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战最可憎也最可悲的统帅---恶魔的悲剧(非宣扬纳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勇的贝克将军,致力于推翻希特勒的残暴统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迷途知返的卡纳里斯将军,德国间谍头子,致力于推翻希特勒残暴统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希特勒亲自指挥军队攻克艾尔本要塞,军官们向其献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斯大林格勒失败,使得指挥顿河军群的曼斯坦因极其沮丧,希特勒飞临其指挥部,为其打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3年初,希特勒在哈尔科夫前线观察苏军动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罪行累累的希特勒在现代人眼里只不过是一个疯子加小丑


在人类历史上所有军事统帅中,真的再也没有比希特勒更可憎却又更可怜的了。他这个奥地利的一战通讯兵下士(当时德国通讯兵的最高军衔),出身卑微,却注定将要在德军这支傲慢的贵族军队中与精明却略显古板的将军们共事,而这场共事则注定只会是一场悲剧。

从希特勒成为德国的主宰者的那一刻起,贵族出生的德国军官们对这个毫无家族背景的平民顶头上司就没有好感,他们大都持两种态度:第一种态度,是出于对希特勒的极端反感而加入英勇的反纳粹地下组织;第二种,是出于对勋章、战功以及同一种扩张的热忱对希特勒的支持,同时出于对其的反感而在战后对其尽情批判。

第一种态度----反抗:

如老资格的贝克将军:

总参谋长路德维希•贝克将军说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嚣张一点的街头混混。”尽管希特勒被任命为恢复后总参谋部的长官,但是他还是毫不掩饰对前者的鄙视。1938年当希特勒吞并奥地利时,他利用自己的权力召集亲信将军们私下讨论讨伐希特勒政权的活动,但是,他的部下无一支持,于是未果。当希特勒吞并苏德台区时,他已下决心发动一场政变,不幸的是,陆军司令布劳希奇将军并没有被他说动。贝克将军于是愤而辞职,组建了地下反纳粹组织。

当希特勒将要进攻法国时,贝克将军获得了奥斯特将军的支持,后者与英国情报机关取得了联系,决心刺杀希特勒并组建新政府,但是由于总司令布劳希奇没有同意,于是未果。后来伴随着德军的胜利,贝克将军的正义事业处于了低谷,但是到了1943年初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失败的消息传来后,贝克将军大喜道:“我们的机会终于来了。”于是他又加紧反对希特勒的步骤,并向英国情报机关和苏联方面透露了德国库尔斯克战役进攻的准确时期和计划(此举造成了德国装甲兵的毁灭),直到1944年7月20日,他和一批反希特勒勇士的政变失败。(尽管政变失败,但是仍然给德军指挥造成很大混乱,使得被困在法国沿海的盟军得以深入法国内地。)

还有卡纳里斯海军上将:

卡纳里斯一度是希特勒的宠臣,作为纳粹的间谍头子,在德国处于胜利巅峰时,这位将军却对希特勒产生了与日俱增的反感,于是他决心推翻希特勒的残暴政权,为了促使佛朗哥不参战,他将希特勒对付西班牙的底牌全部告诉佛朗哥,并使西班牙独裁者打消了参战的念头。

1942年夏季,英美盟军开始执行“火炬计划”,准备在北非登陆。当盟军的500多艘舰艇驶进直布罗陀海峡并准备进攻北非时,潜伏于西班牙一侧的德国间谍就向卡纳里斯报告:在海峡附近的海面上发现了一支数量异常庞大的盟军船队。卡纳里斯扣下这份电报,没有向上面发出警告。倒是意大利海军察觉到了,在它们通知了德军最高统帅部后,卡纳里斯于是设法误导上级,称盟军可能在科西嘉岛或撒丁岛登陆,绝对不会在法属北非登陆。但“火炬”最后就是在法属北非海岸点燃的。

