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生存与发展 第十四节 谋划

天目飞龙 收藏 2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永乐五年九月十三,江苏太仓的刘家港再现出行壮举,迎着初升的金色朝阳,还有夹杂着丝丝菊花芬芳的秋风,刘家港内器乐声声,歌舞阵阵,龙旗招展,人声鼎沸,二百多艘海丘大船整装待发,在这里,郑和将率领这支世界一流的庞大船队第二次扬帆西洋,向四方诸夷传递中国的强大与威仪,做一回东方文明的传递者。 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永乐五年九月十三,江苏太仓的刘家港再现出行壮举,迎着初升的金色朝阳,还有夹杂着丝丝菊花芬芳的秋风,刘家港内器乐声声,歌舞阵阵,龙旗招展,人声鼎沸,二百多艘海丘大船整装待发,在这里,郑和将率领这支世界一流的庞大船队第二次扬帆西洋,向四方诸夷传递中国的强大与威仪,做一回东方文明的传递者。


郑和一声令下,船队拔锚扬帆,刘家港和陆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海平面上,与第一次一样,郑和这一去又是两年时间,直到永乐七年的初夏才回国。


宝船高大的船楼里,龙天和郑和又一次并肩而坐,谈笑风生,纵论世事,两人惺惺相惜,说到兴起之处把酒欢歌好不快活,从太仓的刘家港一路聊到了台湾海峡,才依依惜别,两人相约等郑和回国路过台湾海峡时,再到淡水镇一叙友情,不过当两年后郑和回程踏上宝岛时,却意外地做了龙天的“俘虏”。


“郑和兄,这把手枪一直是龙天的随身之物,送给兄长做防身之用,此去西洋万里迢迢,一路险难丛丛,在此龙天祝兄长一路顺风,龙天在淡水港等着兄长归来”,临别时龙天解下了佩枪,与两个弹匣一起交给了郑和。


这一路上郑和对龙天的手枪产生了兴趣,虽然永乐时期有了较为精致的铜手铳,不过与手枪相比,郑和船队所携带的铜手铳简直就是一根烧火棍,份量重、射速慢、射程近、威力小,凡此种种,两厢对照之下,就好比乌鸡对凤凰。


为了满足郑和的好奇心,龙天在船楼里耐心地教了半天,才勉强让郑和明白了大半,同时,两人为了验枪,一路上打掉了五个弹匣四十发子弹,目标就是船队上空的海鸥。


“谢谢龙兄的美意,郑和也有一样礼物要赠予龙兄”,郑和接过手枪后,两人走到了船搂的护栏边,郑和一指正在扬帆的一条硕大海船。


这艘硕大的海船和船上的人员物资就是郑和要送给龙天的礼物,原来在路途中,龙天曾经向郑和透露过小琉球目前的困难,主要是缺少造船、冶炼、建筑等熟练工匠,郑和记在了心里,所以他暗地里作了一番安排,在船队里挑选了五十名优秀工匠和一批物资,集中在一条海船上,来作为送给龙天的礼物。


这份大礼着实把龙天吓了一跳,要知道这艘船可是属于朝庭的资产,都有登记造册的,郑和也无权轻易送人,所以龙天考虑之后连连推辞,并再三感谢郑和的美意。


“龙兄,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哈哈,这艘船就当是郑和借予龙兄的,等郑和出使归来,龙兄再还于郑和便是,龙兄以为如何啊?”,郑和一眼就看出了龙天的忧虑所在,也为龙天的真诚所感动,所以他提出了这个折中的办法,最后龙天终于点了点头。


离别在即,两人紧握双手,眼中各含英雄泪,随着右手挥动处,龙天回到了淡水港,而郑和则继续他的二下西洋的旅程。


“首长,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们了”,丁念祖已经迎候在淡水码头上了,看见龙天非常高兴。


龙天回了一个军礼后,一开口便问:“指导员回来了吗?此行可顺利?”,龙天心里还是非常惦记着马雯婷的。


“首长放心吧,指导员早就回来了,也是她让我在这里等你的”,丁念祖一边说,一边从语蝶手中接过了密码箱。


“哦对了,丁排长,你派人把这艘船上的物资先卸下来,然后运回淡水镇,船上的五十名工匠随我同行,这艘船以后就作为淡水港两个班的训练之用,我看就命名为‘郑和号’吧”,龙天吩咐完之后,又忍不住朝着郑和的船队处望了一眼。


