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诺言 第八章 士兵骄傲 之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兄弟俩心里也挺紧张的,本来是看到战士们的队列训练根本就走了样,如其这样,还不如让他们立正站着好些,也就是变相体罚他们,让他们好好想一想。同时也想借战士们都不认识自己,六名捣蛋兵装熊样时不知道该喊谁,因为命令是自己下的,班长们不敢动,副团长和连长他们也肯定不会搭腔。没想到这两只蜜蜂来捣乱,这时候下命令解散肯定不行,就是叮咬两口也得坚持下去,心里只能默默地求蜜蜂赶快飞走,可两只蜜蜂不但没飞走,反而分别落在了两人的鼻子尖上,这下更不敢动了,战士们都在看着,就是再痒也得坚持下去了,两人只得跟蜜蜂较上了劲……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这两只讨厌的蜜蜂就是不飞走,副团长他们想上去赶走蜜蜂,可又觉得不妥,因为命令是两兄弟下的,自己既然已遵照执行站在这没动,那这时候也就不能再动。战士们瞧着兄弟俩一动不动的英姿,心里的想法就各不相同了,班长和老兵们除了佩服外,立正的姿势也变得挺拔起来。一些新兵却深深地感动了,他俩是军人,自己也是军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俩都能坚持,自己就为什么不能挺住呢?这些新兵也就立正挺直了胸膛。六名捣蛋兵开始时可高兴了,嘴里还蚊子叫似的说:“咬呀,咬呀,看你俩能坚持多久?”但渐渐地心里出现了同情,飞走吧,他俩也够坚强的了,可蜜蜂就是不飞走,六人的心里呀打翻了五味醋,由左右不是、到愧疚地站直身、最后立正挺胸不动了……

在操场外训练的战士到了休息的时间,解散后来到操场边奇怪地瞧着站在那一动不动的战友们,当发现兄弟俩鼻子尖上的蜜蜂时,顿时惊呆了,情不自禁地立正向两人行注目礼。

一辆吉普车驶进营区,团长陪着两名背着药箱、年轻漂亮的女军人跳下车,三人瞧着操场上队列不象队列、训练不象训练、汗水几乎湿透了衣服、却都鸦雀无声立正挺胸站在那的战士们,惊奇地走上前来左瞧右看,当看到兄弟俩鼻子尖的蜜蜂时,团长惊愣住了,两名女军人飞快地冲上来挥手赶走了蜜蜂,瞅着两人红肿的鼻尖,急忙打开药箱给擦上药水,然后退到一旁也立正站着,脸上露出了欣赏的笑容。

团长走到副团长跟前小声地:“怎么回事?”

副团长轻声地:“是他们兄弟俩下的命令,都快两个小时了,那两只蜜蜂叮在两人的鼻子尖上差不多已有十五分钟,他俩也真够倔的。不过,你看出来没有,那几个捣蛋兵变样了,这真是一物降一物,我们想尽了办法都无法改变他们,只差要把他们送回家了,照今天的情景看,还有改正的希望。”

团长:“这么久了,你怎么不下命令解散?”

副团长:“我不明白他们兄弟俩的用意,也是遵照他俩的命令站在这的,再加上他们俩让我暂时不宣布任命,战士们又都不知道他俩的身份,我怎么能下命令解散?”

团长便走到兄弟俩跟前,小声地:“我是团长,可以代替你俩下命令吧?”

王小伟威严而又洪亮地:“稍息,立正,解散!”

战士们如释重负地解散开来,兄弟俩一齐转身,跑步冲向宿舍,团长和两名女军人、及副团长和连长他们赶紧追了上去……

战士们立即叫道:“他俩是谁呀,够牛的。”“在这两人手下,我们可得小心点了。”“哎,那两个漂亮的女兵是来干什么的?”“今天我们连里出怪事了,先来了两个厉害的男干部,后来了两个漂亮的女医生,肯定有好戏看了哦。”

六名捣蛋兵却聚集在一起,小声地交谈起来……

兄弟俩冲进宿舍,赶紧用毛巾捂着鼻子,眼泪都出来了。

团长他们跟进来,他好笑地:“你们兄弟俩真让我服了。”

