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四十六、唠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雨,倾盆而下。这场雨下得非常突然,整个阵地都被泡在水中。但这场雨却对团里更加有利,因为雨水也让道路变得更加泥泞,日军无论是火炮的观瞄还是战车的行军都相当困难。尤其有利的是日军的飞机被天气阻隔住,无法再像上午那样飞到阵地上投弹扫射。

这场雨一直下到傍晚才停,阵地上的兄弟大部分浑身都湿透了,塞上的冷风刮得人刺骨般寒冷。狄爱国让闻天海带着团部的几个兵到后方弄点生姜和辣椒熬汤,这种鬼天气,身上湿漉漉的肯定得得病。

闻天海前几天后背挨了发弹片,刚刚从密云医院返回团部。眼看鬼子就要打过来了,没想到领了这么个美差,美滋滋地去后方办物资去了。

狄爱国心里有个心病,那就是他这个侄子闻天海。姐姐死得早,姐夫就把闻天海从小惯得不成样子。后来在老家杀了人,眼看着要吃官司才送到自己部队里面来当的兵。到部队之后,闻天海没少给他捅娄子。但也没办法啊,姐姐只留下这一个孩子,要是真在战场上面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也没办法向姐姐的在天之灵交待啊。狄爱国只希望这个不争气的侄子能够树大自然直,以后自己如果升到其他军职的时候,也好能提携他一把。

看着闻天海一脸憔悴的样子,狄爱国心里也是心疼得要命。上阵还是父子兵啊,再怎么不成器,毕竟是自己的血缘后辈,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如果不提携几个能靠得住的,真不知道仗该怎么打下去。

天一扭脸就黑了下去,阵地上面滴水成冰。雨水下来之后立刻在阵地表面冻出薄薄的一层冰,远处的道路也蒙上了冰甲和厚厚的霜。狄爱国带着卫兵到各个营察看,他担心这样的天气下面会影响士气。

等到了教导队里的二线阵地,远远就听见一处沙袋、木头构筑起的防炮工事里面吆五喝六的。狄爱国走过去,还没进门就闻到里面酒气往外冒。

工事里面热闹得很,狄爱国暗自皱起了眉头。潘云飞打仗没什么大问题,唯独军纪太差。前段时间在密云还纵兵抢粮,因为仗打得太紧,所以也就大事化小了。没想到教导队的阵地里面还有酗酒的,想到这里狄爱国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长官!”狄爱国刚钻进工事,围坐在火堆边上的兄弟们立刻都站了起来,火堆里面拿步枪通条穿着几只鸡,正烤得焦黄冒油香气直冒。

“没事了,兄弟们继续。”狄爱国环顾了一下,窄小的工事里面围坐着十几个官兵,烟尘熏人。大家都在烤湿衣服,所以基本上都光着膀子。但就这十几个官兵,几乎每个人身上都缠着绷带,有的是身上,有的是头上。一个身材粗壮的汉子身上两处伤,肮脏的绷带上面渗着血迹。

看到了这些绷带和这些战伤,狄爱国心里原本涌上来的怒气就慢慢消失了。他咳嗽了一下,工事里面空气污浊,火堆虽说是开着门烧的,但工事里面烟雾缭绕,猛一进去呛得人喘不过来气。

“长官,您吃饭了吗,要不在我们这吃点吧。”那个身材粗壮的汉子说道。

“哦,不用,吃过了。嗯,你是去年和孙寒他们一起编到部队里的吧。”狄爱国觉得这个粗壮汉子仿佛很面熟,眉眼中粗犷豪迈。

“长官好记性,我叫曹猛,跟着孙寒长官加入部队的。”

狄爱国立刻回过劲来,曹猛的名字他听潘云飞讲过,说曹猛快慢机打得很准,能把马灯打得不落地。狄爱国想起了这个就说道:“我听云飞说过,你枪法不错,好像露过一手,把马灯打得不落地。”

“哈哈,谢谢长官。其实都是他们瞎传的。”

“这都是你排里的兵?”狄爱国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问道。

“长官,这是两个排的兄弟,都在这儿了。”曹猛声音有点哽。

狄爱国一愣,怎么部队的消耗这么大,他接着问:“是哪两个排。”

“报告长官,是我的排,还有武鸣的排。”

“他们排的军官呢。”

