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10、日本来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10、日本来客

大岛花子自从交了地质笔记,被内田良平看中,很快的升职,被陆军部任命为满洲情报负责人,内田良平非常仔细的听了花子关于李至的介绍,叫她重新回到满洲,争取李至和日本合作,另外要大量的收罗各地的土匪武装,以便在对俄作战时刺探情报和配合作战。花子考虑之后对内田良平说道:“我们在满洲联络了不少的中国人,不过能有实力的武装就只有江东复仇队,其它的也只能做些刺探情报和到了的事,这次全歼护送笔记的俄国军队就是他们的杰作!我的意思是加大对他们的援助力度,壮大他们,毕竟他们的战斗力一点都不比俄国军队差!”

内田良平想下道:“据情报反映,这些人是从黄得福的军队里面叛逃出去的!他们的战斗力居然如此强悍,那么,黄得福的东北军战斗力如何呢?”

花子沉重的思考后道:“不清楚,因为没有听说过他们的战绩!但既然一支叛逃的军队都如此强悍,想必其它的队伍也不会差太多!他们目前的问题在于没有装备!这个江东复仇队叛逃时带出的武器全是老式的英国步枪和部分炸药。”

“听说他们这二年在德国买了近十万支新式步枪和上千门的火炮!花子,不能小瞧了这个关东将军。德国的新式步枪和我们装备的6.5mm三十年式步枪一样先进,从装备上了说,他们至少有相当于我们四个加强师团的武装力量,不能轻视!你去尽量的笼络他,实在不行,就想办法除掉!换个倾向于我们的将军。”

“哈依!不过我们在满洲没有合适的力量,江东复仇队估计也不会在暗杀黄得福的事情上与我们合作!”

“那就想办法换个与我们合作的队长!朝鲜的闵妃不就是因为与我们大日本帝国作对,被勇敢的大和勇士分尸吗?注意,凡是与我们大日本帝国作对的人都必须彻底的清除!”

大岛花子领了任务,从日本又经朝鲜赶到黑龙江,先联络上佐藤,给左强带去了几十支英国步枪和大量的子弹炸药等军火物资,然后在左强那里留下了从日本带来的六个黑龙会高手,吩咐佐藤一定要牢牢的把江东复仇队掌握在手里面,然后秘密的向奉天赶去。这时候已经到了11月底,经过这段时间俄国人的大力清剿和蓝云的秘密合作,日本黑龙会在东北的情报网络差不多完全被破坏殆尽,被就地处决的都超过了300人!花子也不敢联络原来的人,自己带着十来个黑龙会成员潜入奉天。由于奉天掌握在李至的手里面,所以日本人的情报据点还没有被拔掉,花子安顿下来后,感觉到这些情报人员都惶惶不可终日,提心吊胆的,猜不出李至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说他和俄国人完全的合作吧,可对自己地盘上的日本人却没有下手,说他倾向于日本吧,可又和俄国人套近乎,难道真的是内田良平所分析,这个黄得福再等价钱出的更高的一方?思前想后之余,花子决定冒险去见一见李至,看他到底是何居心。

花子经过一番乔装打扮之后,来到李至的官邸,对守卫的警卫说到:“我是你们将军的老朋友,从天津来的,叫花子,请通报。”战士们提起门口的电话问了下成阳,成阳迅速的询问李至是否见此人,李至立刻想到应该是日本人来了,这个所谓的老朋友应该就是花子了!于是对成阳说到:“带他进来,顺便把彭岚也叫到办公室。”

彭岚一直在从事从美国购买机械设备和相关原材料的工作,现在李至见要和俄国以及日本打交道,说不定以后还会有美国和英国,所以叫彭岚到自己这里来从事外交和谈判,先做好准备,就等明年日俄开咬后登台亮相。

花子到了李至的办公室,把蒙头的围巾取下,哈口气道:“黄将军,满洲的冬天可真冷啊,就像我们日本的北海道一样。”

李至给花子泡杯热茶,然后应道:“花子小姐,我国的关外和贵国的北海道相比要温暖的多咯!不过,能见到花子小姐这样的老朋友,就像见到冬天的火堆,怎么会冷呢?”

“是吗?”花子用勾魂眼电下李至暧昧的说道:“听说将军已经成婚了,不知道会让多少女孩子伤心啊!将军可真是残忍!”

“呵呵,花子小姐,不知今天来找我有何指教呢?”

花子停顿下,看李至一下才说道:“将军,我来想深入你的内心深处,不知道将军能同意吗?”

李至笑下道:“花子小姐,我的心一向对朋友都是敞开的!有话不妨直说,我还是那句老话,我们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交往历史源远流长,没有不可以商量的事。”

“要真的像将军说的那样就好了!这次来找将军,是希望将军能就和我们大日本帝国在远东的合作形成具体的东西,我们天皇和内阁对沙俄无耻的占领和掠夺贵国已经深感愤怒,这次是要以极大的决心和力量将沙俄的爪子从远东赶走!真正实现由亚洲人处理我们亚洲的事。”

“哦,贵国对俄国的态度我也略有所闻,不过,我只是个将军,不能代表我们朝廷的态度,我将严格按照朝廷的意思办事。但在感情上,我还是愿意和贵国合作,毕竟我们都处在东亚,是历史悠久的友好邻邦嘛!”

“听到将军这样说我非常高兴,据我所知,将军手里有训练有素的军队不下四个师团规模,在满洲现在是举足轻重的力量,你的动向将对局势起一定的影响,我想明确的知道将军的态度!”

