调陕甘宁后,粮食也由晋绥出,晋绥再也没有组建新的部队。没有野战部队牵制胡宗南和阎锡山的联系,如胡宗南乘机东进打通与阎锡山的联系,这不是不可能。以前的胡部曾多次东进,被陈赓阻断,蒋胡不得不放弃这一方案。我军是否会因此陷于战略被动,这个作者是否考虑过。


还有,刘邓、陈粟都在内线作战,蒋介石的陇海铁路等重要交通线可就无人威胁,蒋的部队虽越打越少,但其通过铁路、公路机动会弥补这一点的。况且,解放军不插进蒋管区,那么蒋管区也会不受阻碍地源源不断供给蒋军人力、物力和财力。


内线歼敌的方案在主客观原因上,不是最佳选择,其实作者也认为一年后解放军就开始战略决战,作者的论据是不好把握的。至关重要的是华北等老解放区的经济不适当缓一缓,也没有能力供给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在淮海与蒋军最后决战,这是很关键的。刘邓挺进中原确实是曾“偏心”的中央军委当年最佳选择。最后的大进军,都是在刘邓南进后形成的战略格局中继续发展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