“长官好!”武鸣立正朗声回答道。

狄爱国打量了一下武鸣,身材稍稍有点佝偻,脸上很消瘦,但目光炯然透着腾腾杀气。

“现在正是国难当头,大家要同舟共济,等仗打完了,我保证把你们所部全部整补到满员。”狄爱国哑着嗓子低声说道。

“长官,兄弟都想知道,鬼子什么时候停止进攻啊,咱们教导队,都快拼光了。”武鸣低头说,他胳膊上缠着几圈棉被罩,外面血迹斑斑。

“兄弟们,咱们在这苦撑着,鬼子不也是在苦撑吗?这么多天,咱们火力不行,确实吃了不少亏。但鬼子呢,他们也别想从我们这里拣着什么便宜。”狄爱国本打算要走,但此时他却又想和这些连日来浴血厮杀的兄弟们好好唠唠。

“长官,您坐着。”

狄爱国把雨衣脱了,坐在边上的兄弟递过来的木头箱子上。

“都坐啊,别站着啊。”狄爱国看出大家显然都有些拘束,招呼大家坐下来。

“都坐下,长官让咱坐,那就服从命令。”曹猛吆喝了一嗓子,站着的兄弟纷纷坐了下来。

狄爱国不禁对这个看上去五大三粗的汉子刮目相看,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从刚才就能看出来手下的兄弟们都很服他。能让底下的兄弟打心眼里佩服,而不是靠着指挥权来使唤弟兄,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优秀基层军官需要具备的素质。

“来,给我也倒一杯。”狄爱国指着桌子说。

“是,长官。”曹猛从身后的背包里找出一个搪瓷碗,然后拿军服擦了擦递了过去。

“没那么多穷讲究,都是当兵的,还怕埋汰。”狄爱国看着搪瓷碗被倒了满满一碗酒。

“对了,你们的长官孙寒呢?”

“报告长官,孙长官受伤了,前几天被送到了后方。”

“哦,那现在谁指挥你们。”

“是新任命的长官,三队队长陈锋。”

狄爱国想了想,这么野的兵,估计也就潘云飞和陈锋这号的能辖的住。如果团里的基层军官多一些像教导队里这些敢打硬仗的就好了。想到这里,狄爱国问了起来:“你们觉得这阵子和鬼子打得怎么样。”

“操,小鬼子算个吊,来一个老子宰一个,来两个老子宰一双。”曹猛眼睛瞪得圆圆的,骨子里面的那种匪气显露了出来。

“有士气是好事,不过老古人说得好啊,骄兵必败!千万别把鬼子不当回事。”狄爱国说完之后瞟了一眼曹猛,只见曹猛脸上一股暴戾的表情。狄爱国心里盘算着,曹猛沉不住气,当个排长什么的还行,打硬仗也没问题,但身上显然少了陈锋的那种稳重劲儿。

狄爱国端起搪瓷碗,“来,大家整一口。”

十几个搪瓷碗叮咣碰在一起,酒花四溢。

“对了,其他的兄弟也说说,和鬼子打仗有啥想法。”

“长官,没说的,他娘的就是和鬼子打到底,咱们老家都让鬼子占了,不打回去,还是不是爷们啊。”

“对,长官,咱们都跟着你打,你说咋打就咋打。”

尽管连日血战,但看到底下的兄弟依旧这么士气高涨,狄爱国觉得心里很高兴。他摆摆手,大家静了下来。狄爱国手上拿着一个递过来的烤得焦黄的老玉米啃了几口,然后抿了一口酒,工事里面安静的只剩下火堆烧的噼啪声。

“都不说啦,那我整两句,大伙和鬼子交手大半个月了吧,有没有想过鬼子有啥厉害的地方啊。”狄爱国仿佛专心致志地啃着玉米,好像很无意地说了一句出来。

“长官,我整两句成吗。”

“罗嗦啥,长官不是让你说了嘛。”曹猛不耐烦地催着。

“长官,我琢磨着,小鬼子也不是那么好打的,想当年,张大帅的时候就是小鬼子支持咱们奉军打天下。现在一交手,鬼子打仗其实比咱们强多了。”

