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诺言 第八章 士兵骄傲 之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第二天,王小伟一大早就紧赶让连部文书去买些水果和零食,亲自送到李护士和赵医生的房间表示感谢,两人不客气地全部笑纳,说正好用来接待捣蛋兵。上午训练开始后,李护士两人真的来到训练场,一起找捣蛋兵谈心,被叫上的人只得乖乖地跟着走,上午谈了三个,下午再谈三个。晚上,李护士两人到连部汇报,除高长河只听不开口外,其他五人都说出了心里话,他们六人不仅是来自同一座城市,而且在家里时就是同学,高中毕业后在社会上混了一年多,甚至于干过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去年又都是家里逼着来当的兵,家长一是希望他们在部队锻炼两三年能改掉不良习气,二是回去后能直接安排工作。到了部队后他们也想好好干出个人样,但由于身上的一些毛病一下子改不了,常常受到别人的嘲笑和批评,气不过就故意跟大家对着干,骂人打架和搞恶作剧。没想到上个星期部队把他们六人全部调到了一连,以为是故意整他们,就干脆破罐子破摔,所以更加放纵了,想早点走人。至于高长河,另五人却不愿多说,好象都有点怕他,并且而夸他很讲义气。

第三天,连长和指导员、副连长立即分别找六人谈心,由于知道了他们的心结所在,思想工作就好做多了,没有批评、只有开导,并且诚心诚意检讨工作中的失误。但高长河还是只听不说,让人摸不着头脑,另五人都表态要好好干、不再捣乱,并对以前犯的错进行了自我检讨。王大伟和王小伟也迅速同一班和四班的战士进行座谈,要求大家不要歧视和挖苦六人,发现缺点要及时指出,但不能嘲笑或用过激的言语,积极配合连里的工作。

第四天是星期日,为了感谢赵医生和李护士,上午全连包饺子,中午全连在食堂聚餐,兄弟俩和连长他们端起第一杯酒默默地洒在了地上,眼眶里都含有泪水,本来大家也没想哭,可李护士一句:“你们是在向牺牲的战友致敬吧。”却让大家的热泪夺眶而出,王小伟哭得最伤心,因为那些牺牲的战友也曾在这个食堂吃饭,大家是触景生情。李护士和赵医生也哭着洒下了第一杯酒,战士们深受感动,没想到这些平日严厉的干部们在如此场合却哭得毫无顾虑,是真正的深情流露,也纷纷起身将第一杯酒洒在地上。连长他们抹去泪,又举起杯笑着祝战友们身体健康,天天快乐。下午,连长打电话让团里派车送赵医生和李护士回去,团长和政委、副团长一起赶来,听了汇报后惊喜地笑了。但送赵医生和李护士上车时,王小伟却焦急地说等等,当看到文书匆匆从外面跑来时,赶紧上去接过一袋水果交给李护士,说感谢两人的帮助,李护士羞笑着说了声谢谢,挥着手离去。

晚上,兄弟俩搬回了自己的宿舍,正在铺床时,文书笑着跑来叫王小伟接电话,他跑到连部拿起电话刚说了声“喂”,就听到一个女孩子甜甜的笑声和问话:“王小伟吗?你猜猜我是谁?”,惊得他的心“嘭嘭”跳:“是李护士!”,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接到女孩子的电话,赶紧喘了口气说:“李护士,你好,我是王小伟,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谢谢!”

“你怎么这样客气,我打电话是特意谢谢你买的水果,今后要是有空来城里,请来师部医院坐坐,可以吗?”

“行!有空我一定来。”

“那好,再见!对了,我叫李秀梅,到时别找错人,记住了吗?”

“记住了,李秀梅,没错吧。”

“没错,再见!”

“再见!”王小伟放下电话,愣愣地摇了摇头,转身却看见哥哥站在门口笑,惊愣地:“你怎么来了?”

