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归阿富汗


重 归 阿 富 汗

今年的金秋九月,笔者和几位老外交官一起重访了阿富汗。在我们这一行中,有的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随新中国第一批外交官到喀布尔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驻阿富汗大使馆,有的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喀布尔大学学习了当地的语言,以后又多次被派往中国驻阿富汗使馆或中国援助阿富汗建设工程工作。

笔者于1965年被派往我驻阿使馆工作,外交生涯就从这里起步,在这里渡过了六年青春岁月,工作期间,笔者有幸为访问这个友好邻邦的我国第一代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和陈毅担任翻译。离别后耳闻这个国家的沧桑变化和人民遭受的苦难,但再也没有机会访问她。

三十一年之后,当阿富汗人民重新获得了和平,笔者能与几位经历相似的老外交官重返这块土地,倍感兴奋与激动。如今这个当年宁静、秀丽的山国怎样了?那里质朴勤劳的人民现在生活得怎样?我的那些老朋友还在吗?当年笔者跋山涉水参观过的巴米扬大佛今何在?怀着对这个国度和她的人民深深的眷恋,笔者和同伴们又回到了这块让我们梦牵魂绕的土地。


满 目 疮 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九月十五日下午,我们乘坐阿富汗阿利亚纳航空公司的班机抵达喀布尔机场,还是那个四十年前苏联修建的老机场。三十一年前,笔者就是从这里乘飞机离开了这个国家。现在虽然机场跑道和航站楼已经修复,但是跑道两侧堆满的各种军用飞机和直升飞机的残骸提示我们,这里的战争刚刚结束。我们驱车进入喀布尔市区,映入眼帘的景象与笔者记忆中的城市已是面目全非,马路布满了被临时填补的弹坑,三十几年前的旧城轮廓依稀可见,但到处是被炸毁的房屋,幸存的建筑也多是弹痕累累。最令笔者感到震撼的是,当年喀布尔市的大马路梅旺大街是每年独立节查希尔国王举行阅兵式和庆典的地方,如今大街两侧的建筑90%成了废墟,如同经历了一场六、七级的大地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喀布尔市的西区尽头的山顶上是二十世纪初阿富汗的第一代开明君主阿曼努拉·汗兴建的王宫,当年是喀布尔少有的几座欧洲式建筑。笔者在阿工作期间,这里已成为阿中央军团司令部,当时曾以翻译的身份陪同我大使在这里拜会过军团司令阿卜杜尔·瓦利(查希尔国王的女婿),领略过这座精美建筑的风采。如今这座建筑的拱形屋顶已全部被毁,剩下的是残垣断壁,它脚下的山头据说已被挖空充当了军火库。与这座建筑毗邻的达鲁拉曼地区当年曾是王公贵族和富人集中居住的别墅区,现在也已荡然无存。最具讽刺意义的是,当年阿富汗的准宗主国前苏联在这个地区建造的占地几万平方米的大使馆,现在已成为难民营,据说里面居住着一万多难民。

三十六年前,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应查希尔国王的邀请对阿富汗进行了国事访问。在那次访问期间,笔者曾以翻译的身份陪同刘少奇主席到喀布尔近郊的纳迪尔·沙阿先王墓去敬献花圈。纳迪尔·沙阿是查希尔国王之父,一九三三年遇刺身亡,当年被称为“阿富汗之父”,他的陵墓是一座宏伟的建筑,四周用大理石砌成,拱形顶上装饰的是天蓝色的瓷砖,陵墓周围绿树成荫。这次笔者重访此地时,看到的是一片凄凉的景象,周围的绿树已不见踪影,陵墓建筑被枪炮打得遍体鳞伤,只是陵墓内的棺木尚存。据看墓人告诉笔者,查希尔结束二十八年的流亡生涯今年返回喀布尔的第二天就来这里拜谒了先父的陵墓,看到此番景象嘘唏不已。不久,查希尔就将其亡妻霍梅拉的遗体从意大利运回喀布尔移葬其父棺木下层。笔者亲眼见到霍梅拉王后的灵柩上放满了鲜花。

“共和国医院”是喀布尔最大的一所医院。走进这座残缺不全的大楼就有一股腥臭的气味扑鼻而来,手术室内竟连一盏无影灯都没有,化验室除了几个玻璃瓶空空荡荡,病房无异于难民营,病人都自带卧具,吃的是发了黑的米饭。医院院长告诉笔者,这里缺电缺水,缺药和医疗器材,重病人在这里只能等死。诺大一个喀布尔,竟连一个救死扶伤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几位老外交官看到这一切,都不禁潸然泪下。

