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联合早报:圆明园留下的历史拷问

黄炎培先生在1945年曾经提出过一个“历史周期率”问题,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成了中国历史上政权更迭的特色现象。在这个现象背后,似乎有有一条不可逆转的规律:兴盛起来势不可挡,灭亡的时候也迅速土崩瓦解,其实,不仅历代封建政权如此,其他问题也同样遵循着这个法则,有些事件看上去新颖别致,实则不过是循环着一条老路。


早在1999年,中国就有人提议重修圆明园,遭到了49位全国政协委员的坚决反对;2004年又有专家提出重修方案,再次使社会舆论同声谴责;尔后,浙江某企业又宣布将筹资200亿元人民币,耗时五年再造这个举世闻名的“万园之园”,引发了全国性的声讨。




外族入侵与圆明园情结




然而,大众的反对声并没有使这个动议消解,在纪念圆明园罹难147周年研讨会上,建筑学家汪之力呼吁尽快恢复圆明园原有的山形水系和植物配置,并按原样重建总体十分之一的建筑物。让圆明园成为保护世界文化的特殊纪念地。


我注意到,此次专家的呼吁少了以往的“主旋律”色彩,也避开了盈利的说法。尽管如此,重修这个皇家园林仍然成了舆论的焦点,人们轻而易举就可以找到反对重修的理由。既然圆明园是国耻纪念地,对其修复将失去应有的教育价值。从现代意义上看,它早已不是宫廷建筑或皇家园林,而是被列强掠夺后的遗址,对其进行修复无疑是对那段屈辱史的掩盖,不但与文物保护法相背,而且会使之变得不伦不类。


其实,自从1860年被英法联军洗劫后,反对与赞同重建的争论一直在延续。同治皇帝曾经发誓要修复圆明园,怎奈刚刚投以巨资又被八国联军烧毁;民国初期,袁世凯一度要“倾力复造天朝辉煌”,终因皇帝梦破灭而成为遗憾。总之,封建统治者希望让世人忘记自己的耻辱,民众利益代表者希望借此自我反省,以致使大多数中国人或多或少都有了“圆明园情结”。




顺应潮流才是强国之本




岁月的天空风来雨去,留下的是不变的满目疮痍。站在圆明园的残垣断壁前,就像翻开了一部历史——秦朝的阿房宫、汉朝的长乐宫、宋朝的艮岳等,都是当时世界顶级的标志性建筑。让人颇为感慨的是,这些富丽堂皇的园林宫殿都是被一把火烧掉,不同之处在于圆明园不是毁于内乱,而是被西方列强焚毁。自此以后,号称“天朝上邦”的中国一蹶不振,才有了更深远的纪念意义。


封建统治者历来以浮华来彰显威严。阿房宫的建造使秦朝社会两极分化严重,一方面是骄奢淫逸,一方面是饥寒交迫,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加速了秦国的灭亡。圆明园的奢华同样如此。据当时英国随军记者撰写的《帝国的回忆·晚清观察记》载,数万名清军将士,拥有坚固的城墙堡垒和精良的铜炮,却不敌千余英法联军的恐吓,未放一枪便四散逃命,而清政府投降的惟一条件是不要联军放苦力们进城。


即使从保护古迹的角度去看,目前中国需要修复的又何止一个圆明园?更何况现存的文物和古迹大多已沦为经济利益的驱动器,被列为保护对象之时往往便是饱受践踏之日。


圆明园之于当今中国的意义在于,无论从哪个角度研究它,都会得出一条至深至浅的心得:世界潮流,顺者昌逆者亡。其意义不仅是让人们牢记外寇的侵略,还是自我警示:妄自尊大、自外于世界潮流,无异于自取灭亡。“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圆明园的辉煌与残破,证实了这一定律的普遍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