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修改完整] 血溅森林 第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91/


何五进城了;

这次他自己感觉真的是风风光光的坐着日本人的大汽车进城;

何五去的是个北方一个小而繁华的县城,街上行人在寒冷的冬天里照样人影川流,没有感觉出一点寒冷;还有几个中国人刚从酒馆里出来在街上晃悠,看那样子他们已经醉了;这里虽然是中国的县城,却看不出有半点抗战的样子,反到给人一种酒色生香,安宁祥和的景象。不过我们有骨气的中国人不要忘了,这里是日占区,日本屠刀统治下的中国县城。在何五一路指点前面的方向下,汽车一溜烟钻进了挤满了“烟花”店和大烟铺街道上;

“哇。是何五爷呀。什么风把你老人家吹来了;”何五刚一下车,就被一满身浓抹艳香的妓女拉住,“何五爷,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小烟子嘛,走去我那里暖和暖和;”小烟子是这个县城里很有名的交际女,她自己先是做烟花女的,因为会八面玲珑,现在在小县城自己开起一家最好的妓院“香思里”。今天突然看见汉奸的何五坐鬼子汽车进城,一下就被她逮住了,说着就拉起何五往自己地方去;

小烟子原来也不算是正当人家出身的女孩,自9。18事变后,日本人占领全东北;她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交际女,也有老家被日本鬼子占领的原故,她自己要生存,全家要生存,而且她还想是很风光的生存。这样的事情在抗战的岁月里,普通老百姓的眼光看问题不是那么的远;再说日本人的屠杀政策,让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不得不含辱的在日本人统治下苟延残喘的活着,卑微的生存着;

这小小的县城对日本人和抗联的将士非常重要;这里虽然不大,居住的人口也只有几万人;因为这里交通十分方便,是北方皮毛交易的主要场所,人员来往很复杂,还有往北可以到达苏联;为控制这一重要战略地位,日本在这里驻扎了一个旅团的重兵;

抗日战争爆发后,抗联将士的英勇奋战日本关东军向华北进攻的步伐几乎停滞;东北人民在艰苦的抗战岁月,在日本鬼子实行的“三光政策”死伤不少,可这小县城因为特殊的地理和人员的鱼蛇混杂,在无情战争撕杀下到成了相对安全的 “避难港”;一时间,县城里万商云集,皮货堆积如山;在极短时间小县城人口急骤膨胀数倍,各色人物都来这县城寻找活路,怀有各自的心思淘金挖银。“小烟子”便是这淘金挖银中的一员,现在干的非常好非常出色。她上可以照应日本人,下可以应付中国那些三教九流的各色人物;

“小烟子”来县不到几天就红的发紫,因为她用自己的肉体巴结上了驻这里的日本鬼子的最高指挥官;得了个“小灵通”的绰号,一夜间成为县城及周边地区名流大亨、富家子弟,追逐选择的对象,他们都想认识这个女人,接此交往鬼子高官。何五的家就在西街头上,日本人没来中国时候,何五家因为有些财力,加上他自己本就不务正业;在本地混混里有些名气,他自己手下还有小混混数十个,经常干坑蒙拐带的勾当,当地人看他就是一恶人。这家伙还有特别的好色,是个出了名的大色狼,他最喜欢的地方就是每天去妓院喝酒玩女人,;日本人刚一来,他看准机会就做了日本鬼子手下的一条狗。

虽然 “小烟子”认识鬼子的高官,社会关系不错;她也是见风使舵的一把好手,她知道现在的何五被当地的司令安排在本地最精锐,最霸气,最有希望的长钢中队那里做汉奸向导;她知道如果日本鬼子不走,何五会是日本人前面的大红人;再说了,这不何五今天不就坐日本人的大汽车进城吗,能坐上日本人的大汽车在那些中国人眼里是何等的荣光呀;

刚一进屋,“小烟子”就向何五献殷勤,今天特地用好酒好肉招待一番,而后又喊来自己院里的几个姑娘陪喝酒,打闹嬉戏;这把何五乐坏了,这真他妈的和自己进城时候想的一样;

何五爷这下来劲了,左楼右抱。喝着,吃着。

“小烟子”敬了何五几杯,说起话来:“昨天城里可不安宁了,不知道从那片林子里出来的土匪呀,下半夜我刚从皇军那里回来,满街都是恐怖的枪声,刚开始枪声是一声两声,后来就是爆竹般连续不断,再后来还有皇军机枪声和沉闷的大炮声,天亮时枪声才停了下来;我一早出去,才知道他们那些土匪呀闹了一晚上不说,还明目张胆地把县城的粮库给烧了个精光。这可让皇军恼火了,天快亮的时候才赶跑他们。说是土匪,又没有抢什么东西,看样子他们出林子好象就是对付皇军的。”何五刚喝一口酒下去的嘴一下张大了:“这。。这。。。这里也有人敢来;”他一听“小烟子”说这样的事情,马上就想到了让鬼子十分头疼的抗联;

“就是呀,他们胆子真的很大;今天日本司令要部队埋伏起来等那些森林里出来的土匪呢;这几天里都会偷偷埋伏在县城边上,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击。这可是皇军司令昨天晚上告诉我的。。。。。。”;“小烟子”接下又说了几句。

事情是事情,吃喝玩乐对于何五现在要做的才是正事,他现在可不愿意多想其它东西;几杯酒下肚,何五借着酒力非要让“小烟子”陪他再喝酒不可。“小烟子”一个劲地推托,她自己怕让日本人知道了以后在司令那里会自找没趣。推托中她说了句:“何五爷,你现在在日本人手里吃饭;我也是皇军司令的人呀,我们是普通中国老百姓,怎么能争得过他们,今天我就让我这里最漂亮的俩个姑娘陪你喝高兴,玩高兴;改日我再请何五你吧。今天的帐都记在我的身上,怎么样五爷;要不你先休息,我这就出去忙了;”说完她下炕穿好衣服鞋子,收拾一下刚刚被何五拉弄烂的头发,回身跟对何五笑了笑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