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狂想曲 梦回1910 第三十三章 基层调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开完党的二大后,各地党委和各部队党委积极组织广大党员和群众学习和传达党的决议和精神。要求党员群众统一思想,上下一心,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至。积极发展生产和建设,迅速稳定社会秩序,为实现第一个五年计划而奋斗。


受到党的二大精神的鼓舞,各项工作也在我党控制区内如火如荼地展开,在城市的各个工厂,工人们加班加点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制造了大量急需的产品,缓解了物资供应的压力,有力的支援了控制区内的建设。在广大农村,村民们在村党支部和村民委员会的带领下,齐心协力修建了乡村中小学校,平整乡村道路,兴建了水利工程。使广大的农村面貌焕然一新,到处呈现一片生机勃勃的场面。


在春节期间,我和中央办公厅的同志走访了在武汉周围的农村,了解一下各地土地改革的成果,实地考察农村的发展面貌。


考察组分成若干个小组,每一个负责一片地区的工作。腊月二十八,我带上警卫连长黄三,秘书李得胜和一个班的警卫员,在武汉南面四十多里外的一个村庄进行了一次暗访。


在行进的过程中,我注意到道一路上道路都是新平整过的,路面也很宽阔,都可以开汽车通过,有的地方还铺上了石板路,非常的好走。进了村子,卫生打扫得也非常的干净,各种物品摆放也很整齐。村子里面玩耍的小孩子,大部分都穿着一件新衣服,脚上也都穿着棉鞋。这让我感觉到是不是当地政府知道我要来了,故意做的面子工程。


我向一个上了年纪的村民说道:“老大爷,过年好啊!”老农笑着说道:“你也好,你们是来我们村走亲戚的,还是上面政府派出的工作组的。”我说:“大爷,我们是中央办公厅下来调研农村基本情况的。”这位老人一听,立即客气地给我们搬出板凳,让我们在院子里坐下,并马上叫其儿媳妇烧开水,给我们泡茶。其他的村民听说是中央的大官下来了,也都纷纷跑来看热闹,一时把院子围得水泄不通。这让警卫连的连长黄三非常的紧张,生怕会有残余敌队分子趁乱发起袭击。


我让警卫连的战士把我带的好烟和糖果拿出来,一人给发一点。大家得到烟和糖后都喜滋滋的,很快就拉近了之间的距离。我说:“你们当中谁是干部呀?能不能介绍一下你们村的情况。”一个正抽着烟的三十多岁的男子回答说:“首长,我是这个村选出的村民主任,有什么话,你就问吧。”我说:“你们村一共多少人,有多少地,能不能吃饱饭,过年的时候能不能吃上肉?”村主任说:“我们村一共一百九十二户人家,人口是一千一百二十三个人,分成四个生产队。有土地一万四千多亩,最多的一个生产队人均分到土地十二亩,最少的队分到十亩土地。我们这里解放较早,今年六月份就进行了土改,到谷子成熟的时候就分完了地。现在我们这里每一家人的粮仓里都还有几千斤的谷子,吃饱穿暖现在是不愁了。土改的时候工作组的同志要我们多种南瓜和红芍,多养猪和搞副业生产,现在每一家人都养起了四五头肥猪,首长你看我们这里家家都在杀猪过年,生活跟解放前比,那是好过多了。我们这里每家人的鸡,鸭,鹅,也喂了不少,过上一两天时间就有人到我们这里来买鸡蛋,鸭蛋运到武汉去卖。这让我们再也不必为买灯油和盐的钱发愁了,还有了钱买布请裁缝做新衣服。”


我说:“你们村小学建好了吗?”村主任说:“我们早就建好了,只是上面一直都没跟我们派老师来,都是我们自己请的人来教。”我说:“现在老师很紧缺,至少五年以内不会给你们派老师来。但是可以在暑假期间对民办教师进行培训,帮助他们提高教学水平,提高教育的质量。你们请的老师待遇怎么样啊?”村主任说:“我们请的老师以前是我们村的地主和他的两个儿子。土改之后,他们家的土地被分了,没有租子收了。队上分给他们家的地,他们自己又不会种。所以学校建成之后,大家商量着让他们去教大家认字,我们大家一起给他家种地,算是交换吧。”我说:“你们这里小孩子都去上学了吗?有没有女孩子们去上学,父母还让她们缠脚吗?”“乡上来的工作组规定,十六岁以下的小孩子,无论男女都必须到学校去上满六年学,否则就加倍交公粮,还不许出来选干部。首长,我们这里不识字的大人也都每天晚上都到学校去识字呢,好多以前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人,现在也可以写一两百多个字了。至于你说女孩子还缠不缠脚,我们是乡下人,生来就是下地干活的,又不是太太小姐,都没见到有谁缠脚的。”