1943年5月13日,盟军终于攻克非洲。下一步就是要在西西里岛登陆了。为了掩饰盟军的真实意图,英国情报官员想出了一个声东击西的圈套。他们从停尸房里选来一具尸体,给他穿上皇家海军陆战队少校军官的军服,取名威廉•马丁,在他的口袋里装着几封信,其中一封是英帝国副总参谋长阿奇博尔德•赖伊上将亲笔写给英国驻西北非司令亚历山大将军的。信中佯装泄露盟军下一步将攻打希腊和撒丁岛,西西里为掩护目标。“马丁”身上的文件很快到了卡纳里斯手中。英国情报机关分析认为:“如果卡纳里斯暗中站在盟国一边,怀疑文件并非真件,那他就会首先站出来表示相信那些文件是真的。”事实果真如此,卡纳里斯把“马丁少校”带的文件转交给了德军最高统帅部。

1944年,7.20失败之后,作为参与者卡纳里斯将军被希特勒无耻地杀害。

第二种态度----服从和批判

这些将军作为纳粹帮凶,显然没有反抗希特勒的勇气,却能在战后通过书写文章来表达自己对纳粹的反感,并尽量美化自己,而且将战败的责任往恶魔身上扣。当然在这方面谁也没有曼斯坦因将军表现得更加出色。

这位圆滑的兴登堡总统的侄子一向会在惊涛骇浪的政坛上小心翼翼的保全自己。军事会议上,每当希特勒讲完话,陆军元帅曼斯坦因就会第一个跳起来高喊:“元首下令,我们服从!”曼施坦因作为二战后期德国陆军的主要将官之一(他一度向希特勒提出元首指挥最高军事领导权的问题,建议设立一个东线总司令,遭到希特勒的拒绝。)而曼斯坦因自己却说,自己曾无数次反对希特勒的主张,并提出一些有创造性的建议,却遭到后者的无情嘲讽。

而他在自己漏洞百出的回忆录中更是善于推卸责任和隐藏自己的失误。

1942年7月1日,曼施坦因的部队占领了塞瓦斯托波尔要塞,他在回忆录中称在塞瓦斯托波尔抓获了十万苏联俘虏,据战后苏联方面的资料显示许多被俘的并不是真正的军人。

当德国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陷入苏联军队的合围陷阱时,是撤退还是坚守,希特勒十分的矛盾,让如此疲惫的军队离开坚固的工事选择逃跑并不能保证逃过苏军的包围,而且还可能落得更凄惨的命运。但是希特勒很清楚被包围的后果,他首先只是让蔡茨勒将军转告保卢斯原地待命。并且一度希特勒还准备签署让保卢斯突围的命令。 但当时两个人的意见影响了希特勒的决定。第一个是空军元帅戈林,戈林向元首保证他的空军将全力支援第6集团军,完全有能力保证第6集团军的结养;第二个影响希特勒的决定的就是元首当时非常宠信的曼施坦因元帅。希特勒在决策前听取了曼施坦因元帅的意见,问他有没有把握救出第6集团军。曼施坦因说能够救出。于是希特勒排除一切干扰,坚决地命令保卢斯固守待援,失去了突围的最佳时机。 曼施坦因元帅当时踌躇满志,在魏克斯将军的司令部,当魏克斯忧心冲冲地跟他讲第6集团军的危险境地时,他信心十足地打断了魏克斯,“你放心,我会尽力的。”并且随后亲自给保卢斯发去电报,要保卢斯固守待援。这就是著名的“不要放弃,我会来救你们的,曼施坦因。”电文。可是到1943年1月8日,胡比将军告诉曼施坦因这句话已经成为包围圈中第6集团军官兵最流传的一句话时,已经无法兑现诺言的曼施坦因矢口否认,说自己从来没有许下过这样的诺言,是有人在无中生有地诋毁他的名誉。然后在他的回忆录中就以保卢斯拒绝突围为由,把斯大林格勒解围失败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而看过其回忆录的人则把恶魔看做一个傻瓜加疯子。)

当因为斯大林格勒失败而饱受诟病被统帅部指责并要求其辞去顿河集团军群职务时,曼斯坦因心情十分沮丧,希特勒乘飞机抵达其司令部,为绝望的帮凶打气,希特勒对曼说:“俄国人现在缺乏石油(因为高加索曾被德军占领)战线却拉得很长,后勤也很匮乏,只要在正面顶住,一步不退,你攻击他们的侧翼,我保证他们会被我们击败。”终于凭借曼斯坦因的出色指挥,取得了哈尔科夫反击的胜利。(希特勒的这些话在曼的回忆录上只字未提)

