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国安

第一次知道国安这个词,是在小时候听爸爸和人聊天时曾谈到,对于我们这代看着香港警匪片长大的人来说,当时幼小灵里对这样一个神秘的组织,是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和向往的。


之后得知有个亲戚在省里安全厅的的一个保密部门工作,我印象里只有小时候见过他,长大后就从来没有了,因为听家里人说他只有爹妈死的时候回来过两次,其他时间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并且连他和家人的通信都要受到严格的限制,还要经过检查。据说退体了之后也要到专门的干休所去养老。这样一来这个组织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变得更加神秘且近乎恐怖了。


长大之后也曾见过不少开着“D”字打头的国,臂章上写着安全的警察,觉得他们和其他的警察也没什么区别。有一次五一放假回家,买票的人很多,排了好长的队,当我们还只能和别人一样排队等候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直走到队列的最前面,因为大家都在排队,只有他一个人插队,所以特留意了下,1米7左右的个子,并不高大,亦不强壮,头顶微秃,如果不是身上穿了一件皮衣,我就把他当成民工了。


车站的管理员很快发现了他,上前制止,只见他从容的从身上掏出一个红色的证件,管理员兴趣的走了, 我看了下那个证件——不是军官证,我马上想到了另外一名称:国安!


没等我细看那证件,中年男子收了起来买了票走了。当时只是感觉很羡慕。


考研的时候,我很随便的报了一个和原来相关的专业,到复试时去看他们的网站,发现上面赫然写着“毕业生多进入安全部,外交部,中联部等国家机关”。


9月时节,我如愿来到了某大学的国际关系研究机构读研,该机构前身是60年代经毛泽东和周恩来亲自批准成立的某研究所,和国家安全、外交等有很大渊源的。


在开学典礼上,院长介绍了师资,其中谈到有一个代我们课的,是安全厅退下来的,他说的是清描淡写,但我却很他仔细的留意了这位老写生,1米78的大个,身材魁梧,头发全白了,但是人很精神。后来他在给我们上课时,经常上是一站几个小时不休息。


他很少谈及自己的生平,只是讲空洞乏味的理论,有一次在谈及一个问题时,他说到“据我了解的情报,还没有这方面迹象”。他告诉我们现在的情报分析是很重要的,再好的情报不分析也是一堆垃圾,还说现在情报分析人员很缺乏,鼓励我们学习这方面的知识。


读了几个月之后,一个原来和我们上课的同学突然没有去上课,后来听他们宿舍的人说,那人去安全厅工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