我说:“我看你们村子里面的房屋有些还很破旧,有一些还在住茅草屋,你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村长说:“我们这里有些人家里已经打算存钱修新房子了,要是你明年来的话,肯定会看到不少人家里在修新房。”我说:“其实在农村修房简单得很,只要有劳力,几天就可以修一座。你们村人多,在农闲的时候可以组织人去烧砖,烧瓦,去砍木头,运石料。只要把材料备齐,那就简单多了。修好之后,再统一分配给大家住,这样不是很好吗!”村主任高兴地说:“对,这就是工作组讲的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过了年之后,我就组织村民们讨论这事,要是大家都同意,那明年我们村里人家家就可以住上新房子,提前过上共产主义生活。”我又问:“你们村里有家庭困难的吗,有没有采取措施帮助他们呢?”村主任回答到:“有两个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还有一个有点残疾。我们按照乡里面的要求,把这些人列入‘五保户’,他们几家的土地都是大家一起帮忙种,帮忙收的,要是生病也会由队上轮流照顾。”我又向村主任问道:“你们村里面有没有军属啊,对军属有些什么照顾的政策吗?村主任说:“我们村前两个月有三个年青人报名参加了H军,参军的家庭可以免缴公粮,前几天乡政府的洪书记还来给这些军属拜了年,还给他们一家一大块肉,一大包糖和一张画报。”


随后,我在村主任的陪同下,挨家挨户的走访群众,了解生产生活的具体情况。在村民家中,我查看了粮仓,猪圈,鸡舍,厨房等地。只见到粮仓里都还剩余一大半的粮食,足够吃到明年秋收了,地窖里也堆满了红芍,萝卜,冬瓜,大白菜。猪圈里面农户多的喂了十头左右,少的也喂了两到三头猪,还有几家农户家里喂得有母猪。在厨房我揭开一个一个个的坛坛罐罐,看到里面有盐,猪油,菜籽油,家家也都有几坛子泡菜,灶上面还烘得有几块腊肉。感觉到农村生活面貌确实焕然一新,老百姓的生活也的确比解放前有了很大的改善。我向周围的村民说道:“你们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说明我们党的政策是好的,是经受得起考验的。大家今后还要继续努力,用我们勤劳的双手争取早日富起来,先富起来的人也要关心帮助困难户,要带动他们一起共同富裕,构建和谐美好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从这个村出来之后,我感觉到很满意。因为看到了老百姓的生活和精神面貌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要再过上一两年,那么群众的生活水平还能够往上提高。只有农村的生活获得了改善,作为农业大国的中国才能够保持稳定,农民群众也就会支持政府,从而稳固我党的执政地位,好安心地进行各项事业的发展。


我和黄三,李得胜等一帮人随后又走访了附近的几个村庄,看到的画面也和先前看到的大同小异。老百姓对调查小组的热情都很高,这几个村群众的生活都有了较大的改善。不过就在我要返回武汉的路上,在经过一个村庄时,当地却是一片死气沉沉的迹象。只见这个村路也没有修,村子里面又脏,又乱,又差,与先前几个村的情况行成了鲜明对比。我向一个村民询问道:“老乡,怎么你们这个村比别的村都差,难道没有搞土改吗?”村民回答到:“早就搞了,今年六月份家家都分了田地了。”我说:“你们既然搞了土改,又分了地,这里条件又不比其它地方差,为什么你们村变化比不上别的村呢?”村民说:“我们村其实也不差了,至少家家都可以吃饱穿暖了。”“我又问:“那你们村为什么不修路呢?还有你们修学校没有?怎么村子里卫生也不打扫呢?”村民答到:“不是我们不想修,只是我们村没人出面组织人来修,连我们村小娃儿读书也只有到别的村去借读。”我心里面很生气,当地政府这是干什么去了。我说:“你们村选了村主任没有,还有你们乡政府的干部下来帮你们解决问题没有?”村民说:“我们选的那个村主任秋收一过就跑到武汉去卖豆腐去了,乡上的干部好像只有土改的时候到我们村来过,我们只晓得乡里面有一个江书记,朱乡长,到底是那个就搞不清楚了。”