而在库尔斯克会战中,曼的失误显然更加明显,当希特勒决心发动这场决定命运的战役时,德国的统帅们并不知道将军们中的坚定自由战士已经将希特勒的全部计划交给了苏联和英国的情报机关,显然这场构思精妙的战役一开始就注定失败。苏联前克格勃副主席基里皮琴科后来回忆说:“我们获得了情报,我们事先就知道了德军的作战计划。我们获得有关“豹”式坦克的情报非常重要,因为它的射程比我们的坦克更远。”这些情报使苏联红军找到了对付这些钢铁巨兽的秘诀:伏击战。结果,德军在发起进攻的第一天就损失了568辆坦克,占到了其集结坦克总数的近1/4。

当然希特勒和曼斯坦因并不知道这些情况,曼施坦因是德军中唯一一个多次催促希特勒发动战役的将军。 而在曼施坦因的回忆录中他为自己进行了辩解,声称他也曾建议取消库尔斯克战役,可惜他态度转变的说法根本得到当事者的回忆录的证实。(每当看曼斯坦因回忆录写到这里,我就快吐了。)

1944年,曼斯坦因在克里米亚遭到惨败,南方局势恶化,希特勒指责曼施坦因应对南方集团军群的恶劣处境负责,浪费了许多的兵力。希特勒对曼施坦因的评价,“曼施坦因或许是总参谋部培养出来的杰出人才,但他只能指挥完整的新锐师并实行进攻战略,却不会指挥我现在这样的残兵败将实施防守。我没办法为他组建一支全新的有作战能力的部队,因此任用他毫无意义。”

曼斯坦因只是战败德军将官中的一个典型,他们中很多人都将战败责任推给恶魔,而他们自己似乎是些不相关的人。战败的将军们出于推卸责任抬高自己而批判希特勒的军事才能,而战胜的盟军出于战后安定的需要和其他政治需要而故意加深这种印象。当曼斯坦因将军的回忆录出版后,有人就此专门采访过邓尼茨,问:“你们的统帅军事上是如此无知,真不知道您竟然会为他效命?”讳言莫深的邓尼茨回答道:“难道您竟然天真到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吗?”德国军官鲁德尔曾在《戮进理想的匕首》中说道:“德国的失败在于将军们的背叛和拒绝认同并诋毁希特勒的伟大军事才能。”当然后者的过激言辞只能作为参考,但是持有此种观点的德军将领并不在少数,只是他们的回忆录一般都不能发表,或者已经死去,比如一向佩服恶魔军事才能的莫德尔元帅,只有像曼这种几乎一直是写自己在处处反抗纳粹暴政的书籍在市面上广泛流通。(书中不是写贬低希特勒的军事才能,就是写自己在纳粹党阴谋面前如何英勇,到处充斥了什么“政治阴谋”之类的词汇)

其实,当我们看到,古德里安将军在回忆录中大肆吹嘘自己建立了德国装甲兵的功劳时,却忘了是希魔亲自根据战场需要,在战前几乎一片空白的基础上,亲手和保时捷博士一起设计了2号3号装甲车的发动机并在经济计划中提出了装甲兵建立进程和细节装备要求,而整个德国装甲兵的构造几乎完全是按照恶魔的技术指标建立的。

恶魔通过隐形军事组织的巧妙手腕在3年内训练了超过700万优秀士兵,改革德军古老的鞭打、官兵阶层等陋习,去除老朽的将军(此举造成了守旧军人们的极大不满),提拔怀有新思想的年轻军人,从而大大提高提高了德军的战斗力和士气,而将军们则把德军战斗力仅仅归结于是自己的精妙指挥。

当在恶魔当上总理之前,德国还没有空军,希魔下令全国举行大型的航空比赛,通过民间的航空训练,到1938年,其就建立了欧洲最强大的空军力量。而这些将军们的回忆录中压根就没有。


而进军莱茵、合并奥地利、吞并苏德台,以及攻打波兰时只在西线保留35个师、发动威塞演习、镰刀计划和惩罚行动,哪一次军事行动不是恶魔顶着总参谋部的强烈反对而实行的,难道这些成功都能归结于一种“无知的冒险”和“千年不遇的好运气”吗。

