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四十七、破袭

雪亮军刀 收藏 3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size][/URL] 狄爱国把碗直了起来,碗里一滴酒也没留下来。其他的兄弟也纷纷亮了碗底,个个都是干光了碗中的酒。 看着身边这些朝气蓬勃的弟兄,狄爱国不由得佩服起潘云飞。其他各个部队朝气和士气都比不上一营老底子组成的教导队,这显然和潘云飞当一营营长时的努力有着很大关系。事实上,教导队几次恶战伤亡很大,其他各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狄爱国把碗直了起来,碗里一滴酒也没留下来。其他的兄弟也纷纷亮了碗底,个个都是干光了碗中的酒。

看着身边这些朝气蓬勃的弟兄,狄爱国不由得佩服起潘云飞。其他各个部队朝气和士气都比不上一营老底子组成的教导队,这显然和潘云飞当一营营长时的努力有着很大关系。事实上,教导队几次恶战伤亡很大,其他各个营补充到教导队的兄弟很快也就吸纳了教导队敢打敢拼的传统。一个部队的传统往往就是这么形成的,哪怕是原来的老兵全部没了,新兵依旧会保留着这支部队的精气神。

狄爱国也是兴致高涨,看着自己这群虎狼一般的部下,他觉得自己仿佛有了依靠。如果团里的各个部队都像教导队这样敢于对抗强敌,那么将来自己在军界也就有了升迁的资本。狄爱国越想越兴奋,举着杯子让边上的兄弟又给他倒了一碗。

“长官,我敬你!”曹猛哑着嗓子站起身,他身子有些摇晃,显然已经有点多了。

狄爱国喝得兴起,也没注意到这么多,也举起杯子,两个人酒碗碰到一起。曹猛大口把自己酒碗喝光了,然后亮了碗底。狄爱国受到了刚才的气氛鼓舞,端着酒碗也一口气喝光了。热辣辣地烧锅子喝到肚子里,从胃一直辣到了喉咙。狄爱国就觉得胃里的东西翻江倒海往外涌,眼前刚才清晰的一幕幕突然变得摇晃起来。

“长官,你没事吧。”

狄爱国摆摆手,示意把他的酒碗满上。

这时又站起一个兄弟要敬狄爱国,狄爱国站起来的时候身子已经有点晃了,他狠狠地睁了睁眼睛,然后两个人酒碗一碰,又一口气干光了。

这两碗酒喝得太猛,狄爱国就感觉眼前好像天旋地转一般,他晃着身子站起来。边上的兄弟扶住了他,狄爱国挥手想把扶他的人推走,结果自己差点没栽倒在地。两边立刻一左一右搀扶住狄爱国,然后把他扶到工事外面去。

狄爱国刚出工事,被外头的冷风一吹,胃里顿时酸水往外冒。哇地一口吐了出来。边上的兄弟轻轻地捶着他的背,工事里面听见外面的动静,出来几个人看。曹猛赶忙让人倒了一碗水给狄爱国漱口,冰冷的白水咕咚咕咚被狄爱国喝下去大半碗,这时狄爱国才慢慢醒过神。就感觉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砸过一般,头疼的好像要裂开了一样。

边上的兄弟扶着狄爱国打算进工事里头休息一会儿,被狄爱国摆摆手,他觉得在外头喘口气也挺好。边上的兄弟摸出烟袋,拿破报纸给他卷了根大炮筒烟,狄爱国接过来狠狠地几口就抽掉了一半,然后才感觉头疼好了很多。

“哈哈,喝快了,没事没事。”

“长官,我扶着呢,踏实抽你的,抽一袋就好了。”

“兄弟不用扶,我靠着就行。”

狄爱国靠在肮脏的沙袋边上,把烟卷又抽了几口。

嗖,一条红光从狄爱国边上擦了过去,扑哧一声钻进了沙袋。两个人一激灵,是一发子弹刚刚打了过去。

“谁?”狄爱国伸手摘腰上的手枪,他的酒劲被吓醒了一大半。

啪叽勾……又是几枪打了过来。是三八枪的声音,狄爱国这时猛然醒悟,是鬼子!

“鬼子来啦,鬼子来啦。”狄爱国团身卧倒,就势朝着刚才冒火光的地方连续打了几枪。

阵地上面顿时沸腾起来,各个工事里面的兄弟纷纷抄起枪冲了出来。曹猛光着膀子掂着快慢机钻出工事,他身后跟着几个弟兄,也都光着膀子端着步枪。

“原地不要动,先整明白鬼子从哪边打过来的。”狄爱国多少年没有指挥过一线部队作战了,但下起命令来却丝毫不含糊。

很快,阵地的东侧枪声最为密集,狄爱国想起来那里是团里最近抢修起来的长城隘口,看来是鬼子趁夜从下面爬了上来。

“曹猛!”