王大伟笑道:“四年了,我没听见你心里说话啦,刚才你激动得心里说了一句‘是李护士’,又被我听到啦,我就跑来证实一下,还真的是李护士来的电话。”

王小伟吓得赶紧拉着哥哥跑回宿舍,苦笑道:“大伟哥,我真的有点怕你啦,几年了,我只听见你心里说了一句话,你却听了我无数句,这个亏也吃得太大了。”

王大伟双手一摊:“这有什么办法,你要说,我就只能听。小伟,李秀梅这个名字挺好听的,女孩子主动找你,哈哈,是喜事呀,哥哥好羡慕哟。”

“大伟哥,人家就打个电话来感谢一下我买水果的事,你想哪去了?”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女孩子主动告诉你名字,还邀请你去玩,就证明……”

“好啦,好啦,我二十一岁都还没满,这事也太早了点吧。”

“她不是只有十九岁嘛,长得又那么漂亮,你俩正好是一对,放弃了到时你哭都来不及。”

“我的哥哥儿,你怎么尽想好事,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能看上我吗?一个电话就引出你这么多的话,把我心都搅乱了。反正我的事又瞒不住你,要真有那么回事,你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你就别说了行不行。”

“好好好,我不说啦。”

兄弟俩相识一笑,赶紧整理内务,没想到连长又走了进来,说查完岗了,今晚心情好,特意来听老头子和陆猛子的故事。王小伟只好讲了起来,可看到连长聚精会神的样子,心里又怪怪的,他怎么就这么爱听这些故事,又不是三岁小孩……

在随后的一个多月里,一连的训练走上了正轨,高长河六人不仅没再闹过事,训练也挺刻苦,而且训练中如果出现错误,班长他们踢踢脚尖或脚后跟也不再发脾气,对于他们的转变,干部们都及时给予肯定和表扬,对训练中存在的缺陷也不急于求成,战士们也就不孤立他们了。同时,全连战士对王大伟兄弟俩的严格和自律深感敬佩,两人在指导示范中不仅队列动作规范、战术动作快速而又准确,而且夜间野营训练时没人能争先,特别是各种武器在战术运动中的射击简直让战士们目瞪口呆,知道了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但高长河却成了干部们的一块心病,不管连长和指导员怎样找他谈心,他就是不开口,嘴巴如同贴了封条,证明他的心结没有彻底解开。大家想让王小伟站在同龄人的角度去找高长河谈一次,王小伟不但不去,还让大家不要再找他谈,说他的心病只有他自己想解开时,他会主动来找干部谈的,连长他们便奇怪地问,高长河心里的结到底是什么?王小伟说不知道,但他心病特别重,根据另五个人不愿说他的事来推断,他肯定干过见不得人的事,那种事是不会轻易向别人说出的,沉默就证明他有了懊悔,只要时刻注意观察他的表现,就有可能发现一些苗头,到时就能及时帮助他摆脱苦恼,使他重新真正开始新的生活。大家就更奇怪了,问怎么会有这种分析?王小伟就说自己十六岁不到就虚报年龄当兵,到部队后也是一块碰不得的心病,生怕别人知道,直到要上前线了,才禁不住向哥哥说出来,因为心里的秘密最后总要找一个亲近的人来述说。高长河一旦找到了值得他信赖的人,也就会把心里的秘密向那个人说出来,只是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了,或者某一件偶然发生的事也会让他提前开口,这些猜测也就只有等到那一天来证实了。连长他们也就只好听王小伟的,不再主动找高长河,但只要他稍微有点表现出色,就一定给予表扬。

连长也抽空听王小伟讲完了老头子和陆猛子的故事,心满意足地不再来缠着他了,兄弟俩在背后嘀咕了无数次,也没弄明白连长为什么喜欢听这类的故事。

十月一日国庆节,部队放假,一些战士请假外出,王大伟让弟弟也请假去见李秀梅一面,他却说自从接到那个电话后就再也没接到过她的电话,这就证明她当时只是真的表示感谢,没有别的意思,让哥哥别再乱想了。哥哥也就只好不说啦,两人就去球场同战士们打篮球,指导员见兄弟俩来了,就让一排和二排来场友谊赛,队员由两人挑。

