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攻台只需8个小时,台独反抗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台湾四面环海偷渡容易,谍工抓不胜抓,加上合法来台的大陆人数量相当可观,也许少部份负有任务,平时收集台湾作战资料,战时担任特种部队引导。中国的卫星非常发达,但是中国是以谍报游击战起家,平时潜伏人员所□集的台湾军事战略设施资料,如卫兵交班、军政首长住处警卫、通信站台位置与内部设施、武器装备真伪、机场航管设施等等,这些是卫星空照与电子侦察无法取代的。

解放军若要采取突击作战,使台湾措手不及,就要采取谍工、特种部队、空中攻击、空降、空运著陆、港口上陆等互相结合。解放军作战发起攻击的时间称为T时。

T时:切断电力系统目前全台湾发电厂计有69所,其中核能电厂有3座、火力厂有27座、水力厂有39座,变电所413所,其中超高压16所、一次变电所388所、二次变电所309所,输配电线回路总长257,685公里,输电铁塔总数达一万六千多座。

相信大家对前些年龙崎山区电塔倒塌,造成全台大停电的惨况记忆犹新,偏偏现代化程度越高的都市,对电的依赖程度越高,没有电会是怎样的世界,是现代人难以想像的。921地震刚发生後不久,灾区民众还可以用行动电话联络,但是震灾发生5小时後,行动电话逐渐断讯,就是灾区基地台的备用电力用罄无法运作所造成。

由於主要电厂位置大部位於南部,形成"南电北供"的情况,电力主要靠高压电缆输送,由於安全考量,高压输配电线必需避开人口稠密地区,在山区搭建铁塔架设电缆输送电力。试想,同时突击27座火力电厂造成发电厂无法运作或破坏北、中、南山区各20座电塔,所造成的损失将是无法估计的。

虽然重要设施都有备用电力系统,但是在不预警情况下停电,C4ISR系统在电力来源转换之际,部份资料会流失,或者装备必需重开机,使指挥管制暂时中断,就作战而言,战机稍纵即逝,只要在关键时刻使主要装备无法发挥效用,就达到目的了,更何况备用电力只能供应主要设备所需的电力,无法满足所有装备所需的电力。因此若中国攻台第一步骤就是先切断台湾的电力系统,将可以获致最大效果。

T+30分:切断通信系统台湾西部北自淡水河南迄高屏溪,主、次要河川共计有27条,这些河川横跨西部平原,将台湾西部地区分割成大小不同的区块,而台铁与台1、3、17、19线、中山高速公路等公路,都得依靠桥梁跨越河川,连接这些道路,由於中央山脉是南北走向,台湾西岸的河流均是东向西流,因此跨越河流的桥梁,不论大小,其重要性是无可取代的,因此说桥梁是台湾的关节穴道,一点也不为过。

台湾军用及民用通信以光纤电缆为主,很不幸的是,不论是军用或民用的有线通信网路,也是沿桥梁架设,河流两岸才能彼此互相通信,网际网路也得以发达。潜伏人员在长期观察後,桥梁下电缆位置早已知之甚详,切断电力之後,紧接著就是切断通信线路。

当然,切断依附桥梁架设的通信电缆的同时,也有一部份谍工负责切断大屯山上崇山等雷达站的联外通信线路。由於切断光纤缆线,就使台湾的有线电通信中断,指挥体系便无法有效指挥运作,有如被点了穴道一般。虽然无线电甚为方便,但是有线电的隐密、方便、不易受干扰与传输量大,是无线电所无法取代的。

在潜伏人员破坏桥梁上的通信缆线的同时,另外有一部份人员,伪装冒充警察人员在桥梁上架设路障,阻止人车通行,以准备接应突击队占领桥梁。就台湾地形而言,不需要切断所有主要河川上电缆,只要控领淡水河至高屏溪等其中12条河川上的桥梁共90馀座,便可使台湾北、中、南的通信与交通中断。