一个乡的干部竟然连村子都没来过,连村民都不认识自己,还怎么谈‘为人民服务’。我马上叫黄三派一个战士去把乡长,书记给我叫到村里来。过了大约两个多小时,这个乡的乡长和书记跑到我跟前。望着脸上惊魂不定的两个人。我说:“你们给我说一说,这个村有多少人,去年打了多少粮食,有几家贫困户?”两个人红着脸低着头望着脚下,支吾了半天也答不上来。我说:“你们俩个入党多久了,对党的认识了解没有。整风运动参加了没有,过关了没有,又是怎么过的关。”我一说完,那个党委书记说道:“首长,我们是在土改时入的党。我们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是....。”没想到这个人的理论水平如此之高,对党章和党的政策和文件是倒背如流。不过我一听就烦了,我说:“既然你对党的认识这么深刻,对党的政策又掌握得如此透彻,为什么不执行。不要以为理论扎实,就是一个合格的党员。脱离了群众就是你理论水平再高,又有什么用呢!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实践才能证明真理的成在。你看一看你们两个,就是因为你们两个不下乡搞调查,不去主动帮助群众解决问题,这个村才会搞得这么差。你们首先思想上就有问题,不是以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去看问题,而是还在以一个封建官僚主义思想去看问题。觉得自己当了官,就非常的了不起了,就比人民群众高出一头了。我们党有一条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一次,我也不处分你们,但是我希望你们摆正自己的位置,切实的按照党的要求去做,把自己当成是群众的仆人,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真真正正地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在我语重心长的教育下,两个乡干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重新摆正了思想和作风。随后,立即组织村民们罢免了以前的村主任,选举了新的村委会班子,很快就改善了这个村的面貌。党中央以此事件为教训,在全党干部中进行了整顿和教育,要求全党同志必须深入群众,把自己摆在公仆的位置上为人民群众服好务,解决群众的困难。对脱离群众的党员干部进行了撤换,使得基层政权组织的作风得到了改善,提高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


从农村回来之后,我又深入到在武汉的各个工业企业和农贸市场。在各个工厂,我向工人询问了工作的劳动报酬和休息的情况,以及在节假日是否有加班费。工人们告诉我说:“工厂成立了工会,现在每一周只上六天班,每天的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到星期天还能休息一天。虽然解放后工人的工资没有涨,但是因为工厂效益好,接的定单多,加班的时间也很多,而且加班费是平时工资的一点五倍,所以现在工人的收入跟以前相比有大幅度的提高,相应地生活也得到了改善。”我说:“工会的人会不会到工厂来给你们解决问题?”工人说:“每一个月工会都会派人下来检查用工情况,而且我们加入工会的人每周都要举行活动,遇到企业主对我们工人不合理的地方,我们就会组织人罢工。现在我们工人在厂子里面的地位比以前高多了,就连洋人老板也对我们客气了很多。 ”


听到工人们的回答,了解到工人的生活和待遇都比以前要好时,让我比较的安心。尤其是工人把自己当成了工厂里面的主人来看,干劲都很足,生产的产品和质量都比以前有了较大的提高。我问一家棉纺工厂的老板:“你们厂子里面效益好不好?”老板答到:“首长,在刚解放的头两个月,产品和原材料都没法运转,当时确实有点困难。但随着社会的稳定,各种秩序恢复了正常,加上工业司的同志积极的帮助我们解决各种生产的问题和矛盾,我们很快的就恢复了生产。特别是最近的一两个月,随着国内达成了和平协议,物资流通的压力得到了缓解,我们的产品运得出去,原料也运得进来,现在我们厂组织工人加班加点生产,产品还是供不应求,定单都排到明年五月份了。虽然党出台保护工人劳动权益的政策让我们工资方面的成本跟以前相比增加了一倍,但是新政府明确了一些税收方面的条款,该交什么税,交多少税都一清二楚。而且也没有以前清政府官员和流氓地头蛇那样,来对我们吃,拿,卡,要,这让我们的生产成本反而减轻了许多。最近半年老百姓的生活比以前改善了许多,买的人也比较多,我们的生产以经跟不上了,所以我想再进口几台机器,扩大生产规模。但是我们资金有限,信用社的同志说现在他们的资金也很有限,按照政府的政策这些钱仅限于支持农村的小额贷款。所以我想扩建工厂的资金现在还没有着落,政府能不能帮我们一把,或者给我们提供担保,让我们到民间去借款。”


