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次走进军营,也许是这辈子仅有的一次与军营的近距离接触,还要追忆到98年的高中军训。我们军训所在地点是位于太原市东山黄陵乡的号称“铁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3集团军通讯团驻地,部队编号是51382部队,也就是刘国庚烈士生前所在的部队。对于这支常驻我们家乡的英雄部队,自小时候起就有所耳闻。这次能有幸能走近这支光荣的部队,也是我期待已久的事情。

九月的太原,秋高气爽。初秋的清晨,阳光洒满了通往学校的道路,与往日不同的是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间,多了好多身着迷彩、背着背包、挎着洗涑用具的学生。没错,这就是我们!正在赶往去学校集合的路上。到学校门口时,已见好几辆遮着幔布的军车排列整齐的停靠在校门前的路沿边,一旁有学校的老师以及身着军装的解放军战士正帮着我们在往车上扔行李。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还在学校操场乱成一锅粥时,几辆满载被褥、生活用具的军车已经悄然离开先朝部队驻地开去了。临行前,校长在主席台上作了送行报告,记不清楚她说了些什么,只记得似乎话语激昂,挺鼓舞士气的,我们也一个个戎装待发,就像即将出征的士兵,清一色的迷彩装,分不出男孩女孩,一个字“帅”啊。稍加整顿后,我们按部就班乘车朝部队驻地驶去。约摸有个50分钟左右的路程就见到了军营的大门,庄严的八一军徽高挂在军营大门的顶端,两侧持枪的哨兵站的笔直,招引着我们都不住的想探出头去张望,但是车上的教官制止了我们,说是为了保密(这有什么可保密的啊,周围谁不知道这里驻的部队啊)。我们乘坐的客车缓缓绕进军营,看见了一排排整齐的营房(当时全是平房,不知道后来是什么样子了),墙壁刷的雪白,周围种满了松树和柏树,感觉特别想在电视里看到的60年代解放军的那种军营。下车后,部队领导做了简短的欢迎讲话后,我们按照班级、性别分开就被各自的教官领去看宿舍了。我们八个人一间房,上下床,现在回忆起来,确实算得上简陋,一张破桌子、一套供八个人使用的衣柜就什么也没有啦。门还是单木板门,夏天还好,冬天尽管太原的天气比不上东北,但山上的气温也要比市区至少低3—4度。真不知道他们冬天怎么御寒?!我们这样的屋子还算是不错,甚至可以说在男生里是最好的,至少比较正规,其他几个班的男生都根本没有分到宿舍,是在一个什么会议室铺的通铺。现在想想,人家才是真正体会了一把行军打仗的滋味。