“长官。”

“带着你的人,立刻跑过去增援,另外察看清楚鬼子有没有从正面阵地上进攻。”

“是!”

狄爱国几个箭步跑到一线工事边上,然后命令工事边上的兄弟点燃火把扔到长城下面。接着火把的亮光,只见长城下面成群结队的鬼子正在朝这边冲过来。

“命令各部队准备作战,把所有能照亮的东西全部点着了扔下去,不要考虑子弹消耗,一定要把鬼子压制住。”狄爱国抓过来传令兵连续下了几道命令。然后他拦住了武鸣手下的几个兄弟,“你们跑步去团里的各个防区,命令把火把、棉衣什么的,能烧的东西全部烧着了扔下去,照着亮光,千万不能让鬼子突破任何一点。”

此刻狄爱国明白鬼子这次夜袭绝对不是小打小闹,而是动真格的。如果不能把鬼子的偷袭压制住,那么上次中央军被鬼子偷袭丢了五道楼子就是个例子。狄爱国在心里骂:“鬼子就喜欢干偷袭这种没屁眼的事。”

很快,从阵地上面扔了很多火把和其他燃烧的东西到长城下面。看来鬼子这次夜袭兵力真不少,而且兵力主要集中在教导队和一营防区的结合部。而且借着夜色,鬼子已经有一部分冲上了长城。眼下最头疼的就是要把这伙冲上阵地的小股鬼子给干掉。

“潘云飞!”狄爱国高声喊道。

“长官,潘长官正带着兄弟们打那帮爬到咱们阵地上的鬼子呢。”

“好的,你过去看看,那边打得顺不顺手。”狄爱国从工事边上抄起一把大刀,火光中的这柄大刀如同批了层血红色外衣一般杀气腾腾的。

“长官,你没事吧,我刚才听曹猛说长官受惊了。”陈锋这时跑了过来,他半边身子全是血。

“你受伤了?”狄爱国问道。

“我没事,刚才砍翻了一个鬼子,听说长官在这边,就赶紧过来看看。”

“别管我,你立刻帮云飞把冲上阵地的鬼子肃清。”

“是,长官!”陈锋掂着大刀带着几个兄弟扭脸跑远了。

而这时鬼子在长城下面也发动了强攻,机枪子弹密集地扫出一道道地弹痕,在夜空中划出火红的轨迹。

鬼子在长城下面攻势很猛,而且配合攻势的火力配属也很强,由轻重机枪火力和掷弹筒组成的交叉火网猛烈地撕扯着团里的防线。狄爱国探头看了看,从火力和兵力上看,鬼子投入进攻的至少有两百多人。轻重机枪加在一起至少三四十挺,看来鬼子真的是把全部家当都拿出来组织这次偷袭了。

眼看着团里正面阵地就要被鬼子强大的火力压制住了,长城下面的鬼子嗷嗷叫着向几处前段时间被炸塌的长城缺口处冲过来。

狄爱国心里是急得冒火,眼下如果被鬼子突破一点,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就在这时警卫连被闻天海带着赶过来了。狄爱国如同看着救星一般。

“长官,我们护送你赶紧回团部吧。”

“我不会去,你留下两三个人在我身边就行,然后带着其他人立刻增援到一线阵地上去。”狄爱国扯着嗓子命令道,刚才他的身边有一发掷弹筒扔过来的榴弹爆炸了,所以他的听觉有点暂时受损。

闻天海心里暗自叫苦,但军令如山,他又不好不执行,只好点出几个老兵留下来保护狄爱国,然后带着其他兄弟赶过去增援一线阵地。

狄爱国拉过来一个老兵冲着他耳朵喊:“到那边去,我听见枪声停了,你过去找潘云飞,问问他有没有把冲上来的鬼子给解决掉。”

“是,长官。”那个老兵挺身立正,然后快步跑远了。

“丰城,你怎么在这儿啊,赶紧回团部吧,小心让流弹打着。”衣衫狼狈的参谋长王焕成带着贴身警卫跑了过来。

“焕成兄,你回团部吧,这边打得紧啊。”狄爱国扫了一眼王焕成发现他穿着一件士兵的军服,狄爱国心里一阵鄙夷,他知道王焕成已经打算阵地守不住地情况下开溜了。

“丰城兄,这里太危险了,你是团里的长官,不能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狄爱国笑了笑,然后摆摆手说道:“我没事,刚才天海留了几个人在我身边。”

这时过去打探情况的老兵跑了回来向狄爱国报告:“长官,我没找到潘长官,但我看阵地上已经没有鬼子了,地上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其他弟兄说鬼子已经被打光了,现在潘长官已经派陈锋长官带人去追击了。”

狄爱国心里有喜有忧,喜的是冲上阵地的小股鬼子被肃清了,忧的是潘云飞搞什么名堂,好像没有把战场形势看清楚,居然派陈锋追击所谓逃散的鬼子。难道潘云飞不知道正面的主阵地正在被鬼子强攻吗?