淡水港的两个班后来成为第一批海警支队的队员,而这艘“郑和号”战船成为海警支队的首只战船,两年后当郑和回国时,龙天将这艘战船完璧归赵,不过那个时候龙天已经有了崭新的“郑和号”,新的“郑和号”才是一只真正的战舰。


回到纱帽山军营,安排完了手头上的事务之后,龙天悄悄地回到了阳明山的山洞里,因为他知道马雯婷已经在山洞里等候多时了,想着久别重逢的喜悦,龙天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龙天,你回来了?”,听见山洞里响起的脚步声,马雯婷很快就迎了上来,竟然鬼使神差般地伸出了双手。


这次龙天没有让她失望,他将马雯婷搂在了怀里,并将她抱回了房间,见到马雯婷,特别是看到她伸出的双手之后,龙天的心情很复杂,不过那种久别重逢的感觉还是让他做出了这个“疯狂”的举动,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感情的因素在里面?龙天不知道,谁知道?天知道,鬼晓得,反正龙天就抱了,在这个时代爱咋咋地。


“你瘦多了,真是苦了你了”,龙天放开了双手,仔细端详了一下马雯婷之后说道。


从八月十八马雯婷启程前往中山国,到今天九月十八,两人已经有整整一个月没有见面了,当马雯婷回到淡水港,听丁念祖说龙天不在时,她的心里顿感失落与惆怅,而更多的则是深深的担心和思念,所以当龙天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伸出了双手。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步入了正轨,两人分别叙述了各自出访的收获,交流了一下各自的想法,规划着台湾的未来,作为台湾的两位最高首长,他们现在考虑最多的不是个人感情,而是整个台湾的生存与发展。


两人山洞里呆了一个夜晚和一个白天,这一天一夜两人睡得很少,话题紧紧围绕着下一步的发展思路和规划,从京城回来之后,龙天很是忧心忡忡,在路上他规划了不少思路,恨不能立即实施下去,让台湾“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不过目前的情况他也明白,路在脚下,必须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能留给龙天的时间真的不多,所以他必须要珍惜眼前的每一分钟。


火柴厂、味精厂、炼钢厂、造船厂、化工厂、兵工厂等等,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两人头碰头地研究出了一套初步完备的建设方案,当然还有龙天紧急的扩军方案,等等,一份又一份计划存进了电脑里,忙乱中龙天竟然忘记了曾经在这台电脑上给马雯婷写过一封信,而马雯婷也没有发现电脑上这封信的存在,说起来也真是造化弄人啊。


“对了龙天,我想找一批可靠的人进入山洞,全力制造枪支弹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军火贸易是我们的主要利润来源,如果就靠我们两个,就是累死也完不成中山国的订单啊,你看呢?”,马雯婷曾经计划过想把山洞里的机床设备搬出去,不过后来她打消了这个想法,这些现代机床设备的重量都是以吨来计算的,加上叉车在大塌方时被压住了,靠人力根本无法搬运出去,所以兵工厂只能暂时设置在山洞里了。


“没问题,你看着办吧,不过人员一定要可靠,虽然山洞的秘密迟早要泄露出去,不过我希望能尽量晚一些,还有外销的枪支不要用我们带来的钢材,这点我曾经和你提过的,不知道能不能行啊?”,龙天说道。


马雯婷跑了出去,很快拿了一支枪管回来,递给了龙天,“你看看吧,这是我按照你的想法,把东洋刀熔化之后,再经过工匠们的加工冶练,然后制造出来的,用起来没有大问题,不过使用寿命上可就要短不少了,而且比较容易锈蚀,保养问题比较突出,我计算了一下,估计能打二百发子弹左右吧,和我们带来的无缝钢管比起来可就逊色多了,你觉得呢?”。


“够了,按照我的想法,能打一百发子弹就行,二百发?他们可占了大便宜了,嘿嘿”,龙天拿着钢管在桌子上轻轻地敲了敲,满意地点点头。


马雯婷“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忍不住敲了一下龙天的脑袋,“你呀,整个就一奸商,得了便宜你还卖乖”。


“说真的,我真的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肯定会一事无成,以后的工作主要还是靠你来做,真的要辛苦你了”,龙天在和马雯婷开了几句玩笑之后,脸色开始严肃起来。


纸面上的方案制作起来容易,但要实施下去就不那么简单了,龙天深知,这些工厂的建设与运作必须要依靠马雯婷,没有她,这些所谓的“完美方案”也只能是纸上谈兵、画饼充饥而已,马雯婷很聪明,而且也是一个全方位的技术人才,有了她的鼎力支持,台湾的前景将会非常美好,否则的话,一切都无从谈起。


