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历史征文]我一个女人,当个皇帝容易吗我!

我一个女人,当个皇帝容易吗我!

——鬼话连篇之武则天(下)

在其位谋其政

我当了皇帝,建立了新王朝“周”,那些原皇亲国戚们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靠山,肯定不甘心,于是纷纷叛乱!对此我早有防备,对于我来说,对付这些乌合之众简直就是“洒洒水”,当然,虽然我很快将他们的叛乱镇压下去,但他们作为一股潜在的残余政治势力,对我新王朝的威胁还是存在的,我必须采取一些有效措施。于是我听取了一个叫鱼保家的人的建议,下诏命令在京城设立“铜匣”,那铜匣与现在的举报箱比较类似——也许当代人就是从我这个发明这里学来的吧?铜匣外型四方,四面各开个投书口,告状信投进去出不来,由政府部门用专用钥匙开匣取信,是专门为进京告状的人准备的。铜匣设置后,告状的人日益增多,案子多了就要查嘛,我很快提拔了一批新法官来审案,虽然这些人大都是无赖出生,性情比较残忍,又喜欢用酷刑,但他们的工作效率还是相当高的,短时间内,这些法官们就诛杀宗室几百人,搞定高级大臣几百家,刺史以下军政官员更是不计其数,圆满地完成了我赋予的狠狠打击李唐王朝旧势力的任务,确保了新王朝的稳定。乱世用重典是我的执政理念,但其副作用也是有的,比如由于那些酷吏的滥杀,造成朝臣们人人自危的悲观情绪,这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于是我应同志们的要求,很大方地把那些鸟酷吏砍了,从而大大缓解了紧张的社会形势。

旧王朝的势力逐渐被镇压后,我要做的另一件事情就是急需培养新王朝的势力。因此我决定不拘一格,放手招官,广揽人才。科举是项好政策,可以从中选拔有用的人才。每次科举,我都要亲自考问参加科举的贡生,有才华的,破格录用!这就是后人们称为的“殿试”,把原来只有文科选拔赛一项内容的科举增加了武科这一专业,用来选拔带兵打仗的将才,另外,还规定自认为有才能的人可以自己推荐自己,只要有一技之长,都可视情况予以录用,这点,我自信与现在一些地方呆板、僵化甚至任人为亲的用人制度相比,都是先进灵活许多的!我还派了很多“人才搜寻工作组”下到各地明察暗访,挖掘人才。我是一个爱才的人,致力于把天下所有有才之人都网罗过来,让他为国家社稷,为黎民百姓努力工作,贡献力量。一时间,朝廷上下人才济济,我凭着自己的敏锐的观察和判断,遴选出大批出色的干部,委以重任。象宰相李昭德、魏元忠、狄仁杰等等,边防部队将领唐休景、娄师德、郭元振等等,都是好样的,我的帝国既无内忧也无外患,经济文化都有了很大发展。

我虽然以高位和高薪收取天下人才,但是也经常进行一些考核,在考核中发现不称职的,轻则撤职辞退,重则追究刑事责任,所以也有大批不称职的干部官员或被降职、罢免,或被流放、杀头。最大限度保证了政府部门领导干部的高效和廉洁。

从皇帝再到皇后

很开心地当了一些年的皇帝,期间我面向社会广招猛男入宫侍寝,尽享人生之乐!难道男的当皇帝就可以三千佳丽而理所当然,我一个女的当皇帝就不可以也多养几个帅哥猛男服侍?没道理嘛!算了,一说就来气,不说也罢!奇怪的是,都过了一千多年了,当年春宵帐里的无边风月,我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就这点破事,那些后人就一直这么指指点点的,少见多怪,至于吗?

