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天涯 第二卷 大学生活 第三十七章 星夜归宗(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叶天涯还真的爱上了跑步,从那天之后,李蓝雨没有再来逼他,但他每个早上都早起到操场上跑几圈,渐渐的掌握了如何在做其它事的时候也能保持着小周天的运转。想不到李蓝雨逼他跑了那么十多圈,还真的让叶天涯领悟出了更深一层的修炼方法。叶天涯将自己的心得给星夜和尹超说了之后,每个早上二人都一起和他跑步,在叶天涯的引导下,二人也渐渐掌握了那一方法。三人风雨无阻,乐此不疲。


然而,一个月后的下午,也是周末,星夜遇到了一件大事,一件让他盼了十多年的大事。打乱了叶天涯的平静生活。


这天星夜和她的室友们上街,回来的时候在路边遇到一个妇女抱着一大抱的书,由于太多,掉了几本到地上,就没法腾出手来捡,星夜好心走过去低头帮那妇女捡起来时,妇女却激动地看着她没有去接书,而是问道:“小妹妹,你的腰上是不是有一颗暗红色星形的痣?”


星夜听了愣住了,她腰上有痣只有她自己知道,怎么这个陌生的妇女会知道呢?“你怎么知道?”星夜惊讶地问道。


妇女没有回答她为什么,而是哗一下扔掉了手里剩下的书,激动地将星夜搂在怀里哭道:“孩子,我苦命的孩子,妈妈总算找到你了,妈妈总算找到你了”


星夜被这个妇女的行为给弄蒙了,大脑一时空白得什么也不知道。“妈妈?女儿?”多少年了,星夜一直在梦想着这样的称呼,可是,突然有人说是自己的妈妈,星夜一时没有接受得过来。两个词在星夜的大脑里徘徊,良久才回过神来,愣愣地推开妇女,迟疑地道:“阿姨,我想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S市人,不是你女儿”星夜恢复了一些理智,平静地道。


“不,你是我女儿,你的腰上有一颗五星的红痣,耳朵背上也有,还有,你是不是有一把上面刻了个星字的长命锁,小时候挂在你脖子上的,是不是?”妇女激动地拉住星夜,一个问题接一个的问出来。星夜被她问得一愣再愣,这些,都不可能是一个陌生人知道的,她是有一把长命锁,孤儿院院长也正是根据那个星字才给她取名为星夜的。


“你,,,怎么都知道,难道————”星夜自己又愣了,喃喃地说着。


“我知道,因为你是我女儿,我当然知道,刚才你弯腰下去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耳朵背面的那颗痣,那个长命锁还是我亲自给你挂的,我是你母亲啊,女儿,我找了你十多年了,妈妈找得你好苦啊。”妇女又将星夜抱在怀里。哭了起来。


多少个日日夜夜,自己做梦都希望有一天能像别的孩子那样有个妈妈,能在妈妈的怀抱里撒娇,能叫一声妈妈,记得每个节日里,看到别的孩子穿新衣服的时候,自己也会想到妈妈,想到那个从小就失去的妈妈,为什么她要抛弃自己,为什么自己就没有爸爸妈妈,不要自己为什么又要将自己生下来,让自己孤独。


可是,如今这个人在自己面前,将自己抱在怀里说是自己的妈妈的时候,自己反而感到了六神无主起来。


再一次将妇女推开,星夜怔怔地看着妇女,突然做了一个让妇女大惊的动作,回头就跑,一边跑一边还哭道:“我没有妈妈,我的妈妈从小就不要我,让我孤独了十几年,我没有妈妈,你不是我妈妈”


“孩子,孩子——”妇女也不管地上的书了,追了几步发现星夜已经没了影子,才想起和星夜一起的那几个女孩,那几个女孩被刚才的事情蒙得还处在石化状态,她忙跑了回来,拉住其中一个焦急地道:“你是我女儿的朋友吧,能告诉我她住在什么地方吗?”


“她,,,住在,,她是华夏大学的学生,住在女生宿舍六橦505”那个女生机械地说道。


“华夏大学?我女儿在上华夏大学?太好了,你们,,能带我去吗?”妇女听到自己的女儿在上华夏大学的时候,顿时高兴了起来。


“可以,阿姨你跟我们走吧。”赵慧茹最先回过神来,星夜是孤儿她们都知道,如今知道了星夜的母亲找到了她,大家都为她高兴。于是与何思思,高静婷三人带着妇女回学校。


星夜一路狂奔,大脑中却一片空白,现在她唯一想到的就是去见叶天涯,只有叶天涯才是她最牢固的依靠。


“哥哥,你在哪里,我想见你”星夜回学校后就给叶天涯打了电话。叶天涯听到星夜带着哭腔的声音,吓了一大跳,问清了星夜的地点后,很快就赶到了校门口。


“怎么了,小夜,怎么哭了?”叶天涯心痛地将哭成个泪人似的星夜搂在怀里问道。


“我,,,有个女的说她,,是我妈妈,她知道我腰上的星痣,还知道我的长命锁上的星字,我不知道该不该认她,我心里好乱,”星夜哭着说道。


叶天涯听了心里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滋味,杜晴的父母找到她,她离开了自己,现在星夜的母亲也找到她了,她,会离开自己吗?叶天涯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不过,他知道星夜从小就盼望着自己有个家,有你爱自己的爸爸妈妈。叶天涯不能因为自己担心星夜会离开自己就阻碍她与家人团聚。


“这是好事啊,小夜,你不是一直渴望有爸爸妈妈疼你爱你吗?既然她都能说出你那么多特征,应该真的是你母亲了,哥哥恭喜你了。”叶天涯装着高兴地说道。


“可是,,我……”星夜迟疑地道。


叶天涯叹了口气道:“你是在怪他们抛弃你是吗?”


“嗯,”星夜点了点头,她心里确实有这样的想法。


“也许,他们并不是有意抛弃你,而是什么原因失散了的,给她们一个机会吧,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好吗?”叶天涯劝说她道。


星夜渐渐停下了哭声,道:“可是,哥哥,,,你,,,,”


“别担心,哥哥坚强着呢,只要小夜能快乐就行了,哥哥的父母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了,再说了,说不定哪天我在街上也碰到了我的父母了呢,呵呵,好了,乖乖的,与你的父母相认吧,最多,去做一个亲子鉴定,不就知道你是不是她女儿了啊。”猜出了星夜想说什么的叶天涯忙笑着解释道。


“好吧”星夜对叶天涯的话,当然是言听计从了。他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能信任的人,至少目前是。


叶天涯刚劝好星夜,赵慧茹和星夜的另外两个室友就带进来一个个妇女。叶天涯看到那个妇女一身珠光宝气的打扮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女儿——”看到叶天涯旁边的星夜时,那妇女又跑了过来,焦急地看向星夜,最后上下打量起叶天涯来,眼睛盯在了叶天涯和星夜握在一起的手上。


叶天涯开口道:“阿姨你好,我叫叶天涯,你们的事情小夜已经给我说了,我看不如这样吧,您先和星夜去做个亲子鉴定,如果小夜真是你们,,,失散了的女儿,小夜不会不认你们的。”


听叶天涯这么说,妇女忙道:“好,好,这样好,我女儿,,,叫小夜?”


叶天涯听了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不由苦笑,自己的女儿都快二十岁了,叫什么都不知道,这不光是作父母的悲哀,也是做子女的悲哀。叶天涯点头道:“是的,她叫星夜,是孤儿院院长给她取的名字,不知道阿姨现在有没有空,我们就去医院怎么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