王小伟让战士们自己报名,却看见高长河扭身想走,就喊道:“高长河,你这么高的个子难道不会打篮球吗?上场,打中锋。”

高长河瞅着排长张了下嘴,没吱声就走到了球场上,他的五个好伙伴立即鼓掌叫道:“长河,好久没看你打球了,表演一个给大家看看。”

王小伟一听就知道,高长河肯定是个高手,球赛开始后,自己只要接到或抢到球,必然会传给及时到达篮下的高长河,他也总是不负众望,次次都能把球投进,而且篮板球也抢到最多,赢得了战士们的阵阵掌声。比赛结束,一排大获全胜,王小伟笑着上前说:“长河,你真棒,谢谢!”

高长河笑了笑,轻声地:“排长,谢谢你的信任。”然后就同五个伙伴走了。

王小伟和哥哥回到宿舍,正准备去洗澡时,一班长跑来说,高长河想让他带着去山上进行单兵战术训练,今天是放假,去不去?兄弟俩一齐说:“去,怎么不去。”

“是!”一班长高兴地跑走了。

兄弟俩笑了笑,把衣服放下了,扎上武装带出来时,却看到一班长已经领着高长河提枪上了山,两人也就跟在后面上了野战训练场,站在一个小山包上注视着两人练习持枪单兵战术动作,可高长河同班长的规范和快捷相比,他的动作总是慢了半拍,王小伟想下去指导,但被哥哥拉住了,说一班长足够胜任。

一班长开始还挺有耐心的,一遍又一遍地指出高长河的缺点和进行示范,但一次又一次地重犯,让他火了,气得骂道:“你真笨,教了你这么多遍都学不会,学东西不仅要眼到、心到、手到,而且要时刻提防敌人对你的进攻。就象、小偷偷别人的东西一样,又要把东西偷到手,同时又要防备被别人看到,否则就会抓去坐牢。当然,这个比如有点不妥,但道理是一样的。”

兄弟俩心里正在为一班长的比如感到好笑时,没想到高长河将手中的枪一扔,已象只豹子一样冲上去,对着班长胸口就是一拳头,并且毫不留情地一拳接一拳地打了下去……

“住手!”王小伟飞身就跃下了山包,冲上去右手一把就抓住了高长河打出的拳头,左手和右脚同时跟上,扭、扣、扫一气呵成,就把他摔倒在地,训斥道:“高长河,你疯了,一班长好心带你来训练,你动作不对,他说你两句,你就下这么重的狠手,你还是不是人?”

王大伟扶起痛苦地倒在地上的一班长,背起他就朝山下跑去……

高长河爬起来喘着粗气、冲着王小伟吼道:“你有种,敢打老子。”

王小伟骂道:“放你的狗屁,你有本事打赢了我,再到我面前充老子。”

高长河还真的不要命地挥拳冲了上来,但怎么是王小伟的对手,一闪、一勾、一掌,就被打倒在地,他也够倔的,爬起身又扑了上去,连续四次被打倒后,才趴在地上不动了,喘着气瞪着王小伟说:“你、你、你、你……”

王小伟冷笑道:“我怎么啦,我十六岁飞刀杀敌,一夜之间割断了四名敌人的喉咙,你以为这是吹的,象你这样的身手,有十个也早就死了。站起来,窝囊废,对自己的班长出手那么狠,却是脓包一个。”

高长河艰难地爬起来,站在那扭头不敢再瞧排长。

王小伟吼道:“高长河,检起你的枪立正站好。”

高长河弯腰检起枪立正站着,但扭头怒气地瞧着一旁。

王小伟:“回去后好好想一想,错在哪里?如果一个人好坏不分,自以为是,不能知错必改,那你就真的不佩站在军人的行列里。你要是不服,随时可以找我单挑,回去吧。”

高长河提枪就走……

连长跑上来瞧着高长河走远后,才焦急地:“小伟,你真的动手了?”

“我真想把这个混帐东西一掌劈了,一班长怎么样?”

“还不知道,我叫了车,指导员和大伟陪他去医院了。小伟,高长河要是把你打他的事告到我这里,甚至营里、团里,那你就麻烦了,至少也是个处分。他应该没受伤吧?”

