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当了.台湾军情局被双面谍误导之内情



亚洲周刊汪百达/台湾国防部军情局六处庞大为因出书被控泄露军情,遭判刑一年半。十多年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少将刘连昆台谍案的破案关键就在於庞大为失误,军情局被双面谍李志豪误导,导致台湾在解放军内最重要最高层的情报员遭破获。


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六处(策反及反间处)副处长庞大为,因为以笔名「王元宝」出书《情报作战参考》被控露露军情,於十一月十五日遭判刑一年六个月。庞大为书中所描述的重点,就是轰动国际的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处前处长刘连昆少将的台谍案。刘连昆案遭北京破获,迄今已十年以上,可是真正原因还未曝光,该书也对此案关键有保留。实际上,真正的关键人物就是庞大为与军情局香港站直属员李志豪。


据军情局高层人士透露,李志豪是在八十年代初由广州偷渡到香港的知识青年,再加上李志豪曾在广州军区广州市警备队服役过,因此,李志豪在香港期间就被当时国防部特情室(代号溪园,已裁撤)吸收,一九九零年后就并入军情局。李志豪在军情局期间遭到怀疑替广东国安局工作,因此,当时台湾军情局三处(海外处)就曾向上级举报,并要切断李志豪的谍报工作网络,以免遭中国大陆情治系统渗透。


就在三处要撤除李志豪的工作时,六处却见猎心喜,要求把李志豪转移到六处工作,而当时六处处长是黄国道,副处长就是庞大为。当年,庞大为进入大陆在广州会见刘连昆时,负责替庞大为安排行程、车子接送及旅馆住宿,甚至连台胞证的申办,都是李志豪。


据军情局将领指出,庞大为以副处长身份进入大陆,真正目的还是想立功后以升任少将。可是,后来事情发展事与愿违,就是刘连昆案遭大陆破获牵连使然。


李志豪在香港工作期间,军情局付予的任务是以发展解放军广州军区的情报组织为主;因此,李志豪在广州有一定的人脉,庞大为进入大陆地区,选择在广州,就是想借助李的掩护来完成任务。


然而,当庞大为把李志豪拉入不相干的刘连昆案时,已经严重违反情报作业规定:禁止发生横向联络指导关系的谍报纪律,就因为庞大为担心自己进入大陆的安危而遭严重破坏,并进而让台湾在解放军内最重要、最高层的情报员遭破获。


据军情局核心人士表示,李志豪回台遭逮捕后,坦白供称他确实是替广州国安局工作的双面谍。当时,庞大为进入大陆,他向大陆国安系统报告,在庞进来前,李志豪和大陆国安系统的人根本不知道庞大为要接头的人,竟然是刘连昆,他们在庞大为所有行程、旅馆都布下眼线盯梢,连庞大为在广州接送的司机都是由广州国安局派任,庞大为事先却毫不知情。


而庞大为还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见到刘连昆后,刘所交付的情资,庞担心在出大陆口岸时遭中国查获,竟然把情资交由李志豪带出,此举等於是让刘连昆人赃俱获,毫无活命的机会。


广州国安局在无意间查获有史以来最大的台谍案,最后刘连昆及另一名解放军大校邵振中遭处死,另一名台谍沈丽昌因早先一步到西班牙,才免遭处死。台湾军情局也在最后关头,赴西班牙给予沈丽昌新的身份让她定居在西班牙;而刘案另一关键人张志鹏则因沈丽昌的提前通知,才从香港经澳门仓皇逃到美国,现定居於台湾。自此以后,台湾情报网就迭遭中国破获,迄今在大陆的情況可以用「一筹莫展」四个字形容。


李志豪虽然替中国国安部立下大功,可是李因只是广州国安局外围吸收的聘任人员,在刘案中仅止於戴罪立功而已,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实质奖赏。李也自认为他双面谍的身份台湾并不知悉,所以,在台湾诱捕时,他还在台湾的旅馆内和六处同事在打牌。最后,李被台湾判处无期徒刑,先是在新店军人监狱服刑,二零零五年新店监狱撤除后,现在则在台南六甲军人监狱服刑,现已六十多岁。李志豪的儿子原本在台湾求学,事发后已经返回香港。李志豪遭军法审判背后,还牵扯到一段台湾情报系统内为膨胀绩效罔顾安全的粗糙作业流程。


李志豪在八十年代由国防部特情室吸收时,只是聘任干部。一九九零年江南案后,特情室合并到军情局,当时为了因应即将到来的九七香港回归,台湾在港情报系统拟定一套「固港作业」,而李志豪就由特情室转并入军情局三处(海外处),并由「聘任干部」改列为「工作小组长」,九一年更因为绩效不错而擢升为「直属员」,也就是说李可以单一作业,发展情报网络。当时,李就负责吸收他在广州军区服役时的死党作为情报组织,并给予他的下线每人每月港币一千至二千元作为奖金。


一九九三年军情局三处开始怀疑李志豪有问题,事后也证实李在九一年就遭中国国安部利用为反间谍。当时,三处要求李志豪重新办理人事作业(存记),要求他重写自传及人事资料,并要求李的情报必须将来源说明,都遭到李的拒绝;因此,时任三处处长邓明礼就主动上签呈,要求把李志豪的单位撤销,将李停用。


这时,六处因为需要业绩孔急,所以极力争取李到六处,而李也知道三处审核他的情报很严格,就在一九九三年把情报转投给六处,使得三处怀疑的情报成为六处的绩效。李志豪在转投六处后,就扶摇直上,连当初他在三处极力争取要有军职身份遭拒,转到六处后竟然也争取成功,原本以为就可以享受国军终身俸及相关福利,可是,却没想到也种下他后来遭军法审判的祸因。


据军情局高层将领指出,李志豪在三处时一直要求军职身份,可是三处以他未曾接受「国军军官军事训练」,未具有任军职资格予以拒绝。


到了六处后,处长黄国道向副局长翁衍庆推荐,而李志豪也透过他在军情局人事处的好友萧姓中校的关系,获得他个人的存记号码,并将相关的人事资料透过黄国道签报给出身同为六处的副局长翁衍庆;最后,李的军职身份由首席副局长夏瀛清将李由「中央连(络)指(导)聘干」改为「六处直属员」,官拜少校军官,这也就成为后来李以军法审判加重其刑成为无期徒刑且不准假释的关键。


军情局文过饰非


刘连昆案是台湾情报作战中最重要的一役,李志豪案则是刘案失事的主因,军情局原本应该痛加检讨找出事件的核心予以改进才对,但实际上却是完全两回事,事件迄今只能用「文过饰非」四字来形容。


据国安高层人士表示,六处出这麽大的纰漏,没有人受罚也就罢了,还争取领破案奖金;而当时李志豪的建案奖金也没追回,六处用错人有奖金,遭渗透竟然还拿破案奖金。


而军情局针对刘案及张志鹏案的书面检讨时,竟然是认为局内奖金太多吃吃喝喝,在酒醉之馀谈论刘案时,遭潜伏在餐厅的共谍获悉,刘连昆才遭破案。这个检讨已经有问题,但不久后接任军情局的薛石民竟还信以为真,特别下令军情局的人员不准在局外吃午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