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三章丛林之王 第十四节拒绝救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最后一批重炮弹药被送上阵地,炮兵大队的士兵操作十几门重型野战炮向国军盘踞的山头开炮,经过几天的炮战鬼子也学精明,并不猛烈轰击无兵守卫的山顶,而是密集轰炸山背面的国军阵地,为打到山顶的观察哨才适当打几发炮弹,可四十公斤的炮弹头也不白炸,一发炮弹竟钻进被炸松的土里,连日猛烈的轰炸山顶都少了几米,所以炮弹钻到守备部队以前修的弹药库,里边有不少手榴弹和迫击炮弹,重炮炮弹将弹药库彻底摧毁,反正国军是指望不上缴获的东西,连续密集的爆炸声把山顶似乎都要掀开,巨大的烟尘柱腾空而起。

山下的国军都受不了,都问:“这怎么回事?”

张学义想了一下就明白,“山顶被掏空,里边有弹药库,我们没炸掉这东西,鬼子的重炮把自己丢掉的弹药库个炸了,这下他们的弹药补给也多不到那去。”

“报告长官,史迪威将军让您速派兵救援,要不他就他就。”报事的参谋不敢说,张学义哼了一声,“无非他妈的断绝我的补给,要么把我撤了,还能怎么地?”

参谋也说不出来,张顺说:“要不我带三营去救,你还在这里坐镇指挥。”张学义立刻说:“给委员长发电报,要我去救也行,第一释放张学良,第二把史迪威撤换掉,第三撤消前线指挥部,他妈的两个团进攻也要设立个多余的指挥部,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费到手续。”

参谋也不敢笑,起草好电报以后给张学义过目,张学义签字后参谋去发电报,张顺说:“大哥,这行么?您的条件太苛刻了吧,失望少帅我看不可能,搞不好您吃亏。”

“我提的条件就是为拖延,击败当面之敌我们补充足了弹药,靠缴获鬼子的粮食立即向纵深攻击,一部去救三十八师,一部越过于邦向太白加攻击,直接打鬼子的纵深,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抢在三十八师和二十二师前边打开一个突破口,口子不要太大,不能让新一军跟进来,那能让新三十八和新二十二师抢了功?我们直接往里边打,等新一军所到之处我们往地下放点战利品,站在那给看他们开到我们面前,那多舒服?”张学义说完得意的一笑。

敌后作战正是张学义的长处,正面啃防线是要消耗炮弹的,快速的大纵深穿插迂回可以节约炮弹,带着炮弹到敌人身后听响去,那才出效果,如果玩的好可以导致日军防线全面崩溃,在迅速追杀一路上去那仗就好打。

众人这才明白团长的意思,电话忽然响了,前方侦察哨打来电话,“报告长官,鬼子一个加强大队发动全面攻击,已经在山下展开,距离山顶直线距离两公里速派兵增援。”

“我知道了。”张学义回头对张顺说:“兄弟,你把各营连的迫击炮全交由炮连指挥,派指挥好的军官建立炮兵指挥所,引导全部炮火支援山顶,我猜鬼子没炮弹了,要全面进攻,你指挥二、三营以及全团支属部队迎击鬼子,我去一营看看去,你呆在团部指挥。”

“大哥。”张顺还想说啥,张学义打断他,“兄弟,你今年都三十一了,按道理说早该独挡一面,你跟着我委屈你了,你要出去单干早升上将拉,我您的过你的能力,这里全交给你。”

“是。”张顺说完张学义带张团属狙击排离开指挥所,张顺大声喊:“炮连长,你上山建立指挥所,山下迫击炮全部集中使用,你拿电话指挥吧,炮就全交给你。”

“是。”炮连连长走了副连长开始安排二三营的81毫米迫击炮展开,各连的60迫击炮也集中起来,警卫连和二三营各连的60炮合并在一处,每连都有三四门60毫米炮,每营都有四门81毫米炮,加上团属的十八门106迫击炮,二三营的炮火支援还是很猛的,总共有五十来门迫击炮,弹药储备也是很多的,炮弹有两千来发。

“各营连五作力炮立即部署在山顶,警卫连协助侦察连守阵地,其他各连随时准备开上山顶。”张顺知道山顶展不开太多的人,就这么部署开来,鬼子人海逐渐靠近前沿阵地,炮兵指挥所引导五十门迫击炮立即展开密集的轰炸,八门75毫米无坐力炮以及十几门47毫米无坐力炮对进入射程的鬼子大开杀戒。

一时间炮声大震,火炮似乎有用不完的炮弹似的,就好象炮弹不花钱都是缴获来的一样,用起来十分痛快,无坐力炮的射击速度越打越快,简直是炮无需发,每发炮弹爆炸必定杀伤一名鬼子,张顺就在指挥所里听战报,他不上山顶亲自指挥。