二十三年的战争还给阿富汗的环境造成了几代人都难以恢复的破坏。三十几年前,笔者生活过的阿富汗虽然比较贫穷落后,但那时天空是蔚蓝色的,河水清澈见底。如今穿过首都的喀布尔河已经干涸,从国外返回的难民们在河床上建起了房屋。战争破坏了大量的植被,我们在阿富汗访问了四天,其中竟有两天遇上了沙尘暴,这是笔者从前在阿富汗生活期间从未经历过的现象。我们一行从喀布尔驱车前往帕尔旺,笔者记得从前这条公路的两侧布满了一片片绿色的葡萄园,如今被一片焦土取代,剩下的只有一辆辆被弃置的坦克、装甲车和没有清除的地雷。

战争给阿富汗民族带来的心灵上的创伤更是巨大的。阿富汗新政府的副总统沙拉尼在会见我们一行时告诉笔者,“阿富汗的一代人除了战争不知道别的事情”。这是笔者访问阿富汗期间听到的最令人辛酸的一句话。二十几年来,扛枪打仗成了阿富汗壮丁唯一的谋生手段,他们为塔利班和阿富汗各地的军阀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兵源。帕尔旺省省长哈米米告诉笔者,“假如和平建设能为阿富汗人提供就业机会,谁还会靠扛枪来维持自己的生计呢?”超级大国为了谋求霸权对阿富汗发动了侵略战争,民族与宗教的仇恨又使阿富汗人相互残杀。二十三年的战争给阿富汗人民带来的灾难和浩劫罄竹难书,这是人类社会应当永远吸取的历史教训。目睹这一切,难道我们不应倍加珍惜和平吗?


和 平 与 重 建

随着塔利班政权的崩溃,和平终于降临阿富汗。这里的人民渴望和平,不要战争。笔者在喀布尔街头看到的执行巡逻任务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是一个标志,表示国际社会也不允许战争悲剧在阿富汗重演。若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再在阿富汗发动战争,必遭千夫所指。虽然今天的阿富汗仍不平静,但是战争作为阿富汗历史的一页毕竟已经翻过去了。人们急需恢复正常的生活,亟盼重建家园。

令笔者惊喜的是,恢复和平才六个月,尽管阿富汗人还缺吃少穿,这个饱受战乱的国家已经开始恢复生机,至少在首都喀布尔是这样。笔者见到,人们已经在被战火炸毁的大楼下开设了出售大饼、水果蔬菜、食品、地毯、手工艺品的商店,还有不少餐馆、音像制品商店、家具店和汽车摩托车修配店都已因陋就简地开始营业,卖哈蜜瓜、西瓜和葡萄的商贩比比皆是。喀布尔市的马路上的弹坑刚被填平,几条主要街道已是一番车水马龙的景象,上下班时间居然还出现了塞车。所有交叉路口的红绿灯都已被战争破坏殆尽,但是穿着新警服的交通警察已经上岗指挥交通、维持秩序。在喀布尔人们还买不到鲜花,但是已经有了为数不少的出售绢花和塑料花的花店。战争不仅没有使阿富汗人无情,反而使他们更加热爱生活,还要用一点有限的资源来点缀生活,谁说阿富汗人只会打仗呢?


在一家花店的门口,笔者亲眼见到人们正用绢花装饰一辆婚纱车,显然这是为一对即将举行婚礼的新人准备的。洲际饭店是三十年前在喀布尔称得上五星级的酒店,经过战争的磨难,饭店的一切都变得陈旧不堪。记得一年前,人们还要带着睡袋和方便面入住。这次我们入住客房内已有了干净的床铺,洗上了热水澡,饭店还能为客人们提供有咖啡、牛奶、果汁、鸡蛋、面包、黄油和果酱的很像样的早餐。旅馆业恢复速度之快出乎笔者的想像。

哈比比雅中学曾是阿富汗的一所名校,阿富汗历史上许多政要和知识分子曾在这里就读。重访阿富汗笔者又从这所中学门前路过,学校的建筑虽然幸存,但墙上也布满了弹痕,门窗都没有玻璃。阿富汗恢复和平后,学校立刻在这座破旧的校舍里复学。笔者见到一群群面带稚气的喜悦少年背着书包从校门里走出,他们是阿富汗的未来和希望。据说战争结束后在阿富汗恢复速度最快的是教育,一个经历战争劫难的民族尤其懂得教育复国和兴国的重要。

这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国家,和平确保重建顺利进行,重建又使和平成为持久。在喀布尔接待我们的孙玉玺大使说得好,他把阿富汗的和平与重建比做自行车的双轮,和平是前轮,重建是后轮。前轮是方向,后轮是动力,只有两个轮子都动起来车子才能前进。

