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生存与发展 第十三节 使节大PK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亲眼目睹了“传奇大帝”明成祖,顺利地把台湾“租借”了过来,又重开了泉州港,搞定了三件大事之后,龙天的心情不错,从乾清宫一路唱到了使节馆,官轿里传出的“狗,狗,狗,啊来啊来啊来。。。。。。”,弄得四个轿夫一路上都在寻找狗的踪迹。


龙天毕竟才26岁,年青人时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使节馆的卧室里,语蝶被龙天牵着双手,即兴来了一段“探戈”,弄得她又惊又羞而又无所适从,笨拙地踩了龙天十几脚,随着最后一声长长的“哎------哟”,龙天总算平静了下来。


用过午饭之后,龙天正准备小睡一会儿,不料耳边却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很快就发展为打斗声,警察对于打架斗殴是很敏感的,龙天也不例外,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龙天带着语蝶转过了院门走进了隔壁的小院中。


院中央正在上演“全武行”,两个年届五十的中年男子正在你来我往、拳脚飞舞,旁边围了一大群使节馆的差役和丫环,正圆睁着双眼争睹这场免费的“武打片”,不时地在窃窃私语,两个礼部小吏急得满头大汗,但此时激战正酣,又不敢上去劝架,只得呆在一边直跺脚。


“喂,哥们,这是怎么回事啊?看那个满脸猥琐的家伙应该是倭人吧?和他打架的那哥们是谁啊?好象快不行了呀”,龙天一搂小吏的肩膀,亲热地和他称兄道弟。


“哦,原来是使节大人啊,没错,那个头上扎一小辫的是倭奴国的使节,和他打架的那位是朝鲜国的使节,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两人一见面就吵起来了,越吵越凶,你看看,都打起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啊,唉。。。。。。”,礼部小吏先是向龙天行了一礼,然后又是满面愁容。


正在PK的两人完全没有“国家大使”的风度,整个就一街头“古惑仔”的架式,几个回合下来,两人均已鼻青脸肿,一身得体的衣裳此时也成了“乞丐装”,不过激烈的PK仍在继续,宛如两只红眼斗鸡一般。


龙天是警察,维护社会治安是他的神圣职责,所以对于眼前的打架斗殴他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不过他现在没有动,而是狠狠地把礼部小吏给臭了一顿:“我说哥们,你们可真能安排啊,把朝鲜使节和倭国使节安排在一间院子里,这不是纵容他们打架吗?你不知道这两个国家向来是死对头吗?你把他们放在一起,不出人命就得烧高香了,哈哈。。。。。。”,这个时候也只有龙天才笑得出来。


自古以来朝鲜和日本就是冤家对头,这个“光荣传统”已经延续了近千年了,一听是朝鲜使节和倭国使节在打架,龙天先是幸灾乐祸了一番,不过他可不准备袖手旁观,朝鲜是谁?一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兄弟,兄弟被人欺负,做大哥的一定要两肋插刀的,于是龙天“大哥”开始出手了。


“哎,我说那朝鲜的兄弟,别看我,集中精神对付他,哎呀,笨死了,你出脚啊,踢他的大腿,对,就这样,好”,龙天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搏击教练”,开始对已处于下风的朝鲜使节进行场外技术指导。


朝鲜使节肯定听得懂汉语,这不,一听见龙天的话,他立即就照着倭国使节的大腿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不过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太大,打着打着,朝鲜使节又快顶不住了,很快便被倭国使节从背后紧紧地箍住了脖子,无论他怎么挣扎也无法解脱,一边挣扎一边用异常可怜的眼神向旁边的“龙天教练”求助。


“哎,朝鲜的兄弟,别慌,你出右手,往上抓住他的小辫子用力往下拉,对,好,他放手了,你赶紧用肘击他的胸部,好,兄弟,真有你的,嘿嘿”,龙天的“搏击教练”做的非常称职,经过他这一近距离的点拨和比划,朝鲜使节反败为胜,狠狠一肘之后,这场PK就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了。


倭国使节挨了这大力的一击,捂着胸部痛得呲牙咧嘴,发出了声声呜咽的鸟语,不过他似乎也听得懂汉语,也知道龙天在拉偏架,所以气得咬牙切齿,叽哩咕噜了几下之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龙天耳熟能详的话“八格牙鲁”。


“你他妈的”,龙天被激怒了,上前两大步,用脚上的皮鞋和倭人来了个“亲密接触”,正准备继续发泄的时候,语蝶上前死死地拉住了他的胳膊,“龙大哥息怒,龙大哥,不要啊。。。。。。”。


