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铁骑最后的坟场 高楼寨之战

高楼寨之战是清同治四年(1865年)四月,捻军在山东菏泽高楼寨(今高庄集)歼 灭僧格林沁部的一次著名伏击战。

1852年11月,在太平天国革命的影响下,长期活动在安徽、河南、山东、江苏、湖 北等省的捻党纷纷起义。至1855年秋,豫皖边的捻军首领齐集亳州的雉河集会盟,公推 张乐行为盟主,决定建立五旗军制,推举了各色旗的总首领:黄旗张乐行自兼,白旗龚 得树,红旗侯士维,黑旗苏添福,蓝旗韩奇峰。会后,发布文告,痛斥清政府地方官吏 视民如仇,起义目的是“救我残黎,除奸诛暴,以减公愤”,并宣布军纪和行军作战条 例。从此,捻军在淮河南北广大地区不断打击清军,有力地支援了南部太平天国的革命。

但是,由于捻军组织不严密,缺少强有力的统一领导,在和清朝正规军队的作战中 多次失利,力量受到很大削弱。张乐行等著名领袖相继牺牲,捻军的根据地雉河集也于 1863年失守,只有任化邦、张宗禹等人率部突出清军重围,继续和清军周旋。 1864年7月天京陷落后,全国革命形势走向低潮。捻军和太平军余部没有被清军的 血腥镇压所吓倒,而是不畏艰险,继续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1864年11月下旬,太平天国遵王赖文光、淮王邱远才两部太平军二三千人,于鄂北 地区与张宗禹、任化邦等部捻军二三万人汇合,其他一些被打散的太平军、捻军也陆续 前往集中。接着,他们在豫、鄂边境进行合并和改编,组成了一支集中统一的新捻军, 张宗禹,任化邦共推赖文光为最高领袖。赖文光沿用太平天国的年号和封号,张宗禹为 梁王,任化邦为鲁王,李允为魏王,牛宏升为荆王,张禹爵为幼沃王。

军队沿用捻军编制,仍以五色旗区分,下分大旗、小旗。军事上根据捻军骑兵较多 和北方地势平坦等特点,决定易步为骑,加强部队的机动能力。 清军方面,与捻军作战的主帅是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

1864年12月初,僧格林沁亲督翼长恒龄、成保及副都统常星阿等部进抵湖北枣阳, 旋即而进。12月7日,赖文光等督军败僧军于襄阳,然后挥军北上,进入河南邓州(今 邓县)境。

赖文光、张宗禹等选择邓州西南的唐坡,挖壕筑垒,部署兵力。12日,僧军分左、 中、右三路发动进攻。捻军首先打败敌右路步队,然后从侧后抄袭敌人的中、左两路, 大败僧军。

1865年1月28日,捻军经伊阳(今汝阳)返回鲁山,僧格林沁又一路追到。捻军诱 敌过滍水(今沙河),然后回军猛击,并以马队从后抄袭。僧军大恐,营总富克精阿、 精色布库等率部先逃。捻军乘势奋勇杀敌,先后毙敌翼长恒龄、营总保青、副都统舒伦 保、营总常顺等多人。僧格林沁在总兵陈国瑞援救下,才幸免于死。

僧格林沁经邓州、鲁山两次大败之后,气急败坏,将首先败退的富克精阿、精色布 库处决,借以镇慑所部,他决心猛追捻军,报仇雪耻。 捻军本来准备西进陕西,由于清军防堵甚严,于是决定在河南境内与僧军继续周旋。

鲁山获胜后,捻军经叶县北走襄城、禹州,复经长葛,新郑,转入尉氏县境。1865 年2月11日,尾随捻军的僧军到达尉氏县城,捻军已南下鄢陵。僧军先头部队3000人孤 军冒进,追至鄢陵县北阎寨坡。捻军探明追兵单薄,便以少数部队诱敌,大队回马力战, 将其击溃。2月中下旬,捻军由临颍、郾城南下,攻西平,围汝阳,僧格林沁只得于3月 5日亲督马队南下。捻军见僧军追来,便挥军南下,进攻信阳州城南关。