听了老板的话,我沉思了很久,然后才对他说道:“政府方面确实也有难处,现在我们主要的政策就是发展农业生产,只有农民生活得到改善,手中有了粮食,那么农业人口占据百分之九十的社会才能安定。刚才你提到的到民间去融资的问题,我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有可行的。这样吧!你先向政府写一个报告,到时候我让财政司的同志具体的出台一些政策方面的意见,看能不能帮助你们发行企业债券。利率可能比信用社的利率高一些,但是还款期限可以定为一年,到两年,这样子或许可以帮助你们解决资金方面的压力。”老板一听我说完,高兴地说道:“要是政府帮助我们发行的话,那就太好了。利率高一点没关系,只要能有钱来发展生产,到时候我机器一开,钱就挣回来了。”我又问道:“还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的吗?”老板想了一下说道:“大的方面没有,就是还有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缺电和煤等能原,特别是最近两三个月随着工厂数量的增多,老是停电,有时候是各个工厂轮流开工也不能满足我们用电的需求。二是运输量不足,我们发往四川的货往往要等七八天才能等到一班船。”


我想这个可是没办法在短时间解决的问题。我说:“缺电的问题中央也考虑过了,目前正在加紧解决。我们规划在汉口,武昌,汉阳各建一到两座五万千瓦的发电厂,现在已经在开始设计和建设了,从美国通用电气和德国西门子公司定购的机器和设备也已经装船起运了,但最早都要到明年六月份才能投产。煤的问题很好解决,我们在京汉铁路两边新建了五座年产十万吨的煤矿,在四川的山峡地区也建起了八座年产十万吨的煤矿。这些煤矿最迟在一个月后就能够投产,到时候就可以利用火车和轮船源源不断地运到武汉来。运输不足也是制约我们发展的一个难题,我们交通司和铁路司已经进行了道路的规划和建设,相信五年以后才能解决问题。现在的运输主要还是依靠水运,明前我们已经在上海和广州定制了五十艘一千吨的散货船,第一批船可能最近两个月左右就可以交付使用。”我说完之后,老板点点头说:“新政府成立还不久,就给我们解决了这么多的困难和问题,这是以前我们工商界的各位同仁没想到的。我们也体谅政府的困难,自己也多想想办法,积极地配合政府的各项工作和政策,决不给政府添麻烦。”


从工厂出来我又去了农贸市场,在市场我查看了食品和蔬菜的供应量和价格。陪同调研的武汉市商业局的同志说:“首长,经过解放初期的混乱之后,现在市场上各种食品充足,价格也因为农村在养殖和种植方面的加大投入,物价有所回落。为了避免农产品价格回落过快,伤害农民的积极性,行政区政务司,财政司,商业司联合下达了文件,对几个大类的日常生活用品进行了政府定价。具体的是,盐,五文钱一斤。菜油,每斤十二文。面粉,每斤四文。大米,每斤三文。猪肉,每斤十五文。鸡蛋,每个一文钱。其它的都实行市场化定价。目前物价和供应都相对比较稳定,市场没有出现什么波动,人民群众相对来说都比较满意。”我听了商业局同志的介绍表示满意。我走近一个卖莲花白的农妇问道:“大姐,你莲花白卖好多前一斤?”这个农妇说道:“莲花白一文钱一斤,大白菜两文钱三斤,白箩卜一文钱三斤。”我说:“你一天卖得到好多斤?”这个农妇说:“每天可以卖三四百斤。”我说:“你的菜是自己种的,还是到乡下去收的?”农妇说:“自己种了一两亩地的菜,都卖完了。这些都是收的别人的来卖。”我说:“你们到这里来卖菜,政府收你们多少税?”农妇回答说:“一百斤以上的,或者价值两块大洋以上的货到这里卖就要收钱了,以下的就不收钱。象我今天和我男人拉了四百多斤菜过来就收了四文钱的税。”我说:“你认为收的合理吗?” 农妇回答说:“还是很合理的,在解放以前我们要是买四百斤菜的话,起码都要收我们十文钱,现在收得比以前少多了,而且管理员态度也很好,我们一般都是主动的去缴税的。”我笑着问她:“能方便透露一下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吗?”她也笑着说:“这又啥不好说的,一个月大楷能赚两三个大洋吧!我正准备明年修新房子给我儿子娶媳妇呢!都是党的政策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