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天下之谁与争锋 第一部:冷锋出鞘 7、锋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9/


这个杀手叫叻猜,因为在泰缅老三国交界处混不下去了,这才投奔到了沙依的手下,当了一名杀手。他本来善使飞刀,但听说他要去暗杀的对手,使的是一把砍刀时,就换成了一把手枪,而且装上了消声器,他也知道,一把飞刀甩出去的时候,最易被对手的砍刀打飞,而使手枪就不同了,砍刀再快,也快不过手枪子弹,也挡不住手枪子弹的威力和快速。再说了,手枪可以远距离射击,而飞刀就有了距离限制这一缺陷。

天刚黑,叻猜就摸进了这家橡胶农场。

不过,那时的橡胶农场相当简陋,不管是工人住的房子,还是农场管理人员以及办公场所,清一色都是用茅草盖顶,用竹篱笆当墙的茅草房,分不出高低贵贱,况且,还有一个队靠近场部,单从房子上来看,是分不清哪是干部住的,哪是工人住的,很明显,沙依要他做掉的这个人,应该是一个干部,还好,沙依告诉了他这个人的名字,他看到一个人正坐在一栋茅草房的门口,就过去打听了一下。老伍是农场的干部,一问就问到了他住的地方。

不过,有读者会问了,叻猜是个外国人,怎么会说中国话?那我就告诉你吧,那时的橡胶农场招收的工人,五湖四海的人都有,特别是有一些来自云南各地的人,叻猜只要会说云南白话,就绝对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而叻猜做为一个国际级的杀手,又常年在中国的西南一带活动,当然会说中国的云南白话了。加上云南一些少数民族,和国外一些民族同根同祖,在语言上,当然有相近之处了。

问清了老伍的住处,叻猜若无其事地踱到了他的宿舍前。只是他不知道,这时的老张,也摸进了老伍的宿舍。透过篱笆缝,他看见房里有一个人影,这时老伍躺在床上,叻猜看到的那个人影,其实就是老张。

他拔出手枪,对着那个人影开了一枪,然后飞也似地朝国境线跑去。但是,他却不知道,他要猎杀的目标,已经尾随着他,也往国境线跑去。

他更不知道,这时的老伍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只是老伍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就是不想把他杀死在中国的土地上,只要他一出国境线,他的小命就算完了,但如果他一直在中国境内转悠,老伍也会一直跟着他转悠,直到他走出国门。

谁知道,叻猜邀功心切,直接就奔了国境线。

另外,他也想,早一点出了国境线,兴许会安全些。但是,他却不知道,为了追杀对手,别说跨过一条国境线,就是要追到天涯海角,老伍也会在所不惜。

因为刀锋只有一根蛛丝那么大,而且也泛着阳光下蛛丝那般的银光,在黑夜里,就显得格外的闪亮,但看上去就像一根蛛丝,只是没人会把它当成是一片刀锋而已。

这一丝刀光,就紧紧地跟随在叻猜身后,如影随形,如蛆附骨,怎么甩都甩不掉。

在边境上走过的人都知道,国境线并不是真的一根线,而是在地上挖出来的一条土沟,轻轻一步跨过去,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另一个国家的国土了。

在国境线的中方一侧,叻猜蹲了将近有三个小时,仔细观察了周围的动静,当确定四周没有危险之后,他一步跨了过去。并飞快地钻进了对方的一片丛林里,迅速将自己隐藏了起来,并且打算也观察一下动静,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再前往沙依的驻地。他知道,有时候为了擒拿对手,敌方也会跨过国境线,在对方的国土上守候猎物。

但是,刚走进这片林子,叻猜就感觉到了一股极重的杀气,不过,因为离得太近,他并没有找到这股杀气来自何方。只是感觉到眼前有一片银色的寒光闪过,喉头就好像被蚊子叮了一下,再后来,杀气没有了。

叻猜松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去,走着走着,就走进了一片再也走不出的黑暗当中。等沙依派出接应他的人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身首分离,倒在离国境线一百多米的一片草丛里。

接应叻猜的人把叻猜抬到了沙依的面前。

叻猜一脸的安详,看不到一丝痛苦,苍白的脸上,还有一丝没有干枯的喜悦和兴奋。很显然,叻猜没有和人发生过搏斗,是在不知不觉当中,让人一刀毙命,而这一刀,连被杀者叻猜都没有发觉,如果叻猜发觉了,脸上肯定不会是这种表情。

谁有这么快的手法,谁有这么快的刀锋?沙依看得心惊肉跳。

沙依的客人还没有走,都聚在客厅里,准备今天下午离开,回到各自的驻地,但被沙依手下抬进来的叻猜,让他们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铁兄,我真是想不明白,这就是那个毒狼干的么,他还是人吗?”沙依对那个叫铁兄的人说,并掀开了盖着叻猜的白布盖头。

那个叫铁兄的人只瞄了一眼,心里不由得震了一震,心里骇然到,如果换了我,说不定现在也躺在这里了,十几年不见,他的刀法竟然精进到如此登峰造极的地步,一刀毙命,对方竟然都觉察不到。

其实,这个叫铁兄的人,全名叫铁三仓,是老伍的同乡,住在一个村子,两人同在一个师父门下学刀,铁三仓还得叫老伍一声师兄,两人同门一场,不但没有结下兄弟情,反到反目成仇,有着一段极深的恩恩怨怨,这是后话了。

不过,铁三仓并没有把这些事告诉沙依,从昨天起,他心里就产生了一个极其阴险的想法,利用沙依,不断地让他派人去暗杀他,让他天天都没有好日子过,每天疲于奔命,最终崩溃掉,那自己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我看不像,极有可能是你的手下没有防备,让他钻了空子。”铁三仓不以为然地说。

“真的吗?”铁三仓的话,让沙依有些否定自己刚才的想法了。

“要不然怎么解释得过去,除非他不是人是一个鬼魂。”铁三仓把沙依往自己设计好的思路上引。

“哈哈!铁兄也相信鬼魂一说?”沙依大笑起来,然后就盯着铁三仓,似乎想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铁三仓做贼心虚地低下头,说;“反正这与我无关,只是以后传到外面,说沙依的手下让人不明不白地杀了,那你还怎么管理你的子民?”

“嗯!”沙依嘴里赞同的应了一声,接着道;“那铁兄教教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