1941年8月的第一周,来自苏联战事的压力加上他的东部大本营“狼穴”周围的沼泽疟疾,使得希特勒在五年中第一次病了。希特勒的病刚好是在他与其将领间的矛盾(关于东面的战争应如何打的问题)达到最尖锐的时候爆发的。他已下令取消向莫斯科发动直接进攻。他剥夺了中央集团军最精锐的装甲部队:一部被派往北部,目的是拿下列宁格勒;另一部被派往南部,以便向乌克兰进军。这两个地区,在希特勒看来,都比莫斯科更重要。前者是重要的工业中心(以列宁的名字命令〉,后者是因为有其经济上的重要性。乌克兰不仅工业重地和盛产粮食,克里米亚也是苏联轰炸罗马尼亚普洛耶什蒂油田的潜在的空军基地。再者,一旦占领了克里米亚,德军便能顺利进军高加索。希特勒的病为勃劳希契的哈尔德破坏元首的战略提供了机会。他们不声不响地试图将他们自己的计划付诸实施,由哈尔德向约德尔施加个人的影响,以获得他的支持。直到8月中旬,希特勒的身体渐渐复原时,他才发觉他们在背后搞了些什么:执行的既不是他的战略,也不是哈尔德的方针,而是两者的混合物。

而这样也丢失了夺取克里米亚和列宁格勒的最好机会。

也许就是这次将领们的愚蠢行为彻底葬送了苏联战役。正如后来戈林在纽伦堡审判时所说的,如果不是他们当初在希特勒生病期间消极对待恶魔最初的计划,“东线的战事最迟在1942年初就已经完结了。”

而这些,是在德国将军们阐述自己赫赫武功的回忆录中根本就找不到的。我从不否认恶魔的在战场中的过失,因为现代战争所要考虑的东西远远超过了亚历山大、铁木真和拿破仑时代,资源,民众、宣传和士兵的培养的困难都是统帅不得不注意的地方,其复杂程度足以让以往任何时代的战争统帅望而却步。1944年盟军诺曼底登陆前,在其他将军咬定盟国会在加莱登陆时,希特勒却敏锐的认识到盟国一定会在诺曼底登陆(直到盟国牺牲了荷兰的情报人员)。在1944年7月以前,希特勒尽可能的亲临前线,凭借他非凡的记忆能力,他对前线情况的了解实际上都超过了指挥官,而这也是他反驳将领们的原因,“你对前线的了解超过我吗!”将领们立即哑口无言。希特勒对前线这种高度的了解直到7.20事变后,出于安全考虑,他不再离开大本营,而后德军东线局势才开始真正恶化。而对于北非战场,由于从不涉足,他就直接交给隆美尔一手协调。

而恶魔也并不像将军们写的那样食古不化,听不进建议,比如北方集团军总司令佛瑞斯纳在一次军事会议上,他对希特勒的战术进行了精彩的修改,以致当时在场的希特勒不由自主地从椅子上跳起来,用双手握住他的手,连声说“这是我所听过的最好的军事报告!”并立即采用了他的方针。如邓尼茨要求希特勒放弃其一贯坚持放弃水面舰艇的骚扰,而应该大力发展还不被看重的潜艇战术,在看到实效时,就立即被希魔采纳。

至于曼帅经常宣传的所谓:希魔拒绝听从他的建议,刚愎自用,愚蠢无知,因而造成德军处处失利的话,显然是片面的。不错希魔在1944末--1945年缩在大本营里的几次干预,特别是1945年柏林战役的干预给德军造成巨大损失,但是实际上在1941年末的莫斯科,1942年的哈尔科夫,1943年初的哈尔科夫—罗斯托夫,正是希特勒的亲自干预,才没有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而这些都是在自以为是的德军将领的回忆录上几乎找不到的。

更有意思的是,像古德里安和曼施坦因的回忆录,里面到处都是"我和元首争执、大吵"、"元首对我破口大骂,我则坚持原来的意见"、"我不同意元首的想法,但只能执行"之类的字眼。其实真实情况呢?根据希特勒会议的记录,古德里安或许还争论过几次,曼斯坦因则根本没有过如此激烈的进谏。而他们实际上也大部分时候都认同希特勒的主张,并以之为正确,倒是一向对希特勒军事才能赞不绝口的莫德尔、蔡茨勒和邓尼茨经常与希魔发生激烈争吵。



