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早就隐约感到上颌某颗牙极其不适,但一直未当回事,直到昨天疼的半边脸都麻木了,甚至无法进食,这时才想到要去医院看看。


一大早6:30起床,坐地铁一站地,到离家最近的解放军总医院挂号。还好到的早,挂了个1号,早看早完。


当我捂着腮帮子坐在治疗台上,“啪”的一声,治疗灯亮了。明晃晃夺人耳目,冷森森让人胆寒。女大夫给我脖子上系了一个类似大围裙一样的一次性卫生用品,为的是不会把我的衣服弄脏。


她检查完毕后说:“去,拍个X光我看看。”


“那这个围裙呢?”


“带着去。”


我岂敢“抗旨”,带着“围裙”去领单子,然后咚咚咚跑到一楼交费,然后又咚咚咚跑回到四楼口腔科照相,由于围裙下面没有系的东西,所以我只能任它在风中飘舞,像个幽灵,引来无数人侧目。一个小孩指着“围裙”问他爸:那是干吗的啊?爸爸说:是为了防止衣服弄脏。小孩道:那我一会把衣服脱了也不带那个,难看死了。~~~


X光片出来了,大夫看罢说:“蛀牙,好么,这么大一个洞,蛀的牙神经都露出来了,难怪疼呢,还好你来的及时,再来晚点,就成一颗死牙了,你最近是不是糖吃多了,看你别的牙还行啊。”


猛然想起某几天天吃了无数的金丝猴奶糖和甜品,也许就是那几天落下的病?


“那您赶紧吧大夫,应该怎么治啊?”


“像你这种情况得来个两三次,今天先给你塞上点药,把露出来的神经杀死,下次来把死了的神经拔出来,最后补上就行了。”大夫说。


“GOD!拔神经?那岂不疼死?”


大夫戴上口罩、一次性手套、护目镜,说:“别管下次了,先把今天的弄了,现在开始给你清除牙洞,然后塞上点上药,杀神经会非常疼,你要忍着,再疼也不要动,疼的忍无可忍的话可以举手。”


“明白了,明白了,您来吧”。我俨然一副就义的架势了。


过程就不说了,总之疼的我是小汗刷刷的冒,眼泪哗哗的流。


末了,大夫特意强调:“杀神经的药是剧毒,一定不要超过三天,星期三的时候一定要来取出,这两天不要吃粘的东西,以免把它粘出来,好了,去交费吧。”


一看单子,没坐地上,140大元啊,我都干什么了就这么贵,怪不得总理说老百姓看不起病,罗列的项目至少有20项,上面居然还有一条叫“干尸术:10元”。这么恐怖的名字难道就是指杀我神经的这项技术?


从医院出来,疼,疼的冷汗和眼泪一直就没止住,我想我的身体和神经都在拼命挣扎。


身体说了:我招谁惹谁了,让我疼的这么难受?


神经说了:我招谁惹谁了,干吗要杀死我?


废话,你是没招谁惹谁,可谁让你露出来了,老老实实在里头呆着多好,这年头枪打的就是出头鸟。


想起看病过程中的一些小插曲,于是托着疼痛的腮帮子写出这篇。


还要去拔神经,前途未卜。一句话,有什么千万别有病。



本文内容于 2007-11-23 15:57:22 被老A丁斯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