待敌军到达信阳时,又举旗北上,经确山、遂平、西平到达郾城,然后攻挟沟,入 睢州境。3月29日,捻军自河南考城进入山东境内。

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僧格林沁尾随捻军之后穷追不舍,从豫西、豫中、豫东、豫 南,一直追到山东,行程数千里,所部被拖得精疲力竭,“将士死亡者数百,军中多怨 言”。僧格林沁自己也被拖得“寝食俱废,恒解鞍小憩道左,引火酒两巨觥,辄上马逐 贼”(《捻军》四,第85页)。清廷曾告诫他不能一意跟追,但刚愎自用的僧格林沁, 一意孤行,仍穷追不舍。 1865年4月初,捻军进入山东,经曹县、定陶、城武、嘉祥、汶

僧军仍在后紧追。山东巡抚阎敬铭派布政使丁宝桢率本省防军进入兖州,妄图夹击捻军。 为了继续疲惫敌军,捻军北趋宁阳、东平,途中击败总兵范正坦部后,继续北上东阿、 平阴、肥城,然后转头南下宁阳、兖州、邹县、滕县、峄县,经兰山、郯城进入江苏的 赣榆、海州、沐阳。5月3日,又由邳州返回郯城,西走峄县,在临城(今枣庄市西薛城) 附近击败丁宝桢部后,北上宁阳、汶上。

5月10日过运河进至范县(今河南范县东)南面的罗家楼、濮州(今河南濮城)东 南的箕山一带,最后进至黄河水套地区(黄河水套是1855年黄河在考城铜瓦厢决口后在 濮州、范县以南和郓城西北一带形成的一个河汊众多的地区)。隐蔽在这里的各地起义 失散人员纷纷参军,使捻军人数众达数万。然后,捻军驰抵菏泽西北高楼寨地区,等待 僧军。而这时的僧军已被捻军拖得极度疲惫,僧格林沁本人也因几十天不离马鞍,疲劳 得连马缰都拿不住,只得用布带拴在肩上驭马。

1865年5月17日,僧格林沁率军追至高楼寨之南的解元集地区。捻军派出少数部队 迎战,诱使僧军向高楼寨地区深入。18日中午,僧军进至高楼寨,埋伏在高楼寨以北村 庄、河堰、柳林中的捻军一齐出击。僧格林沁分兵三路:翼长诺林丕勒、副都统托伦布 等率左翼马队,总兵陈国瑞、何建鳌各领本部步队为西路;副都统成保、乌尔图那逊等 领右翼马队,总兵郭宝昌率本部步队为东路;副都统常星阿、温德勒克西等各领马队为 中路。捻军也分三路迎战。西路鏖战二小时左右,捻军稍却。适中路捻军已将常星阿部 击溃,便支援西路捻军向敌人发起反击,将西路清军歼灭。与此同时,东路捻军也已将 敌军击溃。在后督队的僧格林沁只得率残部退入高楼寨南面的一个荒圩,捻军乘胜追击, 将该圩团团包围,并在圩外挖掘长壕,防止敌人突围。当夜三更,僧格林沁率少数随从 冒死突围,当逃至菏泽西北7.5公里的吴家店时,被一捻军战士砍死在麦田。这一仗, 捻军全歼僧格林沁以下7000余人,取得重大胜利。

高楼寨之战,捻军全歼僧格林沁的蒙古马队,使清军的精锐骑兵损失殆尽。副都统 成保奏称:“我军失利后,马步兵勇收集无多。”(《平捻方略》卷二百三十一,第6 页)这次作战,是捻军在抗清斗争中取得的一次重大的胜利,也是运用运动战取胜的一 个典型战例。捻军发挥快速流动作战的特长,牵着僧军盘旋打转,使其精疲力竭,同时 伺机反击,消耗敌之兵力,挫伤敌之士气,最后在地形和群众条件都对捻军有利的地区, 一举全歼穷追之敌。僧军方面,由于僧格林沁盲目轻敌,一味穷追,后方供给不继,部 队饥疲交加,士气日益低落,加上得不到豫鲁清军的有效配合,成为衰弱的孤军,最后 被捻军歼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