想到这里狄爱国心里像是拴了根绳子一般,狠狠地绞紧了他的五脏六腑。他觉得不能等下去,他要到一线阵地上看个究竟。

“你们几个跟我上,焕成兄,我上一线阵地上看看,烦劳兄弟回团部为我坐阵。”狄爱国冲着王焕成一抱拳扭头就走。王焕成心里气不打一处来,狄爱国分明不把他放在眼里。但此时激战正酣,他也不想到一线去冒险,只好回团部等着。

狄爱国跑得很快,没几步就跑上了一线阵地。而此时一线阵地战斗也到了白热化阶段,从缺口处前方不足百米的地方,鬼子至少集中了不下十挺机枪在朝缺口处压制扫射。鬼子分成了若干步兵组交替冲锋掩护朝着缺口处反复冲击。而缺口这边的兄弟们缺少重武器,只有拿步枪和鬼子对抗,火力上就大大吃亏了。

看到这里狄爱国拽过来身后的警卫,“你到其他阵地上找机枪,就说我说的,连枪带子弹立刻到这里增援,要是找不来机枪,你拎着脑袋来见我。”

“是,长官,拎着脑袋。”警卫转身消失了。

狄爱国虎着脸捡起一支步枪匍匐着射击,打了几枪之后他发现多年不打步枪了,他的枪法显然有了退步。弹仓很快就打空了,狄爱国在泥泞中爬到一具阵亡兄弟的尸体上搜寻着子弹。

等狄爱国刚刚把弹仓压满的时候,在他的左翼响起了机枪的连贯射击声。只见两挺机枪在朝冲过来的鬼子凶猛地扫射,地上立刻倒下了四五个鬼子。

真是及时雨啊,狄爱国心里念叨着。

狄爱国指挥兄弟们迅速封锁住鬼子的进攻路线,很快占据了优势的鬼子被压制住了,反复冲击了几次之后鬼子已经很难再组织起像样的攻势。

这时有人推了推狄爱国,“长官,鬼子队伍后面好像在放枪,还有人投弹呢。”

狄爱国认真地观察了一下,果然在鬼子的后方响起了枪声,而且听起来像是毛瑟步枪的枪声。另外投弹非常密集,远远地不断传来爆炸声。要知道鬼子并不强调用投弹来辅助进攻,因为他们迫击炮、掷弹筒配属完备,手榴弹基本上起不到多大作用。这么密集的投弹只可能是中央军的部队在发动助攻。

想到这里狄爱国大受鼓舞,看来上次帮了中央军一把没有白帮,这次来还上次的人情了。刚才鬼子并不仅仅是强攻正面暂时不能得手才退下去的,而是因为他们的后方也受到了威胁。

鬼子被两个方向的火力打得自顾不懈,再也腾不出兵力来重新组织强攻了。而且从他们侧翼杀到后方的这股奇兵战斗力相当惊人,不但作战很坚决,敢于打近战、夜战,更让鬼子头疼的是这支奇兵严重威胁到了侧翼和后方安全。

双方厮杀血拼了半个小时后,鬼子有序地撤了下去,因为他们再消耗下去已经失去意义。奇袭的动机已经暴露并且挫败,而侧翼又出现了敌人,再苦撑下去只能打成一场消耗战,这恰恰是他们不愿出现的。

而那支冷不防杀出来的奇兵也不恋战,迅速向团里的缺口处退却下来。大老远地就开始喊话,但让狄爱国没有想到的是,这支奇兵居然知道团里的口令,而且口口声声说是团里的部队。

狄爱国命令停止射击,片刻之后只见领头的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从火光中走了过来。那个汉子个子不高,但形容彪悍而精干,左手掂着一把砍的缺了口的大刀,右手握着快慢机。等走近了一看,竟是教导队三队的队长陈锋。

只见陈锋走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地哭喊道:“长官,潘长官他……”

一听到这话,狄爱国顿时感觉好像心如刀绞一般,他抓住陈锋的脖领子,一把将陈锋从地上拽了起来,“操你姥姥的,说,云飞怎么了。”

“长官,潘长官带着我们从后面包抄鬼子,他冲在最前面,被鬼子打中了。”

听到这话狄爱国顿时如同五雷轰顶一般,他拽着陈锋的衣领狠狠地将陈锋摔倒在地,然后重重地一脚踹在陈锋脸上。陈锋鼻子立刻被踢出了血,脸上一片惨红色。

“你带着人,把潘云飞送到后方去,要是救不活他,你他娘的不要活着回来见我。”狄爱国已经完全陷入了暴怒,他恨不得抽出手枪打死陈锋。

“是,长官,救不活潘长官,我以死谢罪!”