“你放心,我要是真打他,他还能爬起来吗?”

‘这就好,我得去找他谈谈。”

“连长,谁也别找他,除非他来找你们,上级要是问,你就说还没调查清楚,反正一班长去医院了,明天汇报也不迟。我到要看看高长河还能撑多久?”

“这、好吧,但愿一班长的伤不重。”

王小伟和连长回到营房,战士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议论,两人走进连部,副连长和三排长心焦地站在屋里。王小伟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大家一起分析高长河为什么要打班长的原因,但就是找不到理由,除非他真的疯了。王小伟让文书把高长河的五个好朋友找来,问他在家里时的情况,但五人都不开口,这种事又不能逼迫,只能挥手让他们走。

中午吃饭时,高长河没来食堂,战士们说他在睡觉。王小伟端着几个大肉包子来到高长河床前说:“高长河,是男子汉就爬起来消灭这几个包子,如果觉得我打你是违反了军纪,你可以去告我,要是想耍赖躺在床上不起来,那你永远都是个脓包、孬种。”

高长河翻身就爬起来,抓起包子就吃,眼睛却不敢看王小伟。

王小伟扭身就走了出去,心里却笑了,这家伙已经有点心虚,得想办法再逼逼他……

下午,营里和团里都打电话来问情况,连长说正在调查,一切要等一班长回来才能弄清楚。三点,指导员和王大伟陪着一班长回来了,经过全面检查没有大问题,只是肌肉外表受伤,吃药休息几天就会好,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又让一班长讲述一下事情发生的过程,大家脑袋都想胀了,也找不到一班长挨打的真正原因。去训练是高长河自己要求的,说明他想进步,训练中也刻苦,虽然动作没达到要求,可班长并没有过激的行为和言语呀,训人的那几句话也不可能刺激他呀,他为什么就不分青红皂白说打就打呢?

王小伟猛然说:“一班长,我要求你今晚坚持训练,但不要你争先,还是让你落后,并且要装着特别痛苦的样子跟在高长河的身后,只喘气,不说话,他这近几次的野营训练都是最后一名,只要你不被他落下就行,我不仅不会让任何人帮你,而且会不断地催你快跑,你都不要管,死死地跟着他就是完成了任务,如果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你就告诉我。”

一班长坚强地:“不,排长,我一定能坚持。”

王小伟:“好!连长,请你下命令,今晚紧急集合,全副武装三十公里越野,让副连长和卫生员在后面远远地跟着,做好随时为一班长治疗的准备。”

连长奇怪地:“小伟,这又是演的哪出戏?”

王小伟笑道:“我这是趁热打铁,一班长,开始时如果他要帮你拿东西,你坚决拒绝,只说让他快跑,到了后面他就是要背你,你也不要客气,他要是做不到这一点,那就真的无药可救了。连长,请相信我,今晚一定要让高长河自己开口道歉。”

连长:“好吧,今晚三十公里越野,我和指导员打头,副连长和卫生员做好随时救助一班长的准备。”

“是!”大家不明白地笑了。

兄弟俩回到宿舍,王大伟愣愣地:“小伟,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王小伟笑道:“大伟哥,你回味回味一班长在山上说的那几句话,就能找到答案了。”

王大伟仔细地想着,恍然大悟地:“小偷?”

“对,就是这两个字刺激了高长河,今晚我要用一班长的坚持再来刺激他,只要他心里还有良心,我非逼迫他主动向班长认错,同时让他开口说出自己心中的秘密。”

“小伟,我这个哥哥真是甘拜下风。”

“你说什么呀,我只是鬼点子比你多一点,今晚你可不能隔我太远啊,要是高长河真的不背一班长,你得来帮我背。”

“你小子,好事总是不让我吃亏。”

“哈哈!”“呵呵!”兄弟俩乐了。

吃晚饭时,高长河来到食堂后只管低着头吃东西,并且快速吃完就走,连五个同伙叫他都不理。兄弟俩和连长他们也不管他,只是等他走后才相识一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