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如超市,谁是最后买单者

股市是什么?提出这一问题十分荒谬, 股市就是股市还会是什么?世上不荒谬的据说只有神,而神本身就不存在。在股市里混了多年,实在没弄清股市是什么。想必每个人站在不同的角度, 对股市都有自己的见解。近日读清人吴文晖有关赌的诗句:“相唤相呼日征逐, 野狐迷人无比酷, 一场众赌白家贫,后车难鉴前车覆。”古人测市如神,居然描绘出今天日征月逐,像妖狐一样迷人的股市。尽管进去的人有的输得一贫如洗,还是有一茬接一茬的前赴后继。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日梦中见一位智者,站在股市的入口处,要求所有的进入者必须回答一个智能测验题:股市是什么?


经济学家说:股市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不过,被放得很大,上涨时,水银柱能升得很高,大大超过平均温度;下跌时,股市却暴雨倾盆,黑色交易日,一日暴跌近7%,晴雨表变成了“晴雨钟”。


哲学家说:股市是唯心论复辟的场所。一些虚无的代码,都有人拿钱去追捧, 买入的除了一堆符号,一无所有,与唯物主义相悖。说什么存在就是合理的,典型的存在主义。甚至把尼采的:“他人就是地狱”, 发挥得淋漓尽致。


社会学家说:股市是社会的“稳定器”, 是最伟大的再就业工程。无论是无业人员,失业人员,退休职工,下岗职工都能来股市就业。在股市里人人平等,不管地位高低,本大本小,都能“注册”,自己当老板, 且经营品种繁多,从神秘的纳米萃取干细胞到二锅头二踢脚鞭炮应有尽有,只要照章纳税, 就能自由买卖, 交易公平。


作家说:股市是我们最激烈的竞争对手,无论什么创作题材都被股市抢先挖掘了去。且故事编得精彩绝伦, 充满离奇和恐怖, 我们想象不出的情节,股市都能虚构出来,既有悲剧又有喜剧,还有像浏阳花炮,业绩放“礼花”那样的闹剧,让我们自叹弗如,倍感惭愧。


记者说:股市是新闻资源库。与作家的悲观相反,我们对股市非常乐观。在这里我们能大显身手,挖到惊世骇俗的猛料:从基金黑幕到杭萧钢构神话;从王小石巨贪到广发借壳操纵股价,一篇比一篇影响更大,真乃你唱罢来我登台,使我们知名度大增,不仅有了侦探的美誉,而且还身兼了技术监督局打假职能。


上市公司董秘说:股市是一座取之不尽,挖之不竭的金矿,但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山开挖的, 关键是得想法弄到一纸“开挖许可证”。有了证就能进山圈一个山头,再拿出愚公移山精神,每天挖山不止,即使坐着吃,山也不会吃空。


庄家说:股市就像一个变废为宝的加工厂,面对一堆垃圾,我们把他们收集拢来,清洗干净,再刷上油漆,进行包装后,再贴上名牌标笺,然后放在精品店里,高价卖给那些喜欢追求时髦的股民。


股评家说:股市是一个大名利场,成名十分容易,只要会“吹牛”就成,且追星族众多。深沪股市每周涨幅前三名, 都是我们吹出来的,只要你花钱来索取,就能牵走牛。不过名和利同指数一样跌宕起伏。行情好时,可“雷厉风行”,万民仰慕;可“笑看风云”指挥万马千军。行情差时, 便一落千丈,使名声同股票一起掉价。


券商说:股市就像是一块旱涝保收的自留地,只要在田里播种下红的绿的种子,就有股民前来耕耘,管它是种瓜得豆,还是种豆得瓜,我们都能分到一杯羹。


散户说:股市就像是一个菜市场,熙熙攘攘,大家都想拎着菜篮子进市场弄点小菜,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原本想满篮而归,可一不留神,把钱包却忘在了市场。


中户说:股市就像一个收银员临时上厕所去了的超市,任何人都可乘机进去在货架上白吃白拿,一帮人吃饱拿足匆匆走了,另一帮人又忙忙涌进来,直到最后一批被保安逮住,乖乖,前面所有的帐都得由后来者结。


大户说:股市就像一场没有回合,没有裁判,没有游戏规则的拳击赛。对手弱,就把他打倒;对手强,就比腿长,逃命为上。因为拳击场上打死人不犯法,股市里没有110报警台,也没有120急救台。


监管者说:股市就像挂在头上的高音喇叭,行情好时,播放的是悦耳的轻音乐, 很动听,很爱听;行情差时,便播放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噪音,什么脏话丑话咒语都得忍着听。


智者见该来的都差不多了,说道:各位站在不同立场评判股市都有道理。但我认为股市更像一个慈善中心,谁家庭有困难,就来股市领钱;国企有困难,股市能为其脱困,现在社会需要保障,股市又慷慨解襄。芸芸股民众生,今生做了善事, 来世将得到回报。积德献爱心者,请进吧。


一梦醒来,豁然开朗,所有的不平和怨气都随梦而去。既然是做善事,即使下地狱,也不会变成牛头马面,该留下个好模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