“行了,我的大首长,又客气了不是,我说过你会成为英雄的,而我也一定会竭尽全力地支持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见外的话了,行吗?”,马雯婷脸一红,开始有些羞涩了。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嘿嘿”,龙天一摸后脑勺,憨厚地笑了起来。


农历九月十九,当两人再一次并肩走出山洞时,太阳刚刚升起在阳明山间,和平时一样,两人肩并肩地走在静静的林间小道上,继续规划着台湾的美好未来,偶而也会谈一些无关的话题,路上时常会传来两人的笑声。


淡水镇又迎来了一次建设的新高潮,在原有的基础上,淡水镇又扩张了一倍多的面积,镇外的空地上,一座座新型建筑拔地而起,经过三个多月的建设,基础设施已经初具雏形,方案中的化工厂、炼钢厂、火柴厂、味精厂已经初步投入使用,善良的百姓们在马雯婷的指导和鼓舞下,迸发出了异乎想象的热情,建设的速度简直可以和现代社会相媲美,与此同时在淡水港,一个小型的造船厂也投入了运行,各行各业呈现出了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


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最忙的肯定是马雯婷,因为只有她才懂机械和化工原理,厂房落成后,她更是手把手地教工人们进行实地操作,到了晚上,她还要负责进行理论培训,忙得她快连吃饭睡觉的工夫都没了,总算是天道酬勤,在马雯婷的悉心指导下,一批技术工人快速地成长了起来,慢慢地一些初级技工活马雯婷已经不需要操心了。


这些工厂规模并不大,属于小而精类型的,大部份工厂仍然处于手工作业阶段,但生产和制作出来的产品却是远远地领先于这个时代,比如炼钢厂,明朝的时候已经有了相对领先的炼钢技术,“百炼钢”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而马雯婷则在“百炼钢”的基础上又提高了一步,生产出来的钢铁无论是硬度还是韧度,均远远地超出了原来的“百炼钢”,用新型钢铁生产出来的枪支质量在稳步提升,当然除了炼钢之外,这里也在炼铜,黄铜是制作弹壳的原料。


化工厂在目前主要生产无烟火药,也就是猎枪弹所需要的硝化棉单基火药,因为生产的是危险品,所以化工厂的位置是最偏僻的,工厂的周围荒无人烟,马雯婷在化工厂所投入的精力也是最大的,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替代她的角色,所有的制酸工作都必须由她亲自动手。


有了合适的钢铁和黄铜,有了无烟火药,接下来的步骤就是将其秘密地运进设在山洞里的兵工厂,兵工厂是最先进的,也是最繁忙的,现在这里的负责人是小梅,当初决定将兵工厂设在山洞里的时候,马雯婷和龙天第一个就想到了小梅,而兵工厂里的所有技术工人都是清一色的“娘子军”,小梅几乎把原来的妇救会成员都拉进了山洞。


在马雯婷的悉心指导下,她们很快就学会了现代机床的基本操作,理论学习远不如上机操作成长得更快,现在的兵工厂里马雯婷只是一个技术指导的角色,具体的操作完全交给了小梅和妇救会成员,被禁锢了上千年之久的中国妇女,一旦打碎了身上的枷锁,在她们身上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很多男人都无法企及的。


看着忙忙碌碌身心疲惫的马雯婷,龙天很是心疼,但这种技术活他又帮不上忙,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每次看见马雯婷,除了关心和安慰之外,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一批批的火柴和味精被装上了船,一批批的枪支弹药被送进了军营,明成祖说话还是算话的,泉州港已经重新开放,不过也只是面向台湾的,海峡两岸的交流与贸易大大增加了,一批又一批的大陆百姓移民到了台湾,参与了台湾的建设和发展,从目前来看,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龙天规划的“和谐社会”在大踏步地迈进。


“唉,真累死我了”,山洞的房间里,马雯婷疲惫地靠在沙发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龙天连忙给她倒了一杯茶,然后在马雯婷的肩膀上轻轻地为她按摩。


“要死了,你在揉面团呢?”,马雯婷被龙天笨拙的双手给捏痛了,忍不住喊出了声。


“嘘,小声点,别把小梅她们吵醒了,这段时间她们的确太累了”,龙天连忙捂住了马雯婷的嘴巴,然后指了指门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