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路 第一卷 第六节 我这是怎么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


第六节 我这是怎么了


我从那人身上爬起来,把头盔摘下来坐在上面喘着粗气,护目镜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那个人也坐了起来,在那里惊魂未定,猛的咳嗽着。任剑铭从机枪工事上面跳了下来,“油子,你小子什么毛病,啊?这只是个游戏你那么认真干什么?”我抬起头,望了他一眼,他立刻不说话了,转身把他的那个同事扶了起来。

“怎么样,没事吧,来,喝口水。”任剑铭把水袋从身上拿了下来,递给了他的那个可怜的同事。他接过水袋,喝了几口水,从惊吓中恢复过来。

“没事了,没事了。任总,我去车上休息一会吧,不玩了。”

“好,你去休息休息吧。”

他望了我一眼,嘴张了张,没说什么就向停在游戏区外面的车上走去。

我坐在那里有点发愣,这是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刚才如果不是任剑铭喊的那一声我可能就真的把他杀了,我心里清楚,我会下手的,我的手已经掐住了他的喉咙,只要一使劲,他的喉管就会被我捏碎,让他无法呼吸,再过一会,他的心脏就会停止跳动。这一招绝对是一击必杀,除非他在十分种之内被送到医院把喉管接上。可是他不是那些贩毒武装分子,也不是恐怖分子,他只是我朋友家里开的公司里的一个白领职员,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我,一个经过部队五年培养的退伍军人,一个优秀的特战队员怎么会对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下杀手呢???虽然他手里拿着把AK,可是我当时心里十分清楚这只是一场游戏,他手里拿的只是仿真枪,可我还是下手了,这是为什么呢?我的心里是迷惑夹杂着内疚,也没心情再玩下去了,到任剑铭那里借来了车钥匙,开着车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的心情依然很沉闷,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睡着了。

我又做梦了,梦到了我的部队,梦到了我牺牲的战友,梦到了我又执行任务了,我的瞄准镜正对着一个人的头部,虽然在瞄准镜中那个目标的头部只是一个小点,但我知道手里的伙伴的性格,在我扣下钣机已后,它会把子弹准确的送入目标的头部的。就在我屏住呼吸,开始预压钣机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有人在向我接近。我猛地起身,一拉来人的胳膊,脚下一扫,把他打翻在我的床上,跟着我压上去,一个锁喉。

“哎,是我啊,油子,你快放手。”

来人是任剑铭,我把他拉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我坐在床上,从床头摸出一包红南京,扔给他一支,自己也叼上一支,又从同样位置摸出打火机点着了,坐在那里回味刚才那个梦。

“油子,你他妈的不会当兵当傻了吧,下手没轻没重的!”任剑铭一边抽着烟,一边摸着自己的脖子,“妈的,你个混蛋下手还真狠。”

我看着他龇牙咧嘴的样子,笑了:“行了,这算什么啊,我在部队和别人对练的时候受点伤很正常的事,看你那熊样。”

他听了这话,捶了我一拳,“谁向你那样皮糙肉厚的,你丫的就是猪皮狗骨头,不怕打。”

“去你的,对了,今天你那个同事没事了吧,当时我是下手重了一点,帮我向他道个歉吧。”

“你他妈还好意思说,那家伙被你吓惨了,你他妈不知道你当是是什么个鸟德行,当时就你望我那一眼吧,我看你那眼珠子都红了,两眼冒凶光啊。晚上我们聚餐的时候他还没恢复过来,说当时你压到他身上的时候眼睛绝对是红的,脖子被你一掐住,气都喘不过来了,还以为你真要把他杀了呢。现在那小子脖子上还有两块青呢,看上去就跟女人啃的一样,哈哈,我看他回家怎么交待,哈哈哈哈。”

“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跟你说句实话吧,如果当时不是你喊那一嗓子,说不定我还真把他给杀了。”

“真的假的,就你那胆子?”我以前胆子确实不大,以前任剑铭这家伙有一次失恋的时候晚上拖着我爬山,把我吓的不行,被他嘲笑了好久,可以在部队的时候中队长为了给我们练胆子,夏天的时候让我们每个人都一个人在晚上从放在森林里的一具棺材中去取一份情报,那棺材里还真是有一具不知道从哪搞来的尸体,都发臭了,唉,真想不出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剑铭,我是说真的,如果不是你叫那一嗓子,我的手真的就掐下去了,把他的喉管会被我掐断,然后他要不了一会就会因为没法呼吸窒息而死,在死之前,肛门阔约肌会因生命的流失而失去作用,导致他大小便失禁。”说完这些话,我舔了一下上唇,左边的嘴角不由开始上跷,望着他。

听我这么一说,任剑铭愣了,望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油子,你怎么了?你以前不这样啊,你不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还有现在这表情,给人的感觉就是,怎么说呢?变态,对了,就是变态,你现在绝对有点变态了。”

“变态?滚你的吧,我还饿着呢,走,吃饭去。”

“你自己吃去吧,我吃过了,没空陪你,我要陪MM去了,哈哈,车钥匙给我。”

“行,我跟你一起出去。”

我跟他一起上了街,到一个大排档前面他把我丢了下来,自己一个人蹓了,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我在那个大排档里坐了下来,点十串羊肉串,就着一碗牛肉面吃了下去,吃完后就回家了。

我躺在床上,心里却不能平静,任剑铭的话还回响在我的耳边。。。。。

“变态,你绝对有点变态了!”

变态。。。。。。

我知道坏了,我这种情况以前在一些老兵和参加过战争的干部嘴里听说过,说有一些战友从战场上下来后,人是下来了,可心理还保持着在战场上那种高度紧张的状态,看到陌生人接近就很紧张,尤其是在睡觉的时候绝对不能有人接近,如果一有人接近就立即惊醒并攻击过来的人;还有人一睡着就梦到惨烈的战斗和牺牲的战友,然后就惊醒了,接着再也睡不着了。他们之中有的受不了这种日子,每天只有借酒浇愁,整个人都废了,最严重的在自己条件反射中还杀了人,最后成为人民的敌人而被处决,我以前就干过这种事情,因为这些人打过仗,军事素质好的不得了,有些还曾经是一个特种兵。

这是一种心理疾病,有些人称其为战争心理综合症。没想到我现在也成为这种心理疾病的患者,我不想过借酒浇愁的日子,不想因为杀了人而被以前的战友而围剿处决。可以现在,我怎么样才能摆脱这该死的战争综合症呢?现在的我该怎么办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