副团长关切地:“没事吧,你俩的身份没宣布,搞得我们都不敢下命令。”

两名女军人跑进来,焦急地:“千万别擦,不然会破皮感染的。”“我给你俩打一针。”

王小伟哭笑不得地:“我的妈呀,好痒儿。多亏两位漂亮的医生帮我们兄弟俩解围,不然还真的憋不下去了。”

王大伟气得:“这两只该死的蜜蜂,这么多的人不去叮,偏偏跟我们兄弟俩过不去,差点让我俩出丑。”

两名女军人用注射器抽药水,笑着说:“你俩脸上是不是擦了雪花膏之类的东西?”“对,而且肯定是带花香味的,不然蜜蜂不会叮在你俩脸上不走。”

“哈哈!”副团长他们明白地笑了。

王大伟伸手就打了一下弟弟的头:“小伟,都是你害的,你自己抹雪花膏,还往我脸上抹,这下惨了吧。”

王小伟哭丧着脸:“我抹了几年啦,都没被蜜蜂叮,今天倒了八辈子霉。”

团长笑道“小伟,大伟,这就是你们兄弟俩让我们请来的赵医生和李护士,情况我都介绍了。一连长,你们可要好好关照。”

连长:“是!”

李护士盯着兄弟俩惊讶地:“你们俩就是四年前在战场上结成了生死友谊的哥俩?”

王小伟调皮地:“哟,你这个小丫头还知道我们?”

李护士生气地:“谁是小丫头,你比我大几岁呀。”

王小伟笑道:“别生气,不是小丫头,是小妹妹行了吧。”

赵医生和李护士给兄弟俩打屁股针,笑着说:“你俩真够坚强的,我从战士们的眼睛里看到了佩服。”“对,让我也很受感动。”

王大伟笑道:“别夸了,我们也是被那几个了捣蛋兵逼的。副团长,我俩该出去带战士们继续训练了,你宣布任命吧。”

团长说:“你们去吧,我得去其他连里看看。”

连长说:“指导员、副连长,你俩帮小伟和大伟把铺安排到一班和四班去,把连里的情况详细介绍给两位医生听,我去集合队伍。”

副团长、连长和兄弟俩送走团长,重新来到操场,全连集合后,副团长说:“同志们,我向大家宣布师部命令,任命王小伟同志为一连一排长,任命王大伟同志为一连二排长。”

兄弟俩立正向战士们敬礼,战士们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副团长:“他们兄弟俩的故事你们都听过,自卫反击战的一等功臣,也是你们一连永远的骄傲,在这里我就不重复了。”

连长:“各排带开,分班继续训练。”

兄弟俩和另一名排长立即下达了口令,将排里的战士跑步带开,然后由班长带着战士们训练,自己站在一旁看着。说来也怪,战士们的精神面貌变了,一举一动都完全达到了一名士兵的要求,连六个捣蛋兵的表情和动作都认真得很……

副团长和连长立正站在一旁,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训练结束后,兄弟俩走到副团长和连长跟前轻声地交谈,说六个捣蛋兵不是不懂得训练的要求,还是思想在作怪,今后要充分掌握他们的思想动态,才能对症下药,只要把他们六个人的问题解决了,全连战士的思想和训练就会上一个台阶。

这时,六名捣蛋兵一起过来盯着兄弟俩问:“排长,你们兄弟俩够牛的,我们佩服。”“对,蜜蜂叮在鼻子上动都不动一下,这种表现是不是就是钢铁战士?”“你们肯定会说,我们是战士,就应该象钢铁一样硬,对不对?”“不对,两位排长一定会说,蜜蜂叮一口算什么,根本就不痛……”

王小伟吼道:“放你们的狗屁,除非你是块木头,才不知道痛,老子眼泪都痛出来了。”

六名捣蛋兵一愣,一齐瞪着王小伟。

王小伟喝道:“瞪什么眼,要不要我去抓只蜜蜂来叮你们一下试试,你们要是不流眼泪,我叫你们老子。”

他们一惊,一齐瞅着高长河,他却慌忙地:“排长,我们、洗澡去了。”他领着五人赶紧走了。

连长愣愣地:“怪了,小伟,你敢这样骂他们都不还嘴,这一个星期来我们只要一开口,他们就说什么大道理早就听过了,上次我骂他们是一群捣蛋兵,他们对着我就吼,说我污辱他们的人格,什么法律呀、士兵条例都搬出来了,多亏指导员来帮我解围,气得我差点吐血。”

副团长:“我明白了,他们不是不懂道理,还是需要一种真实的感受。如果今天换成了别人,一定不会象小伟这样回答他们,还是会讲一些什么战士要坚强之类的话,这样的话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虚伪,还小伟的回答才是心里真实的感受,所以他们很吃惊,也就没有反驳的理由,只能认输。我这样分析对吗?”