尾野就感觉炮弹爆炸的气浪没间隔的扑向自己的脸,密集的炮声让他感觉不是跟国军作战,而是另外一支外国军队,他身上的伤还隐约疼痛但是不影响他走动,同样负伤的小林中佐也坚持站在指挥所内观看战斗,田中指挥步兵大队全力冲锋,机枪组掷弹筒组带来全部的弹药,炮小队也把家底全亮出来,各种火力一起打向山顶,可对手回击的更为猛烈。

战场上的爆炸声已经彻底摧毁人的听力,空气都被炮弹的爆炸给迅速加热,吸到肺里似乎会把肺给点着了,尾野现在心里想此战不胜自己完蛋了,不再可能有机会翻身,不自杀谢罪别无出路,他把家底全拿了出来,不过他感觉胜算并不大,他不知道敌人的炮火能有多猛烈。

“从现在开始,帝国开始走下坡路了。”小林放下望远镜,看着尸体频繁的从山上摔了下去,田中带伤指挥着战斗,他已经全身是血已经不行了,身边的勤务兵把他抬回山下抢救,尾野心里现在除了绝望就是绝望,凭他的智商已经难以打退敌人,他正苦恼的时候参谋来到他身边,“大佐,情报部发来电报,告诉您要小心,指挥战斗的是张学良的兄弟。”

参谋没说完尾野差点晕过去,心说话该死的情报部门总慢一拍,他心想为什么仗打成这样?尾野从九一八那会就跟张学义打仗,那会张学义才二十岁,自己打不过个孩子,尾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张学义屡次出奇兵打击皇军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张学义一出场尾野就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成为中国兵圣的孙武大将军,偷袭W机场的战斗简直没法在奇的,现在张学义不用在玩战术,他的部队拿炮弹就可以把自己的要塞埋了。

“是张学义的部队?”小林对张学义不熟悉,中国上将多的数不过来,他那知道有这么一号呢,尾野说:“我此战不胜只能以死谢罪。”

“报告长官,步兵大队九成士兵阵亡,军官无一能指挥战斗非死即伤。”侦察兵报告完站一边去了,所有参谋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报告,我们炮弹打完了。”炮兵军官拿着电话筒报告,在站顶指挥迫击炮的炮连连长挂了电话指挥通讯班收电话线下山,他打算去团部问问炮弹的事情,团的补给连不知道把后勤部门的弹药转运过来没有。

张顺正在团部指挥,补给连用电台报告了自己的位置,询问团部是派人取弹药还是让补给连一直送到阵地上,因为补给连还需要去转运全团所需要的军火和物资,什么吃的拉药品拉各种子弹什么的,炮连本身的弹药排到是可以帮忙。

正在张顺琢磨安排后勤呢,电话响了,他接起来一听是张学义马上问:“大哥,弹药送来了,全是大口径迫击炮的弹药,我对后勤不懂,你看怎么办?”

“这还有啥难办的,先叫直属炮连把炮全带到一营阵地,然后叫所有人帮着转运弹药到二营,这里急用火炮你派人来吧,我等着炮发动攻击呢。”张学义在一营跟钱瑞研究了摧毁重炮的计划,重炮连日开炮早暴露了位置,只是忙于对付步兵没动他们,现在正面已经打得差不多,似乎鬼子把注意力全放在山头,忽略了山下的一营,所以张学义要用一营对敌炮兵完成彻底摧毁,听刚才战斗的枪炮声就知道张顺取得全胜,他根本不在电话里问战斗结果,这是对自己兄弟最大的信任。

所有的106毫米迫击炮都从团部附近转移走,地上除了空箱子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十八门迫击炮被拆分开由骡子驮着走,难走的山路让炮连很是费事儿。

一营的阵地上已经腾出空地,给迫击炮早都预备好地方,现在一营的各连也做好了准备,现在敌人没了步兵炮兵就好打的多,一千步兵打一千没掩护的炮兵那步兵肯定赢,鬼子把步兵全拉出去也没夺回阵地,重炮大队也没了炮弹,现在独立重炮大队已经接到第十八师团田中新一中将的命令,独立重炮大队要配属给第五十五联队,协助联队攻打国军一一二团阵地,弹药在开进的途中补给,炮兵立刻把重炮从阵地里拉出来,由专门的九五式履带牵引车拉着准备走,油料仓库里所有的柴油都加注到牵引车内,十几辆牵引车以及炮兵乘坐的卡车都准备好出发,但悄悄溜到鬼子炮兵阵地附近的侦察兵早把消息用电台报告给几公里外的营部,现在106毫米迫击炮正调炮射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