这场史无前例的“使节大战”,随着龙天加入战团,只一脚就“KO”了,交战三方被各自扶回屋内休息,养精蓄锐准备第二个回合的PK,为此龙天很是期待,他对朝鲜使节已经绝望了,这老小子打完之后就累得直翻白眼,连走路都打摆子,所以第二回合的PK龙天准备亲自上阵,他现在考虑的最多的是用擒拿还是用散打,不过最终他选择了泰拳,一击就能KO的那种。


然而让所有人包括龙天都没想到的是,第二回合的PK并不在使节馆举行,而是在朝鲜,因为这场“使节PK”直接导致了其后发生的朝倭之战,战况空前,异时空的史册上将这场战争称之为“使节之战”,意思是因为两国的使节打架从而引发了两国间的大规模战争。


“龙大哥,你真厉害啊”,语蝶把龙天拖回卧室之后,对着龙天竖起了大拇指,一想起刚刚的PK场面还有龙天的表现,语蝶就笑弯了腰。


被女人夸奖是男人的荣幸,龙天也不例外,经语蝶这一夸龙天开始有些飘飘然了,不过他还是用略带着几分谦虚的口吻说道:“这算什么,连热身都算不上,想当年在警校的时候,我还是学校的散打冠军呢”。


“警校?什么散打冠军啊?”,语蝶听得云里雾里。


“晕,又忘了现在是明朝了,该死”,龙天一拍脑门。


不过语蝶既然感兴趣,龙天也不想故作神秘了,于是便把警校和警察的意思解释了一遍,说到最后龙天又是一拍脑门,兴奋得跳了起来,“对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警校,对,回去之后马上成立警校,这个世上什么东西最贵?人才呀”。


冥冥中似有定数,从见到龙天的第一天起,语蝶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预感,似乎自己的命运在未来会和龙天有着某种关联,在语蝶的眼里,眼前的这位龙大哥永远是一个难解之谜,他身上有着无数你想象不出来的新鲜事物,他不拘泥于世俗,不墨守于陈规,特立独行,身上有一种强烈的叛逆性格,大多数时候他是一个诤诤铁骨的“英雄”,但当两人独处的时候,他又象个“大男孩”,而且是调皮的大男孩,现在就是。


临近晚饭的时候,小院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只见他鼻青脸肿,两眼黯淡无光,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找到龙天之后满口都是感谢涕零的客气话,就差给龙天跪下了,而且说的竟然是一口流利的汉语,他就是朝鲜王国的使节李忠贤,刚刚在第一回合的PK中饶幸得胜的那位。


两人有些肉麻地好一番客气推诿,很快随着李忠贤的一声哀叹,苦水如开闸泄洪般地朝着龙天滚滚而来,从李忠贤满面的愁容还有一声紧接着一声的叹息声中,龙天嗅到了一股硝烟弥漫的气息。


据李忠贤说,他这次是奉命到中国来向明成祖求援的,问题竟然也与时下的“倭患”有关,朝鲜与倭国世代为邻,但两国间从来就没有真正友好过,绝对称得上是“一衣带血”的邻邦,如果说中倭之间有新仇旧恨的话,那么朝倭两国之间就是血海深仇,在世界上还找不出有象朝鲜和倭国这样的死敌和宿敌,两国间的争斗绵延了上千年之久,一条朝鲜海峡见证了两国间从古到今的战争与仇恨。


与封建时代的朝庭一样,朝鲜的李氏王朝自建立伊始,就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内乱,建国后的两次“王子之乱”致使朝鲜国内战乱四起,对王权的觊觎和频频发生的内耗,致使李氏王朝无暇顾及东面的恶邻,也正是此时倭国趁机屯兵大浦岛(今对马岛),以“剿寇”的名义频频在朝鲜沿海挑起事端,一度控制了整个朝鲜海峡,扼住了朝鲜半岛的海上咽喉。


自从倭国侵吞了整条海峡之后,不但“海寇”未灭,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让朝鲜王国的臣民们一刻也不得安生,倭寇频频在朝鲜王国的沿海登陆,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处不用其极,而在第二次“王子之乱”后即位的国王李芳远,对此毫无解决办法,“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只是一味地谈判妥协,结果倭国室町幕府以“民间草寇滋事”为由,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李芳远也曾经派兵与这些“民间草寇”打了几战,结果竟然是大败而还,最后迫于无奈之下,才派议政府左议政李忠贤到中国紧急求援,现在的朝倭局势异常紧张,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战争。


“不会吧李兄,一帮子倭寇寻衅滋事,贵国的正规军队竟然打不过?难道倭寇真的有那么厉害吗?”,龙天打断了李忠贤的苦水,非常疑惑地问道。


“唉,龙兄有所不知啊,这些人哪里是什么草寇,完全是倭国的正规军队,我活了这大半辈子了,还从来没见过装备有火炮的倭寇呢,还有为数不少的铜火铳,你说这不是军队是什么?”,李忠贤摇摇头,还在哀声叹气。