正式的训练是从第二天开始的,主要就是一些队列、行径,我们班的男生比较少,只有17个人,俺们教官把我们同飞渡泸定桥的17勇士比,也是寄希望我们能训出好成绩。训练中最有意思的是整列成一个排面齐步走,我们班的一人特别的有意思,也知道他不是存心,但是一走就顺拐了,打的他身边的这个人更本没有办法走。他自己也总是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为此教官还专门给它“吃小灶”,晚上大家都回去休息了,他还一个人头顶着皎洁的月光齐步走。训练中,最让人头疼得就是站军资啊,讲究什么“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不愧是部队啊,干什么都得像莫像样。这天本来就训练了一天了,一身的臭汗不用说,腿早就成面了,本想着可以回去休息了。只听见教官让人十分绝望的喊了一声:我们最后来站40分钟军资,来结束今天的训练。天哪,我没差点给晕过去。时间一秒秒的过去,我越发现自己的身体不是一己之力可以撑得住的,思想也背叛了我的中枢神经,不知道在想什么,身体就是一种下意识在那里支撑的。忽然,感觉有人从后面磕我的关节处,我一下子就跪在地上了。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弄得我是有气有恼,刚想发火,扭头看见教官盯着我说:“站军姿,不是让你站的睡觉,给我打起精神,把腿并紧”。我当时真讨厌那个教官,觉得他就是一个恶魔,理都不想理他。教官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说:“怎么啦,不服气,多站20分钟”。我还就是属于他说的那种不服人的人,让我多站20分钟,我就站给你看,最后我就是站了一个小时才回去的。这次事件之后,发现教官似乎老找我的麻烦,有一天训练完在回驻地的路上,齐步行径时,我把前面那位的鞋给搞下来了。这主儿也属于那种特老实型的,喊个报告出列抽起鞋不就完了么,也不知道他是不愿破坏队伍的完整、连贯性,还是自己没那胆气去喊个报告,就一直拖着鞋往回走。更糟糕的是,我一不小心把人家那只鞋也才掉了,那人就和穿着双解放拖鞋一样,看上去十分痛苦的走着。我越看越想笑,越想笑越忍不住,忍不住就给笑出来了。结果人家依旧不出列按部就班的行径,我倒是被教官给叫出去了。教官十分严厉的训斥了我,说道军队在行径中是绝对禁止随便交头接耳的,更没有走着就放声大笑的先例,让我好好的站在马路边反省,等各个班级都走完后让我再回去。这下可倒好,一下子成了路标,在每个班面前都得展览一下,特别是女生过来,那个不好意思啊。他们也到都象是在看新鲜,一过我这里头都齐刷刷的向我这边看,似乎在行注目礼。我也没觉得有多么不好意思,低声的喊着:“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军训的日子里,让我最难忘的有这么几件事情。第一就是,部队的饭菜好香啊。也可能是每天训练累得过?消耗大?我第一次才知道吃饭时不挑拣能吃的那么香,顿顿吃馒头都能在4个左右(其实也不是很大),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一女生(长的挺瘦的)据说一顿饭吃过8个馒头。姐姐啊,饭是人家的,可肚子是咱自己的啊,差不多就行了。部队饭菜搭配还算是均衡,我们早餐一般都是鸡蛋、油条,有时有蛋汤、有时喝粥;中午一般都是米,一蒸就是一大笼,炊事班的战士抬上来后,按顺序过去自己拿勺子舀,可是我总不愿意吃那个大米,不知怎么的,一闻到那股抹布味儿就没食欲了;晚上都是清淡的,但是味道做的都还好,不咸不淡的,也许每个炊事班的战士离开部队后都能到大酒店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第二就是,军营的歌真的好好听啊,至今忘不了教官用它那不太标准的略带重庆口音的普通话叫我们唱的那首《人民子弟兵》:人民子弟兵,人民嘱托记得清,为人民服务是宗旨,人民幸福我光荣~~~~,其他的还有《通讯兵之歌》《一支钢枪》《军中绿花》都是军训时每天拉歌的必选曲目,记得在汇报表演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在军营的最后一个夜里,我们班整个男女生和教官一起联欢,最后班主任号召大家唱了一首非常煽情的《血染的风采》,我听见很多女生都哭了。第三就是,解放军办事效率真高,难怪那年夏天的洪水也不能战胜我们伟大的人民军队。我们的营房门前有一排前一天夜里刚挖的沟,有一人多深,看上去像要埋什么管道,周围还有过去用砖砌成的花池,老大的一片。晚上我们出去打水的时候,都要先跨过这条沟,再翻过花池。可能部队领导注意到了这个安全隐患,当我们中午从训练场回来时,所有的沟全部填满,花池全部拆除,进行了平整,就连周围的树都刷了白色的灰粉。看到还正从树上往下淌的灰浆还没有干涸时,我们由衷的赞叹解放军行动之迅速。有这样的一支伟大的军队在守护着祖国,我们可以幸福的生活、安心的工作、愉悦的学习了。


为期一周的军训就要渐入尾声了,为了最后一天的汇报表演,我们也各个是摩拳擦掌,想着为教官争口气、为自己争口气。汇报表演时,人人精神集中,并不时的相互提醒着,生怕谁不经意间的一点错误而影响了整个班级的成绩。也许仅仅那么短暂的一刻,我们其中的每个人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一名士兵了。随着雄壮有力的解放军阅兵进行曲的播放,我们的校长和通讯团的首长乘坐阅兵车开始检阅了,她对我们喊着:“同学们好”,我们高声回应着“校长好”。“同学们辛苦了”有是一声惊天动地、响彻云霄的呼喊“好好学习,为校争光 ”。分列式开始了,我们迈着矫健的步伐,正步跨过了主席台。当走过去的那一霎那,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么多天的辛苦为的就是这一下子。现在终于结束了!汇报表演后,校长宣读了优秀学员的名单,我的名字依然在列,我开心地看了看教官,教官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当我们派着整齐的队伍再次走进这个已经被我们渐渐熟悉的军营时,我们知道这是看它的最后一眼。这一排排的营房、这熟悉的道路、与我们朝夕相处了一周的教官就要在接下来的一刻变成过去,心里真的不是滋味,从大家的脸上能看出任何人的心情都显得很沉重。我们17个人列队站在我们的营房门口时,教官讲话了,他的话我至今依然记得:“今天你们的军训就到此结束了,你们的表现我很满意,这几天有什么对大家照顾不周的地方请原谅,你们回去收拾东西走吧”。刹那间,我们的泪如泉涌,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泪珠,嘴里叫着:教官、教官。我们停留在营房里不走,教官都开始把我们往门外推了。我们当时哭的好伤心,其他班也都是同一幅场景。有的甚至和教官紧紧地拥抱,眼泪哗哗的往外滚,才一周的战友情就难舍成为这样,不难理解每年到老兵退伍的时候那幅辛酸的场景了。我们坐在车上静静的等待着车的开动,把帽沿压得低低的,小声的抽泣着,不愿意让女生看到我们在哭。车子终于开动了,缓缓的驶出营区,所有的教官全体朝着我们车队敬礼,车窗里是我们一张张挂着泪珠的稚气的脸庞。 那一幕我这辈子也忘不了!车一辆辆驶出通讯团营区的大门,提着81自动步枪的哨兵向我们行手礼。那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军营的魅力。


车快开出军事区时,班主任和我们说,教官让他转告我们,我们很优秀!一周的时间让我收获了人生中最有价值的一笔财富,我永远忘不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