另外,也有一部份谍工悄悄渗透进自来水厂关闭水源,或破坏供水设施,使城市无法正常供应水源,使都市生活及秩序更加混乱,益增谈判筹码。

T+40分:无线电干扰有线电缆被切断後,虽然有线电讯网路不通,但是民间行动电话与台军部队无线电台尚能够发挥效用。虽说电磁干扰对敌我都不利,但是发起的一方掌握主动的优势,可以使用不被干扰的波段实施通联。在台军无线电遭受干扰、有线电不通、电力中断、工程人员急忙找出问题的同时,在先期潜伏人员引导下,配备无声武器的解放军特种部队(弩箭、加装灭音器的手、步枪)在机场、港口警卫处所附近,或渗透进入重要处所核心地区待命,与在城市内之谍工只等时间一到即刻发起突击。

T+1时开始突击:在中国对以发起突击前,特种部队分批运用高空渗透、动力伞、冲锋舟溯溪、海上渗透或隐藏在大型渔船内,及以大型商货船载直升机等等不同方式,在不同的时间先後渗透上岸,并在潜伏人员引导下,渗透到机场港口等交通设施、警卫、防空武器附近隐伏待命突击。

1.解除台湾的防空:在突然断电与通信中断,C4ISR系统尚未完全恢复运作的时候,位於东南沿海地区的M族战术导弹与歼8、Su-27、强5等战机已悄悄发射与起飞,潜伏在雷达站、飞弹阵地周边的解放军特种部队已将导引器材瞄准目标,几乎在同一时间国军自北至南的长程雷达站与防空飞弹阵地,同时遭受1到3枚导弹的攻击,以中国现有战术导弹数量,摧毁雷达站、飞弹阵地是绰绰有馀,虽然解放军的导弹精确度不佳,但在配备GPS後可有效提升精确度,即使导弹未能如预期摧毁目标,空中攻击机在特种部队引导协助下,实施空中攻击,仍可达到一定的效果。

波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攻击伊拉克的行动,是由AH-64攻击直升机揭开序幕,所以此一模式也极有可能运用在突击台湾的C4ISR系统,以直升机运用第5空间低空掠海飞行,攻击防空飞弹阵地与高山雷达站。

最後潜伏在附近的特种部队可以再补上一脚,对未遭破坏的主要设备破坏或狙杀指挥官、技术人员,彻底瓦解台湾的防空武力。

2.解除机场、港口警卫防空力量:导弹突击的同时,机场、港口附近待命的特种部队,同时突击机场、港口,主要以歼灭机场警卫、防空设施,与占领航管设施。由於通信不通,遭突击的机场、港口无法请求友军支援,各基地将是一片混乱。甚至因为特种部队使用无声武器,部份机场、港口遭到控制仍浑然不知;即使知道,也大势已去,只有乖乖束手就擒,因为主要管制设备已遭到控领,特种部队的任务也就达成了。

3.突击指挥中心:解放军特种部队在潜伏人员引导下,对台通信站台、指挥所、军政首长住处等实施突击。在台湾,正副元首、五院院长住处,北、中、南、东各作战区、以及各部队位置的驻地位置,早是公开的秘密。各首长的住处与作战区指挥所遭突击时,特种部队以绑架俘虏为第一优先,被绑架的首长、指挥官可以当作人质,成为谈判迫降的有利筹码,绑架不成则予以袭杀。

台湾军方缺乏反绑架训练,而具备反绑架任务的陆、海军特勤队也在精实案後被解除此一任务,警察与宪兵特勤队能否在紧要关头给予支援不得而知,因此各作战区指挥官被绑架之後,只有自求多福了。由於通信不通,衡山指挥所也遭突击,作战命令无法传递予各部队,各部队只能实施自卫战斗自保。

4.破坏有生力量:台湾由北至南有数个不同型态的联兵旅。在中国卫星与谍报配合之下,战车、直升机基地、位置、数量、真伪可以轻易获得与掌握。

战备部队夜间完成整备集合时间规定是15分钟(那是在有预警的测考状况下,但不包括分发弹药),除战备部队有弹药,其它部队是有枪没弹,官兵在取完枪後,拿著一把装上刺刀但没有子弹的步枪,就战斗位置时还以为是督导测验,眼巴巴的看著解放军突击破坏。在短暂的15至30分钟内,破坏力是相当可观的。

