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半夜,一连长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子,然后带领全副武装的战士们奔出了营区。静静的夜色中,战士们气喘吁吁地在原野上飞奔,上山、下河、越岭、谁也不甘心落后,王小伟、高长河和一班长跑在最后……

一班长喘着粗气紧紧地跟着高长河……

王小伟不停地回头怒喊:“一班长,要你别来你偏要来,说什么能坚持,好啊,跑不动了吧,说什么漂亮话。一个班长,被战士打伤了,却怕他受处分,硬撑着来跑三十公里越野,好证明你没事。行啊,你有本事,你有能耐,你要真跑完了三十公里,我给你敬礼。我告诉你啊,今晚你就是爬,也要给我爬到目的地,没人会帮你,谁让你逞能,活该。”

一班长反正不吭声,只管“呼呼”地喘着气跑,战友们看不过去了,想退回来帮助他,却被王小伟一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帮一班长。”给顶了回去,战士们气得狠狠地瞪着排长。连长和指导员不时回头望一眼,王大伟在前面不远不近地跑着……

王小伟又骂开了:“一班长,你快点行不行,熊样。越野训练你不是老跑第一名嘛,今天怎么不行啦?我没害你啊,是你自讨的,你别给我丢一排的脸……”

高长河恼怒地瞪了一眼排长,伸手去抓班长肩上的枪,但一班长推开他的手说:“高、高长河,你、你快追上去,别、别管我。”

王小伟训斥道:“我是排长,本应该帮你,但这是你自己要来的,我就考考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我看你能撑多久,跑不动了吧?跑不动了也得给我跑,班长窝囊,怪不得手下的兵也是窝囊废……”

高长河受不了啦,流下了眼泪,转身一把就抱住了班长,哭着说:“班长,我错了,是我害了你。你别跑了,我背你。”

一班长推开他:“不用,你快追上去。”

高长河咬牙将背包解下挂在脖子上,弯腰就背起班长向前跑去……

王小伟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伸手想拿高长河脖子上的背包,却被他哭吼着:“滚开!”

王大伟停下脚步,取下了高长河脖子上的背包,瞧着他背着班长艰难地跑向前后,轻声地:“小伟,全连的战士今晚可恨得你咬牙。不过,高长河哭了,也道歉了,目标达到了吗?”

王小伟笑道:“能让他哭和道歉,这只是第一步。”然后对跑上来的副连长和卫生员说:“副连长,我的第一场戏演完了,该你们上场啦。”

副连长笑着和卫生员跑上前说:“高长河,把你班长放下来,我们给他检查一下。”

高长河忙放下班长,流着泪关心地:“班长,你没事吧。”

一班长笑道:“我没事,谢谢你!”

副连长冲王小伟说:“一排长,一班长今晚退出训练。”

王小伟大声地:“是!高长河,你站着干什么?一班长当了逃兵,你也想当逃兵吗?”

高长河从王大伟手中抓过背包背上就拼命地追赶队伍……

王小伟笑道:“大伟哥,你也留下照顾一班长吧,我得走第二步了。”

王大伟笑着推了他一下:“快去吧。”

王小伟迅速追上高长河,在他身旁边跑边说:“看来你还是懂得做人的基本道理,知错能改,勇于承认错误,这才是一个男子汉应该做到的。”

高长河不理睬,只管朝前跑……

王小伟笑道:“怎么,不说话就以为我会饶了你?男子汉能屈能伸,承认昨天的错误只是一个方面,过去的错误也必须勇敢地去面对,哪怕去坐牢也要让自己求得一生的心安。”

高长河盯着他:“这是你演的戏,目的就是让我开口?”

“哟,你不傻嘛,为了你,连长、指导员他们费尽了心机,你都不开口,以为这样就能逃避现实吗?心病只有你自己才能解决,不可能永远都是秘密。俗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论多大的事,迟早都有一天要去面对,勇敢地承担应负的责任,不然你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我、我可以跟你说件事吗?”

“训练完了后,你随时可来找我。跟上,超到前面去。”王小伟抓过高长河肩上的枪,大步向前奔去,他紧紧地、拼命地追了上来,超过了一些战士,大家奇怪地瞧着两人……

山谷里,副团长和几辆卡车开着车灯停在那,连长和指导员率领战士们跑来,两人上去敬礼:“副团长,一连完成三十公里野战训练。”

副团长回礼说:“我都没搞明白,今天是国庆节,你们突然提出搞三十公里越野,这可是超出了团里的军事训练计划。”

连长笑道:“是小伟那家伙提出来的,他说得有理,我们就得支持。”

指导员:“不知道他今晚的最终目的达到没有?”