“就你他娘的没胆子。”曹猛低声地训斥自己的部下。

“别骂他,小兄弟,你接着说。”狄爱国打断了曹猛的训斥,他此时很想听听下面的弟兄怎么看待鬼子,尤其是怎么看待鬼子的战斗力。

“是,长官。我不是没胆子,看我这伤,鬼子刺刀扎的,要不是曹长官把鬼子砍了,现在我早见阎王爷了。我是说实话,鬼子打仗挺不怕死的,而且拼刺刀、打枪都比咱们强。”

这席话说的大家都很认可,顿时都七嘴八舌地开始补充起来。

“是啊,长官,鬼子打仗,那嗷嗷的,当官的都举着指挥刀冲在最前头。不管火力怎么猛,死活不往后退。这仗打得,真他娘的邪乎。”

“鬼子枪打得好,特别是机枪,泼水一样,一溜子弹扫过来,把咱们阵地能压制的死死的。”

“还不光是机枪,人家那步枪打得也准,大老远的,你这边刚一露头,对面一枪能把天灵盖打飞了。”

“都扯淡,鬼子主要是不怕死,拼刺刀的时候真敢玩命啊。”

狄爱国听了不住点头,大伙说的很多不无道理,也确实说出了鬼子作战中的特点。

“长官,我琢磨着,鬼子还有个优势,那就是装备比咱们强多了,人家那军械,跟他娘不要钱的一样,唉,打仗还是得凭家伙啊。”武鸣叹了口气说道。

“装备比咱们强,那咱们就光挨着打,不敢跟他干啦。啥鸡把扯淡的话。”曹猛听了武鸣的话有点不太乐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副要冲过去搏斗的样子。

“好了好了,也就是唠嗑,坐下坐下。”狄爱国指着曹猛,恶声喝斥道。

曹猛脸涨得通红,好像憋了一肚子气似的坐了下来。

“其实他说的没错,鬼子的装备确实不错。就拿这几天的战况看,鬼子先用火炮和飞机打咱们的固定工事和火力点,把咱们的重武器想办法打掉。然后迂回在前沿,远距离打咱们,三八枪虽然威力小,但远距离打得准啊。再加上鬼子敢打硬仗,装备精良,所以每次交手,咱们的伤亡基本上都比鬼子大得多。”狄爱国的这席话说得大家都很服气。

“是啊,长官,这几次清点战场我也看了,咱们虽然是防守,但每次打下来,咱们的伤亡和鬼子相比,最少是两个对一个,还经常三个对一个。”武鸣接着说。

狄爱国心里顿时增加了对武鸣的好感,看来这是个很有心的军官,以后要多加留意。

“长官,鬼子有鬼子的打法,咱们有咱们的绝招。鬼子不经得消耗战,那咱们就拖垮他。”曹猛粗着嗓子吼道。

“对,咱们中国多少人,鬼子才多少人,拖死他个狗日的。”

“操他姥姥的,他们以为上头下令我们东北军撤到关内就是咱们不敢打仗,滚他娘的蛋,看老子怎么操他小鬼子。”

狄爱国冷静地听着大家的议论,没想到曹猛刚才倒是说出了他最想说的话。他等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说了一通,才高声把众人的声音压了下去。

狄爱国说道:“曹猛说的对头,咱们中国地大物博,经得起消耗,但鬼子人少兵少,他们国家的面积也小,只要拖下去,鬼子迟早被咱们拖垮。”

“唉,长官,就是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啊。”

这句话说到了大家的心窝里,气氛立刻变得沉闷起来。

“长官,我说句犯上的话,要是咱么全民动员起来,拖是肯定能把鬼子拖垮,问题是咱们动员不起来啊。鬼子说咱们是一盘散沙,我觉得说的没错。去年淞沪事变闹得那么吃紧,又怎么样,上头不是还忙着在南边缴共匪嘛。十九路军在上海打鬼子,打得粮饷都供应不上。”武鸣看着手中的酒碗,一字一顿地说,说到最后目光向上一挑,正好和狄爱国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唉,别说上头了。前年东北闹起来,然后是鬼子打上海,中央政府算个蛋啊,吓得把首都迁到了洛阳,都他娘的没卵子,要是张大帅还在,早和小鬼子干上了。”

“听说上头还要治十九路军的罪,这他娘的什么鸡把事,打鬼子还打出个罪过了。”

“妈勒比的,中央政府都他娘的饭桶,要不咱们反了,杀到南京去,谁不让咱们打回东北去,老子一枪崩了他。”

狄爱国重重地将酒碗往桌上一掼,“反了你们,想造反啊,还是活腻歪了。”