由於陆军直升机有强大火力,具备夜间作战能力,陆航基地无法避免突击,停机坪上的飞机无法避免遭受破坏,即使战备机能在规定时限内起飞,解放军特种部队的狙击手早已在有利射击位置待命射击,陆航直升机一升空就会被狙击手击落。另外,也可能在基地路上设伏,狙杀飞行员。

在装甲兵营区方面,由於装甲车数量众多,而且钢铁车体不易破坏,特种部队以狙杀指挥官、破坏油罐车、油、弹库,以及破坏进出交通要道为主,若还有馀裕,则以纵火剂破坏装甲车辆,缺油缺弹的战甲车无异一堆废铁。

如果以直升机对陆航与装甲部队突击可以获得最大效果,由潜伏人员与特种部队担任地面导航,每一个基地使用2到5架武直9、SA-342M(瞪羚)直升机突击,所造成的损害程度相当可观。直升机突击之後,还可搭载特种部队占领基地附近桥梁要点。

5.控领桥梁:在突击的同时,分别以水上摩托车、冲锋舟、小型气垫船、翼地效应飞行器与直升机搭载特种部队,在先期潜伏谍工引导下,占领前面所述淡水河至高屏溪部分主要河川上的桥梁,对不具价值的桥梁则以空攻机实施摧毁性攻击。控领桥梁,也就控制了台湾的关节穴道。

6.控领电台:一部份的特种部队在潜伏谍工引导下,突击主要广播电台与电视台大众传媒,控领後不断循环播放预先录制的录音或短片,呼吁民众"不要抵抗,在家中不要外出,等候祖国解放",并吁请民意代表们支持祖国统一等宣传,消灭瓦解民众意志达到心理战的效果。

或许各位会怀疑中国有这种能力。解放军的陆海空三军都设有特种部队,陆军每一个军区就有特种大队,每一个集团军内有侦察营,可以担任特种作战,海军陆战队与空军空降15军,这些部队合计起来的兵力极为可观,中国特种部队训练要求具备陆上渗透、空中快速机动,以及三栖侦察作战等应急训练。特种部队在第1年需完成"电子电路"、"电脑知识"和现代高科技装备等基础课程,第2年学习无线电遥控、航空判读、电脑控制等30多项专业技能,使之具有充分的本职学能担任攻台重任。

T+2时:突击机场、港口与滩岸突击在导弹、空攻与特种部队协同之下,台湾防空被瓦解殆尽,机场、港口主要防卫力量被瓦解,桥梁关节也为解放军所控领。

开放机场:松山、新竹、清泉岗、水上、冈山、高雄、屏东等机场,由於机场地面与对空警戒已遭先前特种部队瓦解,空降15军分别以1个加强连至2个加强营之兵力实施空降,并在部分直升机配合下,迅速支援先前特种部队的作战,以加快开放机场。

开放港口:基隆、淡水、台中、麦寮、兴达、高雄等港是中国重型装备登陆必经之处。中国海军陆战队在特种部队解除港口警卫兵力後,以快速机渔船、气垫船、直升机等输具协力开放上述港口。至於左营、苏澳军港等港口航道,则遭中国以大型机渔船沉船封锁航道,使港内军舰无法出海迎战。

滩岸突击:在台北淡水海滩出现5至8艘俄制德萨拉级气垫船,每艘装载2辆战车与1个步兵连,并运用翼地效应飞行器搭载人员,合计10至16辆战车与2至3个步兵营的兵力,实施滩岸突击。另有小型冲锋舟数艘溯淡水河向内陆突击。南部岗南、林园海滩也有气垫船,搭载各约1个加强机械(摩托)□B兵营实施突击登陆。