而德将领们对德国极度缺乏各种资源的根本情况及其后果也是根本不了解的。在二战末期,德军士兵经常看玩笑说,“1944年的新枪不如1941年老枪。”“现在装甲越厚坦克越容易被打烂。”“穿甲弹里面都是盐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施佩尔《第三帝国内幕》,到了1944年,由于缺乏原料,穿甲弹的填药中不得不再添加1/5的盐类,从而影响到了炮弹的实际威力。因此而希特勒下达的所有坚守令的建议开头,全部写着:“不能失去。。。这样我们就会失去锰。。。失去镍。。失去。。。”因为德国本土完全不具备这些东西,甚至铜矿。。。 这就是希特勒命令将军们固守误失的根本原因。

当古德里安和曼斯坦因要求希特勒放弃乌克兰的顿巴斯时收缩兵力时,希特勒反问他们:“你们能够夺回这个矿区吗?如果我们失去这个矿区,那么我们武器产量将减少30%以上,装甲中将不会有锌、铬、铅,你们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吗!”当然,两位将军的回忆录里这些话都是没有的,只有希特勒是痴迷于泥土的傻瓜和对军事的粗暴干涉。


1945年4月30日一切即将结束,刚刚举行完婚礼的恶魔决心要“像一个君王”那样死去,当他一脚踏入最后一扇铁门时,绝望的戈培尔夫人的抱住他的腿,想进行最后的徒劳的劝阻,希特勒扭回头,无比平静地对她说:“亲爱的马格达,明天将有上百万人诅咒我,可那又能改变什么呢?”

而那上百万人指的是谁呢?

是那些在德国经济复兴时期被希魔无情讹诈的华尔街狡猾的金融巨头们吗?还是在德国统一时期被希魔卑鄙欺骗的不列颠的精明的贵族们?或者在1941年被希魔无耻背叛曾经的盟友冷酷的斯大林?都不是,这些人,早已在战争中成为他的敌人了。

而他指的是德国的一些将军们,他们将会在战争结束后进行新的构思。

于是,一个无耻可怕卑鄙的恶魔变成了读者眼中的疯子,一个掀起惊天骇浪的野心家变成了后人心中的白痴,而这样的印象对我们这些想吸取客观历史教训的后人来说,是福是祸呢?而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相比于被他企图所奴役的自由人民所击败,这种形象无疑是这位自视极高的恶魔更大的耻辱,他曾在卢浮宫下不屑于拿破仑,在罗马城里轻藐凯撒大帝,而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在他死后,后人会根据背叛他的将军们的回忆录,仅仅把他当作一个疯子或同性恋来看待。。。。。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而这就是希特勒一生所犯下的累累罪行的最好报应。


附录:

1944年8月,参与政变的克鲁格将军自杀前写下了给希魔的遗书: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间。生命对我没有意义了。隆美尔和我,早已预见到今天的形势了。有谁愿意听我们的话?我不知道经验丰富的莫德尔元帅能否控制目前的局势。如果他控制不住,而你期待的新武器又不能成功,那麽,我的元首,下定决心结束这场战争吧。德国人民所经受的苦难实在太大了,现在已经到了结束这种恐怖的时候了。我一直钦佩您的伟大,如果说明命运比您的坚强意志和军事天才还要强大的话,希望您现在也表现足够的强大,在必要时结束这场无望的斗争。”

战后,面对严重的经济萧条,丘吉尔和一些政要开了一场聊天式的会谈,讨论经济问题,当谈到经济界的雄者时,有人问道:“您认为谁可以作为20世纪最富才华的经济改革者。”丘吉尔想了良久,说:“如果不考虑政治的话,希特勒、沙赫特和盖恩斯可以称之为。”

(强烈声明的是,本人只是客观描述历史,对希特勒本人绝无任何同情,请误疑义。罪行累累的希特勒无疑是值得千人骑万人压的婊子般的垃圾人物。)


本文内容于 2007-11-26 8:48:31 被31660621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