王小伟笑道:“我可没想这么多,只是很直接地回答他们,本来我也不想发火,但看到他们那种藐视的目光,我就有气。”

王大伟:“副团长说得对,对这些城市兵来说,他们需要的是勾通,还不是说教。小伟,那个高长河是这帮人里的头,你可得费点神啦。”

王小伟:“连长,打人肯定是以他为首吧?”

连长:“对,几次打人都是他带的头,班长和战士们只要开口说他们,他们冲上去就打,别说新兵,连老兵们都怕了他们。这个高长河真是胆大包天,上次我纠正他训练中的错误时,用脚踢了一下他的脚跟,他差点都敢跟我动拳头。对了,每天吃饭时只要我们连干部一走,他们几个都会趁机刁难一班长,故意把半个馒头粘些口水、或将半碗米饭倒上满满一碗汤,然后倒给班长,班长要是不吃,他们就会喊叫,说班长浪费粮食,我们要是赶来,他们就反咬一口,说自己的东西都吃完了,是班长自己剩下的,战士们当面又不敢说,背后却怪我们纵容他们。一班长是农村人,训练上是尖子,但这个星期被这几个新兵害惨了,要不是我们做思想工作让他忍着,恐怕早就打翻了天。在这件事情上,我真是无能,骂又骂不得,打又打不得,讲道理他们又不听,我和指导员苦口婆心找他们谈话,你们猜怎么着,他们要么就狡辩,话比我们说的还多,要么就闭口不言,我们口都说干了,他们理都不理,转身就又干上了,我们是真没法了,只能一到吃饭时就坐在那里不动,等他们全吃完了才走。”

王大伟奇怪地:“他们为什么这样仇视一班长,一定有原因吧。”

连长:“他们来的第一天,高长河将没有吃完的半个馒头丢在桌上就走,一班长批评他浪费粮食,就这么一句话结了仇。”

王小伟:“等会吃晚饭时,你们都走,我到要看看他们是怎样整一班长的。”

副团长:“小伟,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发生冲突,否则会加深他们和一班长的矛盾,连你也会搭上。”

王小伟:“我会注意的。”

连长和兄弟俩送走副团长,他小声地:“小伟,大伟,当我听说你俩要回来时,心里高兴得要死。当年你俩走得匆忙,老头子和陆猛子的故事还没给我讲完,这次回来,得抽空全部讲给我听,行吗?”

王小伟愣愣地:“连长,你怎么象个小孩似的,那么爱听打仗的故事。你不是也打过仗嘛,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兴趣听别人的战斗故事。”

连长:“你才是个毛孩子呢,我比你大四岁,你少在我面前装老大。那些故事我爱听,怎么啦,你不说我命令你说。”

王大伟笑道:“小伟,连长爱听,你就说嘛。”

王小伟:“好好好,我有空就说给你听,这下行了吧。”

连长笑啦:“一言为定,有空我就来找你,快去洗澡吧。”

兄弟俩分别去一班和四班,当王小伟走进一班时,一班长赶紧叫了声立正,其他战士都立即起身,高长河三人看了他一眼才起身。

王小伟笑道:“一班长,这段时间我就住在一班,以后我进来就不要喊立正了,大家随意吧。”然后走到临时在里头架设的单人床前,从包里拿出衣服和洗漱用品出去洗澡,在洗浴间里,与一同洗澡的哥哥、连长和指导员交换了一下意见,认为对高长河他们要先攻心,再治本,抓住一点逼他们认错,让他们心服口服,然后才慢慢开导他们正确对待服兵役不是寻找出路,还是尽义务,使他们真正懂得做为战士的责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