龙天眉头微微一皱,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奥秘所在,和现实中的倭国一样,右翼份子频频闹事,名义上是民间行为,其实都是政府在背后干预和撑腰的,有着很深的官方背景,看来这种无耻卑劣的行径自古以来就已经深深地在倭国扎根落户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在下明白了,那么倭国使节是怎么回事啊?”,龙天明白了其中的奥秘之后,对被打的倭国使节产生了兴趣。


“唉,倭国得知我到中国求援之后,也派了使节造访,就是那位小花一郎,我们一同面见了中国皇帝,并且发生了争执,结果,唉。。。。。。”,李忠贤长叹一声,眉头紧锁。


“李兄你不用再说下去了,我都明白了,肯定是你们见到皇帝之后,那个什么小花一狼矢口否认有倭国军队参与侵略,并把责任都推给了所谓的‘民间草寇’,然后告诉皇帝他们也在积极地剿灭草寇,所以皇帝让你们两国妥善解决,以免伤了和气,对吗?”,龙天顺着李忠贤的思路开始推理下去。


“对,对,对,龙兄真是高人啊”,李忠贤忙不迭地点头称是。


龙天微微一笑,“李兄,小弟说句不中听的话,李兄此行恐怕要空手而还了,如果此事能成的话,李兄也就不会和那个什么小花一狼拳脚相见了,对吧?”。


李忠贤显得有些吃惊,不过很快他就点了点头,脸色非常难看,“是啊,这事想起来就窝火,倭国这是贼喊捉贼啊,我此番前来,如果空手回去,真是没有颜面再见国王了,唉。。。。。。”,李忠贤每说一句话,必定会有一声长叹。


对于倭国的那些小伎俩,龙天还是非常了解的,不过对于朝鲜军队的战斗力,龙天只能抱之以深深的鄙夷,在自己的家门口被人打成了“猪头三”,这已经不是什么火炮和火铳的问题了,完全是朝庭的无能和军队的战斗力低下所致。武器装备不如人?这只能是战败者的借口而已,想当年老人家的“小米加步枪”不照样打得老蒋满地找牙?


自古朝鲜军不太会打仗,这似乎也是一个历史传统,要不然也就不会一直躲在中国的羽翼之下了,从眼前李忠贤无奈的叹息声中,龙天就深深地有这种感触。


“李兄啊,看来贵国的形势严峻了,倭国的胃口可不会满足于抢点东西杀几个人,他们可是处处想要你的国土,想要你的命啊”,龙天深有感触地说道,八年抗战的历史此时又一次浮上了心头。


“不瞒龙兄说,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在下气不过,才和倭人打了起来,多亏龙兄仗义相助,忠贤万分感激”,李忠贤说完又对着龙天抱拳行了一礼。


龙天连忙回礼,表面上非常的客气和谦虚,不过心里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暗道:“妈的,你和你们国家的军队一样,都是些酒囊饭袋,下午要不是老子及时出手,你这老小子连命都要丢了”。


晚饭端了上来,龙天留下了李忠贤,和语蝶三人一同就餐,席间两人称兄道弟,亲热得象是一个父母生的,不但如此,龙天还炫耀般地拿出了自己生产的火柴和味精,并现场作了一番演示,把李忠贤也深深地吸引住了,当然最让李忠贤感兴趣的还是龙天所说的“马枪”,能“精确杀人于百步之外”,且威力远远超过倭寇手中的铜火铳,不过这次龙天并没有带来,李忠贤显得非常遗憾。


“李兄,这两天我就要走了,如果李兄有意,可到小琉球来找龙天,在下一定鼎力支持贵国的抗倭大业”,龙天向李忠贤抛出了一个香饵,他相信李忠贤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的。


李忠贤显得很遗憾,不过他一直惦记着龙天的马枪,当即表示回国后立即禀明国王,并要亲自到小琉球一睹马枪的风采,如果真有如此“神器”,会有一笔庞大的订单送上门来。


除了没影的马枪之外,李忠贤对味精也是情有独钟,龙天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送了一包给他,龙天相信,等下次再见到李忠贤的时候,将有大批的订单向他滚滚而来,到那个时候光数银子都会让他手软,想着想着他的脑子开始旋转了,眼前总感觉白花花的一片。


与在琉球中山国的姜海不同的是,当李忠贤问起马枪的价格时,龙天也伸出了一个食指,等李忠贤自己报出了一百两之后,龙天又把剩余的四个手指都伸了出来,临时加价为一百五十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