王小伟和高长河跑了过来,他上前敬礼:“副团长!”

副团长回礼:“小伟,你今晚想达到什么目的?”

高长河上来敬礼:“副团长,连长,指导员,我请求处分,我不该打班长,我错了。”

副团长一愣,连长和指导员笑了,战士们也愣愣地瞧着高长河。

王小伟立正道:“副团长,我也请求处分,昨天不该一还再、再还三地打高长河。”

高长河急忙地:“不,排长,你没打我,是我冲上去打你,你只不过把我摔倒了,要是真的打了我,今晚的训练我肯定和班长一样,不能参加了。副团长,不关排长的事,是我的错,我真心实意请求处分。”

副团长:“处分不处分的事,还得等一班长来了再说,你们三方面都到了我才能表态。”

战士们都已陆续气喘吁吁地到达,王大伟背着一班长满头大汗地跑来,副连长和卫生员提着枪和背包跟在后面,王大伟放下一班长,笑着擦拭着汗水。

副团长喊道:“一班长,你们一排长和高长河都自请处分,你有什么看法?”

一班长上来立正敬礼道:“各位首长,昨天是我骂了高长河,他才动手打我的,主要责任在我,要处分我也有一份。”

副团长笑道:“这就好办了,我看这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你们连里自己处理吧。天快亮了,赶紧坐车回去休息。”

“是!”连长他们带领战士们登上卡车,向军营驶去……

清晨回到营房后,高长河就迫不急待地来寝室找王小伟,王大伟便笑着出去了。高长河说出了心中的秘密,他在高中毕业后的一年多里,经常和朋友们去菜市场偷鸡摸蛋、买一偷一,或在街边的小店里偷点吃的东西,要是被发现了,谁敢说他们是偷东西,他们就把别人打一顿,但从来没有去别人身上偷过钱,家里知道后怕他们越变越坏,就逼着他们来当兵,他们也想借当兵的机会变好,也就同意来部队锻炼。去年十一月,就在接到入伍通知的那天,大家想去饭馆庆祝一下,可身上加起来也只有二十多块钱,便决定回家找父母要钱,在经过一家残疾人专用商品店时,正好有一个年青人撑着拐杖走来,在进店门时摔了一跤,身上掉落了一个钱包,高长河一眼看到,就装着去搀扶,顺手牵羊将钱包装进了口袋,然后跑到小巷子里打开钱包一看,里面有三百块钱,还朋友们都不相信他是检的,认为他是在那人身上偷的,他气不过想去还给那个人,再来到店铺外时却看见围了一大堆人,那个残疾人坐在那哭,说自己辛辛苦苦一年,靠修手表好不容易挣了三百块钱来买轮椅,却被小偷偷走了,还说肯定就是刚才装着扶自己的年轻人。朋友们就拉着他赶紧跑,说偷就偷了,哪有小偷自己送上门去被抓的。就这样,他和朋友们把这笔钱花光了,可他不但在朋友们心里变成了真正的小偷,而且无形之中朋友们都把他当成了老大,有什么事都要来请他出头,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他苦不堪言,心中的无名火随时都会被别人的一句话、一个动作点燃,朋友们从此也都怕了他。其实朋友们并不知道,近一年来,他一直保存着那个钱包,因为里头有那个人的身份证,他想等有了钱就把那三百块钱按身份证上的地址寄去,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解脱,可在部队每月只有几块钱的津贴,想找家里要又开不了口,三百块钱差不多是爸爸和妈妈半年的工资,弟弟妹妹又都在读书,怎么好意思要呢。就这样,他心里的负担也就越来越沉重,不知何时才能把这笔帐还清。昨天打班长,就是因为他无意中说到了小偷,就认为他在骂自己,心头的火就一下子冒出来了,根本无法控制。说到这,高长河抬头望着王小伟问:“排长,你相信我说的吗?”

王小伟真诚地:“我相信。”

高长河趴在膝盖上放声痛哭……

王小伟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地:“长河,过去的错你已经付出了代价,从今天开始重新再来,朋友们的误会你必须当面向他们解释清楚,这笔钱也必须要还,不然永远是你心中的痛。我去把你的朋友们叫来好吗?”