陈锋带着几个兄弟将浑身是血,已经昏迷过去的潘云飞抬下了阵地。七八个兄弟连夜用担架步行几十里山路将潘云飞抬到密云县医院。等到了医院,只有几个值班的大夫,陈锋一脚把医院的木门踹开,厉声喝道:“有大夫吗。”

从值班室里跑出来几个慌慌张张的大夫和护士,潘云飞被迅速送进了急救手术室。大夫临进手术室的时候,陈锋举着快慢机凶神一般顶住了大夫的脑袋吼着:“这里面是我们的长官,要是他死了,你也别想活,我开枪崩了你,然后我自杀,听明白了吗。”

大夫惊魂未定地点点头。

第二天清晨,睡倒在地上的陈锋被护士慢慢地推醒了。

“长官,你们昨天送过来的伤员已经做完了手术,他胸口差点就被子弹打穿了,幸亏你们送过来的及时。”

“大夫,那我们长官现在人呢?”

“他还在昏迷,估计明天才能醒呢。”

“哦,那我替教导队的兄弟们谢谢你们啦。”陈锋扑通一声跪下了,年轻的小护士被弄得惊慌失措起来。

“别,别,长官,你这不是折煞我嘛。”护士硬是要搀扶陈锋。

“大夫,昨天给我们长官看病的那个大夫现在哪儿呢。”

“哦,他在办公室洗脸呢,我带你去。”

陈锋刚到门口,就见到几个带着白色臂章的中央军纠察。其中一个正在问昨天被陈锋用枪指着脑袋的大夫,“昨天是谁威胁你的,你告诉我,中央军替你们作主。”

看到这些陈锋扭头就要走,没想到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站住!”陈锋之后停住脚步,转过了头去。那个大夫看着陈锋笑了笑,陈锋心里念叨着这下要坏事。

那几个纠察冲到陈锋边上然后问大夫:“是这个人吗?”

“他?他不是,他是我的病人,你们没看到他身上的血吗,不要妨碍我进行治疗。”大夫走过去作势搀扶着陈锋进了他的办公室。

陈锋如同云里雾里一般。

“长官,知道我为什么不告发你吗?”

陈锋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只能沉默着。

“长官,我昨天救你的长官的时候,看着他身上的伤口,我知道他是条汉子,他的部下肯定也是条汉子。”

陈锋感激地目光看着大夫,然后缓缓从身后拔出快慢机,将枪口对准自己,握把朝着大夫递了过去。陈锋声音打着颤说道:“大夫,陈锋昨天无礼,您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绝对不哼一下。”

那个大夫看了看手枪握把上缠着的细绳早已被鬼子的血迹染成了深红色,大夫叹了口气说道:“长官,这枪你留着,给咱老百姓多杀几个鬼子吧。”

两个人的目光交互对视着。

“兄弟,谢谢你啦,救了我的长官。”陈锋用自己的目光说着。

“长官,多杀几个鬼子,替咱中国人长长脸!”那个大夫用目光回答着。

陈锋立正敬礼,他的右手绷带上血迹斑斑。

大夫微笑着,目光中透着坚毅。

陈锋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和几个兄弟快步出了医院走到大街上。没走几步就被一个拉黄包车的拦住了。

“长官,看您老这一身土一身血的,是不是从长城上面下来的。”

陈锋很纳闷,于是回答道:“对啊,我们几个昨天晚上送长官来医院,现在正要回防区呢。”

“得,您几位爷等一会儿。”只见那个拉黄包车的顺手在街上片刻工夫又拦下来几辆黄包车,然后和车夫低声耳语几句。被拦住的黄包车车夫都将车上的乘客请了下来,有不愿意的一听是要把车子腾出来拉抗日将士回前线,都赶忙跳了下来。

陈锋推托了一下,但折腾了一晚上,大伙都又累又饿的,正好坐着车子也轻省点。于是几个人坐在黄包车火速返回团里的防区。

那几个黄包车车夫一路上喊得也绝,他们快步小跑着,一边跑一边喊:“让让喽,让让喽,车上坐着的是打鬼子的老总,老少爷们赶紧让个道,早到长城一个时辰,早杀一个鬼子喽。”

熙熙攘攘的早市顿时就空出了一条道。坐在车上的陈锋在想,自己当兵打仗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想到却能够换到老百姓这样的拥戴。陈锋哪里知道咱们的老百姓,要是拥护一支军队,那份感情太朴实无华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