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大西洋两岸民众如何看世界

最近,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对美国和欧洲12个国家(英国、荷兰、德国、葡萄牙、意大利、罗马尼亚、波兰、西班牙、保加利亚、斯洛文尼亚、法国、土耳其)的公众就各种世界性的议题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其结果发人深省。

关于2008年美国大选后的美欧关系。35%的欧洲人认为,布什之后不论谁当选总统,美欧关系将会改善,而46%的欧洲人则认为美大选后美欧关系不会变化。42%的美国人认为大选后美欧关系会改善,而37%则认为不管谁当选对美欧关系无影响。58%的美国民主党人赞同会改善,而认同此观点的共和党人只有26%,54%的共和党人则不认同。

美欧公众的关切。调查表明,美欧公众对全球性问题的关切基本类同。欧洲人感到影响他们个人生活的三大因素是:地球气候转暖(85%);对能源的依赖(78%);国际恐怖主义(66%)。美国人最关切的三大因素是:对能源的依赖(88%);经济下滑(80%);国际恐怖主义(74%)。54% 的美国人主张减少对其他国家的能源依赖,即使这意味这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赞成这一主张的欧洲人仅38%。31%的欧洲人和24%的美国人认为解决能源问题的最佳方案是与能源生产国合作,而不管这些国家的政府是否民主。在美国54%的共和党人和49%的民主党人同意美国应减少对能源生产国的依赖。

关于伊朗核问题和阿富汗问题。调查结果表明,美欧多数公众都赞成进一步采取措施阻止伊朗获得核技术。但是47%的美国人认为,如果对伊朗的外交压力不奏效,应保留对伊朗动武的选择,32%的美国人主张应排除动武的选择。在欧洲,只有18%的人主张保留对伊朗动武的选择,而有47%的人反对。对这个问题,美国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赞成的比例也分别是35% 和65%。支持派军队帮助阿富汗重建的美国人和欧洲人都占64%,但是,赞成北约军队与塔利班作战的在美国是68%,而在欧洲只有30%。

对俄罗斯和中国的看法。调查表明,多数美欧公众对俄、中的看法比较负面。79%的美国人和65%的欧洲人对俄向中东提供武器,75%的美国人和57%的欧洲人对俄"民主弱化",58%的美国人和59%的欧洲人对俄成为能源供应者表示关切。有54%的美国人和48%的欧洲人不认为中国的发展是机遇,而是经济威胁。更有50%的美国人和32%的欧洲人视中国为"军事威胁"。

关于西方向世界输出民主。37%的美国人主张美应在国外建立民主,比去年降低了8%,比2005年降低了15%。在美国共和党内支持率由2005年的76% 降至53%,民主党由43%降至15%。但是,在欧洲支持率仍高达71%。

欧洲人对美国和布什的态度。仍有77%的欧洲人对布什总统的政策持批评态度,认同的只占17%。欧洲人对布什总统外交政策的支持率和对美国对全球事务领导的认同率相差20个百分点。对近年来跨大西洋关系下降的原因,欧洲人观点各异,38%认为是美国入侵伊拉克造成的,34%则认为完全是布什的个人因素。

欧洲如何应付全球性的威胁。88% 的欧洲人认为欧盟应对解决全球性的威胁承担更大的责任,其中54%主张美欧联手应对威胁,43%认为欧盟应独立行动。尤其是法国58%的公众认为欧盟单独行动可以做得更好。在主张欧洲应承担更大的责任的人中间,84%的人支持欧洲提供个别更多财政援助,74%主张通过贸易影响其他国家,68%主张向海外派遣维和部队,只有20%支持派军队到海外作战。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说明,上述民调是在2007年6月4日至23日完成的,在每个国家通过电话或访问随机向1000名18岁以上的男女性提问。错误率小于3%。

这个民调报告并不全面,但是,却为我们观察美欧关系提供了新的视角。

近年来,多数分析家认为,冷战结束后,由于苏联这个共同敌人的消失,美欧结盟的基础削弱。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美欧关系更是渐行渐远。最近两年,欧洲的勃兰登堡、爱丽舍宫和唐宁街10号先后易主,2008年美国大选后白宫的主人也要换人。于是关于美欧关系变化有种种的预测。

然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民调报告给我们的启示是,美国人和欧洲人的基本利益和世界观仍是一致的,它们坐在同一条船上。美欧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它们抢占了工业化和信息化的制高点,制定了游戏规则,享受着全球化的红利,占有全世界50%以上的财富。因此,美欧的关切是共同的:能源供应、恐怖主义、伊朗的核计划、俄罗斯的复苏、中国的崛起。它们都要求全球的政治、经济、军事按美欧制定的游戏规则好理念运作。并独享全球化的红利。欧洲不满美国的单边主义,但是,其目的是与美国联手共同管理世界;美国也在力图维持自己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但是,从北约东扩到贸易保护,美国也离不开欧洲。美国人与欧洲人都热衷在世界上推销他们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美欧在北约与欧盟东扩,在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内推动颜色革命配合如此默契,充分显示了美欧的一致,任何领导人当选都会这样做的。这是美欧关系的基本面。

自然,美欧由于历史文化、实力、二战后的经历不同,对世界面临的各种问题看法各异。一战后,美国迅速上升为世界上工业强国,二战结束后与另一个超级大国争夺世界的霸权,发动了五场侵略战争,冷战结束后,美国又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这种历史背景造就了美国人的理念:信奉单边主义,在国际关系中迷信制裁和武力。而欧洲在二战后经过50多年的和平生活和内部的整合,主流理念已经是和平主义和多边主义。欧洲人反战,反对凡事美国一家说了算。美欧之间的三大岐见,《京都议定书》(气候变暖)、伊拉克战争和农产品补贴,前两项来自理念上的冲突,后一项来自利益的冲突。

这个民调报告反映了跨大西洋关系中的基本事实。不管美欧领导人如何更迭都改变不了这个基本事实。多数美国人和欧洲人都相信2008年以后,美欧关系不会有大的变化。

萨尔科奇当选法国总统以来的言行极具典型意义。萨上台伊始就宣称,美国可以指望法国的友谊,任何时候,只要需要,法国就会与美国站在一起。萨频频向美国示好,引起人们对希拉克后法国对美政策各种猜测。

但是,如美国《芝加哥论坛报》所言,萨尔科奇对美国表示友好,绝不意味法国的政策的根本改变,这只是"语调的变化,而非实质性的变化"。他无非是想借助这些言论恢复法国在国际上已经退减的影响力。

萨尔科奇无意也无力改变法国公众对美国的态度,所以,他在向美国示好的同时也明确表示,"(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不等于(与美国)联盟"。他重申,对伊拉克的"单边"入侵是一场失败,主张确定从伊拉克撤军的明确日期,主张有联合国接管伊拉克事务。萨今夏在布什家乡做客时当面对布什说,"友谊也意味着接受朋友的不同意见。"

从萨尔科奇的言论基本上可以预测到后希拉克时代的法美关系。扩而言之,后施罗德时代的德美关系以及后布莱尔时代英美关系,乃至后布什时代的美欧关系大体会是如此。美欧本是同根生,但结出的果实由于在不同的气候下生长,味道自然会不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