大家都立刻沉默着不说话。其实兄弟们发的这些牢骚,狄爱国心里何尝没有这么想过,但他是一团之长,当然不能跟着下头一起发牢骚。

“中央政府的事情咱们管不着,当兵拿饷,咱们就把咱们自己的事情干好喽就成。”狄爱国沉默了片刻,然后铁青着脸说。

“长官,不怪兄弟们发牢骚,你看不看报纸,报纸上面骂我们东北军是卖国贼,是卖国军,是他娘的逃跑军队。弟兄们也都是五尺高的汉子,凭啥咽下这口气。”武鸣的声音低沉而坚定,语气中不卑不亢。

狄爱国倒是反而喜欢这样的部下,心里的想法不藏着掖着,如实讲出来。

“大伙心里委屈,这我知道,我心里不委屈吗?只要咱们众志成城,总有一天,咱们能打回东北去。但眼下咱们一定要把阵地守住了,东北丢了,华北不能再丢了啊。”狄爱国语重心长地说。

“唉,他娘的,说什么都是废话,多杀几个鬼子是正经的。”

“对,长官,多杀几个鬼子。”

大家一并感叹起来。

“长官,你说鬼子好好地干嘛要打咱们啊。”

“操他娘,这还用问吗?鬼子妈勒比的犯贱呗。估计是他们鸟日本天皇脑子装屎了,所以想来打咱们。”曹猛吼着嗓子,瞪着眼睛说。

“错了,鬼子打东北可不是犯贱,人家那是盘算好了的。”狄爱国抽了一口酒,然后接着说:“鬼子打甲午战争以后就惦记上咱们东北了,鬼子的一个当大官的说,想要征服全球,就要先征服中国,想要征服中国,就要先征服东北。”

“操,看鬼子那鸡把吊样,也想征服中国,征服东北,借老子十万精兵,再配上飞机大炮,老子把天皇的鸟窝都给烧了。”曹猛一幅不屑的目光说道。

“曹猛说的没错,给我十万精兵,给我飞机大炮,我也能把鬼子打得屁滚尿流的。但问题是咱们没有十万精兵啊,咱们更没有飞机大炮。你看看鬼子,那真是个顶个得厉害,这个大家不能不认账吧。飞机大炮?咱们有吗?打仗打的是什么,打的就是飞机大炮。人家这几十年里一直都在准备和咱们打仗,咱们呢,咱们从宣统年以后乱了多少年?”狄爱国这些话说得大家都沉默起来。

停了一下,狄爱国接着说道:“宣统退位,本来辫子剪了,咱们该好好过日子了吧,可后来不照样你抢着当皇帝,我抢着当大总统吗。战乱了十几年,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诸侯割据,这下好了,外面人欺负过来了吧。就算外面人欺负过来,还不绑在一起打,还整个什么攘外必先安内。就算是现在还在闹,去年溥仪那个傻比都在长春当皇帝了,这下东北算是被小鬼子占定了,又能怎么样?不是鬼子厉害,是咱们不争气,咱们要是真牛比起来,日本天皇那个傻比敢最后不顾国联反对,让关东军把东北全境全给占了?”

狄爱国越说越激动,把帽子往地上一掼,一仰脖子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大家都好像从狄爱国的话中明白了很多,但又似乎没有明白,每个人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曹猛抓过酒瓶子将自己的碗倒满了,然后又替狄爱国也倒上。曹猛站起身来端着酒碗说道:“长官,我曹猛没读过什么书,你说的大道理我都整不明白,我就知道不能让小鬼子在咱们东北军的老家这么牛比下去,长官,我曹猛的脑袋从今儿起就是你的了,你说吧,咱们兄弟们都跟着你,咱们一定要打回老家去。”

“好,兄弟们,我狄爱国就仰仗各位啦,都端起来,大家干了这碗酒,一起打回老家去!”

“来,长官,我跟你碰一个。”

“干了干了,谁不干谁他娘的是孙子,一起打回老家去。”

“打回东北去。”

“打回奉天去。”

“打回长春去。”

“打回哈尔滨!”

“操他姥姥的,把小鬼子赶出东北!”

“打残小鬼子,宰了日本天皇那个狗日的!”

一群铁血男儿端起了寄托着誓言的酒,一个个飞扬拔扈的身躯,每个酒碗都全部干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