这是一个蕴藏着巨大商机的国家。战争期间,到这里来的外国人只有冒险采访的记者。这次和我们乘同一架飞机到达喀布尔和与我们同住洲际饭店的外国人中已有不少是外国商人和工程技术人员。有眼光的企业家们准备捷足先登了。


中 国 与 阿 富 汗

战争改变了阿富汗的一切,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阿富汗人民对中国的信赖和友情,这是最令我们这一行老外交官们感动和难忘的。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的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和陈毅与阿富汗的前国王查希尔等人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从六十年代起,中国援助的水利工程、纺织厂、医院等项目先后在这块土地上落成,虽然这些工程项目已在战火中被毁或遭破坏,但它们确曾造福于阿富汗人民,已成为他们心中不可磨灭的丰碑。笔者在阿富汗工作期间见证了两国老一代领导人的友谊和中国援阿工程项目的建设。事隔三十多年,阿富汗人从上到下每每提及都赞美不已。

笔者一行此次是以孙玉玺大使的客人的身份访问阿富汗的,但阿副总统沙拉尼接见了我们,并与我们进行了热情友好的谈话。他对我们一行人人会说波斯语或普什图语十分惊讶,当他得知我们每个人的经历时很高兴地表示欢迎我们重访阿富汗。他以十分沉重的心情向我们讲述了战争给他的国家造成的破坏和阿新政府当前面临的困难。谈及中国时他的眼睛一亮说,中国是可以信赖的国家,盼望中国重返阿帮助阿人民重建家园。

在喀布尔见到前国王查希尔是笔者意想之外的。笔者一行都是退休的外交官,既没有官方身份,也不是正式访问。查希尔返国后也深居简出,很少见客。笔者想到,当年虽然自己只是一名翻译,但毕竟是他与我国第一代领导人友谊的见证人,于是通过我驻阿使馆向阿方试探会见的可能性。九月十七日上午,阿方通知使馆,查希尔将于当天下午会见笔者一行。事后才从查的秘书那里得知,查十六日刚从纽约回到喀布尔,十八日又要启程去巴黎检查身体,在喀布尔只有一天的停留时间,但因为是来自中国的客人,他不顾疲劳坚持要会见我们。

这是一位88岁的老者,行动虽然有些迟缓,但还像三十多年前笔者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精神矍铄,二十八年的流亡生活没有消磨掉他的拳拳爱国心,和平一恢复就回到了自己的故土。查希尔说话还像从前那样平和,一落座就开始回忆他一九六四年对中国的访问,如数家珍似地讲述了他与中国第一代领导人的友谊。笔者观察到,提到周恩来总理时他特别动情。他说,中国是一个大国,但从未欺侮过阿富汗,值得信赖。他还说,近年来他特别关注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现在更强盛了,更加有条件帮助阿富汗重建了。临别前,由笔者代表向查希尔国王赠送了一匹唐三彩马的复制品,他当场打开,爱不释手,似乎又勾起了他的许多美好的回忆。

帕尔旺水利工程是阿富汗土地上尚能见到的极少几个中国援建的工程项目。这个水利工程曾灌溉过万顷良田,使千万户阿富汗北方农民受益。如今工程的主干渠已是千疮百孔,唯有倒虹吸和发电机组幸存。笔者当年在阿工作期间曾无数次来过工程的建设工地,这次与同伴们一起重访帕尔旺,受到帕省省长哈米米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款待。那里的人民对中国有更深的友情。同行的刘长宝武官年轻时曾在这个工程工作过五年,与当地人民一道为这个工程洒下过汗水。这次刘武官重返帕尔旺,见到他那些劫后余生的阿富汗朋友感慨万千,他们互相拥抱、热泪盈眶,场面十分动人。哈米米省长深情地表示,帕尔旺人民盼望中国工程技术人员早日重返这里,帮助他们恢复农业,重建家园。

战争刚刚结束,中国政府就将价值三千万人民币的救济物资运到了阿富汗。今年四月,阿富汗临时政府总统卡尔扎伊访问中国期间,***主席又代表中国政府向阿富汗政府承诺提供1。5亿美元的援助。笔者访问阿富汗期间见到,中国电力机械工程公司的工程技术人员已经陆续抵达阿富汗勘测和筹划帕尔旺水利工程的重建,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将在近期内派出工程技术人员帮助阿重建喀布尔共和国医院,中国无偿提供的发电机组、医疗器械已经运抵医院,等待大楼重建后安装运行。中国援助的其他项目也将陆续上马。中国人说到做到,雷厉风行办实事,受到阿富汗人的普遍好评。

中国反对侵略,热爱和平,哪里搞建设哪里就有中国人的身影,在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搞建设更是中国人的强项。笔者相信,中国一定不会辜负阿富汗人民的企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