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老板娘,你的横蛮风骚害了谁?

发廊老板娘,你的横蛮风骚害了谁?


前天,听一位开店做生意的朋友说起一件事。他说他开了间花店,而他隔壁开了间发廊,他开店与客户和蔼相往,而他隔壁的发廊却常与客人相争吵闹。这家发廊老板娘过去是社会闲散人员,自从老公因涉黑被判刑入了狱,逼于生计才借钱盘下这间发廊,但她的发廊从不做理发、剪头的事,主业就是按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间从事色情的黑店。这位老板娘叫来几位熟悉的风尘女子,凭着几分姿色和妖骚开始做起男人生意来,凡是往返这路段的男人不管老少,只要是单独路过,她们都会招手叫喊,但是进去的男子大多都是高兴而进气愤而出,久而久之这发廊门庭冷落。老板娘并不灰心,又使一招;叫手下穿着低胸衣,超短裙甚至是在店内叫发廊妹袒露大腿来吸引男客,有时还让发廊妹故意撩开大腿露些底裤春光给路过男子看。这一招还挺管用,被女色诱惑的男人一进店,不死也掉身皮。发廊妹故意让男客揩油,然后索取高额服务费,男客不从,老板娘便使出多样绝招,靠着过硬的骂功让男客就范。而男客虽有不服但深知自己干的不是光彩事,也就息事宁人.这一来,原本冷落的生意一下子好了蛮多,但是几乎每天少不了吵架。缘于这里地处火车站,流动人员多,加上好色是男人们的通病,既便被宰被横蛮的老板娘骂过,也只得忍声作罢。街坊邻里却因此遭尽了殃,每天都在她的吵骂声中过日子,虽然也投诉过,但是因为她的横蛮和无耻只得忍受。

这位老板娘有位五岁的女儿,叫芳芳,别看才五岁,却有几分悟性,她父亲入了狱她就开始跟着母亲过,母亲开了发廊芳芳也就常呆在发廊。这天,几位发廊妹请假逛街购物去了,只剩下二位发廊妹在看店,这天恰巧生意不好,于是二位发廊妹躺得躺沙发,睡得睡内屋单间床上,便由芳芳守店。发廊店旁边有家音像店老板有位才三岁的儿子叫多多,她逃过奶奶的监视便跑了出来,正巧经过发廊店,芳芳便招手把多多叫了进来,芳芳说到里面做游戏,多多便高兴地跟了进去。

这音像店老板的母亲愣过神来便不见了多多,便满街去喊,结果都没有回音,于是这才挨店去找,由远而近找了十多分钟都没见多多的踪影,正在悔恨之时,我的朋友说好象看见他进了发廊,多多奶奶抱有一线希望进了发廊,听见多多的笑声便进了内屋推门而入,里面的一幕让她愕然了:原来芳芳正学着发廊妹们在做生意,把多多的衣服脱得精光,自己也光着上身在为多多按摩,多多奶奶连忙抱起多多,给他穿上衣裤子,便开始怒骂起芳芳来:“你这小骚货,这么点大就学些乱七八糟的事。”恰巧发廊老板娘回来,听到这辱骂便马上反击,多多奶奶哪是她的对手,她的脏话一出,多多奶奶就败北。多多奶奶一走,老板娘竟还夸奖芳芳,做得好,从小就可以为老娘赚钱了。

芳芳年幼无知,但长期生长在这种低俗肮脏的环境中,耳濡目染,在慢慢不觉中学坏了,更可恨的是老板娘并不以此为耻反以为荣,还加以赞赏,试想长此下去,芳芳也离那些发廊妹的妖骚、无耻不远了。老板娘满街称霸,横蛮不讲理,以骂为荣,遇客便宰,粗看她是害是别人,其实这种母教最终害得确是她亲身的女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