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和老飞的浪漫情缘

明朝靖江王府遗址,是这座城市一个必游的景点,也是我校的一个分校区,校园里那种远离喧嚣的宁静,总能浮起心底深处的一些回忆。每天走在树荫下的人行道,我的长发不时被风抚起,一度让我误以为,这是你让风带来的问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雨后的黄昏,你牵着我的手走在宁静的校园,不想踩到地面积水我时走时跳,和你的距离时近时远,你被我拉着走得东倒西歪,却一直没有放开我。一个军人的手怎么样可以如此纤细如此柔软?我仔细端详,指甲修剪得很整齐,细腻的皮肤,没有任何伤口或结痂,更没有那种长期训练后结出的茧。让你握着,我能感觉到你血管里的每一次跳动,热切而坚定。军官证不是假的,你的手也不是假的,可是在我对军人的认知里,这是矛盾的。当时我不喜欢军人,对于这一切也就懒得去关心,只是继续用这种让你讨厌的方式走路,终于让你无法忍受了,突然用一种并不温柔的方式将我一把抱起,毫不迟疑向前走去,将近百斤的我在你手中竟然这么的轻而易举,仿佛一个很轻的物件,我惊吓得说不出话,还没有来得急想清楚怎么回事呢,我已经很稳当的落在地上。

“好了,这里没有积水,你可以慢慢走了。”

“……”

军人都是用这种最直接的方式处理问题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承德殿前,我仰头看着你说:“我住在王府里,所以我也作过一回王妃了。”

“作王妃有什么好呢,被关在这里又没有人陪你玩,不如你作我的妃子吧?”心里有一种幸福的喜悦已经无法抑制的流露,我却仍要在你面前装痴扮傻:“这里人很多呀,每一个人都会和我玩,我住在这一点也不闷呢。” 我歪着脖子一脸坏笑的等着你,看看你能说什么。你什么也没说,走出几步,叫我看着你,没有任何预料的踢起了正步,很专业的正步,你又一次令我无法言语。一米八的身高,精练的体形,高挺的鼻梁,没有任何杂质的眼神,一甩手一抬腿,柔顺而干净利落。我不懂如何去评价军事操练的优劣,我只知道,在靖江王议政厅前, 一个少校军官只为我一人踢正步是一种荣幸。和军训教官不一样,因为你的正步里有爱,到现在你回答我的问题:“这里有很多人和你玩,可是有没有人踢正步给你看呢?”每一次你都用军人特有的方式来表达你的感情,总是会给我太多惊讶,我开始觉得有你这个朋友还是挺不错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天,偶然路过一个艺术展览会,爱看新鲜玩意的我就往里冲了。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一个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理工科女子,对于美学和艺术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研究,身在其中,我仿佛一只河鱼掉了艺术的海洋。触目所及的全是新鲜而陌生的东东,走廊上用染了色的枯草和空酒瓶作摆设,还有满墙奇怪的图像,立于中厅的玻璃制品,堆在角落的模型,还有一大块打碎了的石膏像,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不认识和我无法理解的。

我站在一个看似模型的东西前,看着它们零乱的堆放着,无意的说了句“这些是什么东西呀?”你向我解释,“这是亚特兰蒂斯的模型,它的特点是由三组相似的建筑组成,你看那,三个金字塔组成的塔群,还有那,线条大多是重复三次,看明白了吗?”其实我真的不明白我也没这兴趣去研究,我晃着晃到了一幅了宗教的图像面前,在不知所以的时候,又是你给我提点,那是天主教的圣像,并向我简单的解释天主教与***的联系和区别,我一直讷闷,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多?我以为自己的学识已经不少了,可是你总是用最实际的方式慢慢的瓦解掉我的自信。

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墙上用奇怪的字体书写的英文,恐怕这是我在艺术展里唯一能看得懂的东西了,好像是一首诗……我正打算仔细看呢,你无声走近,从后面轻轻揽着我的腰,在我耳边小声的说:

“……

如果是爱情使我赌咒发誓,我又

怎么能誓绝爱情?

一切誓言都是空话,只除了对

美人的誓言;

虽然我仿佛言而无信,我对你却

永远是一片真心;

……”

我趁势把头靠在你的肩上懒懒的问:“亲爱的,你的英语过四级了吧?”“是六级。走吧小笨蛋,你什么也看不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方的冬天,太阳依然是暖暖的,我已经无地自容,一个军人竟然可以如此多才多艺,一个军人竟然也有如此细腻的情感。在你面前我才知道对专业以外的东西竟然如此无知,对于军人这个群体的认识竟然如此苍白。我那天犯了一个可大可小的错误,觉得以你的才识留在军队里是一种资源浪费,当我多次表明希望你能退出这个队伍,你只回答了一句“我热爱我的职业。”可是在这短短的七个字里,我感受到了你对军队的热爱,你对自身职业坚不可摧的信念,以及军队带你的不可以替代的激情,爱上你就是从这七个字开始的。


曾经,我是一只骄傲而狂野的兽,喜欢用不羁的灵魂去呼吸每一寸生命,直到遇见你,我终于低下高贵的头颅,自愿被驯服,依偎在你的身边,不愿离去,从此,爱你将成为我一生的信仰。你送我小小的,铜黄色圆头的子弹,沉淀在我的手里,有你的气息萦绕。你将火药取出,我将它用细绳绑上,缠在脚踝。当夏天被女人们用高跟鞋踩得很美丽的时候,在南方的某座城市里,如果你能看到一个女人的左脚踝上缠着一颗圆头的小子弹,那个女人就是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