“既然花子小姐咄咄逼人,我也不绕圈子,我可以明确的告诉花子小姐,我选择中立!因为贵国和俄国都是我国的邻邦,我得罪谁都不好,我想,朝廷也是这样的意思。”

花子听了,心中半是安慰半是失望,至少李至没有投到俄国人的怀里去,但万一俄国人用什么条件诱惑这家伙倒过去,对日本在满洲的行动可大大不妙!本来俄国人的军队数量和规模都超过日本,再加上这地头蛇黄得福,对日本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不甘心的花子再问道:“将军,朝廷在关内,关外的具体行动还得要看将军的意思,对吧?将军难道没有想过将来?我们大日本帝国必胜,将军现在不为自己考虑下么?有我们的支持,你就是在满洲独立为王也不是难事,甚至我们还可以支持阁下问鼎中原!你们中国人不都想入主中原么?”

李至在心里面暗暗发笑,这老毛子和倭寇都慌了!赤裸裸的诱惑,不过老子的条件是你们两条恶狗都滚出东北,前门驱狼,后门进熊的事老子可没兴趣!做出一付向往的样子说道:“花子小姐,你的提议非常有建设性!不过,我怎么才能相信呢?要知道,各种口头承诺可没有任何的实际效果。”

花子见李至有些动心的样子,趁热打铁的说道:“将军,你应该相信老朋友的,我们大日本帝国是非常守信的国家。”

“呵呵,那我就等花子小姐带给我进一步的好消息,再说,这事太重要了,你我都需要时间考虑,你说呢?”李至正说着,见彭岚从门口过来,连忙招呼进来,向花子介绍道:“这位是彭岚先生,以后将是我方的交涉负责人,以后有任何关于合作和交流联络的事都将由彭岚先生负责。”

花子对彭岚鞠躬道:“我叫大岛花子,请彭岚以后多多关照!”

彭岚对花子约一点头道:“花子小姐,幸会,以后我们可以建立专门的联络渠道进行沟通,你觉得呢?”

花子连忙点头道:“非常荣幸!我会立刻向国内汇报的。”

从李至那里离开后,花子觉得此行收获还是不小,至少有了畅通的联络渠道,对以后的发展非常有利。通过电报局向国内发回密电后,很快收到国内的回复,大大的夸奖了花子一番,并吩咐她继续联络,为了更好的进行收买工作,伊藤博文派了个工作人员携带外务部的授权书向奉天赶来。

李至见时间已经是12月了,记忆中的日俄战争应该在二月初开始,首先好像是日本从朝鲜跨过鸭绿江进攻俄军,很快旅顺也会陷入战火之中,这两条狗咬,旅顺和辽阳、营口的老百姓可就遭殃了!不行,得想个办法!想半天后,李至通知蒋秋长,立即安排有力的工作人员去旅顺、营口等地动员老百姓迁移,实在不愿迁移的,也要安排好撤退的路线,在战火发生的时候躲到千山里面去。不过想到中国人一般不愿意背井离乡,也不相信日俄会如此的没有人性,幸好旅顺惨案还没有被人完全忘记,但愿那些老百姓能听从劝告,躲过一劫。

没过几天,接到普洛克中将的邀请,参加俄国人铁路通车的竣工仪式。李至心里面可不是滋味,在自己的土地上参加别人的庆典!无奈之下,只好强颜欢笑的去忍受了半天俄国人的欢天喜地,在心里面暗骂:看你们今天高兴的不亦乐乎,迟早这铁路得改姓李!老子还不会感谢你们。

参加完老毛子的铁路通车庆典,李至接到朱道的通知,多兵种协同演习已经准备完毕,各部队基本就位,拟在元旦过后的6号开始演习。

正当李至准备参加演习的时候,武智进来说道:“将军,那两个大内侍卫回来了!说是要马上见你!”

李至正觉得这两个大内侍卫有些怪,不知他们玩的什么把戏,见见也好,反正这两个人都是慈禧派来的钉子,看他们有什么打算。

武智和武慧把苏哈托和泰隆带到李至面前,警惕的站在李至身边,盯住他们的一举一动。两个侍卫疑惑的看了下武氏兄弟,心里面清楚自己不被信任,也不再说什么。两人沉默片刻后,突然跪倒在李至面前!

李至被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两位有事请直说,何必如此?快快请起!”

苏哈托带着哭腔对李至说道:“将军,救救皇上吧!皇上在瀛台过的苦啊!”

泰隆也沉声道:“将军,皇上被袁世凯贼子算计,从维新失败后,一直被太后关押在瀛台,派心腹太监严密监视,我等原本也在那里担任侍卫,见皇上郁郁寡欢,度日如年!身为臣子,心焦如焚却无可奈何!如今,只有求将军援助!救得皇上,将军就是复国重臣,功在社稷啊!”

李至考虑下道:“为何你们认为我能救皇上呢?我远在关外,况且吉林和黑龙江是缯琦将军在主事,你们该去找他。再说了,太后对我一直恩宠有加,对皇上也是出于关爱,怕累着皇上,这事万万不可!我也不追究你们的大逆不道,快起来吧!”

苏哈托大声道:“将军言不由衷!我等在这关外也看了几月,将军和袁世凯不同,是真心办理新政的!不但练军有方,民政也和皇上推行的维新大同小异!就凭这些,我们二人若给太后上密告,将军还有如此顺利吗?”

泰隆也说道:“将军想必是怀疑我等,认为是太后试探于将军的,不知在下可说的对?”

李至听了,沉默不言。泰隆等了片刻,见李至还是一脸的不动声色,急道:“将军如是不信,可砍下我二人首级!然后再谋划解救皇上之事!”

“你们有什么保证?我怎么知道你们到底是何用意?”李至冷冷的问道。

苏哈托听李至的口气有了点松动,连忙从怀里面拿出一块白布,上面沾满点点暗红的血迹!李至接过一看: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衣带诏?三国演义里面早就用过的!现在还用这种方法,不会这么土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