有一件事让我陷入了困境,我从来没有象这次那样矛盾和犹豫过,那就是,我该选谁为我的皇位接班人?改唐为周后,我是提拔了很多姓武的亲戚,我的本意也是想传帝位给武家,但是,李昭德、狄仁杰两个老家伙却劝我说:“姑侄和母子,哪个更亲些呢?陛下如果立你的儿子,升天之后,可以永远享受儿孙的祭祀,但是如果立你的侄子,也就是姓武的,有谁听过侄子为姑妈立庙奉祀呢?如果这样,先帝的陵寝也会被废毁的!”老实说,我听了这话后才有点心动,那小李和小狄的确没有辜负我对他们的欣赏,想问题比较周到。74岁的时候,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一只大鹦鹉两只翅膀被折断,天明我问小狄是什么征兆,小狄解释说:“鹉者,武也,就是指陛下你,两翼是指陛下的两个儿子,陛下如果起用两位殿下,被折的双翼不是又重振了吗?”那狄仁杰说得有理,我从此打消了立侄子武承嗣为太子的念头,从外地召回我的三儿李显,老四李旦也很乖,愿意让着他哥,于是我重新立老三李显为太子。

不久,一个叫吉颉的老臣来请安时说:“当今皇太子羽翼未丰,但外戚各王爷势力却已经形成,要确保向太子平稳交接皇位,陛下该怎么处置两方面关系使大家相安无事呢?”对这个问题,我的确深感忧虑。我担心的是,传位给儿子后,李唐宗室掌了权,将会使武家宗族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一直不忍心剪除姓武的各派势力。最终我想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把我那姓武的侄子和姓李的儿子、女儿叫来,让他们在庙堂上祭告天地,一起宣誓,彼此扶持,并写下铁书合约,藏在史馆里。

但事情的发展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武氏势力和李唐宗室的势力是水火不相容的,并没有因为一纸誓言而相安无事。公元705年,我已经82岁了,当时我正在病中,宰相张柬之带人趁机发动了政变,奉我的三儿皇太子李显为皇帝。人们都说我是被迫退位,其实不然,我知道我已经时日不多了,与其拼个鱼死网破,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宣布退位罢。我已经决定死后要与先行一步的第二任老公李治去做伴了,于是我立下遗嘱,希望死后归葬在乾陵,去掉皇帝称号,改回皇后称号,后人称我为则天皇后。不久,我死了,活了82岁,在那个时代,已经是高高寿了!没什么遗憾的,但后来李氏子孙与武氏子孙展开火拼死嗑,却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最终诸武被灭,李唐复兴,这也许就是天意。

千秋功罪后人说

从公元624年至今天的公元2007年,算来我已经有1384岁,死了也已经1300多年了,这些年来,我的灵魂一直得不到安宁,都是被那些后人折腾得,让我睡不了一个安稳觉!

我是个成长在帝王宫廷中的封建社会女性,怎么说也属于中国历史上不多见的杰出女政治家,特别是我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女皇帝,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点是我一直引以为自豪的。我也许确实干了一些错事、坏事、荒唐事,但是我是有我自己的苦衷的,那些真正能成大事的人,有几个不要为达到目的而使用些权谋与手段呢?相信后人们也可以看到,在我执掌国政的近50年时间里,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我努力革除时弊,大力发展生产,完善科举制度,破除门阀观念,积极顺应历史潮流,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开创了一个兴旺发达的时期。虽然当时我在政权更替的时候造成了一些混乱,但正如一些历史学家说的:“乱上未乱下”,国家的社会还是很安定滴,经济发展是快滴,GDP每年是有增长滴。。。。。。等等,经济的发展带动人口的迅速增加,我执政的几十年时间,全国人口从386万户增加至615万户,当时我中华帝国疆域东濒大海,西有帕米尔高原,南达南海诸岛,北逾贝加尔湖,东北管辖区直到黑龙江中下游,西北抵达了巴尔喀什湖一带。纵横万里,民族众多,在我的统治和领导下,中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这些话其实不用我说出来你们也都知道,我一直相信这样一句话:“千秋功罪自有后人评说”,所以当年我给自己立下了那块“无字碑”,目的就是让历史和后人们,来对我的一生去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我这样一个女人,当个皇帝容易吗?

天就要亮了,鸡叫声跟催魂似的,哦,本来就是催我的魂,此地不宜久留,乾陵才是我的归宿,闪鬼先!


血狼尖锋时刻、ATC鼎力合作,吐血奉献!!

本文内容于 2007-11-23 14:29:33 被ATC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