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请客人吃饭。客人是A大学新上任的后勤集团老总,到成都开新劳动法的培训会。客人是初次见面,由他的领导我们的好朋友引荐,一起吃餐饭。公司负责此客户的大杨来电话说客人下会4:30会议结束后就返回A大学,所以吃饭定在中午,地点是会议附近一食府。

为了在客人前到达,我和老板急怱怱在11:40就到达了食府。从外在环境及建筑格调上看,属中高档。穿过长长宽宽用餐大厅上到二楼包间。包间很大,可供13人用餐,其装饰风格古朴,四面是雕花格子窗,靠门边的装饰架子上,摆着瓷器和鲜花,最有特色的是主位后窗户边的一对石头水桶和水缸,水缸里2尾金鱼正悠然自得的游泳。想到要喝酒,并且听说对方喝白酒,我们四位女生就先叫了2瓶酸奶先垫补垫补。看了大半天菜单的大杨看菜品都太贵,请老板帮忙点菜。一切准备就绪,时间到了12:10分了,服务员已上凉菜了,客人怎么还没到?大杨有些焦急,到包间外张望了几次。客人11:40散会,12:10分无论如何也该到了,可怎么还没见影呢。再等等吧!12:25分了,客人还是不见影子,大家都有些疑问。门外张望的大杨却进来了,一脸的沮丧自责:“朋友说是晚上。我已经叫菜停做了。”屋子里的人一下都不知所措,看着老板。老板笑眯眯问大杨“究竟怎么回事?他们临时改的?”

“不是。可能是我没太听懂朋友的意思。因为。。。。。。”大杨很自责也很委屈。

“哪凉菜已经上了怎么办呢?”有人提问。

“用保鲜膜包起来,晚上再过来吃。”

“哪就不新鲜了,有些菜不能放了”老板秘书小杨讲,说完朝我眨眨小眼说,低声说“这里太贵了,晚上换另一地方。”

老板笑眯眯看着大家:“既然已然做好了,这样,我们就在这里用午餐,我请大家吃。“

于是大家七手八脚协助服务员把菜从大餐桌转移到旁边休息用的小桌上。我们一行6个人,4道凉菜,是不够的,于是又叫了2个。大家就开干了,没了与客人吃饭时的礼仪与拘束,半小时后,饭菜汤一扫而光。忙着事的人就先走了,剩下老板及大、小杨我四人,沟通晚上的招待。买单时,我拿起单据一看:酸奶2瓶76元。服务员送来找零,并礼貌的讲:“请你交500元的订金。”

“为什么?”

“你们点的菜是1762元,材料已经准备好了,晚上过用要先交500元订金,另晚上我们这个包间最低消费5800元,不満收580元的包间费。”

“不好意思,我们客人有事取消了今天的用餐,晚上不过来了”

“但你们点的菜有部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准备好的我们不是吃了吗?同时我们不是通知取消了吗?”

“有些菜只是没有做成品,比如鱼我们已经杀了。”

“你们这里收费这样高,服务品质就应该更好,客人有事临时取消,都可能有这种情况,也不是有意的。不能中午我们吃了,晚上再过来大吃一餐。”老板发话了“这样,你说鱼杀了,你看鱼多少钱,我们把鱼买下来,不过我们要检查是否属实。”

服务员转身用对讲机在问情况,“鱼已做杀了,其它材料我们可以不计,鱼是162元。”

不出5分钟,服务员端着一条清洗好的鱼来我们面前请验明正身。我们几个相视而笑,真的要吃不完兜着走吗?兜条生鱼的回去又怎么办呢?既然收费了,干脆就做好再拿走吧。十多分后,服务员端着条香漂四溢的清蒸鱼上来。“请问打包吗?”我们几个看看“吃了再走吧,冷了就不好吃了。”老板举起筷子说。

“我一定要吃的精光光,一点都不剩,晚上我不吃饭了。”大杨盯着鱼,狠狠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