高长河哭着点头。

王小伟就出去将另五名战士叫来,高长河从裤兜里掏出钱包,哭着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和近一年的苦楚,朋友们为自己对他的无形伤害感到深深的内疚,抱着他一起哭着道歉,并说那三百块钱是一起花掉的,还也一起还。王小伟安慰他们一阵后,高长河他们赶紧回寝室拿着钱又跑回来,凑起来有二百八十多块,证明这些人平常还是挺节省的。王小伟就掏出四十块钱交给高长河,让他写一封信把经过说一下,表示道歉,并将钱包一起寄出,然后领着他到连部请假,没想到团长、政委、副团长、营长、教导员和王大伟他们都在。连长批了高长河半天假,等他走后忙问事情彻底解决没有?王小伟就汇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见大家如释重负地笑了后,他立即让团长请客,团长愉快地掏出了钱包,大家开心地笑了。

下午,高长河回来兴奋地把汇款和寄包裹的收据给王小伟看,并保证好好训练,一定从头开始自己的生活,两人拥抱在一起笑了。

十月九日星期日,王大伟大清早就起床悄悄地出去了,过了一阵回来赶紧把弟弟扯起来,说已经跟连长请好假,让他陪自己进城买东西,等弟弟洗漱回来又帮着他往脸上抹雪花膏,还仔细地检查他的着装,闹得弟弟一愣一愣的。然后兄弟俩下山来到公路旁乘班车进城,可到了城里哥哥却拉着弟弟往公园跑,弟弟奇怪地问干什么?他笑着不答,进了公园后指着站在前面亭子里一个穿军装的女孩子说:“小伟,你看那是谁?”

王小伟仔细一瞧,天啊,是李秀梅护士,他吃惊地:“哥、大伟哥,这是咋回事?”

王大伟嬉笑地:“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清早给师部医院打电话,问李秀梅护士在不在?没想她正好刚要下夜班,我就说你不好意思请她,如果她有时间,能不能到公园来等你,她一口就答应了。傻弟弟,快去呀,哥哥先回去喽。”他飞快地跑去了,在远处还使劲地挥手让弟弟快去亭子里。

王小伟哭笑不得地走也不是,去也不是,最后硬着头皮向亭子走去……

李秀梅看到他后羞笑着迎上来说:“王小伟,你怎么这么胆小,两个月了一次电话也不打给我,害得我以为是自己、心里恨死你啦。今天是你的生日却想请我吃饭,自己又不敢说,还让你哥哥打电话约我,祝你生日快乐!”

王小伟羞红着脸笑道:“谢谢!李护士,对不起,你刚下夜班就把你叫出来了。”

“没事,我下午回寝室睡一觉就行了。小伟,叫我秀梅就行。”

“李、秀、秀梅,我们走一走吧。”

“行!小伟,其实你和大伟哥的事我早就听说了,医院里好多当年被你叫过姐姐的医生、护士,现在说起你来都在笑,说你英俊、聪明、勇敢,笑起来两个小酒窝很好看,十六岁就上战场。没想到我去你们一连时才知道,你们兄弟俩已经军校毕业又回来了,百闻不如一见,你真的很、很有味,主意特别多。哎,你说话呀,别光让我一个人说。”

“没事,我喜欢听。”

一对俊男靓女就在林荫道上边走边亲热地交谈起来,李秀梅主动介绍家里的情况,她家就住在城郊乡下,父母在家务农,弟弟还在读书,自己高中毕业考进部队医学院读了两年护士专业,去年八月份分配到师部医院。王小伟不时地扭头瞅一眼这个漂亮、直率、活泼可爱的姑娘,心里乐开了花,也就把自己家里的情况说给她听,当说到老头子时,他活泼的真实性格就显露了出来,尊敬中带着骄傲,故事中带着忧伤,情感中充满自豪,引得李秀梅也随着他的感情波动一会微笑、一会伤感、一会欣悦。当他含泪说起大伟哥对自己的关爱和照顾时,她也流下了感动的热泪。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在甜蜜中悄然地过去,王小伟请李秀梅吃完中饭,送到医院大门口就不再进去了,她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写着生日快乐的小玉佩戴在他脖子上,他赶紧放进了胸口里,两人约定好每个星期天的晚上七点打次电话,每个月的最后一个礼拜日来公园见次面,然后挥手依依不舍地再见。

王小伟回到部队寝室后,抱着哥哥直傻笑,并从胸口掏出小玉佩给哥哥看,悄悄而又幸福地说着今天美好的一切,哥哥快乐地听着……

在随后的近五个月里,一连在紧张的训练中迎来了团、师、军的野战考核,在山岭丛林中展开了艰苦而又如同实战般的对抗赛,兄弟俩带领的两个排总是在全连担当起了尖刀的作用,不仅一连取得了全团第一的成绩,而且钢铁八团也取得了师、军两级对抗演习的胜利,受到了首长们的一致好评。

王小伟的爱情也取得了突破,他随李秀梅回了趟家,得到了她父母的首肯。但怕老头子骂他这么早就谈恋爱,这事不仅忙着家里,而且部队除了哥哥知道外,其他人一概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