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诗意的家园

沏上一杯淡淡的香茶,耳边飘起怀旧的萨克斯金曲:回家,悠悠的旋律、淡淡的感伤、浓浓的思绪,吹出了我的往昔、我的等待、我的情怀,恰如心在吟唱。


欲语还休,未语泪先流。走进家的小院,自父母离去后,小院荒凉了很多,草色青青,万紫千红的花朵已不复存在,虽有月季花随季节的更替依然开放,随风传替着春的气息,让我还能感受到一丝家园的温馨和希望。


一别三年,我始终逃避着回家的路程,睹物伤情,望着四只装满清水的大缸,那是爱莲的父亲将莲的根叶移植到缸里,每到夏天来临,“小院荷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幅“清莲荷图”装点了我家的小院,装点了父亲的生活,古文功底深厚的父亲,最爱和我们背当年读私塾时学的古文和对联,“少年不识余心乐,未将偷闲学少年”,老年的父亲用这句诗形容他的心境。调皮的小哥最孝顺,经常背点古文诗词,然后回家和父亲谈诗对文,有时候,我故意挑起他们的舌战,引得两个大男人象孩子一样争论不休,母亲说“小点声,小点声,人家还以为你们吵架呢”,我哈哈大笑,母亲笑骂“死丫头”。


记得父亲和我们说的一个故事:一个状元及第,高头大马的来见先生,先生躲了起来,不见他,出了一句上联:“新笋过老竹,气压先生”,让状元对上才能见他,状元回家后,着布衣布鞋来见先生,对了下联“旧莲种新莲,包含小子”,父亲告诫我们,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风骨俊郎的父亲是我们崇拜的偶像,一生闯荡江湖,饱经沧桑,阅历丰富,大多家庭都有代沟,而我的父亲和兄长们象知心朋友,父亲言传身教的中庸思想影响了我们,同时也影响到兄长的同学朋友,有时候,真弄不懂父亲的魅力,竟然兄长的朋友还从美国打电话和他聊天很长时间。


那首对联蕴涵的人生哲理令我一生受益,那种“诗意的幸福”在家园中留存。现在,残荷没有了根叶,失去了小院生存的机会,我没有了父母,心灵也就永远的烙下了寂寞的伤痕。


寻找诗意的家园,可它又在何方?珍藏着家园的“清莲荷图”,珍藏着家园美好的回忆,在网络与现实间心情流浪,哪里才是我心灵停泊的港湾?


厦门之游的前夕,在写的日记“心灵语丝”中吟唱着“面对大海,春暖花开”。读着海子滚烫的诗句,我的泪不自觉的流下,是啊,不管生活处于何种状态,都要心存期盼!”


那时,我以为诗意就是浪漫脱俗,心灵的家园就是我的港湾,心情的寄托,在期盼中守望着属于我的快乐。


厦门学院的培训拓宽了我的视野,万倾碧水一芙蓉的“海上花园”——鼓浪屿,亭亭玉立的小岛,像一朵出水芙蓉般的美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我懂得了“诗意”不是风花学月,而是在世俗与脱俗间,为自己保留一份空间,“家园”是爱的港湾、美的追求,是我们都希望拥有的温馨。


“诗意的家园”,不必刻意的寻找,不必清醒的拥有,虚虚实实,或远或近,在网络,在现实,在我们对生活的期盼和守望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