T+4时:占领并开放机场、港口,开始运送部队占领并开放机场、港口後,中国就可以经由空运及海运,让应急机动部队及其它部队从机场与港口登陆。

由於雷达站无法发挥预警功能,有线电不通,无线电遭干扰,防空武力遭瓦解,使各部队指挥管制不良,经过2小时空降与突击作战,机场与港口就已被控领与开放。

中国要输送兵力至台湾,最快速便捷的方式就是以飞机运送部队,当然,以中国现有空军建制的空运机数量,所能运送的兵力有限;但是中国民航发达,民航公司拥有数量庞大的机队,民航机总数达1004架,其中100人座以上的客机就达高达400架以上。台湾机场若为解放军控领,不论军用或民用空运机,便可一批批运送部队著陆。

虽说空运著陆的部队不能携带重装的火炮与战车,但是本岛机场紧邻城镇,俄罗斯两次车臣在城镇作战的经验,对中国影响甚钜,空运著陆的部队虽属於轻装备,但是配备狙击枪、火箭炮、火焰喷射器、榴弹枪等适合城镇作战武器,仍能迅速歼灭机场周边防卫力量,控领重要地形要点。

由於缺乏重装备,空运适合城镇作战的兵力还不足以达成任务,因此港口上陆将是中国输送部队的主要方法,中国现有商货轮运送部队,可以将完整的师级部队(包含人员、战车、火炮、弹药)分别从属国际港的基隆、台中、高雄港卸载,以远洋渔船运送的部队,则分别从八里、麦寮、东石、兴达港等商港或渔港登陆。基隆港及周边交通要道遭控领开放,高速公路末端接驳基隆港,大型货轮打开货舱门,机械□捐□N可以上高速公路直驱台北都会地区。

T+6时:完成封锁与包围经过2小时,空运兵力逐渐由机场外围向城镇核心地区前进并控领要点,港口上陆部队的火炮已推进至预定地区,并且完成射击准备,滩岸上陆的部队,在先前谍工与特种部队配合下,向预定目标开进完成部署配置,控领都会区外围要点。

机场解放军民航机仍不断起降运送兵力,直升机也由原先船上整补,改成利用机场跑道周边空地实施油、弹整补准备再战,港口船舶不断的进出,卸下战车、火炮、油弹补给品。

在机场、港口与滩岸上陆的三股力量配合之下,占领台北、新竹、台中、嘉义、高雄等大、次都会区周边要点,由点连成线进而完成面的控制,完成封锁形成包围。

除了运用部队占领要点完成封锁,还有一个手段,就是以火力封锁,以中国现有的火炮而言,火箭炮将是最佳选择,中国自制火箭炮卫士1号(WS-1式)320公厘火箭炮与仿造俄罗斯旋风的A100式300公厘火箭炮,射程达80公里,只要一个火箭连(6到10辆火箭车)在港口附近部署完毕,只要完成射击准备,实质而言火力封锁已完成。

T+8时:逼迫投降解放军占领都会区周边要点控领桥梁要道,以点形成线,构成包围圈,不断以政治喊话威迫投降。由於控制了主要电台,中国可以透过大众传播媒体,向国际声称这是中国内政问题,要求国际不要干涉中国内政,并向台湾百姓宣称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为了防止有心人士趁机制造动乱,派出公安及武装警察进入市区维持治安。

(後记):本文所述的攻台方式虽然仅是研判,但是在"料敌从宽"原则下,中国如要以上述方式快速奇袭台湾,只要有万全准备,一样作得到,如派遣谍工收集情报、训练部队实施登陆及都市战、军民用机装载演练、征租及动员民用输具,以及严格的情报封锁等等。

台湾军方能否有效侦知研判解放军动向,属於战略情报的□围。然而以陆军而言,情报部门是编制最小、最弱势的部门。美国西点军校学生以担任情报军官为第一志愿,反观台湾基层情报军官不受重视,服过役的人心知肚明。试问在中国不预警突击时,基层旅、营级的战术情报军官能根据状况,正确研判中国突击兵力大小目的,并指导侦察队□集所迫切需要的情报吗?

台军往年都有各种大小不等规模的演习,但是对解放军攻台方式都脱离不了正规、非正规登陆作战,是否忽略中国军力发展与转变,似乎是我们必需留意的,仅以本文提供读者作为另类参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