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锋回忆抓捕四人帮:「他们没把我放在眼中」

寒江月夜 收藏 1 837
导读: 编者按:本文作者张根生为吉林省原省长。1972年,张根生由下放煤矿调回广东省委工作之后多次去北京开会,1977年秋调到国家计委、农林部工作,此间华国锋先后担任了国务院副总理、总理等职务,因此接触较多。1982年5月,张根生因病到北京医院住院。华国锋也在这里住院,因此在早晚散步时较多见面。他们曾进行过一些简要的交谈。1999年3月9日上午,张根生亲自询问了华国锋当年粉碎“四人帮”的过程,华国锋详细向张根生介绍了当时的情况。   1976年是我们党和国家最困难的一年。“四人帮”在这一年里疯狂地进行



编者按:本文作者张根生为吉林省原省长。1972年,张根生由下放煤矿调回广东省委工作之后多次去北京开会,1977年秋调到国家计委、农林部工作,此间华国锋先后担任了国务院副总理、总理等职务,因此接触较多。1982年5月,张根生因病到北京医院住院。华国锋也在这里住院,因此在早晚散步时较多见面。他们曾进行过一些简要的交谈。1999年3月9日上午,张根生亲自询问了华国锋当年粉碎“四人帮”的过程,华国锋详细向张根生介绍了当时的情况。


1976年是我们党和国家最困难的一年。“四人帮”在这一年里疯狂地进行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1月8日全国人民敬爱的周总理去世了,在“四人帮”的策划下,发生了惨酷的镇压广大人民群众悼念总理的“四五”天安门事件,邓小平又再次被打倒了,7月6日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朱德元帅也因病逝世了。叶剑英元帅被藉口身体不好暂停工作。李先念、余秋里等几位副总理都无法工作,分别离京到外地“养病”,只有谷牧副总理主持国务院的工作,“四人帮”又让李素文、吴桂贤、孙健、姚连蔚等直接管理几个方面的工作,以便于他们操纵指挥。在新闻传媒意识形态方面,更是由姚文元完全控制,一手遮天。


他们以为我是他们夺权的主要障碍了,他们没把我放在眼中,又打又拉。我心中很明确:不能让他们一伙夺取党和国家的领导权,但要把握好时机。政治局常委只剩四人了,王洪文、张春桥佔两人,叶帅和我也是两人。而且1976年2月7日,毛泽东又决定让叶帅养病休息,由陈锡联代替负责军委工作。当时谁也不理解毛主席为什么在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的,任命我代国务院总理的通知中加了叶帅休息这么一句。我估计这和江青“四人帮”和毛远新造谣污衊叶帅反对文化大革命有直接关係,在政治局委员中,除“四人帮”外,大都是反对他们的。


当年9月9日,我党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逝世了。“四人帮”认为时机到了,因此更加变本加厉地进行篡党夺权活动,党和国家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四人帮”大造反革命舆论,并企图建立由他们控制的武装力量。张春桥的弟弟(总政副宣传部长)亲自下到某坦克师活动,上海市再次给民兵发放了大批枪支弹药。在党和国家危在旦夕之际,我于9月1O日下午,首先找李先念来家中密谈,指出“四人帮”正在猖狂活动,他们阴谋篡党夺权的野心已急不可待,特请李先念亲赴西山找叶帅交流看法、沟通思想。为提防“四人帮”察觉,李先念于13日借去北京市植物园的名义,然后突然转向前往西山。当时叶、李两人由于有一段时间没交谈了,互不摸底,相见时先是寒暄问好,又到院中走走,经过一段交谈之后,才转入正题,正式交换了对当前时局和对“四人帮”的看法,并转达了我的意见和派他来的意思,表示了看法和态度,但并未深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